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63章 被抓包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63章 被抓包

    林逸凡望着唐丝丝,眉眼带着无奈的笑意。

    曾经因为自己私生子的身份,身边的人对他都是不屑的,没有人愿意跟他做朋友,对他从来都是避之不及,好像跟他站在一起,就脏了自己。

    可纵使在那么难堪的岁月,却有一个人从未嫌弃过他,始终站在他身边,那个人就是唐丝丝。

    在所有人都不认可他,看不起他的时候,唐丝丝就像一只小尾巴,跟在他身后。从18岁到29岁,一跟就是11年,从来不曾离去。

    如果说许晴玉是一缕柔和的清风,因为懂他,所以她能走进他心里。

    那么唐丝丝就是他的生命里的暖阳,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他的太阳。

    “丝丝,你不是回学校了吗?”林逸凡抚摸着她柔顺才长发,轻声问道。

    唐丝丝依在林逸凡怀里,委屈地说“我不放心,偷偷跑回来的。”

    “你逃学回来的?这样不行,我给景森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在我这里,你放心,我会告诉他不让你爸知道的。”看着林逸凡拿着手机正准备拨号,唐丝丝紧张起来,赶紧按住他拿手机的手,“逸凡哥,别给我哥打电话,现在他肯定在到处找我,他知道了肯定要把我送回家,我不要,我不想回家!”她可是为了他才逃学回来的,只想要跟他单独相处,这才刚见面,就被自己哥哥送回家怎么行。

    听到客厅的动静,本来在收拾厨房的乔依依走了出来,却正好看到唐丝丝拉着林逸凡的手,撒娇的来回晃着。

    唐丝丝一眼认出了眼前的女人,她是邓卉的助理,之前电视台台庆的时候见过她。只是深更半夜,她怎么会在林逸凡一个单身男人的公寓?想到这里,唐丝丝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目光清冷地定在乔依依脸上“逸凡哥,你请的保姆?”

    “依依,过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唐丝丝小姐。”林逸凡看到乔依依站在厨房门口,一脸地尴尬。

    乔依依只得硬着头皮过去了,“唐小姐,你好,我是乔依依,欢迎你来家里做客。”

    唐丝丝对着林逸凡调皮的笑笑“请的保姆不错,挺有礼貌。”拉着林逸凡的手始终没有松开,转过身看着乔依依“我跟逸凡哥有话说,你在不方便,收拾完的话就可以走了。

    “丝丝,她不是保姆,是我正在交往的女人。”林逸凡看了看唐丝丝。又看了看一脸尴尬的乔依依,不着痕迹的抽回唐丝丝拉着自己的手。

    感受着手心传来的空洞,唐丝丝眼里闪过一抹伤痛,“逸凡哥,你在开玩笑吗?和她?”

    “依依很温柔,很善解人意,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林逸凡说着走向乔依依,伸出手轻轻揽着乔依依的肩。

    唐丝丝站在原地,双手环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将乔依依从头看到脚,眼底充满着不屑一顾的凉薄,“逸凡哥,就算不是我,你也远不至于这么降低自己的品味,她哪里配?”

    林逸凡笑了笑,说“丝丝,在我眼里,你一直是妹妹,而她是女人,你懂吗?今晚我给你安排地方住,明天一早送你回去。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打电话告诉你爸,你逃学了,让他来接你。”

    “逸凡哥~~~!!”唐丝丝委屈地噘起嘴“不要打电话给我爸,他要是知道我偷偷跑回国,会把我送出国再也不让我回来的。”

    林逸凡的手轻抚着乔依依的肩头,感受到他的动作,乔依依轻轻晃动肩膀,想甩掉他的手,可是他却没有放开的意思,甚至抓的更紧了,一本正经地跟唐丝丝说“你爸对你严厉也是为你好,你还小,多学点东西,走出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对你来说,没有坏处。”

    “好,逸凡哥,麻烦你通知我哥来接我,我不想去酒店。”唐丝丝说着完走向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再不看站着的两个人。

    看着唐丝丝挺直的背影,林逸凡松开了手,语气温和地看向乔依依“依依,你把客房收拾一下,丝丝今晚就住这里吧。”

    乔依依看了一眼唐丝丝,笑着说“好,我去收拾房间。”

    唐丝丝端坐在沙发上,听到乔依依进房去关上门的声音,她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林逸凡面前,直直地盯着林逸凡,目光就像要在他脸上灼出洞来,“我都不知道,原来逸凡哥喜欢这种白莲花。”

    面对唐丝丝的嘲讽,林逸凡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丝丝,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完成学业。”说着伸出手想要摸她的头。

    唐丝丝后退一步,一个挥手打开他伸向自己的手,“我有没有好好学习,和你们俩在一起。是两件事,没有关系。我身边说教的人多了,不缺你一个。既然你决定了,祝你幸福。”说完转身欲走,林逸凡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这么晚,你上哪儿去,别出去了。”

    唐丝丝转身看着林逸凡,冷冷地开口,“你好像忘了我是谁,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我是拥有唐氏集团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唐丝丝,站在你面前的我,身价超过二十亿。你觉得,我想去哪里去不了?我凭什么要委屈自己跟你们挤在一起,你告诉我?”说完用力一把推开林逸凡,他还想上前,她膝盖用力往上一抬,击中要害。

    林逸凡捂着下身,痛得闷吭一声,弯下了腰,另一只手仍然拉着她没有松开,声音低沉地说“丝丝,外面不安全,等你哥来接你。”

    “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别滚床单了,保重身体。”唐丝丝说完抽出自己的手,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出了林逸凡的公寓,林逸凡想要去追她回来,可是这丫头对自己的一击用了不少力气,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只能看着她倔强的背影,听着高跟鞋踩向地面清脆的声音消失在门外。

    刚走出门口,两名保镖便跟了上来,“二小姐,我们现在去哪儿?”

    她站在台阶上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再转头的时候眼神充满了清冷“回兰苑。”

    “是。”

    林逸凡担心唐丝丝一个女孩子深夜出门不安全,却不知道,唐丝丝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她出门带了两个保镖。

    正如她自己所说,她是唐氏集团千金,她岂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即便是逃学,她也不是自己支身一个人到处乱跑,目标明确地回国,找林逸凡,找不到就回兰苑,寻求唐景森的庇护,这样能躲过唐老爷子的责罚。

    唐丝丝回到兰苑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兰姨赶紧给唐景森打了一个电话。

    “兰姨,出什么事了,这么晚打电话?”唐景森此刻还在书房坐着,离开兰苑后,他便整夜地失眠。

    “二小姐回来了,我刚把她安排去客房休息了,阿强和阿恒跟着她。”兰姨在电话里说道。

    唐景森走到房间门口,看了一眼熟睡的邓卉,轻轻带上房门,小声说“让他俩看紧丝丝,我一会儿就到。”

    半个小时后,唐景森的车停在了兰苑门口,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感觉院子里的植物长得茂盛了不少。

    一进门,兰姨便迎了上来,“唐总,你快去劝劝二小姐吧,又哭又叫,一个人在房间喝酒。”

    “唐总。”阿强和阿恒立即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唐景森面前复命。

    唐景森看了他俩一眼,“很晚了,你们去休息吧,暂时不要通知唐董事长。”

    “是。”

    “那边……”兰姨指了指一楼东侧的客房,那边传来唐丝丝的声音。

    唐景森点点头,跟着兰姨一起来到客房,唐丝丝看见唐景森出现在门口,上前一把抱住了他,然后哭了起来。

    “兰姨,弄条热毛巾过来,你看看她,哭的丑死了。”唐景森故意说道。

    “你不准嫌我丑,我是你亲妹妹,我丑就是你丑。”唐丝丝一边哭一边说。

    唐景森拥着她,将她扶到床边坐了下来,“好,现在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哭成这样?”

    “逸凡哥的公寓有个女人,他有女人了。他说我是小妹妹,那个人女的才是女人,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他,可是他却说我是小妹妹。”唐丝丝哭得像个孩子,但是她在林逸凡面前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唐景森笑了起来,说“他比我们都年长,他是正常男人,有女人很正常,如果有男人,才可怕,你说对不对?”

    “哥,11年了,我爱了他11年,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了能嫁给他……爸爸说,只要我完成学业,就不管我了。可是他不等我,他有女人了,他没有等我完成学业回来嫁给他。”唐丝丝哭得稀里哗啦,脸上的精致的妆容被眼泪冲花了,有些惨不忍睹。

    兰姨拿着热毛巾,温柔地替唐丝丝擦拭,一边擦一边安慰道“我们家小姐这么漂亮,人又聪明,又能干,谁娶到了,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兰姨……”唐丝丝抱着兰姨的胳膊,眼泪流得更凶了。

    “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在机场等一艘船。等了11年,你还不明白吗?”唐景森不想让唐丝丝失望,但是有些事,不能不告诉她,否则,她还抱着希望。

    唐丝丝一直哭,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洪水,怎么都收不住。把兰姨的心都哭碎了。

    “二小姐呀,你再哭,我也要跟着你一起哭了。”兰姨红着眼眶说。

    “兰姨,你去休息吧,我陪着她。”唐景森轻声说。

    兰姨无奈地叹息一声,离开了房间,唐丝丝依在唐景森怀里,含泪道“哥,我到底哪里不好?”

    “你很好,只是你不是他想要的。”唐景森安慰道。

    唐丝丝陷入了沉思,记忆中的林逸凡,俊朗不凡,一双大眼睛目光深邃,他不是很爱笑,所以便有了忧郁王子的称号。

    儿时的唐丝丝,就像条小尾巴一样跟着他,有点死缠烂打。林逸凡身边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见到她,就会喊“林逸凡,你的小媳妇儿来了。”

    那时候。唐丝丝还在上小学五年级,班里的小男生和小女生刚刚开始有懵懂的情愫,她就喜欢上了林逸凡。

    但是林逸凡身边漂亮女生越来越多,她主动跟林太太说“林阿姨,我长大了,要嫁给逸凡哥哥,你帮我看紧他,别让他被别的女孩子拐走了。”

    林太太当时就笑了,答应她,林逸凡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现如今,林太太已经不在人世,没有人帮她看着林逸凡了。

    然后林逸凡有了正在交往的女孩子,唐丝丝觉得很无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林逸凡选择乔依依,都不选她?

    唐丝丝高三那年,林逸凡亲吻着她额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丝丝,逸凡哥哥愿意等你长大。你好好读书,一定要考上好大学,我希望丝丝去最好的大学,接受最好的教育。”

    他说话不算话,他说过愿意等她长大,他说过希望她接受最好的教育,她考上了好大学,她也长大了,她都快毕业了,他却转身牵了别人的手。

    “哥,我爱了他十一年,你知道吗?我一个人在国外,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去的吗,我心心念的全是他,就盼着能早点儿毕业,然后回来披上嫁衣,做他最美丽的新娘。”唐丝丝在唐景森怀里嘶哑地哭道。

    唐景森只是紧紧抱着她,感情的事,还是要她自己想通。

    “听哥一句劝,放手吧。”唐景森平静地说。

    “我爱他。我爱了他十一年,我怎么才能放得下。”唐丝丝说完大嚎啕大哭起来。

    “丝丝,哥明白,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人,等之不来,便只能离开;有些东西,要之不得,便只能放弃。”唐景森伸出手轻抚她的头,除了劝她放弃,别无他法。

    唐丝丝拼命摇头,“哥,我不能没有他,我放不下,我要怎么办,你帮帮我好不好?”

    “怎么帮?逼他娶你,逼他选择你?我唐景森的妹妹愁嫁吗?”唐景森面色变得冷洌,心里对林逸凡多了一分憎意。

    唐丝丝哭过以后,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洗了一把脸,然后她对唐景森说“哥,我不后悔爱他,爱了他十一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得下的。明天你帮我约他见面,我要和他做个了断,你陪我好不好,我怕我独自面对他,我会崩溃。”

    唐景森目光深沉地看着她,点点头,“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明天我来安排,不能再哭了,否则明天见他,眼睛肿了,就不漂亮了。”

    “嗯。”唐丝丝擦干发泪,赶紧翻化妆包,开始做睡前护肤工作了。

    唐景森这才放心地离开她的房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没有一丝困意。也不想再回去,便直接上楼休息了。

    躺在冰冷的大床上,熟悉的房间,熟悉的一切,却唯独少了那个温暖的小身影。

    他拿出手机,翻出钱朵朵的电话,想拨过去,但最终没有拨。

    他登陆买家帐户,给钱朵朵留了一个言我在兰苑,枕头上有你的发香。

    钱朵朵也失眠了,医院的床睡着不舒服,外加上有心事。

    柳如烟回来的时候,眼睛红肿的像是哭过,钱朵朵问了,但她不肯说。

    顾瑜肯定知道,或者跟柳如烟说了什么,关于过去,关于钱朵朵生父。

    不知道为什么,钱朵朵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她生父可能还在凤城,而且可能不是普通人。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但是她懒得理,这个提示音,很明显是买家留言,估计又是咨询之类的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抽的,半夜三点留言。

    钱朵朵没打算回应,但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消息,结果看到唐景森发来的内容,她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朵小奇葩我马上回来。

    迷雾森林留在医院陪外婆吧,丝丝在这儿。

    一朵小奇葩想你。

    迷雾森林晚安,朵宝儿。

    钱朵朵看着手机,心都暖化了,他回来了,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她知道,他想她了,他又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外婆就醒了,看到钱朵朵睡在病房里,她笑了。

    “妈,您感觉怎么样?”柳如烟上前关心地问。

    “口干,来点儿水。”

    她们的说话声,吵醒了钱朵朵,她揉了揉眼睛,看见外婆醒了,激动的不行,紧紧握着外婆的手。

    “不准哭,外婆没事,不痛。”外婆安慰道。

    “外婆,您可一定要好好,长命百岁。”钱朵朵拉着外婆的手,小脸在外婆的手上蹭了蹭。

    外婆笑了,轻轻抚摸她的脸,“我家朵儿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外婆……”

    “女大十变,越变越美,再过几年就能嫁人了。”外婆开玩笑地说。

    钱朵朵有些不好意思。“外婆,你就那么想把我嫁出去呀。”

    “遇到好的,当然要嫁。”外婆一脸认真地说。

    “嗯,遇到好男人我就嫁了,不等。”钱朵朵笑出了眼泪。

    柳如烟端了一杯水进来,“妈,喝水。”

    外婆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我不是你妈,你妈早死了。”

    “外婆,喝水。”钱朵朵接过柳如烟手里的水杯,喂外婆喝水。

    钱平安买了早餐进病房的时候,看到老人家醒了,高兴地上前问“妈,你感觉怎么样,医生说今天可以吃些稀粥,饿坏了吧。”

    “你不说,我都没感觉,被你这么一问,还真饿了。”外婆笑着说。

    柳如烟在病房里就像一个外人,外婆对钱朵朵和钱平安很亲热。唯独对柳如烟视若不见。

    吃完早餐,外婆让钱朵朵把她的绣花鞋拿出来,就在她的随身行礼里。

    “这双绣花鞋是我结婚时,你外公给我买的。”外婆用手捧着那双绣花鞋,看了很久,然后慢慢掀开鞋垫,在底下翻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你妈这些年寄回来的钱,外婆一分钱没有动,准备等你嫁人的时候,给你当嫁妆,密码是你生日。”

    钱朵朵看到那张银行卡,红了眼眶,“外婆……”

    “平安啊,妈对不起你,你就原谅我的私心吧,我能让你卖了房子去赔偿,但不能动这个钱,这是朵朵她妈妈给她留的。”外婆说到这里,老泪纵横。

    钱平安赶紧上前,拉着外婆的手说“妈,您说什么呢,您就跟我亲妈一样,是我不争气,连累你们了。”

    钱朵朵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他们客套,其实钱平安和钱朵朵都不会怪外婆,钱平安受了牢狱之苦,钱朵朵在夜未央熬了半年。

    作为一个老人,她连看病都不舍得花那个钱,就为了给钱朵朵省下来以后当嫁妆。

    钱朵朵去夜店兼职,外婆并不知情,也许她应该告诉外婆,如果外婆知道,那个钱早就拿出来了。

    现在想起这样,心里百般滋味,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吧。

    如果外婆有钱看病,她就不用去夜未央,那还会遇到唐景森吗?

    钱平安给她们送来早餐,没待多久,就去上班了,他现在负责了一个片区的快递。

    钱朵朵和柳如烟留在病房陪外婆,柳如烟很安静,静静地看外婆和钱朵朵聊天。

    “你过来。”外婆有些累了,见柳如烟一直静静地待在病房里,终于发话了。

    柳如烟慢慢朝她走了过去,“妈,您累了就睡会儿吧,我在这儿守着您。”

    “就那么恨我吗?”外婆开口道。

    “是。”柳如烟点了点头,“您供我上大学,不就是指着我能过好日子,找个好人嫁了吗?钱平安算什么?”

    外婆叹息一声,“钱平安什么都不是,他是一个肯要你,不介意你怀着别人孩子的男人。否则,你就是未婚生子,要被人戳断脊梁骨。”

    钱朵朵本没有资格发言,可是听到柳如烟到现在还怪着外婆,心里就不舒服,“我爸算什么?我来告诉你。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跟我没有血缘关系,却对我像亲生女儿一样。你不要的母亲和女儿,是他帮你照顾了十几年。你既然那么不甘心,你为什么要嫁给他?你知不知道,你拖累了他一辈子。因为没有人愿意嫁给一个带着老人和孩子的离婚男人。他也怕结婚以后,别人对我不好,对外婆不孝顺。”

    “朵儿,你先出去,我和你外婆谈谈。”柳如烟将钱朵朵支出了房间。

    “去吧。”外婆也让钱朵朵出去,钱朵朵只得退出了病房。

    她无聊地给唐景森打电话,手机响起的时候,唐景森马上接了起来,“朵宝儿,想我了?”

    “嗯,你今天还在兰苑吗?”钱朵朵问。

    坐在唐景森对面的林逸凡脸色微微一变,他看着唐景森,眼底闪过隐忍地目光。

    “今晚去夜未央给顾锦辰庆生,你忘了?”唐景森语气温和地说。

    “对呀,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钱朵朵恍然大悟。

    唐丝丝狠狠瞪了唐景森一眼,“哥,现在是给小三打电话,亲亲我我的时候吗?”

    “三点老黄会去医院接你,晚上等我吃饭,我这边有点儿事,先挂了。”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

    林逸凡提起茶壶,给唐丝丝的杯子里倒上茶,“你最喜欢的碧螺春。”

    “逸凡哥,其实你不知道,喜欢喝碧螺春的是林伯伯。我任性,缠着你帮我最新最好的茶,那些茶最后都回到了林伯伯的办公室,其实我一直喜欢的是台湾的高山茶。”唐丝丝提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原来碧螺春是这个味道。”

    “丝丝,对于你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完成学业。”林逸凡语重心长地劝道。

    唐丝丝放下茶杯,“我哥帮我办了休学,我可以下学期再去。”

    “丝丝……”

    “我要订婚,你娶不娶?”唐丝丝直接问他。

    林逸凡唇角微扬,看了唐景森一眼,“前几年,我没有女朋友,那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你还小,需要鼓励,我是真的把你当妹妹一样疼爱,如果我给了你错误的讯号,我向你道歉。”

    唐景森一言不发,他就是来给唐丝丝助威的,有他在,唐丝丝更有底气,可是唐丝丝不在知道,有唐景森在,她就听不到林逸凡的心里话。

    “乔依依哪里比我好?”唐丝丝目光如注地盯着林逸凡。

    她用整个青春期来爱林逸凡,她可以不在乎林逸凡曾经和唐景森成了情敌,也不在乎,他对她一直若即若离。

    她在乎的是,他找了一个那样的女人,乔依依哪里配得上林逸凡?

    如果没有林逸凡,她不知道能不能活得下去,她还有可能重新爱上别的男人吗?

    “丝丝。我有交往的对象了,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祝福,也希望你以后会越来越好,你值得更好的男人。”林逸凡说完起身,看了唐景森一眼,说“很抱歉,我有点事儿,要先离开了。”

    “嗯。”唐景森应了一声。

    “再见。”林逸凡转身往包厢门口走去,唐丝丝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了,“逸凡哥,我爱你了十一年,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嫁给你。如果今天你不选择我,从这道门走出去,我们就完了。”

    唐丝丝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但是每次跟他说,‘我们就完了’,他一定会哄她,跟她解释清楚。

    林逸凡脚步身顿,没有转身。甚至都没有犹豫,大步走了出去。

    “林逸凡,你给我回来。”唐丝丝歇斯底里吼道。

    唐景森一言不发,唐丝丝越是这样,林逸凡就越不会回头。

    可是这些,唐景森不会告诉唐丝丝,因为他压根就不支持他们在一起。

    “林逸凡……”唐丝丝眼泪下来了,转身就要去追他,唐景森却拽住了她的手腕。

    唐景森起身,走到唐丝丝面前,目光平和地看着她“丝丝,你是公主,你已经放下自尊向他求婚,他还是没有选择你,你这样追上去,只会更加让人看不起。这世界上,不是只有林逸凡一个男人,你也不是非他不可。”

    唐丝丝挣扎,唐景森却死死捉住她不放,然后将她拥进了怀里。“丝丝,他不爱你。”

    “我知道,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我不在乎,我爱他就好了。”唐丝丝痛哭起来。

    唐景森心软了,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唐丝丝总是要痛一次的,最终他狠下心来,什么都没有说,轻轻抱着她,“丝丝,放手吧,他有别的女人了。”

    “哥,我想回家,我想爸爸。”唐丝丝哭着说。

    “好,哥送你回家。”唐景森牵着唐丝丝的手,带着她离开了茶馆,下楼的时候,很多人都看见了她哭红的眼睛。

    唐景森开着车走在路上,唐丝丝一言不发。望着窗外默默流泪。

    他打开收音机,里面正在放一首老歌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啊,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所有真心的和痴心的话,永在我心中,虽然已经没有他。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那就是爱的代价。

    “这是什么破歌,我讨厌这首歌,关掉,关掉。”唐丝丝含泪着。气地抓狂,小手用力打了座椅几下。

    唐景森轻笑一声,“我觉得挺应景,真不是故意的,打开收音机,正好播这个。”

    “那就不要听,人家失恋,你还有心情听歌,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哥。”唐丝丝狠狠瞪他一眼。

    唐景森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正因为是你亲哥哥,才会这么护着你啊。”

    “我想爸爸……”唐丝丝说完又哭了起来。

    回到唐家大宅的时候,唐老爷子早就收到消息,一直在家候着呢。

    唐丝丝一进门就哭,朝着唐老爷子就扑过去了,抱着唐老爷子越哭越伤心。

    唐老爷子正准备发脾气,见她哭成这样,只好憋着气,问“她这是怎么了?”

    “失恋了,林逸凡有交往的女人了。”唐景森云淡风轻地说道。

    唐老爷子一听,心情大好,道“这不挺好吗?顾家少爷还单着呢,你顾叔叔一直很疼你,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你要是嫁去顾家,那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唐景森冷冷地瞥了唐老爷子一眼,“顾锦辰躲她都来不及,会要她?”

    “爸,我要订婚,我要跟顾锦辰订婚。”唐丝丝突然赌气地说。

    唐景森看到唐老爷子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总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赶紧劝唐丝丝,“丝丝,这可不是儿戏,你想清楚了。”

    唐丝丝抬起用力擦去眼角的泪,目光坚定地说“我想的很清楚,我要跟顾锦辰订婚,反正爸爸和顾叔叔一心想撮合我们,成全他们好了。”

    “丝丝。这事可说定了啊,你说定婚,我马上给你顾叔叔打电话。”唐老爷子喜上眉梢,激动地不行。

    唐景森一把拉住唐丝丝的手,将她拖去了花园,唐丝丝生气地把甩开他的手。

    “你想干什么,你和林逸凡闹成这样,又把顾锦辰拖下水。”唐景森心里很清楚,唐丝丝是准备用订婚来逼林逸凡,可是不爱就是不爱,即便不是订婚,她直接跟顾锦辰结婚,林逸凡一样不为所动。

    唐丝丝不作任何回应,转身欲走,唐景森却拦住她不放,“你不能总是这么任性,这是你的终生大事,婚姻是一辈子,不是儿戏。”

    “顾锦辰配得上我,如果不是林逸凡,那就只能是他了。”唐丝丝说完绕过唐景森,离开花园,回房去了。

    唐景森站在花园里,看着满园的花,开得鲜红似血,却让他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林逸凡不会看上乔依依那样的女人,可是他却那么巧地被唐丝丝抓包,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事。

    只是,以今时今日,他与林逸凡的关系,林逸凡一定不会告诉他。

    唐景森回过头,看着客厅沙发端坐着的人,他运筹帷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就是唐景森的父亲。

    无论是三年前,他的感情,还是三年后,唐丝丝的感情,他都在关注,都在他的掌控里。

    唐景森快步走进客厅,他站在沙发边上,冷漠地看着唐老爷子,“是不是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刚才没听到吗,丝丝要订婚了。”唐老爷子高兴地说。

    “乔依依是你的人?”唐景森质问道。

    唐老爷子面色一沉,怒火在眼底燃烧,“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应该回去问你的未婚妻,乔依依是她的助理。”

    “你……”

    “我还有事,就不留你吃饭了。”唐老爷子起身去了书房。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63章 被抓包-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