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66章 这个坎我永远迈不过去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6章 这个坎我永远迈不过去

    韩珍珍成功了,那个人只是进去便出来了,没有更多的动作,却足以让钱朵朵崩溃。

    她轻咬下唇,不想哭出来,可紊乱的呼吸声却落到了唐景森耳中,他挂断电话,知道他在哭,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除了紧紧地抱着,让她依偎在他怀里,他什么也做不了。

    紫玲和红姐都急疯了,可是唐景森不让她们见钱朵朵,红姐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钱平安。

    那只温暖的大手就放在她的小腹上,紧紧搂着她,可是她依然觉得冷,她还是想哭,心里委屈到不行。

    “朵宝儿,什么都别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唐景森在她身后,温柔地说。

    钱朵朵眼泪又下来了,“过不去的,永远也过不去了。”

    “会过去的。”唐景森坚定地说。

    钱朵朵心里憋屈到不行,“你进来看见我的时候,是不是被吓了一跳?”

    唐景森不愿意去回想,他走进那个破旧的小屋,看到钱朵朵时的情形,他轻声说“没有,发现你失踪,我马上就找来了,他们不够时间对你怎么样。你不要想太多,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钱朵朵听到他那么说,眼泪忍不住,流得越发的汹涌,他抬头去摸她的脸,滚烫的泪砸在他的手背上,他像是被烫到似的,胸口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痛。

    唐景森压抑的都快要崩溃了,他的心里怒火地翻滚,且一起达到顶点,却无法发泄,更不能有一丁点儿的表露。

    钱朵朵依在他怀里,身子瑟缩成一团,微微在颤抖。“朵宝儿,难过就哭出来吧,别忍着。”

    胸口压抑地喘不过气来,她的心早就碎成了片,钱朵朵无法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她被扒光绑在小床上,那些贪婪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韩珍珍还将这一切录了下来,包括她最屈辱的时刻,想到这里,心痛得无法呼吸了。

    钱朵朵咬着唇畔,声音沙哑,舌尖疼痛,她努力抑制住哭声,让自己说出来的话,他能够听清,她只有勇气说一次,一次而已,“唐总,我被强了,韩珍珍拍下了全过程。”

    她声音太小,舌头疼得打结,吐字并不清楚,声音也不大,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想告诉他,还是不想让他听清楚她的话。

    唐景森就像没有听见她的话般,但是她却感觉到,那搂着她的大手,将她搂得更紧了,他听清楚了。

    “朵宝儿,视频我会拿回来,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你依然是我的朵宝儿,我不在乎,你也不要多想。”唐景森在她耳边亲吻了一下。

    唐景森从未如此的无力过,他觉得自己说的这些话是如此的空洞,他不是虚情假意,他说的是真心话,但是这些话,并不能安慰到钱朵朵,也无法感动她。

    钱朵朵闭上眼睛,眼泪无声滴落,这件事将成为她心中永远的痛,永远迈不过去的心结。

    他说不在乎,真的会不在乎吗?

    即便是真的不在乎,那也只是因为,他不爱她,他要只是这张脸,这张酷似死去的许晴玉的脸而已。

    钱朵朵无论怎样努力,都抓不住他的人,也抓不住他的心。

    柳如烟其实说的很对,他们相差的这十年,不是她拼命追随他的脚步便能赶上的。

    钱朵朵沉默,隐忍,无声泪流,这让他感觉恐慌,他担心,她撑不过去,她才十岁,这样的重创,对她来说是致命的。

    唐景森在她耳边轻声说,“朵宝儿,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乖乖睡醒一觉,什么都过去了。”

    钱朵朵张嘴咬住他的手,非常用力,一边咬一边哭,哭到最后。她说“在我心里,这事儿过不去。”

    “会过去的,会过去的。”唐景森轻声安慰着,护士进来,递上来一杯热水,“喝杯水润润喉,能促进睡眠,舌头还伤着呢,少说话。”

    唐景森看懂了护士暗示的眼神,将这杯冲了安眠药的水,喂给钱朵朵喝了。

    钱朵朵哭累了,任由他这么抱着,然后大脑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了。

    看了一眼蜷缩成一团的钱朵朵,唐景森轻轻地直起身子。他曾在书上看到过,只有极度没有安全感人才会呈现出这种睡姿。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这个小女人受到了无法磨灭的伤害,好容易此刻睡着了,他不舍得吵醒她。

    起身之后,站在床边深深地看了一眼钱朵朵,确定自己没把她吵醒,他轻手轻脚向门外走去。

    面对着病房门口站定,他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顾锦辰的声音传来“景森,人已经全部抓到了,韩珍珍是主谋。视频也找到了,就在韩珍珍的手机里。”说到这里,顾锦辰顿了顿,“但是景森,现在有一个问题。视频应该是被手机软件剪辑过,原版看不到了。这段视频目前没有被任何人打开过,手机在我手里,我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唐景森默默的挂了电话,重重一拳打在墙上,疼痛感透过指关节传到心里,他的心痛得抽到了一起。

    她无条件的依赖着自己,相信自己,可是纵使自己再强大,还是让她受伤了。

    在钱朵朵面前,他必须坚强,他要让她依靠,给她安全感。

    可事实上他也怕,他怕……她撑不过去。

    顾锦辰带着紫玲一起赶到医院时,就看到唐景森靠在门外,背影看上去是那么孤单,那么悲伤。

    顾锦辰紧紧地拥着紫玲。他知道紫玲和钱朵朵是好朋友。不确定钱朵朵现在的状况,他不想让她看了难过。

    “朵朵……”紫玲红着眼眶伸手想要进病房。

    一只大手伸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唐景森嘶哑着声音说“站这里看一眼吧,吃了安眠药,刚睡着。”

    虽然很想很想进去,可是紫玲知道,唐景森是在保护钱朵朵,默默地噙着眼泪退了回来。

    顾锦辰将韩珍珍的手机交给了唐景森,“没有人看过。”

    唐景森伸出的手控制不住颤抖着,手指摩挲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却没有勇气观看视频。

    是的,他没有勇气,去回放一次钱朵朵受害的整个过程。

    “朵朵……她才十岁,她还是个孩子啊,怎么可以……”紫玲已经泣不成声,靠着墙慢慢地滑到地上。

    顾锦辰蹲下身,紧紧拥住紫玲,“这几天,你留在医院,好好陪着朵朵,照顾好她。”

    紫玲倚在顾锦辰怀里,双手揪着他的衣服,哭的瑟瑟发抖“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顾锦辰急忙捂住了紫玲的嘴,把她拥进怀里,“不关你的事,是我的错,如果我将她送上车,她就不会出事了。”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唐景森,唐景森能年纪轻轻成为唐氏集团掌舵人,他处理问题时的狠辣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他及时堵住了紫玲的嘴,不敢让她继续说下去。看景森现在的状态,整个人已经严重的失去理智,被怒火笼罩着,这个责任她承担不起。

    这事儿只能他来扛,是他庆生,钱朵朵过来出了事,所有责任他来承担。

    “人关在哪?”唐景森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们俩,“紫玲留下陪朵朵,锦辰你跟我一起去。”

    说完转身大踏步走了出去,看着唐景森的背影,紫玲没来由的一个哆嗦。

    以前在夜未央工作的时候就知道唐景森脾气不好,可是她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如此冷洌的杀人目光。

    “你们去吧,我会照顾好朵朵的。”紫玲擦了一把眼泪,被顾锦辰从地上扶了起来。

    走出医院的大楼,唐景森回头看了一眼,整座医院犹如沉浸在阴霾中。

    温泉酒店地下室,韩珍珍就被关在这里,她的同伙已经审讯过,是受韩珍珍的指使,顾锦辰走到唐景森身边,小声问“那些人怎么处理,都是韩成豹的手下,五个人。”

    “死。”唐景森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抬起长腿一脚踹过去,就将地下室的门给踹开了,整个门框都都在颤动。

    地下室里的韩珍珍全身都颤抖了,她瞪大眼,看着踹开门,站在门口的唐景森。好像门口站着的不是人,而是地狱使者,勾魂的修罗。

    “你……你别过来。”韩珍珍吓得不停往后退,身后的保镖直接拎起她,往前一丢,扔到了唐景森面前。

    他修长的腿伸出去,黑色的皮鞋毫不留情地踩上了韩珍珍的手,想到钱朵朵被踩的血肉模糊的手,唐景森脚上的力度加重了几分。

    “啊……”韩珍珍发出痛苦的哀号,唐景森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死不悔改,看来上次的教训太轻了。”

    “你这个魔鬼,你会有报应的,我就算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诅咒你一辈子得不到幸福!”韩珍珍并未求饶,她心知再次落到唐景森的手上,等待自己的只有更残酷的对待,所以她干脆放弃了求饶。

    保镖搬了一张凳子进来,唐景森坐下了,顾锦辰摆了摆手,将闲杂人等都赶了出去。

    “视频发给谁了?”唐景森查看了记录,视频已经传出去了,但是她的手机经过了处理,查不到去向。

    “发给记者了,只要你还跟那个贱人在一起,那段视频随时就能公布出来。”韩珍珍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唐景森冷冷看了她一眼,起身出了地下室,“不要弄死了。”

    “是。”黑衣人领命,然后进去了。

    皮鞭抽打的声音,韩珍珍的惨叫声,不时从地下室传出来。

    唐景森点燃一支香烟,听着身后的惨叫声,他沉重地开口,“是我害了朵宝儿。”

    “景森,我对不起你,我应该送她上车的。”顾锦辰也是自责不已。

    唐景森重重地吸了一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他被烟呛着了,呛的眼眶里泛起了泪痕。

    “我们回房间等吧,已经安排了专家赶过来,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还是能查到的。”顾锦辰拍了拍唐景森的背,两人一起走进了电梯。

    专家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很快恢复了手机数据,视频是通过微信和邮箱两种方式传出去的。

    收到视频的微信号唐景森认识,他的准小舅子邓子墨,而邮箱则不知道是谁的。

    唐景森一个电话打出去,半个小时后,邓子墨被黑衣人扭送到了温泉酒店。

    邓子墨当时处于昏迷状态,有人给他打了针,然后把他丢进了地下室里。

    等邓子墨醒来的时候,一个极其简陋的房间。房间正中央有一个简易木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穿着情趣睡衣,双手被绑在床头,床尾凌散着一大堆的情趣用品。

    “唔……”韩珍珍拼命挣扎,可是她的嘴被堵上了,她的眼睛也被蒙上了。

    她每挣扎一次,双手都钻心地疼,他们在唐景森和顾锦辰走后,辗碎了她的双手,她的手早已血肉模糊。

    “有人吗?”邓子墨喊了一声,他觉得全身发热,头晕目眩。

    韩珍珍停止了挣扎,因为她听到了邓子墨的声音,“唔……子墨,我是珍珍,快救我。”

    可惜,她的嘴堵住了,她发出的声音,邓子墨根本听不出来在说什么。

    “谁在哪里,这是哪儿?”邓子墨连问了好几遍,都没有人回应,他感觉全身像着火一样。好难受。

    韩珍珍更加确认是邓子墨,可是她说不了话,只能抬腿,用力敲打床板,拼命挣扎,想引起邓子墨的注意。

    邓子墨身上的药效发挥作用了,他双眼血红地看着小床上女人白白的身体,然后扑了上去。

    他无所不用其极,将床上的道具统统在韩珍珍身上用了个遍,可是无论怎么发泄,他心中那团火都无法熄灭。

    滚烫的蜡烛一滴滴落在她身上,带着毛刺的皮鞭一下重过一下抽在身上,燃烧的烟头在胸口烫起无数的烙印,每印一下,都能闻到皮肤被烧焦的味道。

    他发了狠的要她,一遍又一遍,往死里折腾,可是他心里还是空空的,他压抑的快要疯掉了。

    拿起床上的狗链,一把栓在韩珍珍的脖子上。他解开了绑她的绳子,堵在她嘴里的破布也摘了,还有蒙住她眼睛的布条也拿了,他要她亲眼看着自己被如何凌虐。

    伤痕累累的韩珍珍被邓子墨一把推到了地上。摔得咚一声响,她的双手都辗碎了,根本使不上力,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却一次次失败。

    邓子墨一手牵着狗链,一手搂着她的腰,从身后发了疯地侮辱她,“叫啊,你是哑巴吗?”

    “子墨,你怎么了,子墨,我是珍珍啊,我是珍珍,放了我吧……”韩珍珍躲避不了,嚎哭出声。

    邓子墨正在兴头上,根本听不到她说什么,见她不配合,抓住起带着毛刺的皮鞭就往她身上抽,像抽畜生一样毫不留情,她全身都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

    韩珍珍直接痛晕过去,身子往地上倒,邓子墨便死命地扯手上的狗链。不让她倒在地上。她人已经晕了过去,由于脖子里的链子拉着,半跪在地上,头向下耷拉着,奄奄一息。

    唐景森面无表情地看着监控屏幕,眼看韩珍珍要不行了,顾锦辰忍不住开口道“看样子,撑不过半个小时。”

    “留着她的命,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唐景森说完转身,离开了监控室。

    来到地下室的门口,他抬脚将门踹开了,邓子墨瞪大眼睛看着唐景森,“姐……姐夫?”

    “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马上离开这里。”唐景森身后的保镖上前,架起邓子墨,将他从地下室里拖了出来,没等他开口说话,便直接将他打晕了。

    邓子墨被带到了楼上的客房,保镖将他扔到床上,顾锦辰带着人走进房间,“景森。邓子墨的手机设了静音,收到视频他并不知情,所以也没有下载打开看。”

    “确定他没有看过?”唐景森回过头,黑眸越发深邃。

    顾锦辰点点头,“专家鉴定过,百分之百确认,他还没有打开视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个邮箱。”说完看看床上昏迷的邓子墨,暗自为他松了口气。

    还好他真的没有打开视频,不然,可能谁也保不了他。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毁尸灭迹,不让钱朵朵受害的视频传播出去,对她造成二次伤害。

    经过专家确认,邓子墨的确是没来得及看视频,只是那个邮箱到底是谁的?

    查不到那个邮箱的任何线索,专家无法破解,黑客都攻不进去。

    到这里便无从查起了,越是这样,唐景森越发觉得背后之人可怕。

    “赌一次。”唐景森神色莫测地说。

    “景森……”

    “我相信老头子不会做这种糊涂事,把邓子墨的视频发到那个邮箱。”唐景森冷漠地下令。

    “难道你怀疑……”

    “天马上就亮了,我要回医院了,剩下的事你来处理。”唐景森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邓子墨,等他醒来以后,这个世界就完全变了。

    在邓子墨醒过来之前,黑衣人又给他打了一针,顾锦辰相信唐景森的判断,既然是他们先招惹了唐景森,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唐景森开着车,回医院的路上,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空荡荡的副驾驶。

    钱朵朵坐在这里的时候,总会笑眯眯地看着他,那种痴迷得有点花痴的眼神。

    他喜欢被她崇拜和爱慕的看着,他也享受这种感觉。

    想到这里,他的心猛地抽痛起来,如果他没有去见柳如烟,如果他没有带邓卉参加顾锦辰的生日pr,钱朵朵是不是就不会出事?

    “朵宝儿,我该拿你怎么办?”唐景森眉心收紧,一脸地担忧。

    当他拎着早餐,回到病房的时候,钱朵朵已经醒了,紫玲正拿着热毛巾帮她擦手擦脸。

    “唐总,朵朵醒了,刚才医生来看过,说她发烧了。一会儿给她输液退烧。”紫玲说道。

    唐景森将早餐放在床头柜上,对紫玲说“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下午再来。”

    紫玲本想留下来陪着钱朵朵,但是看到唐景森阴沉地脸,她不敢多说什么,走到床边,握着钱朵朵没有受伤的手,说“你好好休息,我下午再来看你。”

    钱朵朵点点头,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因为她一动,舌头就疼。

    “别说话,你舌头还伤着呢。”紫玲拍拍她的手,然后离开了。

    唐景森走到病床前,打开新买回来的粥,说“你现在不能吃硬的东西,喝点儿粥吧。”

    钱朵朵别过头去,不回应,也不再看她。

    “朵宝儿,我知道你在怪我。她去了,你就没有办法去,我没有想到,你会自己过去。”唐景森没有想到钱朵朵会自己过去,在夜未央门口遇到她,他冷漠地与她擦肩而过,他说不认识她。

    钱朵朵觉得自己真的是自取其辱,她明知道邓卉在,却还是眼巴巴地赶过来。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老黄送她过来的时候,还以为唐景森在等她。

    钱朵朵张了张嘴,想说话,舌头却钻心地疼,“唐总,我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咎由自取?”

    “叫我景森吧,朵宝儿,别胡思乱想,吃早餐。”唐景森上前抱她,想将她从床上扶坐起来,她却用力一把推开了他。

    眼泪再一次决堤,钱朵朵哭喊着说“我不想,它就没有发生吗?韩珍珍绑架我,说我抢了她表姐的未婚夫,说你因为kv的事,囚禁了她三天三夜,让她遭受非人的折磨。她向我报复,你对她做的事,报应在我身上。唐景森,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真的对她做过那种可怕的事吗?刘欣真的是你逼死的吗?”

    唐景森没有回应,只是紧紧将她拥进怀里,钱朵朵挣扎,张跑就咬他的肩头,明明舌头疼,可是她却非常用力地咬他,咬到最后,她满嘴的血,抱着他痛哭,“我被他们毁了,我已经脏了,你还会要我吗?”

    “朵宝儿,在你之前,我也有过别的女人,不止一个,你会嫌我脏,不要我吗?”唐景森捧着她脸,让她正视他,“告诉我,朵宝儿,你会嫌我脏,不要我吗?”

    钱朵朵哭的更凶了,唐景森低头亲吻她的眼睛,吻去她眼角的泪,“我们一起努力,会过去的。”

    “唐景森……过不去的,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因为你不爱我,所以你不计较,可是我,我爱你呀,我……”唐景森不等她把话说完,直接用吻堵上她的唇,她嘴里有浓郁的血腥味儿,他却依然吻着她不放。

    钱朵朵用力推开了他,连她自己都恶心嘴里的血腥味儿,她不想他这样。

    “唐景森,我不是跟别的男人牵手或者拥抱,我被……”

    他再一次用吻封住了她的唇,嘴里的血腥味儿却越来越浓,她的舌头又出血了。

    明明疼成这样,明明医生告诫上药以后,少说话,可是她……

    唐景森慢慢放开她,“我真的不在乎,我只要你好好的。”

    钱朵朵哭得梨花带雨,巴掌大的小脸,被泪水洗刷着,“唐景森,我……过不了我自己心里这一关,我……”

    唐景森满心的愤怒,全都没有表露出来,也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他一直隐忍着,装作不在乎地安慰她,实际上,愤怒地想杀人。

    “朵宝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你。只要你能放下,走出来,我就能放下了。”

    可是,被人侵占的羞辱和崩溃,那种痛苦和绝望的感觉,不是他一句不在乎,就能让她放下的。

    “唐景森……”

    “这是韩珍珍的手机。”唐景森将手机递给钱朵朵,“密码已经被我破解了,照片流并未打开。我让人登陆确认过,没有视频,目前只有这部手机里有。”

    “你确认过视频?”

    “我没有看视频,只要你平安回来,你就还是我的朵宝儿。这段视频,交给你处置。”

    钱朵朵接过手机,轻轻一滑,进入了主页,她手指颤抖地戳开了图片库,看到了那个视频。

    她回过头看着唐景森,“你把韩珍珍怎么了?”

    唐景森的俊脸一冷,“朵宝儿,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我的教训,也是你的。”

    钱朵朵咬着唇瓣,想起自己受的罪,“我……永远……不会原谅她,珍珍……她一定是受了别人的指使。”

    “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你要做的,就是相信我。什么都不要想,快点好起来。”唐景森紧紧将她拥进怀里。

    “嗯。”钱朵朵点点头,她不知道是该庆幸唐景森不爱她,还是应该失望他不爱她。

    因为不爱,所以他才能接受她发生这样的事,他问她,在她之前,他有过别的女人,不止一个,她介意吗?

    她不介意,因为爱他,他的过去,她不关系,他的以后,是属于她就好。

    钱朵朵按住手机里的那个视频,然后将它删除了,并清理了手机。

    “这个手机,可以给我保管吗?”钱朵朵突然问道。

    “可以。”唐景森答应了。

    那段视频删了,可她还是不放心,怕手机落到别人的手里,恢复数据。  “我饿了。”钱朵朵说。

    “去漱一下口。”唐景森将她打横抱起,进了洗手间。

    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她那么小,那么轻。

    洗漱完毕,钱朵朵喝了小半碗粥,她吃的很慢,每一次吞咽,舌头都钻心地疼。

    她闷闷地一声也不吭,可是唐景森却从她的表情看出她的痛苦,她就是这样,痛也忍着不说出来。

    唐景森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可这件事,就像一把刀,扎在了钱朵朵的心上,就算把刀拔了,还有一根刺扎在肉里。不能触碰,只要一想起来,就会痛不欲生。

    那会成为钱朵朵身上的污点,永远无法抹去的痛苦经历,如果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以后要怎么办?

    “吃不下了。”钱朵朵放下了小勺,每吃一口,都钻心地疼,她坚持不了这样进食。

    唐景森上前将小碗拿开了。“不想吃就别吃了,你好好休息,已经没事了。”

    钱朵朵抬起一双含着水雾的眼睛看着他,因为他不爱,所以他不在乎,他不在乎,并不代表这事儿去了。

    酸涩,难受,所有的负面情绪充斥着她的整个胸腔,她压抑的快要疯掉了。

    唐景森一整天都在医院陪着她,中午的时候,他累了,抱着她睡了一觉,也只有她在身边的时候,他才能好好休息。

    睡醒的时候,看见钱朵朵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朵宝儿,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知道吗?”

    钱朵朵的舌头上了药,她不能开口,只是无力地摇摇头。

    “没有你,我连觉都睡不好,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唐景森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

    紫玲是傍晚的时候来的医院,她一夜没睡,回去补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睡到太阳快下山了。

    唐景森递上来一块小黑板和白板笔,对紫玲说“她舌头上药了,医生说晚上六点前不能说话。”

    “嗯,退烧了吗?”紫玲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钱朵朵的头,已经不热了。

    “我有事出去一趟,晚点儿回来,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进来。”唐景森临走前,摸了摸钱朵朵的头,就像摸大人摸小孩子似的。

    唐景森走后,紫玲坐到床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朵朵对不起,如果我能亲自送你出来,或者我能阻止你来夜未央,你就不会……”

    钱朵朵平静地看着紫玲,发生这样的事,她不想怪任何人。这是她的命。

    伸手拿过白板笔,在小黑板上写下紫玲姐,不关你的事。韩珍珍要对付我,她一定会找各种机会下手,这件事让我想清楚一个问题。

    “什么?”紫玲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钱朵朵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灯,想了想,在小黑板上写下如果我没有出现,邓卉和唐景森也许真的能成为相敬如宾的一对。

    “什么狗屁相敬如宾,没有感情才会相敬如宾,不关你的事。”紫玲气急败坏地说。

    钱朵朵摇摇头,在小黑板上写她爱他,他爱许晴玉;我爱他,他还是爱许晴玉;他只爱许晴玉,我和邓卉都很可悲。

    “朵朵,你乖乖听话,别胡思乱想。”紫玲轻轻拥抱住了她。

    钱朵朵闭上眼睛,泪从眼角滑落,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全都是因为爱他。

    他能放下,能不在乎,却是因为不爱她。

    温泉酒店地下室里,唐景森挥着鞭子将韩珍珍抽了一顿之后,用力将鞭子甩开了。

    韩珍珍差点被邓子墨玩死,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今天又被几个保镖轮翻折腾个半死。

    他们不让她死,昏过去就给她打针,让她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你杀了我吧。”韩珍珍衣不避体,头发凌乱,两个眼睛空洞得像女鬼。

    “最后问你一次机会,幕后指使人是谁?”唐景森冷冷地问。

    “是我自己看不过眼,我妈死得早,后妈不喜欢我。我跟奶奶相依为命,好在姑母对我十分照顾。小时候,我就把卉儿姐姐当成我心中的偶像,都是你这个负心汉。你一次又一次的辜负她,我为她做不了什么,但是我可以把那个小贱人毁了。那个小贱人被我带去的男人睡了,你抱着她还做得下去吗?哈哈哈……”韩珍珍说完整个人像是精神失常心的狂笑,处于一种癫狂状态。

    他们给她打的针,只是让她活着,却没有人为她医治身上的伤,她两只手都被辗碎了,十指连心,那种钻心的痛简直让她崩溃。

    身上早已经血肉模糊,刚凝固在一起,被唐景森刚才一通抽打,鲜血又涌了出来。

    韩珍珍吐了一口血在地上,连连咳嗽了好几声,然后抬起头得意地看着唐景森“如果你不跟那个贱人分开,视频就一定会散布出去,你抓了我也没有用,就算你今天把我弄死在这里,也于事无补。如果我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你猜收到视频的人,会不会把视频发出来?”

    唐景森眼眸深沉地闪过一冷道凶光,冷冷地说“邓老头自身难保,他只要敢手术,我就敢让他没办法活着出来。”

    韩珍珍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姑父病了,你怎么会以为视频会发给他?”

    唐景森注意到了她的异样,难道他猜错了,那个邮箱的主人不是邓老爷子?

    整个事件里,唐景森忽略了唐老爷子,许晴玉的死是他心上的一根刺,但他始终想把唐老爷子爷撇开。

    如果不是唐老爷子下手对付钱朵朵,那么唯一对她下手就是邓家,不是邓子墨就是邓老爷子?

    邓子墨才上大四。以他的年龄做不出这么狠辣的事,不至于这么毁一个女孩子。

    韩珍珍幕后的那只黑手到底是谁,能挑拨她这么对付钱朵朵,时间上安排的这么周密,这个人不简单。

    “昨晚爽吗?邓子墨不知道是你。”唐景森故意激怒她,她像狗一样被邓子墨虐待了那么久,差点儿死在邓子墨手上。

    “你这个魔鬼,你会遭报应的。许晴玉那个贱人死的好,钱朵朵为什么不去死,她都被强了,怎么不去死。”韩珍珍恶毒地诅咒道。

    唐景森抡起椅子,朝着韩珍珍就砸了过去,韩珍珍被砸倒在地,头昏目眩,吐出一大口鲜血,头也被砸破了。

    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喘了半天,快要不行的时候,马上有人进来,给她打了一针,她才慢慢缓和下来。

    韩珍珍抬起头,一个劲儿地狂笑,“卉儿姐姐才貌双全。她哪点儿配不上你?唐景森,反正我已经不想活了,上次被你折磨成那样,我就发誓一定要报仇。今天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死了,钱朵朵那个贱人也会跟我陪葬。”

    “你傻到被人当刀使,现在还为别人隐瞒,我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你受谁的指使了。”唐景森离开前,下了一道指令,一道摧毁邓子墨的指令。

    接下来的三天,钱朵朵都没有开口说话,舌头肿了,血管咬破了,需要一个恢复地过程。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钱朵朵已经好很多了,但她仍然不出声,哪怕医生检查,说她的舌头没事了,她还是不说话。

    住院的这一周,红姐和紫玲都来看过她,她住院的事,一直瞒着钱平安和柳如烟。红姐告诉她,外婆手术后,恢复的不错。

    唐景森每天下班都会来医院陪她,等她睡着了,他再离开。

    可是他不知道,她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她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在他决定跟邓卉订婚的时候,他就很少回兰苑了,订婚以后,更是很久都不回来。

    钱朵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学会了等待,他可知道,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等待,得知他在兰苑,她眼巴巴地赶回去了,结果他有事走了。

    她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等到他,他说带她去夜未央参加顾锦辰的生日pr,结果他却跟邓卉一起出席,都没通知她一声。

    韩珍珍的痛苦经历,刘欣的死,凤尾派出所那个被革职查办的所长,都是唐景森的手笔吗?

    钱朵朵不敢想,如果是,那他该是多么可怕的人啊。她好像从未真正了解过他,她只看见他想让她看见的,只知道他想让她知道的。

    晚上十点,唐景森见钱朵朵睡着了,离开了病房。

    病房的门关上的时候,听到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一滴滚烫的泪从钱朵朵的眼角滑落。

    她还没有从悲伤中缓过来,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钱朵朵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收到一条短视频,她的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6章 这个坎我永远迈不过去-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