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58章 爱,深爱!!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58章 爱,深爱!!

    钱朵朵蒙了,兰姨说过唐景森不喜欢薰衣草,但是薰衣草是安神的,没有人会对它过敏,所以确认是无害,她才放进唐景森的房间。

    “我在梳妆台底下放了薰衣草精油,那东西能安神。”钱朵朵解释道。

    陈安泽脸色微微一变,道“拿出去吧,开窗通风,他一会儿就没事了。”

    “留着吧,我能适应的。”唐景森面无表情地说。

    陈安泽白他一眼,“兰姨,给我准备一间客房,今晚我住这儿了。”

    “好。”兰姨赶紧下楼去了。

    钱朵朵有些不放心,将窗户开了小缝,然后把精油拿出去了。

    “你何必折磨自己,心结未解何逞强。”陈安泽拉着他的手,拍打了两下,“握拳会不会?”

    “我不用打针,一会儿就好。”唐景森将手抽了回来。

    “你就那么在意吗?”陈安泽问道。

    “是,你告诉我,她为什么……”眼角的余光看见钱朵朵进来了,唐景森没有继续说下去。

    钱朵朵走到床边,见唐景森脸色不太好,一脸歉疚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薰衣草过敏。”

    “不是过敏,是心理抵触,就是传说中的心结。”陈安泽说完起身,对钱朵朵说“如果他半夜烧得厉害,就找我,我在楼下。”

    “好,谢谢陈医生。”钱朵朵连连点头。

    陈安泽下楼去了,钱朵朵坐在床边,看着唐景森,“你要不要喝点热水?”

    “过来陪我睡一会儿。”唐景森轻轻将她揽入怀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钱朵朵便听到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已经睡着了。

    被他抱在怀里,温暖且安全,钱朵朵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也渐渐进入梦乡。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子,照在床上。钱朵朵睁开眼,唐景森已然不在。

    梳洗完毕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兰姨告诉她,一大早,唐景森和陈安泽就走了。

    吃完早餐,老黄送钱朵朵去学校,她每天过着最简单的事,上学,放学,练车,其他时间都用在了她的网店里。

    两耳不闻窗外事,也许从她进入兰苑开始,就想好了,什么都不听。

    中午休息的时候,钱朵朵突然觉得小腹一阵阵抽痛,在洗手间蹲坑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说话。

    “哎,你们听说了吗?刘欣自杀了。”

    “哪个刘欣?”

    “扒钱朵朵衣服的那个呀,闹得那么大,你不知道?结果几天后,刘欣在黑暗的巷子里被人扒了衣服,惨遭侮辱后在医院住了好久,最终还是跳楼自杀了。”

    “不会吧,看不出来钱朵朵这么狠。”

    “你没发现,现在都没有同学敢找她麻烦吗?刘欣就是教训,不想死就离她远一点儿。做小三,还要立牌坊,说都不让说。”

    “嘘,小心隔墙有耳。”

    “不说了,赶紧走吧。我去看看晓琴,她家里出事了。”

    “晓琴她爸在凤尾派出所当所长,她妈是咱们市妇联主任,她家里能出什么事?”

    “她爸不知道得罪谁,被革职查办了,走,看看她去。”

    两个女同学说完一起离开了洗手间,钱朵朵听到她们的话,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钱朵朵从洗手间出来,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拨通了唐景森的电话,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进入四月以后,天气逐渐转暖,可是钱朵朵全身冰冷得瑟瑟发抖。

    扒她衣服的刘欣,派出所的所长。她不敢想,她只希望这些人出事,不是因为她。

    刘欣看她不顺眼,扒她衣服,固然不对,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刘欣会遭遇那样的事而自杀。

    小腹还是一阵一阵抽痛,钱朵朵疼进缩成一团,蹲了下去。

    “朵朵,你怎么了?”邓子墨出现在钱朵朵身边。

    她红着眼眶不出声,也没有回头,只是蹲在那里。

    “不舒服吗?”邓子墨走到她面前。

    “我没事。”钱朵朵强撑起身子,转身欲走。

    邓子墨却拦住了她,“刘欣死了,你知道吗?”

    钱朵朵脸色微微一变,冷漠地问“谁是刘欣,我不认识。”

    “那天扒你衣服的那个女孩子,还是我替你解围,她死的,你觉得会是谁下手?”邓子墨神色莫测地看着她。

    钱朵朵冷冷地看着他,“你这话什么意思,她明明是自杀。”

    邓子墨一把捉住她的手腕。他的力气很大,大到快将她的手腕捏碎了。

    “你放开了。”钱朵朵挣扎,却挣脱不了。

    “看来你知道,她没有得罪谁,除了你。同样的方式,被扒衣服,惨遭凌辱,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才自杀的。我没想到,你这么狠,我姐夫能把你宠到天上,也能把你踩进泥里。做人做事,还是不要太绝了。”邓子墨说完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你为什么觉得是我?”钱朵朵激动地吼道。

    “我姐夫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你。”邓子墨一脸失望地看着她。

    钱朵朵自嘲地笑了,邓子墨相信唐景森,却不相信她。

    “邓少,太高看我了。”钱朵朵说完转身离去。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天真,她居然单纯地以为,同学们懒得理她,却没有想到,别人是不敢靠近她。

    下午上课前,安娜给钱朵朵回了一个电话。“钱小姐,你找唐总有事吗?”

    “没事,我只是打错电话。”钱朵朵无力地说。

    “嗯。”安娜挂断电话,对唐景森说“她说打错电话。”

    唐景森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想了想,说“让她下午三点半,在学校西门等我。”

    “唐总,三点有个会议。”安娜提醒道。

    “郑少城最近花边新闻不少,让他主持会议。”唐景森冷冷地说。

    安娜点点头,说“郑诗诗最近跟邓子墨走的很近。”

    唐景森早就看郑少城不顺眼了,不是看在姑姑的面子,一脚就将他踢出公司了。

    郑诗诗是郑少城在外面生的私生女,即便唐秋燕不能生育,他也不敢把私生女领进门,唐秋燕的背后是唐老爷子,唐景森以及整个唐氏集团。

    但是,郑少城却打着如意算盘,想让他的私生女嫁入豪门。

    郑诗诗现在是唐景森秘书室的秘书之一,邓子墨接近她,无非就是打听消息,对她本人能有多大兴趣?

    唐景森唇角微扬,心中慢慢有了主张。“二号是叫艾琳对吧,我记得她跟造型师艾琳同名,叫她进来。”

    “好。”安娜将艾琳叫了进来。

    “唐总,您找我?”艾琳走了进来,她有些许紧张,两只手垂在身侧无所适从。

    唐景森轻笑,“艾琳,你的名字比较好记。”

    “是,有幸与知名造型设计师艾琳小姐同名,所以……”

    “唐总有事要出去,下午三点的会议,你通知郑副总来主持。”安娜打断了艾琳的话,因为她知道,艾琳后面想说的内容,唐景森没有兴趣听。

    艾琳点点头,“会议秘书还是安排郑诗诗吗?”

    “郑诗诗是谁?”唐景森佯装不知。

    “四号。”艾琳提醒道。

    “艾琳……”

    “唐总,我在。”

    安娜看了唐景森一意,他点头示意,安娜开口道“会议秘书就你了,留意一下郑诗诗,有什么动向及时通知我。”

    艾琳怔了一下,看向唐景森,然后又看看安娜,“是,我会多多留意的。”

    “出去工作吧。”唐景森将她打发出去了。

    安娜有些疑惑,等艾琳走后,便发问了“唐总,据我所知,艾琳和郑诗诗关系不错,如果……”

    “安娜,你不觉得秘书室人有点儿多吗?”唐景森不答反问。

    安娜恍然大悟,“唐总,我懂了。”

    “给钱朵朵打电话。”唐景森提醒道。

    安娜很想问,他为什么不打,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给钱朵朵打了一个电话。

    下午三点,钱朵朵准时出现在学校西门,她这算是翘课,好在下午没有什么重要的课。

    唐景森今天开的是金色宾利车,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冲钱朵朵勾勾手指,“走,带你出去转转,小猫小狗也要经常出去溜溜弯。”

    “我不是小猫小狗。”钱朵朵上了车,主动寄上安全带。

    唐景森笑了,“是谁爱咬人来着?”

    “有吗?谁呀?”钱朵朵睁着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唐景森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哪只小狗。”

    钱朵朵撇撇嘴,看着窗外的春光,心情却压抑的不行。

    “你有心事?”唐景森看向她。

    “刘欣死了。”钱朵朵说完小心地看他一眼。

    唐景森若无其事地继续开车,“每天都有人死,每天也有婴儿降生。”

    “邓子墨说是我害的。”钱朵朵说到这里低下了头。

    唐景森握着方向盘的手力道加深了几分,“你怀疑我?”

    “你那么忙,而且你也没有必要那么做,但是现在,同学们怀疑是我,我没这个本事,人家自然就怀疑到你头上。可如果不是你,会是谁?”钱朵朵表情抑郁地看着他。

    唐景森微微一笑,“朵宝儿学聪明了。”

    “会不会是……”

    “不要胡思乱想,你什么都不用管,天塌下来有我。订婚后,邓卉不会来兰苑,你安心住在这里就好。”唐景森说完突然加速,车子停在兰苑门口的时候。

    兰姨迎了出来,笑着上前替钱朵朵打开了车门“今天回来的挺早。”

    “兰姨,让老黄把单车扔到车上,我教她学单车。”唐景森无意识说出来的一句话,却让兰姨愣住了。

    钱朵朵也怔住了,他今天提前接她放学,就是为了让她学单车吗?

    他是想一步一步,将她培养成照片中的女孩吗?

    他是她的金主,他想让她做什么,变成什么样子,她都得照作。

    钱朵朵乖乖将书包送回房间,便赶紧下楼了,兰姨递给她两瓶依云矿泉水。

    老黄将单车折叠后,放到了车后备箱里,“唐总,今天天气挺好,可以往森林公园那边走走。”

    唐景森点点头,打开车门上了车,钱朵朵仍旧坐在副驾驶位。

    “下山的路,会开吗?”唐景森突然问道。

    “没开过。”钱朵朵说的是实话,上山是在回来的路上,所以老黄让她开了,下山一般是赶着去上学,所以不会让她碰车。

    唐景森开出停车场,然后靠边停车,“你来开,我教你。”

    “好。”钱朵朵高兴地答应了。

    钱朵朵的车感很好,并不像刚碰车的人很紧张,她很淡定,就是下山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儿,唐景森也不催促,权当是欣赏下山的美景了。

    下山后,钱朵朵直接右边,左转是进市区,右转是去往森林公园方向,这边道路宽阔,风景优美,人车稀少。

    经过一个瞭望台的时候,唐景森让钱朵朵路边停车,老黄教过她停车,但是她一直没有学会。

    钱朵朵降下车窗,将头伸出窗外,一边看一边慢慢倒车,结果手一不小心碰到车窗的开关,车窗升上来,直接夹住了她的脖子。

    “呃……”钱朵朵被卡满脸通红。说不出在来了。

    唐景森好笑地看着她,将车窗降了下去,嘲讽道“如果我不在车上,你就要成为第一个自己开车,用车窗夹死自己的人了。”

    钱朵朵委屈地哇一声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她这是碰到哪里,怎么就被车窗夹住了脖子。

    “真是个傻丫头。”唐景森轻轻将她搂进怀里,温柔地哄她,轻拍她的后背,过了一会儿她也觉得丢脸,不好意思再哭了。

    钱朵朵委屈地扁了扁嘴,说“你不要告诉黄叔,我这么笨,好不好?他昨天刚夸我聪明,学的快。”

    “好。”唐景森笑着答应下来。

    “下车看看?”钱朵朵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走。”唐景森打开了车门。

    两人下车后,来到瞭望台,通过望远镜,看向远方,春天,万物复苏,百花盛开。好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好美,原来那边有一大片的樱花,我一直以为最美的樱花是在我们商学院。”钱朵朵笑着说。

    唐景森走上前,透过望远镜看了过去,看到一大片美丽的樱花,然后再看再看,景色越来越熟悉,“朵宝儿,凤城最美的樱花的确是在你们商学院。”

    “怎么可能,镜头里的那一片樱花,比商学院的还要美。”钱朵朵不服气地说。

    “我们是从高处往下看,视野不同罢了,你过来,往北看看。”唐景森伸手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拉到镜头前。

    钱朵朵看了看,然后抬头小脑袋,问“哪边是北?”

    “看样子是你是找不着北了,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唐景森发现她还真是傻得可爱。

    “那我现在是面朝着哪儿?”钱朵朵还真就找不到北了。

    唐景森无奈地看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看着挺聪明,方向感却这么差。

    “往这里看。这里是北。”唐景森帮她调好以后,让她看,钱朵朵看着熟悉的建筑物,熟悉的樱花大道,“那里是商学院?”

    “要不,你以为是哪儿?”唐景森笑望着她,她居然没有认出来,那一大片樱花盛开的地方,就是她们学校。

    钱朵朵难掩激动地心情,她是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往学校的风景,原来远处看,更美。

    “唐总,我很高兴,我能考入凤城商学院,真的好美。”钱朵朵兴奋地说。

    “朵宝儿很棒。”唐景森称赞道。

    钱朵朵笑着回过头看着他,她才发现,不穿高跟鞋,他居然高她这么多。

    她惦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了,她凑上去想亲他。可是他不低头,就这么笑望着她。

    钱朵朵气地直跺脚,“你矮一点儿。”

    “朵宝儿,好好吃饭,多运动,你还年轻,还会长高的。”唐景森笑着说。

    “我都十岁了,女孩子到十岁再长高的可能性不大。”钱朵朵撇撇嘴有些不高兴,一百六十三公分的她其实不算矮,但是站在一百十公分的唐景森面前,她就显得有些矮了。

    唐景森半蹲下身子,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放到栏杆上坐着,背后就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而且是一个非常陡峭的滑坡。

    “你信不信,我将你这里推下去。”唐景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钱朵朵勾住她的脖子,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有些怕了,然后抬起头看着他,“我猜你舍不得。”

    “这么自信?”唐景森有些讶异地看着她。

    “我欠你那么多钱,留着我,我还能回报你,扔下去,就啥也没有了。”钱朵朵仰起小脑袋,笑望着他。

    唐景森搂着她柔软的细腰,“怎么回报?”

    “你想什么,都给你。”钱朵朵凑上去,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我们回车上去。”唐景森直接将她扛到肩上,大步朝车子走去。

    钱朵朵挣扎着想下来,他朝她屁屁就是一巴掌,“别动,再动我把你扔地了。”

    她果真乖乖的配合,不再动,很快回到车上,唐景森直接将她扔到了车后座。

    唐景森开着车,又往前走了几公里,来到了湖边,继续往前开,停在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钱朵朵抬起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看到一个非常大的湖,阳光像金子一样洒在湖面上,美的惊心。

    唐景森打开车门,看着平静地湖面,目光越发深沉。

    “阿森,等天气暖了,我们来这里玩水呀。”

    “我带你去温泉山庄,这里水深不安全。”

    “阿森,那边有船,我们划船好不好?”

    “好。”

    那天,她掉进了水里,他才知道,她不会游泳。

    钱朵朵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捡起一颗小石头扔进水里,溅起无数浪花。

    “唐总,等天气暖了,可以这里钓鱼。”钱朵朵突然开口道。

    “我带你去温泉山庄,这里水深不安全。”唐景森平静地说。

    钱朵朵疑惑地看着他,去温泉山庄钓鱼?

    就在这时候,湖面上有小船划过,是森林公园的工作人员在打捞落入水中的树叶和残枝。

    “唐总,你确定让我在湖边骑单车吗?我怕掉湖里。”钱朵朵撇嘴道。

    唐景森回过神来,绕到车后备箱,将折叠自行车拿了出来,“上这边来,我教你。”

    春光明媚,唐景森扶着单车,教钱朵朵骑单车,那画面成为森林公园一道美丽的风景,不少游人停下脚步,笑望着他们。

    还有人拍下了他们的照片,女子娇俏灵秀,男人丰神俊朗,多么般配的一对儿。

    钱朵朵的确很聪明,虽然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平衡能力强,就是刹不住车,眼看要冲到树上却只会哇哇大叫。

    “你叫,这棵树就能让开吗?”唐景森好笑地说道。

    钱朵朵立即按铃,叮呤呤响,最后还是唐景森一把抱住了她,单车才没有撞到树上,看到她这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朵宝儿,这里,把手这个位置的是刹车,你伸手勾住轻轻一带,车轮就立即停止转动了。记住,不能刹车太狠,慢慢减速,然后停下来。”唐景森提醒道。

    钱朵朵一脸紧张地点点头,“黄叔教过我,不能急刹车,道理我懂。”

    “嗯,再来,沿着这条直线走,不要拐来拐去,等你能熟悉掌控了,再学怎么拐弯。”唐景森指着湖边的那条人行道说。

    森林公园的天然湖泊比别墅区的人工湖大多了,那长长的人行道一眼望不到头。

    “走。”唐景森扶住单车,在后身助力一把,钱朵朵踩着单车就往前冲。

    唐景森一直紧随其后,在她不稳要倒的时候,扶一把。

    “你跑快一点儿,一定要追上我,我害怕。”钱朵朵紧张地说。

    “阿森,跑快点儿,来追我呀。”

    唐景森怔住了,他停在原地,看着钱朵朵骑车的身影,越看看像许晴玉。

    也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树枝,钱朵朵骑过去的时候,被拌倒了,摔在地上,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回头一看,唐景森离她好远好远。

    她还以为他一直扶着单车,刚才在那边空旷的地方骑车,他一直扶着单车的。如果不是摔倒,她都不知道,他已经松了手。

    钱朵朵远远看着唐景森,喃喃地说“唐景森,我以为你会一直在我身后保护我,可是当我真的走远了,你就放手了,你这样,让我怎么相信你?”

    她知道唐景森听不见,但是倔强的她,不会像孩子般坐在地上耍赖不肯起来。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上车,却发现,原来没有他在身后推她一把,她自己根本无法骑车。

    她只得推着车,往唐景森的方向走了过去,唐景森站在那里,看着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好像看见许晴玉朝他走来。

    他欣喜地迎上去,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钱朵朵却气地自行车一扔,一把推开了他,“你又看着我发怔,你看清楚,我是钱朵朵,钱朵朵。”

    “朵宝儿,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学单车,谁都是摔会的,相信自己,你一定会成功的。”唐景森伸出手轻抚她的脸,将她耳边的乱发抚到脑后。

    钱朵朵还想再说些什么,最终忍住了。什么都没说,将车扶了起来。

    她努力尝试自己骑车,可是一直摔,一直摔,摔倒再爬起来继续。

    唐景森终是心疼,上去制止了她的鲁莽行径,“不是这样,你看着我,这样,脚要这样……”

    他耐着性子,手把手脚她,可是钱朵朵心里憋着气,她明白,刚看唐景森看她的时候,失神了,他当时一定将她看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死去的人。

    唐景森突然变得温和好脾气,耐着性子教钱朵朵,她心里的气总算消了,但是人也累了,不想再练习了。

    “看样子,今天是学不会了。”钱朵朵叹息一声。

    “很简单,不出三天,你一定能学会。如果周五之前学会了,我送你一辆变速自行车,我们周末骑车去凤桐山玩。”唐景森提议道。

    钱朵朵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想一出是一出,他知不知道,她的驾照还没考到,他就让她学自行车,后面要不要学开游艇,要不要开飞机呀?

    “我努力。”钱朵朵看到他期待的眼神,不忍心让他失望。

    唐景森听到她的回答,显得很高兴,将单车折叠起来,放进了车后备箱。

    钱朵朵疲惫地跟着唐景森回到了车上,他开着车,继续往前走,开到了湖的尽头处,那里有一颗特别的柳树。大柳树的枝条很是密集,快将车子给覆盖了。

    “这里真美。”钱朵朵静静地看着湖面,绿色的枝条垂进水里,水面飘着一些花瓣,她欲开门出去看看,却听到车门上锁的声音。

    “哪儿去?”唐景森声音低沉地问。

    钱朵朵看着窗外的美景,道“下车玩呀。”

    “我想在车上玩。”唐景森望着她,眼神相当的暧昧,钱朵朵秒懂。

    他想在车上,可是车里空间这么小,此刻,她只想离开这个逼仄的空间。

    唐景森松开安全带,身子倾斜,不假思索地朝钱朵朵扑了过去,双臂把她紧紧困在怀里。

    “唐总,你冷静一点儿,这里是湖边,会有人经过的,我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钱朵朵害羞地说。

    唐景森根本不在乎她的话,他伸出手,指间轻抚她粉唇,她吓得一动不敢动,两人胸口紧贴,彼此能听到剧烈的心跳声,他低头吻去,感觉到钱朵朵的僵硬,他吻了上去。

    他身体紧绷地得不到疏解,钱朵朵紧张地不知所措,一脸担忧地看着车窗外,虽然贴着车膜,可她还是担心有人看见。

    彼时,春色正浓,湖边不时有车开过,看到他们的车身晃动异常,但是并没有人打扰他们。

    停靠湖边的豪华轿车,颠簸起伏,不时奇怪的声音散逸出来。

    经过的行人和车辆心照不宣地离开了,没有人打扰他们,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止了摇晃。

    钱朵朵只感腿酸疼得不像自己的,都快失去知觉了,脚一伸,不知道踹到哪里,突然车身动了,向前滑去。

    唐景森动作很快,顾不得提裤子,想阻止悲剧的发生,可还是晚了一步,车子冲进了水里。

    在车下沉之前,唐景森率先打开了车门,拉着钱朵朵从车里爬了出来。

    春天的湖水刺骨般冰冷,有经过的车辆看见这里出了事,马上开过来了。

    唐景森抱着钱朵朵游到岸边,有一对好心的中年夫妇上前帮忙,将钱朵朵从水里拉了起来。

    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打底裤和鞋袜来不及穿,她只够时间套上小内内了,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今天穿了一条连衣裙,否则,她现在就得光着下半身了。

    长裙湿透了,粘在身上,冷得她直打哆嗦。

    另一辆路过的车,一眼认出刚刚上岸的男人是唐景森,这样的机会哪儿能错过,十连拍,将钱朵朵的狼狈,唐景森从水里起来的样子,都拍了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要不去我车里坐着暖和一会儿,警察很快就到。”说话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气质优雅中年女性,说话温柔和气。

    钱朵朵低着头不吭声,但仍然瑟瑟发抖,唐景森走上前,轻轻拥住了她,“谢谢你们,她衣服湿了,会弄湿你的座椅,就不上车了,能否借电话用一下?”

    “可以的。”那位女士赶紧将她先生的手机借给了唐景森。

    “兰姨,让老黄立即来接我,在湖边,车冲进河里了。”唐景森在电话里说道。

    从别墅到湖边,以老黄的驾车技术,十分钟足够了。

    “这位先生,我今天正好要去洗车,没关系的,你们上我车上等吧。她在发抖,要冻坏了。”那个女人看钱朵朵是光着脚,两条腿在湿透的裙子里若隐若现。这样的天气,掉到水里真的要冻坏了。

    那位女士的丈夫一直没有出声,估计也是看钱朵朵冻着了,艰难地说道“pl…请。”

    “我先生是香港人,去国外比较早,中文不太好。两位请上车吧,我们不介意。”那位女士微笑着说。

    唐景森看了一眼怀里的钱朵朵,犹豫了几秒后,道“谢谢你们。”

    “不必客气。”那位女士笑着帮他们打开了车门,还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在钱朵朵的脖子上。

    他们上车以后,那位女士的先生,赶紧将车里的空调开到最高温度。

    钱朵朵冷得牙齿咯咯响,她始终低着头,缩成一团,依在唐景森怀里不敢出声。

    她显然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今天开出来的是唐景森的宾利车,她不知道那辆车要多少钱,掉进水里还能不能修好,这些都不知道。

    “你穿上我的外套吧,看你一直发抖。”那位女士见钱朵朵一直在发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钱朵朵轻轻地摇头,抬起头正想说‘不用’的时候,她看清了对方的脸,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那位女士微笑着看向钱朵朵,将她的外套递过来,钱朵朵没有接,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钱朵朵是个很简单的人,毕竟年纪小,藏不住事儿,有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唐景森噙起一抹笑“女士,今天谢谢你们的帮助,衣服不用了,我的司机很快就到,带了衣服过来。您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对于您的帮助,唐某改日再谢。”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那位女士笑着跟他先生用英文交流,告诉他,唐景森说改日要谢谢他们。

    她的先生笑了起来,用英语回应他说,不用谢,让他们不用放在心上,他很高兴能够帮到他们。

    唐景森与她的丈夫用英文交流了几句,无外乎是询问他对凤城的印象,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可能帮他们的。

    那位女士想了想,说“我此次回国,是想找我母亲和女儿的。回去以后,才知道,母亲的老房子早就拆迁了,她和我女儿不知所踪。”

    “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唐景森问道。

    “找人的话,问警察会更快。”钱朵朵突然插进来一句,空调温度上来了,她也缓和过来了。

    唐景森若有所思地看着钱朵朵,“我在凤城认识的人多,你把名字说出来,也许我能比警察先找到她。”

    钱朵朵看向窗外,老黄开车过来了,她推了推唐景森,“黄叔来接我们了,下车吧。”

    “我女儿姓于,叫于多多,警察局那边查过户籍资料,有三个叫于多多的,可是年龄都对不上。我还会在这里逗留三天,如果找不到,就只能下次再来了。”那位女士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一张纸上,交给了唐景森。

    在那位女士说出女儿的名字后,唐景森看见钱朵朵脸上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接过那位女士接过来的纸条,看了一眼上面的姓名和电话,说“对于你们的帮助,我再次表示感谢,你女儿的事,我会上心的。”

    “你们快回去换衣服吧,小姑娘冻坏了。”那位女士冲钱朵朵笑了笑。

    “谢谢您,再见。”钱朵朵客气地表示感谢。

    老黄与警方交涉,联系打捞车辆的事,唐景森开着老黄开来的迈巴赫,载着钱朵朵先回去了。

    钱朵朵在路上,就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了,换上了兰姨准备的干爽衣服,唐景森没有换衣服,他穿着湿衣服,面无表情地开车上山。

    “唐总,对不起。”钱朵朵小声说道。

    “那辆车五百多万,你可以买彩票了,万一哪天中了大奖。可以赔我一辆新的。”唐景森打趣道。

    钱朵朵扁了扁嘴,彩票如果那么容易中,还会有像她这样的穷人吗?

    “唐总,对不起……对不起。”钱朵朵低着头,委屈地小眼泪都快下来了。

    唐景森淡淡一笑,“不怪你,是我自己疏忽了,能用车窗夹自己头的人,把车弄进湖里再正常不过了。以后,我多了一项任务,防火防盗防朵宝儿。”

    钱朵朵听到他这么说,尴尬地不行,好在车已经停在了兰苑门前的停车场。

    唐景森刚打开车门,兰姨就拿了一条大浴巾披在了他身上,“唐总赶紧上楼洗澡去,浴缸里已经放好水了。”

    “煮点姜汤,我们俩都着凉了。”唐景森说完打开后座车门,将光脚的钱朵朵抱了出来,然后径自上楼去了。

    兰姨看到座椅上的湿衣服,赶紧拿了出来,喊了佣人过来处理。

    唐景森抱着钱朵朵直奔浴室,他其实也冷。但他是男人,体质比钱朵朵好,这丫头又瘦又小,动不动就感冒发烧,折腾不起。

    一进浴室,唐景森就扒了她的衣服,将她扔进温暖的热水里泡上了,钱朵朵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按摩浴缸开启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不断有热水涌出来,冲击力并不大,却很舒服。

    唐景森进入浴缸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他皮肤的冰凉,她在车上就换了干爽衣服,他一直穿着湿衣服开车回来的。

    “你身上好冷。”钱朵朵虽然也怕冷,但还是主动向他靠了过去,想用自己身上的热暖暖他。

    “别过来,我身上凉。”唐景森阻止她的靠近,“我泡一会儿就暖和了。”

    “嗯。”钱朵朵点点头。

    兰姨熬好姜汤,直接送到了浴室门口的小桌上,她伸出手敲了敲门,“唐总,姜汤放在门口了,喝点姜汤再泡,更容易发汗,寒气散出来就好了,我刚才通知了陈医生,他半个小时后到。”

    “嗯,你出去吧。”唐景森应了一声,兰姨做事一向周到细心。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唐景森从水里起来了,走出浴室,将浴室门口小桌上的姜汤端了进来,“来,一人一杯,喝完就暖了。”

    “好。”钱朵朵乖乖配合,把一碗姜汤都喝下去了,有点微辣,兰姨应该是放了很多姜,喝下去之后身上很快就暖气起来,加上泡在热水里,钱朵朵很快便缓和过来了。

    唐景森看着她因为泡澡,全身皮肤发红,只觉身下一紧,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扑过来了。

    “朵宝儿,肉偿怎么样?”唐景森逼近她。

    “嗯?”钱朵朵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唐景森低头在她额头吻了一下,“不上学的时候,在家哪儿也不去,任我索取,车不用你赔了。”

    “做一整天吗?你就不怕那什么尽人亡?”钱朵朵瞪着他。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景森说话间已经覆身上去。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58章 爱,深爱!!-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