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64章 尴尬撞见他和邓卉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4章 尴尬撞见他和邓卉

    唐景森离开唐家大宅,回到车上立即给顾锦辰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没有人接,就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被接了起来。

    电话那端传来顾锦辰慵懒的声音,“喂,景森,不是说晚上聚吗,这么早就打电话。”

    “生日快乐。”唐景森平静地说。

    “我天天都快乐,你打电话给我,不是为了给跟我说生日快乐吧。”顾锦辰对唐景森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今年的生日,我送你一个美人儿吧。”唐景森半开玩笑地说道。

    顾锦辰扭头看了一眼床上,已经不见紫玲的身影,笑眯眯地说“好啊,我最近看上一个混血模特儿。”

    唐景森唇角微勾,道“你觉得唐丝丝怎么样?”

    顾锦辰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顿时睡意全无,“你说啥,再说一遍?”

    “唐氏千金,唐丝丝怎么样?虽然不是混血儿,样貌那也是倾国倾城了。”唐景森故意调侃道。

    顾锦辰叹息一声,“哥,你是我亲哥,你别吓我行吗?我不否认丝丝漂亮,可她也是刁蛮任性出了名的,我受不了,难消美人恩啊。”

    “呃……我只是通知你一声,丝丝失恋了,回家告诉我爸,她要跟你订婚。现在我爸回房给你爸打电话去了,你可能要成为我妹夫了,生日快乐。”唐景森说完挂断了电话。

    “唉,别挂电话,别……”顾锦辰看着挂断的电话,简直要抓狂了,今天他过生日好不好,不带这么玩他的。

    顾锦辰赶紧给顾瑜打电话,却在通话中,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又给唐丝丝打电话,只要她不同意,这事儿铁定成不了。

    电话响第三声的时候,被接了起来,“我心情不好,有话快说。”

    顾锦辰故作镇定,语气平和地说“丝丝,今晚我在夜未央办生日pr,想邀请你来,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知道了,看心情。”唐丝丝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丝丝,逸凡哥也会来,我特意通知你一声。”顾锦辰小心翼翼地说。

    唐丝丝沉默了几秒后,说“小辰子,我失恋了。林逸凡不要我了。”

    “我们丝丝公主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逸凡哥对你怎么样,我们都看在眼里。你要求的事,他哪件没有做到?就凭这样,我就断定他爱你。”顾锦辰这是曲线救国,只要他们俩合好,他就不用跟唐丝丝订婚了。

    唐丝丝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水晶灯,一言不发。

    “丝丝,你在听吗?我是男人,订婚,解除婚约,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但是你就不一样了。我是为你好,所以劝你不要冲动行事。”顾锦辰在电话里劝说道。

    唐丝丝在床上打了一个滚儿,问“顾叔叔告诉你了?”

    “还没有。那两个老谋深算的还在通电话,商量着怎么暗算我们。我主要是怕对你影响不好,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一样宠着,也是希望你能幸福。逸凡哥跟我们终归还是不一样,他想得到你哥和你爸的认可,比我难很多。”顾锦辰还在继续劝说,试图说服唐丝丝取消订婚。

    唐丝丝笑了起来,说“小辰子,你说这么多年,我有嫌弃过他吗?”

    “没有。”

    “我护着他,我放弃自尊,放下骄傲,都是因为我放不下他。以我唐丝丝的聪慧,不出半年,我就能毕业,他半年都等不了吗?我爱了他十一年,他连半年都等不了。他难道不知道,我是为了他才会出国留学的吗?唐家有我哥。培养他做继承人就好,我读b,并不是我爸想培养我,而是想拆散我和逸凡哥……”

    说到这里,唐丝丝已经泣不成声,她很难过,真的好难过。

    顾锦辰快要疯了,但他还得冷静地哄着丝丝公主,一旦订婚成为事实,想解除婚约,怕是不容易。

    那么后面等待他们的,就只有结婚这一条路,万一林逸凡不抢婚呢,万一这订婚成为事实呢?

    唐丝丝不是真的想跟他订婚,放出这样的消息,无非是想逼林逸凡就范,只是林逸凡会有所行动吗?

    顾锦辰不确定,这么多年。唐景森也好,林逸凡也罢,或者是他,他们都是把唐丝丝当小妹妹一样宠着。

    凤城这三大家族,林家有两个儿子,顾家就顾锦辰一个,唐家也就唐丝丝一位公主,所以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林逸凡对唐丝丝的迁就和爱护是出于爱,还是仅仅是当唐丝丝是小妹妹,也许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丝丝,今晚逸凡哥会来,你们见个面,把话说清楚吧。”顾锦辰在电话里说。

    “我今天约他见过面了,他说希望得到我的祝福,我祝福什么?祝他们今天牵手,明天分手?还是祝他性生活永远不和谐,或者我直接祝他不孕不育,儿孙满堂。”唐丝丝愤恨地吼道。

    顾锦辰居然这个时候,忍不住笑了,然后越笑越大声,到最后难以自抑。

    “你笑吧,笑完等着娶我,我要当顾家少奶奶。”唐丝丝说完挂断电话。

    顾锦辰听到她这句话,顿时哭笑不得,“丝丝,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笑的,丝丝……”

    回头一看,电话已经挂断了,顾锦辰顿时都要崩溃了。

    就在这个时候,紫玲的电话打了进来,顾锦辰接起电话,“喂……”

    “吵醒你了吗,口气不太好呢。”紫玲在电话那端说。

    “我要回家一趟,晚上来接你。”顾锦辰说完挂断电话。

    等顾锦辰带着保镖风风火火赶回顾家的时候,顾瑜已经和唐老爷子把他和唐丝丝的婚事谈妥了。

    “你回来的正好,我跟你说说丝丝的事,刚才……”

    “我已经知道了,唐丝丝和林逸凡闹掰了,要跟我订婚。爸,我知道你喜欢丝丝,想让她做儿媳妇,但爱情是不能勉强的。”顾锦辰说完将车钥匙随手往茶几上一扔,“我妈呢?”

    “打牌去了。”顾瑜答。

    顾锦辰冷哼一声,“我娶唐丝丝,就跟你娶我妈一样。以后我就是你,没有爱情,没有自由,被老婆欺负死,你要让我步你的后尘吗?爸,我是你亲儿子,你不能这么对我。”

    顾瑜在顾锦辰对面坐了下来,笑望着他,“你跟那个陪酒女紫玲是真爱?”

    “至少我现在喜欢她。”

    “但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她,因为你知道,她的身份嫁不进顾家。你最终还是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唐丝丝是最好的人选。放眼凤城,有比唐丝丝更好的吗?那个刘美薇对你倒是有兴趣,你要?”顾瑜调侃道。

    顾锦辰一想起那个脑子进水的刘美薇就头疼,“得了吧,那个二百五小姐,现在都成凤城的名人了。”

    “论智慧和才貌,唐丝丝都是最好的人选。除了娇宠了一些,任性了一点儿,其他都还好。”顾瑜没觉得唐丝丝哪里不好,女孩子就是这样,娇纵一些,宠着点儿就好了。

    顾锦辰感觉自己快要疯了,“爸,你非得把我逼上绝路吗?”

    “顾氏如果能与唐氏联姻,对你将来会有很大的帮助。”顾瑜尽力劝说。

    “你已经委屈求全了一辈子,你要让我也像你一样吗?”顾锦辰话音刚落,郑丽莹便进门了,高跟鞋走在地砖上,传来‘哒哒哒’的声音。

    管家赶紧上前,献媚地笑着说“太太,您回来了。”

    “今天手气不错,赢了万。”郑丽莹说完从包里摸出一把钞票递给管家,“拿去给大家发奖金吧。”

    “谢谢太太。”管家高兴接过钱,然后问“太太今晚想吃什么?”

    “清淡点儿的就行。”郑丽莹说完往沙发走了过去,顾锦辰马上起身,赔着笑脸,“妈咪回来了,赢钱也不给儿子打赏一点儿。”

    “刚才是谁说顾瑜娶了我,委屈求全一辈子,嗯?”郑丽莹冷哼一声。

    顾锦辰只觉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去了,“有吗?谁说的,我爸不会说这样的话呀?”

    “你爸肯定不会说,有个没良心的兔崽子说的。”郑丽莹一把揪住了顾锦辰的耳边,“你倒是说说看,你爸哪里委屈了。”

    顾锦辰耳朵疼地不行,赶紧求饶,“我爸不委屈,你温柔贤惠,善解人意,优雅高贵,美丽大方,娶了你,是他几分辈子修来的福气。”

    郑丽莹这才满意地放开了顾锦辰,慢慢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顾瑜,“老公,你来说,娶了我,你委屈吗?”

    “你不委屈就好,我一个大男人,委屈什么?娶了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关门偷着乐。我们的幸福不必向别人解释。”顾瑜很会说话,郑丽莹听了她的话,脸上这才浮现难得的笑意。

    顾锦辰悄悄看了顾瑜一眼,给了他一个‘老爹,你好狡诈’的眼神,顾瑜懒得理他,起身坐到郑丽莹身边,伸出手帮她捏肩膀,“累坏了吧。”

    “嗯,这里,用点儿力。”郑丽莹拍了拍脖子的位置。

    顾瑜温柔地帮郑丽莹按摩脖子,一边按一边说“以后少打点儿牌,多出去走走。邓太太游欧洲去了,你多跟邓太太走动走动,学学人家,游泳,健身,旅游。都是一些健康运动。别整天跟刘太太她们打牌,一天盯着牌桌,脖子都僵硬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顾锦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像。

    这个家能维持表面的和平,全都是因为顾瑜能忍,换了任何男人,都受不了郑丽莹的刁钻。

    “你说到刘太太,我正好有事跟你说,今天见着刘太太的女儿,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知书达礼……”

    “老唐说丝丝同意跟锦辰订婚了。”顾瑜打断了她的话。

    郑丽莹一听,回过头,一脸惊讶地看着顾锦辰,“儿子,真没看出来呀,你有这么本事,把唐家千金给拿了?睡了?”

    顾锦辰眼睛都直了。睡唐丝丝,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妈,你别逗了,唐丝丝不主动,谁敢碰她?”顾锦辰尴尬地笑了笑。

    “照我说,女孩子温婉一点儿好,我更看好刘家小姐,刘美薇你们知道吗?”郑丽莹问。

    顾锦辰与顾瑜对视一眼,恐怕只有郑丽莹不知道刘美薇,因为郑丽莹的时间都消耗在美容院和牌桌上,对其他的事都漠不关心。

    “丽莹,丝丝各方面条件都比刘美薇好,而且……”

    “我不喜欢唐丝丝的脾气,她那样的媳妇,以后还不得天天给我气受。儿子,我不管,你得给妈找个温柔听话的乖儿媳,唐丝丝那种任性的刁蛮千金。我不喜欢。”郑丽莹说完不高兴地起身上楼去了。

    顾锦辰看了一眼上楼的郑丽莹,然后又看了看沙发上的顾瑜,“爸,我也不消受不起,我妈也不喜欢,要不,你跟唐伯伯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谢谢丝丝错爱。”

    “人有时候不能自私地只想到自己,就当是你为顾家献身了。”顾瑜说完起身离开了客厅。

    “爸,您不能这么对我,我是您亲儿子啊,爸……”

    唐景森接到顾锦辰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回到兰苑了,顾锦辰将家里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唐景森。

    唐景森听了,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云淡风轻地问了一句“你想说什么?”

    “景森,你那么疼丝丝,你也知道我妈很难搞,你不想丝丝嫁进顾家,以后受我妈的气吧?”顾锦辰笑着说。

    唐景森听到他这话,笑了起来,“锦辰,你觉得,受气的一定会是丝丝吗?”

    “呵呵……”顾锦辰尴尬地笑了,他现在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个还真不确定,说不定受气的会是他的娘亲大人。

    如果是那样,以后顾家估计会很热闹,每天都能闹翻天,鸡犬不宁。

    光想想就觉得要疯了,顾锦辰一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想到,这战火。突然就烧到他身上来了。

    “锦辰,这事不是没有转机。”唐景森提醒道。

    顾锦辰眼前一亮,忙问“你说,怎么做,我一切照办。”

    “今晚不是在夜未央庆生吗?”

    “对呀。”

    “林逸凡也会去。”

    “是,我懂了。”顾锦辰恍然大悟,解铃还需系铃人,问题关键在林逸凡。

    两点多的时候,老黄从兰苑出发去医院接钱朵朵,晚上在兰苑用餐之后,唐景森便会带钱朵朵直接去夜未央,与顾锦辰他们会合。

    老黄刚走没多久,唐景森便接到了柳如烟的电话,他接起了电话,“我是唐景森。”

    “唐总,我是钱朵朵的妈妈,你现在方便跟我见个面吗?”柳如烟问。

    唐景森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三点。凤城百货一楼的老树咖啡见。”

    “好。”

    钱朵朵回到家兰苑的时候,兰姨告诉她,唐景森有事出去了,要晚一点儿回来,她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失望全都写在脸上了,她是知道唐景森在兰苑,眼巴巴赶回来的,没想到……

    钱朵朵就那么等啊,等啊,一直等到晚上开饭的时候,唐景森都没有回来。

    兰姨给唐景森打电话,打完电话,兰姨走过来说“唐总让你自己吃,不回来了。”

    “他说不回来?”钱朵朵有些意外,不是说晚上一起去夜未央为顾锦辰庆生吗?

    钱朵朵打电话过去,唐景森没有接,直接挂断了。

    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猜测唐景森不接电话,可能不方便,只能默默等他回电话了。

    吃完饭,钱朵朵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衣服,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分了一个精致的妆。

    可是一直等到晚上点,唐景森都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给她,没有等到唐景森,却等到了紫玲的电话。

    “朵朵,今晚气氛有些不对劲儿。唐景森带着邓卉来的,唐丝丝自己来的,林逸凡带了邓卉的助理来,他现在跟邓卉的助得乔依依在交往。”紫玲在夜未央的洗手间给钱朵朵打电话。

    钱朵朵愣了一下,她怎么没有想到,唐景森有未婚妻,像这种生日pr,就算带女人。也是带正牌未婚妻,而不是她这个小三呀。

    “我一直在兰苑等他,他说过带我去的,但是没有来。”钱朵朵在电话里委屈地说。

    紫玲小声说“我感觉今晚气氛不太对,林逸凡怎么突然就跟邓卉的助理交往了,那唐丝丝怎么办?”

    “不知道,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他不接我电话,不带我去,也不跟我说一声。”钱朵朵心里难过极了。

    紫玲想了想,问“你要不要过来?我感觉我就是多余的,今晚顾锦辰一个劲儿的讨好唐丝丝,我坐不下去,就找借口出来。”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学,晚上玩一会儿也没事,只是唐景森不想带她,她自己去了。他肯定会不高兴。

    “我怕惹他不高兴。”钱朵朵小声说。

    “你怕他不高兴,他有在意过你,高不高兴吗?”紫玲质问道。

    钱朵朵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美丽的容颜,正所女为悦己者容,她换好衣服,化好妆,就等他回来接她,结果他不回来,都不告诉她一声。

    “我一会儿过来,等我。”钱朵朵说完挂断了电话。

    紫玲回到包厢的时候,发现气氛更压抑了,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唐丝丝一直在灌乔依依喝酒,邓卉也不好出面,只得由着唐大小姐闹了。

    “丝丝,依依酒量不好,我替她喝。”林逸凡说完就要去抢乔依依的酒杯。

    唐丝丝一把按住林逸凡的手,目光定在林逸凡脸上。说出的话却是朝着乔依依,“我用了十一年的时间去爱一个人,我拿整个青春期去爱的唯一一个人。你就这么突然冒出来,把他抢走了。你有勇气抢我最重要的东西,却没勇气喝杯酒么?”

    “我喝,逸凡,你让开吧。”乔依依没想过退缩,之前面对唐丝丝的刁难,隐忍不发是不想林逸凡为难。

    林逸凡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值得她为他而受点委屈。可现在这个局面,自己怕是再退让就不合适了。他既然选择了她,她就不能做爱情的逃兵。哪怕对方是唐丝丝,她也不想放手。

    唐景森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唐丝丝与乔依依。

    从开始的单方面灌酒,转变成现在的拼酒,一场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战役,已无声的打响。

    邓卉刚想起身过去劝,却被他拦住。“坐下吧,不用过去。”

    “景森,丝丝是你亲妹妹啊。”邓卉心疼地说。

    “痛到一定程度,她就会放手了。”唐景森轻轻叹息一声。

    乔依依不胜酒力,喝了几杯之后,就有些不行了,林逸凡将她护在身后,说“我替她喝,你喝一杯,我喝三杯。”

    “逸凡哥,丝丝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很清楚,你这样就没意思了。”顾锦辰有些不高兴了,他不高兴林逸凡如此重色轻友。

    “你就这么护着她吗?”唐丝丝痛心地看着林逸凡。

    “丝丝,有什么冲我来,不关她的事。”林逸凡知道唐丝丝心里不痛快,不想她迁怒乔依依。

    乔依依喝得晕乎乎地,无力地趴在林逸凡的背上,“凡,我没事。”

    唐丝丝举着酒杯,看到林逸凡当着她的面袒护乔依依,她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林逸凡,不要仗着我爱你,就觉得你可以无限度触及我的底线。就像这个杯子,我可以捧手心里。也可以……”说着,手起杯落,直线向下落去,摔到地上,四分五裂,“我捧着你,你就是杯子;我放手,你就玻璃渣子。”

    紫玲看到这一幕,惊呆了,她一直默默地站在角落里。恨不得变成隐形人。

    唐丝丝虽然出口的话无比决绝,可是没有人知道,杯子落在地上摔碎时,清脆的响声,把她的心,也震碎了。

    十一年的苦恋,十一年的隐忍和逢迎,最终却换来这样的结果,想起这些,唐丝丝感觉呼吸都觉得痛。  她仰起高傲的头颅,敲着十寸的高跟鞋,后背挺得笔直,拎着她的lv限量版包包,走出了包厢。

    “锦辰,对不起,把你的生日pr搞砸了,改天再向你赔罪,我先送依依回去。”林逸凡将乔依依打横抱起,也离开了包厢,临走时,招呼都没有跟唐景森打。

    顾锦辰看向唐景森,然后又看看邓卉,“你们也走吧,不用管我,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

    就在这时候,唐景森的手机响了,是阿强打来的,“唐总,唐小姐上了林逸凡的车?”

    唐景森面色一沉,“乔依依呢?”

    “林逸凡的助理程诺接走了,我们要把唐小姐从车上带下来吗?”阿强问。

    “跟上。”唐景森平静地说。

    “好。”

    唐景森看了一脚安静地站在角落看戏了紫玲,对顾锦辰说“我和卉儿有事先走了,你们俩继续玩。”

    “锦辰,生日快乐。”邓卉尴尬地笑了笑。

    “走吧走吧,我喝杯酒压压惊。”顾锦辰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钱朵朵赶到夜未央的时候。正好碰到邓卉挽着唐景森的胳膊,从里面出来,这是第一次,钱朵朵撞上他们。

    订婚以后,他们经常一起出面公众场合,只是她学校,兰苑两点一线地跑,从不注意,也没有碰到他们而已。

    钱朵朵没有预料到,会这么相遇,看到邓卉的手挽着唐景森的胳膊,她的心痛地揪到了一起。

    邓卉也见到了钱朵朵,之前在邓子墨那里见过钱朵朵的照片,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钱朵朵本人,她好像明白了唐景森喜欢钱朵朵的原因。

    “那位小姐很生面善。”邓卉微笑着说。

    唐景森看都没看钱朵朵一眼,冷冷地说“不认识。”

    邓卉笑了笑,没有说话,跟着唐景森一起走到车子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钱朵朵脚像灌了铅一样,每一步都走的那么沉重,她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她告诉自己,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脚却不听使唤,迈不到步子,直到唐景森的车开出停车场,她这才回过头,看着他的车越走越远。

    她一直忽略,不愿意去想,更不敢想的事,今天却亲眼见证了。

    邓卉很漂亮,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眼睛弯弯的,总是带着笑。

    她站在唐景森身边,他们俩看上去真的很般配,般配的让她心酸。

    “朵朵……”黑哥从外面回来,正好看见站在门口的钱朵朵。

    钱朵朵见是黑哥,客气地向他打了一声招呼,“黑哥好,好久不见。”

    “是啊,两个多月了吧。你可真狠心了,走了就再也没来过,紫玲全是常来,阿红她们经常说起你。走吧,进去坐会儿,我请你喝酒。”黑哥是夜未央的老板,以前钱朵朵见他都怕,现在见到他,仍然觉得怕。

    紫玲看时间差不多了,找个了借口去上厕所,出来找钱朵朵,正好看到钱朵朵和黑哥一起进来。

    “黑哥,你怎么会跟朵朵一起进来。”紫玲走到钱朵朵身边,轻轻挽住了她的胳膊。

    黑哥看了一眼紫玲。笑道“我看她在门口发呆,就喊她一起进来了。”

    紫玲笑着说“黑哥,顾少在等,我们先过去了。”

    “去吧。”

    紫玲拉着钱朵朵往包厢那边走去,到走廊的时候,紫玲回头看一眼,“你刚才在门口碰到唐景森了?”

    “嗯。”钱朵朵应了一声,满脸的失望。

    “我刚才看到一出精彩的好戏,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啊。我吓得大气不敢出,气氛压抑到不行,你来晚了,人都散场了。”紫玲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钱朵朵这才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她,“刚才出什么事了?”

    “林逸凡不是交了一个新女朋友吗?唐丝丝直接针对乔依依,唐丝丝酒量不错,乔依依几杯就不行了,林逸凡想替她喝。林逸凡说他喝三杯,唐丝丝一杯,只希望唐丝丝有什么冲他去,不要迁怒乔依依,唐丝丝怒了,摔了杯子。”紫玲回忆当时的情形。

    钱朵朵无力地摇了摇头,“紫玲,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紫玲轻轻拍拍她的肩,“这些事,不知道最好,糟心着呢。唐景森走了,你要不要进去坐一会儿?”

    “去吧,今天顾少生日,还是打声招呼吧。”钱朵朵觉得人都来了,还是跟顾锦辰打声招呼再走为好。

    紫玲领着她一起进入包厢,顾锦辰看见门开了,钱朵朵和紫玲一起进来,“朵朵来了,景森刚刚走了。”

    “我看见他了。”钱朵朵平静地说。

    顾锦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卉儿不是我叫来的。”

    “我知道,我就是过来跟顾少打声招呼的,祝顾少生日快乐,敬你一杯。”钱朵朵拿起桌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好,这酒我喝,我必须得快乐呀,一年就过一次生日啊。”顾锦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钱朵朵也喝光了杯中的酒,笑着说“那我再敬顾少一杯,祝顾少天天开心,不光生日要开心,每天都开心。”

    “好,每天都开心。”顾锦辰又喝了一杯。

    钱朵朵喝完第二杯,又伸手去摸酒瓶的时候,被紫玲拦住了,“朵朵。你干嘛,不能再喝了。”

    “顾少,紫玲姐不让我喝,那今天就喝到这里了。我外婆还在医院,晚上没人看着不行,我得过去了。”钱朵朵放下酒杯,满怀歉意地说。

    顾锦辰抬起头,瞥了她一眼,“你自己去医院吗?”

    “黄叔在门口等我,他送我来的,一会也是他送我去医院,没事的。”钱朵朵晚上要出来的时候,兰姨和老黄都拦着,她闹着非要出来,唐景森又联系不上,只得由老黄开车送她出来了。

    紫玲放心下来,“走吧,别自己乱跑。”

    “嗯。顾少,我先走了,紫玲姐,你陪顾少吧,再见。”钱朵朵退出了包厢。

    “我送你到门口。”紫玲不放心,这地方龙蛇混杂的,不看到她上车,就不放心。

    “没事,你回去吧,老黄就在门口。我在夜未央也是混了半年的人,回去陪顾少吧。”钱朵朵将紫玲推回了包厢,自己一个人朝大厅的方向走去见,经过一个包厢门口的时候,突然伸出来一只手,将她拉了进去,她正准备尖叫的时候,有人捂住了她的嘴……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4章 尴尬撞见他和邓卉-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