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57章 一天不欺负她闷得慌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57章 一天不欺负她闷得慌

    钱朵朵是唐景森的房间醒来,总算把缺的觉都补回来了,醒来时身边没有他,而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

    这一夜,发生了很多事,邓卉的粉丝们纷纷为女神送上祝福,当她照顾好自己,并祝她和唐景森一直这么恩爱下去。

    关于唐景森和邓卉的照片和视频满天飞,还有人编成了歌,资深漫画爱好者连夜画了一期他俩的漫画。

    第二天早上的报纸,头版头条就是邓卉带病坚持工作,最后一秒倒入未婚夫唐景森怀中,疑二人好事将近。

    钱朵朵洗漱后换上轻便的运动套装,咚咚咚下楼了,整个人精神抖擞地。

    “兰姨,唐总不在家吗?”钱朵朵下楼就问。

    “唐总有事出去了,要傍晚才会回来。”兰姨目光闪烁,似是有什么事,但是钱朵朵没有问。

    “嗯,我饿了,有什么好吃的。”钱朵朵乐颠颠去了厨房。

    兰姨打开瓦罐,一边盛汤一边说:“野生大鲫鱼汤,来喝一碗,然后我给你盛粥去。”

    “兰姨,怎么又喝粥?我想吃意面,你给我做黑椒意面好不好?”钱朵朵抱着兰姨的胳膊撒娇。

    “中午给你做,你刚睡醒,不能吃太硬的东西,伤脾胃。”兰姨劝道。

    钱朵朵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再忍一个多小时,就能吃黑椒意面了,算了,忍了,喝粥,喝粥。

    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钱朵朵拿起手机一看,紫玲打来的。

    “紫玲姐,你怎么才回电话呀?”钱朵朵在电话里埋怨道。

    “昨晚不方便,你方便出来吗?我们在外面见一面,我知道唐景森不在家。”紫玲在电话里说。

    钱朵朵怔住了,“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他们铁三角去打球,唐景森带了邓卉。林逸凡带了唐丝丝,顾锦辰带的是谁不知道。”紫玲说到顾锦辰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一丝失落。

    钱朵朵怔了一下,“邓卉不是病了吗?”

    “吃坏肚子而已,紧张兮兮的,在直播室晕倒,还英雄救美,秀恩爱,全面开启疯狂虐狗模式,真是够够的。”紫玲在电话里抱怨道。

    “呵呵。”钱朵朵尴尬地笑了笑,说“我们在凤城百货门口见吧。”

    “好,11点能到吗?”紫玲询问道。

    钱朵朵看了一眼时间,说“可以的,那就11点见。”

    挂断电话,兰姨马上过来了,看钱朵朵把一碗鱼汤喝完了,粥也吃了,看样子是真的饿了。

    “还要汤吗?”兰姨问。

    “吃饱了,兰姨,我约了朋友逛街,唐总回来之前,我一定会回来的。”钱朵朵顽皮地冲她眨眨眼。

    兰姨摇摇头,说“唐总交代,不让你出门。”

    “兰姨,我会小心的,让黄叔送我吧,我就在咖啡馆坐一会儿,聊几句就回来……”

    “钱小姐,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听唐总的。”兰姨打断钱朵朵的话。

    钱朵朵在经历了kv事件以后,自己也后怕,可是她真的不想一直闷在这里不出门。

    “我给唐总打个电话请示一下。”钱朵朵拿着手机去了花园,拨通了唐景森的电话。

    电话刚响一声,就被接了起来,她直接开门见山地说“紫玲约我见面,11点在凤城百货,我想去。”

    电话那端没有回应,钱朵朵又说“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也不知道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反正已经告诉他,她的行踪了。

    回到客厅,钱朵朵直接告诉兰姨,唐景森同意她出门了。

    老黄开着车,将钱朵朵送到凤城百货大门口。“钱小姐,你出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这里接你。”

    “好,谢谢黄叔。”钱朵朵打开车门下了车。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紫玲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见到钱朵朵穿着一身粉色的运动套装,鸭舌帽和墨镜,险些没认出来。

    “朵朵?”紫玲指着她,有些不敢相信。

    钱朵朵尴尬地笑了笑,“呵呵,最近不安全,注意一点儿。”

    “现在谁会关注你,人家都在看正牌未婚妻秀恩爱。”紫玲打趣道。

    钱朵朵一脸疑惑,“什么秀恩爱?”

    “你不知道?”紫玲说完拿出手机,翻出有关唐景森和邓卉的贴子,“你自己看吧,这还不算,还有更狠的。就在几分钟前,有人爆出一张房产交易发票,唐景森送了一套湖畔新苑的房子给邓卉,价值五百多万。”

    “上千万的跑车都送了,五百万的房子算什么,这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钱朵朵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空落落地。

    “你跟唐景森怎么样了,睡了没有??”紫玲挽着钱朵朵的胳膊,一边往商场里走一边问。

    钱朵朵不好意思回答这样的问题,只是说“嗯。”

    “他那方面能力怎么样?”紫玲小声问。

    “什么怎么样?”钱朵朵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紫玲坏笑道“持久性如何?战斗力如何?”

    “你想听什么?让我说他财大器粗,英勇无比吗?紫玲姐,才多久没见,你就这么腐了呀。”钱朵朵真是汗颜,她没想到,刚见面,紫玲就关心起她的床事了。

    紫玲拉着她进了一楼的咖啡馆,然后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了下来。

    “把墨镜摘了吧,没人认识你。”紫玲说完喊来服务员点餐。

    钱朵朵要了一份黑椒意面,一份粟米浓汤,紫玲要了一份牛排,一杯咖啡。

    “紫玲姐,你的电话为什么是顾少接的,你们在一起?”钱朵朵摘下墨镜,目光如炬地看着紫玲。

    紫玲自嘲地笑了,“我被他包了。”

    “你之前明明说……”

    “是,我说过,不出台,不做情人和小三。但今晚不同往日了,出了一些事,逼得我没办法。”紫玲说完凄婉一笑。

    钱朵朵不知道紫玲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明白,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紫玲绝对不会跟顾锦辰在一起。

    顾家虽然有钱,但是顾锦辰多刁钻的人,他脾气爆虐,动不动打人。

    红姐被顾锦辰打过,就连钱朵朵,也曾被顾锦辰踹过几脚。

    顾家就这么一个独子,宝贝的跟什么似的,紫玲跟他在一起,日子不会好过。

    顾锦辰不会娶她,而且他脾气不好,打人这习惯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的。

    “紫玲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我听说前段时间。顾锦辰被绑架了。”钱朵朵忍不住说道。

    紫玲端起浓黑的咖啡喝了一口,没有放奶和糖的黑咖啡,不知道她是在喝咖啡,还是品尝自己酿下的苦果。

    “绑架他的是我男朋友,赎金我退给他了,只求他能放过我男朋友。”紫玲说着说着红了眼眶。

    钱朵朵递上纸巾,“你是为了他,才跟顾锦辰的,对吗?”

    “他怀疑我跟顾锦辰有关系,夜未央很多人都知道顾锦辰喜欢我,然后用我的手机约顾锦辰单独见面,就把人给绑了。他是因为我才会一时冲动犯了错,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进监狱。”紫玲一边擦眼泪一边回忆。

    “后来呢?”钱朵朵平静地问。

    “他没有拿着赎金跑路,而是想带着我一起走。我劝他自首,把钱还回去,以求宽大处理。结果顾锦辰却来劲了,放了他,他赖着不肯走,非要见我。”紫玲说完这里停顿了一下。

    顾锦辰是谁啊,任性的不要不要地,请神容易送神难。

    “然后你见他了?”钱朵朵似乎已经猜到后面发生什么了。

    “我把钱给他了,跟他道歉,求他原谅,说我男朋友误会了我和他的关系,一时冲动做错事,求他不要报警,然后他同意了。”紫玲继续说着,说完又喝了一口苦咖啡,那一杯苦咖啡已经喝去了一大半。

    钱朵朵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听她说,今天她就做一个安静地听众吧。

    “顾锦辰把钱拿回家了,跟他老爹说没有绑架,只是他开的一个玩笑。为的是试探一下他如果被绑架,他爹会不会拿赎金求他,顾老爷子生气,把他痛揍了一顿。”紫玲说到这里破啼而笑,道“我没想到,为了我,他居然挨了一顿揍。”

    “顾少虽然任性,毒舌,但是对你,却是真心的好。夜未央的姐妹们,其实都看在眼里。”钱朵朵虽然进去才半年,不问世事的样子,但她知道,没有顾锦辰罩着,紫玲不可能这么风光。

    紫玲是夜未央最牛的陪酒小姐,她不出台,也没人敢逼她,因为有顾锦辰暗中护着。

    “连你也这么说,那我跟他也不算亏。”紫玲淡淡一笑。

    粟米汤上来了,钱朵朵拿着汤勺,慢慢搅动碗里的汤,想了想问“你男朋友后来去哪儿了?”

    “离开凤城了,走的时候,拿走了我的首饰,取光了银行卡里的钱,呵呵……”紫玲笑出了眼泪。

    “他不相信你?”钱朵朵好像猜到了。

    “是,他不相信顾锦辰就这么放过他,他觉得我跟顾锦辰做了交易。他嫌我脏,可是却不嫌我赚的钱脏,全都取走了,除了取不走的零头。”紫玲自嘲地笑了。

    钱朵朵喝了几口汤,觉得味道怪怪的,没有兰姨做的好喝,她放下了勺子。

    “不好喝吗?”紫玲问。

    “味道怪怪的,兰姨做得很好喝。”钱朵朵笑着说。

    “你就幸福了,被唐景森像宝贝一样宠着。我听顾锦辰说,他在你学校安排了人暗中保护你。”紫玲羡慕地看着她。

    钱朵朵听了她的话,一脸的惊讶。

    紫玲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苦咖啡,说“这玩意太难喝了,我以后再也不吃苦了。”

    “你就是太要强,你男朋友卷走你所有的钱,你没有报警吗?”钱朵朵问道。

    紫玲叹息一声,说“如果光是卷钱走,那还好了。特么的还用老娘的身份证跟黑哥借了高利贷,黑哥找我要钱,我如果不还钱,就得出台。黑哥逼我的那天晚上,顾锦辰就在夜未央,他帮我还钱,当天晚上我就跟他走了。”

    钱朵朵没有想到,紫玲那么辛苦赚钱,供男朋友在国外留学,结果那个男人却这么对她。

    “你真应该报警,把那个混蛋抓回来。”钱朵朵愤愤不平地说。

    “报警了,以后他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替他求情了。”紫玲是真的伤了心,她喝酒喝到胃出血,还在上班,结果换来的是他的背叛。

    时间过的很快,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紫玲姐,我得回去了,赶在他到家前回去。”钱朵朵小声说道。

    紫玲有些意外,“他把你管得这么紧吗?”

    “要我乖乖听话,我要做乖宝宝,改天有空再约。”钱朵朵笑着说道,说完拿出手机,给老黄打电话,让他过来接她。

    紫玲叫来服务员买单,然后陪着钱朵朵一起走出了凤城百货商场,钱朵朵因为怕人认出来,戴着大黑超,帽沿得低,在商场门口,等老黄开车过来。

    就在这时候,突然围上来一个卖面膜的女孩,“美女,送你一片面膜。帮我们宣传一下吧。”其中一个女孩说着从手上的小筐里拿出一片面膜送给钱朵朵。

    钱朵朵笑着接了过来,问“怎么帮你们宣传?”

    “拿着我们的面膜,上传自拍照就行,你皮肤真好,我可以摸一下吗?”那女孩伸手就要摸钱朵朵的脸,突然闪过一次阴冷的白光,紫玲反应很快,一把打掉那女孩的手,一把锋利的刀片落在了地上。

    钱朵朵看到掉在地上的刀片,顿时反应过来,“你想干什么?”

    那女孩将小筐一扔,转身就往商场侧面的过道跑去,紫玲穿着高跟鞋,追着跑了几步,把脚给扭了。

    “别追了,我没事。”钱朵朵心里一阵后怕,她没有想到,商场门口,众目睽睽之下,有人想用刀片毁她的容。

    老黄将车停在门口,看到钱朵朵扶着紫玲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赶紧上前帮忙。

    “钱小姐。出什么事了?”老黄一脸担忧地问。

    “没事,遇到个小偷,紫玲姐追到两步,脚扭了,麻烦你送我们去医院吧。”钱朵朵一脸担忧地看着紫玲扭伤地脚。

    老黄有些为难地看了一些紫玲,对钱朵朵说“唐总半个小时后到家,如果看不见你,他会生气的。”

    “可是紫玲姐的脚伤了,我不能不管她呀。”钱朵朵突然觉得好无力,刚才如果不是紫玲反应快,她的脸可能被那锋利的刀片划伤了。

    紫玲笑了起来,拍拍钱朵朵的肩,说“我没事,我这脚常年穿高跟鞋,习惯性扭伤了。前面第二个路口,有个老中医看跌打损伤很好,我每次都去那里,一会放我在那儿下车就行。”

    “紫玲姐……”

    “乖乖听话,来日方长,别惹恼他,否则下次不让我们见面怎么办?”紫玲笑着说。

    钱朵朵红了眼眶,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抱着紫玲,老黄将紫玲扶到老中医那里,送进店里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钱朵朵一直闷闷不乐,到家的时候,唐景森已经回来了。

    唐景森脸色阴沉,冷冷地看着走进门的钱朵朵,“去哪了?”

    “见一个朋友。”钱朵朵见他脸色不好,想起他之前的警告,不准再跟夜未央的人来往。

    而且周五刚在kv出事,她周日就跑出去了,明知会惹他生气,可是钱朵朵还是出去了。

    “钱朵朵,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你都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了??”唐景森居高依仗身材的优势,黑影逐渐漫过钱朵朵头顶。

    “我打电话告诉你了,你同意了的。”钱朵朵狡辩道。

    唐景森伸出手捧着她的小脸,眼里迸射出令人琢磨不透的情愫,“电话不是我接的,你出去有没有出什么事?”

    钱朵朵怔了一下,电话不是他接的,那是谁?

    今天他和邓卉去打高尔夫球,昨天晚上,邓卉吃坏肚子,就能把唐景森半夜叫走,今天还一起打高尔夫球,钱朵朵似乎已经知道什么了。

    “我没事。”钱朵朵故作镇定地说,她隐瞒了在商场门口被袭击的事。

    唐景森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见谁?”

    “见紫玲,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跟顾锦辰在一起了?”钱朵朵抬起头看着她。

    唐景森看着这张倔强无知的小脸,“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和她男朋友合伙绑回了顾锦辰。”

    “她不是同伙,是她男朋友……”

    “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少跟她来往。”唐景森说完转身上楼去了。

    钱朵朵愣在那里,看着唐景森落寞的身影,她好像又一次惹恼他了,但是今天他没有冲她大发脾气,他显得很疲惫。

    她不知道,他昨晚在哪儿过夜,想起他失眠,现在一脸疲惫,必然是没休息好。

    兰姨走过来,递给钱朵朵一个快件。“中午到的,你的快件。”

    “好,谢谢兰姨。”钱朵朵拆了包装,这是她从国外订购的薰衣草精油。

    她自己其实舍不得用这么贵的东西,但是唐景森用得上,这个能安神,促进睡眠。

    钱朵朵将精油端进熏香灯里,然后加热,让它慢慢挥发。

    “钱小姐,这个是薰衣草精油?”兰姨轻声问。

    钱朵朵点点头,说“薰衣草能安神。”

    “唐总不喜欢薰衣草。”兰姨说完转身离开。

    钱朵朵看看熏香灯,又看了看已经走远的兰姨,她只说唐景森不喜难薰衣草,却没告诉她为什么不喜欢?

    当钱朵朵端着熏香灯来到唐景森的房间时,看到他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钱朵朵将熏香灯放在了不起眼的地方,让味道慢慢挥发,放好以后,她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往外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的。他站在这里看这么久?

    “你以为我在看什么?”唐景森看着她好奇的伸过小脑袋,往窗外看,已然猜透她的心思。

    钱朵朵淡淡一笑,“我看看花开了没有。”

    唐景森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人抓到了,不肯招。”

    “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

    钱朵朵已经学会做透明人,无论他接什么电话,讲什么,她都要装作没听见,也闻不问。

    “那个女孩抓到了。”唐景森回过头看着钱朵朵。

    “什么女孩?”钱朵朵一脸不解,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即露出惊恐地表情。

    “朵宝儿,怕了?”唐景森冷哼一声,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脸。”

    “你知道了?”钱朵朵没再隐瞒,“我跟紫玲就在咖啡馆里吃了一顿饭,聊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在商场门口被卖面膜的女孩子拦住了,她假装摸我的脸。差点用刀片划破我的的脸。我这张脸,很让人讨厌吗?”

    “怎么会,我很喜欢。”唐景森伸出手轻抚她的脸,“保护你的脸,别受伤。”

    钱朵朵心中一痛,应声道“好。”

    这张脸因为像许晴玉,所以唐景森才会在意,可是这张脸,也惹人讨厌了。

    唐景森身边的人,应该都认识许晴玉,死了才三年,没那么快忘记。

    有人想毁了她的脸,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是真的害怕了。

    如果她的脸毁了,唐景森还会对她这么好吗?

    钱朵朵不敢往下想,即便不用他说,她也知道,要保护好自己的脸,她落寞的神情全都落入了唐景森的眼底。

    “朵宝儿,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瞒我。”唐景森轻声说。

    “好。”钱朵朵点点头,想了想,说“唐总,把那个女孩放了吧,我跟她无怨无仇,她必然是受人指使才会……”

    “无怨无仇却能下如此毒手,你确定要放过她吗?”唐景森质问道。

    钱朵朵一时语塞,是啊,无怨无仇,就能对她下毒手,真的值得原谅吗?

    “抓到就交给警察吧。”钱朵朵轻轻拉住他的手。

    唐景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说“我要订婚了。”

    “恭喜你。”钱朵朵回的很快,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条件那么好的未婚妻……

    唐景森唇角微扬,冷冷地甩开她的手,道“就算是订婚了,我想睡你,照样,别以为你可以逃走。”

    钱朵朵愣住了,她没有想到他会那么想,她从未想过要逃走,借他的还没还,她有什么资格逃走?

    唐景森扔下一脸错愕的钱朵朵,去了书房。

    站在书架前。他伸出手,摸到了那本徐志摩诗集。

    许晴玉生前很喜欢这些诗集,但是他从不看这些,想到这里,他伸手将诗集拿了下来,随手翻了翻,发现了里面的照片。

    唐景森眉心微皱,他从手机监控里看到钱朵朵进过书房,碰过这本诗集,她是没有发现这照片,还是故作镇定,亦或者她根本就不在乎?

    坐在书桌前,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的许晴玉,笑的阳光灿烂,真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晴玉,我要订婚了,这次是真的。”唐景森伸出手,轻抚照片上的人。

    “阿森,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当然。”

    “可是网上传,你要和邓氏千金订婚。”

    “你相信?”

    “不相信,你只许爱我一个人,不准跟别人订婚,没有你,我会死的。”

    唐景森以为许晴玉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唐老爷子逼她离开他,她就真的选择了死,因为她说过,没有他,她会死的。

    陈安泽打来电话的时候,唐景森刚洗完澡出来,他一边擦头发一边接电话,“什么事?”

    “听说你要订婚了?”陈安泽的消息非常快,下午刚定下来的事,他马上就知道了。

    “陈医生,这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好事吗?”唐景森嘲讽道。

    陈安泽嘿嘿一笑,“我只是想帮你一把,没想到最直接的结果竟然是订婚。”

    唐景森在床边坐了下来,此时他才闻到,房间里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薰衣草香味儿。

    “如若此生,注定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娶谁又有何分别?”他起身,在房间找了起来。最后在梳妆台底下,发现了熏香灯。

    兰姨知道他不喜欢薰衣草,这东西成是钱朵朵弄的。

    “邓小姐如果听到这话,该多伤心啊。你都没看网上的视频,把你拍的太好了。”陈安泽笑着打趣道。

    “我这里有点儿事,回头再找你算帐。”唐景森挂断了电话,将熏香灯从梳妆台底下拿出来。

    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直窜入鼻间,他眸色渐沉,最终将熏香灯放回了梳妆台下面,就当作他从来不曾发现这东西。

    吃晚饭的时候,钱朵朵胃口极口,看到她爱吃,兰姨心里高兴。

    唐景森看着钱朵朵像只饿狼,吃的那么香,将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放。

    钱朵朵一怔,“我做错什么了吗?”

    “吃相太不优雅了,你是女人。”唐景森冷冷地说。

    钱朵朵撇撇嘴,“吃饭就是要这样吃才香啊。”

    “兰姨,过来跟她讲一下用餐礼仪。”唐景森将一旁偷笑地兰姨喊了过来。

    “打住,不用了,我知道,装鹌鹑嘛,我会。”一顿饭,钱朵朵吃得快憋出内伤来了。

    吃完饭,钱朵朵回房处理订单去了,忙完以后,便进浴室去洗澡了。

    唐景森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打算带钱朵朵出去锻炼,来到钱朵朵的房间门口,推开房门,不见她的身影。隐约听到浴室传来歌声,她居然一边洗澡一边唱歌。

    “我会擦去我不小心滴下的泪水,还会装作一切都无所,将你和我的爱情全部敲碎,再将它统统赶出我受伤的心扉……”

    今天跟紫玲见面以后回来,她就一直心事重重,进浴室洗澡,连衣服都忘记拿了。

    钱朵朵洗完澡,悄悄地探出头,往门口看了一眼,见房门关着,松了一口气,围着浴巾小跑着去衣柜拿衣服。

    唐景森此刻就坐在她的床上,看到她围着一条浴巾突然冲出来,有些意外。

    他慢慢朝她走了过去,而钱朵朵的小脑袋只盯着衣柜里的衣服,一转身,唐景森只觉一团软软的东西,扑进了他的怀里。

    “啊……”钱朵朵惊叫一声,她显然没有想到,唐景森会在衣帽间里。

    “叫什么,胸口都被你撞疼了。”唐景森伸手扶住她的肩,她圆润的肩头,如他想象中的一样,柔润,丝滑,皮肤雪白透亮,他喉咙一紧。

    “你……你躲在这里干嘛?”钱朵朵本以为房间没人,溜出来拿衣服,谁知道,他竟然进了她的房间。

    唐景森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头顶,“这是我家,我不是躲在这里,而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

    “……”钱朵朵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居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唐景森往她胸口扫视一眼,她紧张地抓紧浴巾,充满敌意地看着他,“不准看。”

    “大了不少。”唐景森扯了扯唇角。

    钱朵朵气地直哼哼,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浴巾里是真空的,她得赶紧穿衣服。

    “唐总,我要穿衣服了,麻烦你回避一下。”钱朵朵后退两步,与他拉开距离,谁知道,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后摔了下去。

    唐景森本能地伸手,一把揪住了她的浴巾,本来包的挺紧实的浴巾,拉扯间松动地开了。

    眼前的一幕,美得让唐景森心惊,小腹平坦,腰细的盈盈一握,如此玲珑有致,超出了他的想象。

    钱朵朵本以为自己会摔倒出丑,吓得闭上了眼,可是她迟迟没有倒下去,却觉得胸前一凉,睁开眼一看,唐景森两只手分别拉住了浴巾的两头,而她的前面,没有任何遮挡物。

    她害羞地往前两步,扑进他的怀里环抱住了他的腰,“不准看。”

    “朵宝儿,你身上还有哪处我没看过吗?”唐景森用浴巾将她围了起来。

    “你故意的,为什么不拉住我的手,却独独扯我浴巾?”钱朵朵羞愤难当,抬脚用力朝他踢了过去。

    唐景森却一把捉住她的脚,“本来还有地方没有仔细看,你这一抬脚,全看见了。”

    “你你你……”钱朵朵气地说不出话来,拼命挣扎,唐景森怕她摔倒,放开了她的脚。

    “我们俩这算是扯平了吗?一人扯对方浴巾一次。”唐景森半开玩笑地说。

    钱朵朵气极,狠剐他一眼,“你上次明明是浴巾没围好,自己掉的。”

    唐景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气地微红的小脸,道“五分钟穿不完衣服,你就别穿了,穿运动装。”

    “大晚上的,穿睡衣更舒服。”钱朵朵说完这才注意到,他穿了一身运动装。

    “你穿睡衣去跑步?”唐景森打趣道。

    钱朵朵一听,脸都黑了,“晚上跑步?”

    唐景森看了一眼她干瘪的身材“又矮又瘦,缺乏锻炼,或者我们去床上运动?”

    “跑步,还是跑步,我觉得没事跑跑也挺好的,呵呵。”钱朵朵干笑两声。

    “我在楼下等你。”唐景森招手看了一眼腕表,道“五分钟计时开始。”

    钱朵朵一听,连忙抱着衣服躲去了浴室,浴室是干湿分离,有地方换衣服。

    换好衣服和跑鞋,下楼的时候,唐景森看了一眼时间,“四分三十二秒,动作太慢了,走。出发。”

    钱朵朵惊讶地发现,她衣柜里为她准备的运动套装,居然和唐景森身上的是同款,确切地说,是情侣套装。

    和唐景森穿情侣套装,想想都觉得美。

    唐景森在前面跑,钱朵朵紧随其后,顺着别墅区的人工湖,跑了一圈又一圈。

    钱朵朵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问“唐总,我跑不动了,可不可以……”

    “才跑四圈,跑完十圈,再回去。”唐景森说完在她身后踹了她一脚,她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钱朵朵红了眼眶,委屈地快要哭了,“我真的跑不动嘛,凶什么凶,有本事你跑十圈给我看啊。”

    唐景森没理她,一把将她拎了起来,拖到湖边。“自己选,跑十圈,还是现在扔你下去。”

    “不要,我跑,我跑还不行吗?”钱朵朵拼命挣扎,她想起在公寓里,唐景森把她按在浴缸里泡冷水的情景,太痛苦了,那种经历一次就够了。

    唐景森一把将她扔到地上,“跑起来,快。”

    钱朵朵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奔跑起来,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老黄给唐景森送来了辆单车,“唐总,你要的单车。”

    之后,唐景森骑着单车,钱朵朵追着他跑。

    唐景森骑在单车上,沿着平静的人工湖骑行,耳边不时传来欢声笑语,“阿森,加油啊。跑快点儿,来追我呀。”

    许晴玉骑着单车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跑步追,追上她以后,他骑着单车,她从在单身后面环抱住他的腰,小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说“阿森,真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走下去。”

    “阿森,我的单车被偷了。”

    “你去考驾照,我送你一辆跑车,比单车快。在车上安装定位系统,谁也偷不走。”

    “我还是喜欢单车,更实用。”

    “好,我送你一辆新单车。”

    唐景森骑着单车,思绪全停留在过去的回忆里,钱朵朵没有跟上来,他都不知道。

    钱朵朵看着他目光空洞地骑着单车,从她身边过去了,都没有反应,便知道他眼里此刻没有她。

    歇了一会儿,趁唐景森没有发现的时候。她悄悄跟了他的单车,向征性的跑了两圈以后,钱朵朵便跳到了他的单车后座,“走,回家,我跑完了。”

    “回家?”唐景森回过神来,感觉到一双小手从环抱住了他的腰。

    钱朵朵真的累极了,坐在单车后座,抱着他的腰,小脑袋靠在了他宽阔的后背上。

    唐景森脊背一僵,他没有回头,一路载着钱朵朵回到兰苑。

    老黄见他们回来了,赶紧迎了上去,接过单车,唐景森脸色阴沉地进了屋。

    钱朵朵跟在他身后,也是一脸疲惫,兰姨迎了上来,说“唐总,老爷让你给他回电话。”

    “知道了。”唐景森应了一声。

    “兰姨,抱抱。”钱朵朵走到兰姨面前,抱住了兰姨。

    兰姨笑了起来,“你呀就是太瘦了,缺少运动,每天跑一跑,对身体好。”

    “兰姨,怎么你也向着他,你不知道他有多无耻,我跑步,他骑单车。”钱朵朵愤愤不平地说。

    唐景森在楼梯台阶上,听到她的话,说了一句“明天你骑单车。”

    “我不会。”

    “给你一个晚上时间学会。”

    “唐总,我还要考驾照呢。”

    “你连两个轮子的都驾驭不了,四个轮子你能开好?”

    “……”钱朵朵竟无言以对,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因为不会骑单车而被嘲笑。

    晚上钱朵朵赌气没有去唐景森的房间暖床,结果他也没有喊她,这一晚,是钱朵朵来兰苑后第一次失眠了。

    “没出息,没有帅哥睡在身边,居然失眠了。”钱朵朵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顿。

    钱朵朵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突然感觉黑暗中床边有个人,她“啪”一声打开房间的灯,看见唐景森坐在她床边上,把她吓了一跳。

    她紧张地抱着枕头,“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唐景森没有回应,突然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很紧,“不要离开我好吗?”

    “你怎么了,身上很烫,发烧了吗?”钱朵朵感觉到唐景森全身发热,也不知道他在这儿坐了多久,“走,我送你回房睡觉去。”

    唐景森依然抱着她,钱朵朵将他弄回了他的房间,然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通了兰姨房间的电话,“兰姨,麻烦你找医生,唐总发烧了。”

    “好,我马上通知陈医生。”

    陈安泽赶到的时候,是凌晨两点,他看了一眼穿着睡衣的钱朵朵,然后认真地替唐景森检查了起来。

    突然,陈安泽闻到房间有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儿。“这房间有薰衣草?”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57章 一天不欺负她闷得慌-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