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56章 秀恩爱虐狗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56章 秀恩爱虐狗

    他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钱朵朵,目光欲发深沉。

    钱朵朵睡了一会儿,体温又升上来了,她热得不行,一脚踹了被子,无奈地在床上翻来覆去,难受的不行。

    唐景森上去就是两耳光,抽得啪啪响,“你看看你这贱样儿,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被玩死都没人知道。”

    药劲儿上来了,打她也不知道疼,见到唐景森,钱朵朵傻笑着就朝他扑了过去,他后退了两步,钱朵朵直接从床上扑到了地上,摔的“轰隆”一声响。

    她疼得哼哼几声,爬过去,抱着他的腿站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冰冷的唇,热烈的索取。

    她的唇很软,很香甜,但是唐景森却压抑着,无情地一把推开了她。

    “唐总,我难受,你帮帮我……”钱朵朵哭了起来。

    “怎么帮?”唐景森明知道她需要什么,可他就是不给,就是折磨她。

    “我不知道。”钱朵朵含着泪,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唐景森上前捉住她的小手,朝浴室走去,“洗个冷水澡就清醒了。”

    “………”钱朵朵再一次被唐景森无情地扔进了冷水,这一次,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泡在冷水里,渐渐清醒过来,抬起头,目光呆滞地看着唐景森,“唐总,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谢谢你救了我。”

    “怎么谢?”唐景森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只要你原谅我。我什么都听你的。”钱朵朵红着眼看着他。

    唐景森一把将她从冰水里捞了起来,此刻的钱朵朵意识是清醒的,他要的就是清醒状态下的钱朵朵,而不是被药物控制的钱朵朵。

    “取悦我。”唐景森像高高在上的王者,冷冷地看着匍匐在地的钱朵朵。

    钱朵朵不会,没有见过,虽然有听到小姐们说过,听着就脸红,她根本做不来。

    身体的不适很快就被空虚和灼热所替代,在皱眉和落泪之后,她很快像只暗夜精灵一样,在他眼前绽放她最美最妖冶的一面。

    唐景森是一个精力旺盛的正常男人,钱朵朵今天不听话,差点儿出事,让他很生气。

    他发了狠地折腾,翻来覆去的,一次次抛高再抛高。

    钱朵朵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感觉到他越来越凶,双眸越来越幽深,仿佛入了魔似的。

    她沉沉浮浮,飘飘荡荡,只感觉他把她抓的很紧,像是怕她飘走似的。

    这一夜,她哭着,喊着,哀求着,他翻来覆去,折折叠叠,不知道多少回,直到天亮,她才累的昏睡过去。

    唐景森搂着她,满足地睡去,折腾了一夜,钱朵朵醒来的时候,腰痛得直不起来。

    “啊…………”她因为身体的疼痛,惨叫了一声。

    唐景森没睡多久,就被她吵醒了,轻轻拥着她,“陪我再睡一会儿。”

    钱朵朵睁开眼,看着抱着她的男人,内心一片宁静,喃喃地说“还好你来了。”

    “我救了你,你怎么报答我?”唐景森在她耳边低语道。

    “我不是已经报答你一夜了吗?”钱朵朵扁嘴道。

    唐景森睁开眼,慵懒地用一只胳膊支起头,看着她,“明明是我辛苦做你的解药,为你服务了一夜。”

    钱朵朵不想回应,但是想起昨晚的事,她都后怕,“谢谢你来找我,我不敢想象,如果昨晚你没有来,我会发生什么事。”

    “我这人有洁癖,你要是被别人碰了,就去死吧。”唐景森说完掀开被子下地,去了洗手间。

    钱朵朵听到他的话,沉默了,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也接受不了吧。

    不光他有洁癖,她也一样,她不能接受自己脏了身子。

    公寓的衣柜里有女人的衣服,钱朵朵没有问是给谁准备的,但是她想起他第一次就是来这里,也许这里是他跟外面的女人过夜的地方。

    换好衣服,钱朵朵乖乖跟着唐景森离开了公寓,她感觉自己走路都是飘的。

    唐景森可能没有休息好,脾气很不好。见她没有跟上来,他冷冷地问“走的这么慢,打算让我抱你吗?”

    钱朵朵提着裙摆,赶紧跟了上去,那公寓的衣柜里挂的全是长裙,穿着这么长的裙子,真的很不方便。

    好不容易追上唐景森,他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向四周。

    “怎么了?”钱朵朵走上前询问道。

    “你有没有听到谁在叫我??”唐景森自己也不太确定。

    “没有啊,你听错了吧。”钱朵朵摇摇头。

    唐景森眸色渐深,闪过一丝悲痛,钱朵朵以为自己看错了,她不知道他听见了什么,是谁在喊他,但是他眼底的痛算什么?

    唐景森将钱朵朵打横抱起,朝停车的地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穿长裙挺好看的,以后就穿长裙吧。”

    “好。”钱朵朵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可能是他眼底的痛触动了她,只要他喜欢,她愿意为他改变穿衣的风格。

    回到兰苑的时候,兰姨已经准备好的丰盛的午餐在等他们了。

    吃完饭。他们俩便上楼补觉去了,一夜没睡好,不光是钱朵朵累,唐景森也累。

    钱朵朵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唐景森却早早醒来,她低促地喘息一声,挣扎着想躲,身子往后缩了缩。

    而他却根本不给她逃走的机会,手稍稍用力,就将她带到了自己身上。

    “朵宝儿,起床了,今天要去见你外婆。”唐景森慵懒地声音从耳畔传来。

    “我困……再睡会儿。”钱朵朵呢喃一声,又睡着了。

    唐景森搂着她纤细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小腰贴近自己,钱朵朵在他怀里像小猫咪般发出软腻的声音。

    她微微喘着气,一双美目微闭着,修长而卷翘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般,轻微地颤着。

    钱朵朵在那方面,没什么技巧,只知道一味地依着他,任由他带领着前进。

    两个人就这么溺在一起,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唐景森才释放了他的全部热情。

    钱朵朵疲惫极了,唐景森洗完澡出来,她又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四点了,钱朵朵穿着宽松的长裙,外面套一件针织衫,很是懒散地下楼了。

    “钱小姐,你先回房吧,一会儿再下来。”兰姨赶紧拦住了她。

    钱朵朵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家里有人来了?”

    “是老爷和二小姐来了。”兰姨说完拦在楼梯口,意在逼钱朵朵上楼回房。

    唐丝丝反应很快,问了一句“兰姨,你在和谁说话呢?”

    钱朵朵转身就往楼上跑,唐丝丝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哪里还有钱朵朵的影子。

    “钱朵朵,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听着,卉儿姐姐才是唐家未来的少奶奶。”唐丝丝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丝丝,一个女孩子家,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我们走。”唐老爷子喝斥唐丝丝一句,然后带着她离开了。

    钱朵朵像只人人喊打的老鼠,躲在房间里不敢下楼,她悄悄走到二楼窗口,看着楼下。

    唐老爷子穿着一身唐装,衣服用金色丝线绣着龙凤呈祥,远远看过去,就觉得气度不凡。

    看着那辆劳斯莱斯始出兰苑别墅的停车场,钱朵朵总算松了一口气。

    唐景森上楼,在房间没有找到钱朵朵,赶紧来到她的房间,见房门紧闭,敲了敲门,“朵宝儿,你在里面吗?”

    钱朵朵赶紧跑过去,把房门打开了,“我跑得快,唐小姐没有发现我。”

    “别怕,有我。”唐景森低声道,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

    “我没事。”钱朵朵感觉他比她还紧张,是怕她被发现了吗?

    唐景森轻轻放开她,说“安娜一会儿带你去疗养院看你外婆。”

    “好。”钱朵朵高兴地点点头,并没有因为唐老爷子和唐丝丝出现在兰苑,而影响她见外婆的心情。

    五点多的时候,安娜来了,看见钱朵朵已经没事了,总算放心了。

    “钱小姐,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安娜客气地说。

    “准备好了,我们走吧。”钱朵朵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她的到来。

    老黄开车,安娜坐在副驾驶,钱朵朵一个人坐在车后排,车子并没有直接开去疗养院,而是来到了老教师公寓。

    “安娜小姐,我们为什么来这里?”钱朵朵惊讶地看着窗外的公寓。

    “唐总安排的,你父亲会一起去。”安娜解释道。

    话音刚落,便看到红姐和钱平安一起从公寓里走出来,钱朵朵没有想到,唐景森安排她去见外婆,还叫上了红姐和钱平安,他明明说不让她和夜未央的人来往,红姐就是呀。

    车门打开,钱朵朵往里面坐了一点儿,红姐跟安娜和老黄打过招呼以后,坐到了钱朵朵身上,钱平安则坐到了最边上。

    “那我们出发了,现在去疗养院。”老黄笑着说。

    因为安娜在,车后座的三个人,都心照不宣没有开口交谈,但是红姐与钱朵朵的手却紧紧握到了一起。

    到疗养院以后,安娜先安排他们见主治医师,以便了解钱朵朵外婆的情况,以及见面后的注意事项,然后才会同意让他们进去。

    “医生,我外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钱朵朵一脸担忧地问。

    “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状况不太好。唐总上周想安排家属见面,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推迟一周。这一周,老人家恢复的不错,所以才同意你们见面。你们三个都进去吗?我现在跟你们讲一下,进去以后的注意事项,不能刺激老人,不得大声说话,不得在病房内争吵……”

    医生说的那些所的注意事项,钱朵朵一项都不会做,她只是想见外婆,她可以什么都不说,只要静静地看着她,只要她还活着,钱朵朵就心满意足了。

    走进病房的时候,外婆看见钱朵朵,激动地伸出枯瘦的手,钱朵朵赶紧小跑过去,握住了外婆的手,与外婆紧紧相拥。

    “朵儿,你怎么一直不来看外婆,外婆想你呀。”外婆一脸责备地看着她。

    钱朵朵红着眼眶说“外婆,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也好想你呀。”

    “医生天天说,我养好了,就能见外孙女。外婆很乖,每天吃药,打针,配合治疗,可是天天等,天天盼。就是不见你来。”外婆老泪纵横,委屈地不行。

    钱朵朵拿纸巾给外婆擦眼泪,安慰道“外婆,你气色好多了,我之前去医院看你,你一直在昏睡,现在能保持清醒,和我说话,我真的很高兴。”

    “这地方环境多好,一个人住单间,又宽敞又干净。”外婆乐呵呵地说。

    钱朵朵一进病房,就看出来了,这里简直就是豪华公寓,哪里是像医院?

    “外婆,我爸和红姐也来了,您要见见吗?”钱朵朵轻声询问道。

    外婆点点头,说“让他们进来吧,我有话跟他们说,你先回避。”

    “外婆?”钱朵朵狐疑地看着外婆,不知道外婆要跟他们说什么。

    “去吧。”外婆轻轻抚摸她的头。

    钱朵朵只得答应,走出门去,让红姐和钱平安一起进去。

    安娜在花园里和院长聊天。远远见到钱朵朵出来了,安娜喊了她一声。

    钱朵朵应声,赶紧过去了,“钱小姐,这位是丁院长。”

    “丁院长您好,我外婆在这里,多谢你们照顾,她才能恢复的这么好。”钱朵朵感激地说。

    “钱小姐客气了,麻烦回去告诉唐总一声,这位病人的手术,下个月可以安排了。”丁院长笑着说。

    钱朵朵听了,心中一喜,“我外婆可以手术了?”

    “是的,手术之前,我会再安排你们见一次面。不能让你们每周见面,还请钱小姐谅解。”丁院长微笑着说。

    安娜赶紧解释,“之前唐总想安排你们见面,但是因为老人家身体原因,所以取消了。”

    钱朵朵因为没有见到外婆,心中一直埋怨唐景森,她以为是自己惹恼他,才取消见面。原来是为外婆好。医生建议病人不要见家属。

    “丁院长,您也是为我外婆的病情着想,我能理解的,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全力配合。”钱朵朵从容淡定地说。

    丁院长点点头,然后往病房那边看了一眼,说“时间差不多了,不能打扰病人长久,影响她休息。”

    “好,我去跟外婆道别。”钱朵朵转身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看到红姐和钱平安一起跪在床边,给外婆叩头,钱朵朵顿时蒙了。

    “朵儿,你来的正好,过来,叫红姨。”外婆笑着说。

    钱朵朵走到病床前,轻轻握住外婆的手,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两个人,问“外婆,出什么事了?”

    “朵儿,你觉得阿红怎么样?”外婆卖了个关子,故意问道。

    “很好,非常照顾我,我没地方住,没饭吃的时候,是她收留了我。她给我介绍工作,为了我,没少受气受委屈。”钱朵朵想起之前在夜未央上班,她得罪客人,都是红姐替她收场。为她挨骂,赔罪,甚至还挨过打。

    她和红姐说的好听是合租,她从来没有交过租金,红姐怕她心里过意不去,让她承担水电费。

    “阿红和你爸是老同学,她丈夫不成器,经常打骂她,十年前就离婚了。你妈狠心,一走就再也不回来,我这老太婆,就自作主张,想撮合他俩,你看怎么样?”外婆笑着说。

    钱朵朵愣了十几秒后,后应过来。她高兴地看着他们俩,说“爸,你早十年干什么去了?”

    “我……”钱平安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撞了红姐一下,红姐笑了起来,说“他嫌弃我的工作,还怕朵朵不答应,我能怎么办?”

    “我还是习惯叫红姐,红姨怎么听着怪怪的。”钱朵朵笑着上前将红姐扶了起来。

    红姐起来的时候,拉把了钱平安一把,她说“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老太太别再意,朵朵不用改口,她在心里接纳我就成。”

    “妈,谢谢您成全。”钱平安又给外婆叩了一个头,才起来。

    钱朵朵挽着红姐的胳膊,笑眯眯地对外婆,“外婆,医生不让我们在这里待太久。你可一定要快点儿好起来,我爸和红姐还等着你给主持婚礼呢,到时候我要当伴娘。”

    “朵儿,你当了几回伴娘可一定要记着。人家说,当三次伴娘就嫁不出去了。”外婆叮嘱道。

    “我额头饱满,耳垂有肉,是长寿命。长寿的人千万不能嫁给穷小子,免得以后穷苦受累一辈子,还死不了。”钱朵朵故意说道。

    “这丫头……”外婆笑着用手指点了点钱朵朵。

    “外婆说的话我都记着呢,没记错吧。”钱朵朵笑着问。

    “没错,一定要记着了,不能嫁给穷小子,当了几回伴娘一定要记得。朵儿,阿红,你们俩过来。”外婆朝她们俩招了招手。

    外婆从手上摘下两只银手镯,一人给了一只,“没多少钱的玩意儿,但是我的一片心意,收下,谁不收,我可生气了。”

    “外婆……”钱朵朵红了眼眶,当着外婆的面,将银手镯戴上了。

    红姐见钱朵朵戴上了,她也戴上了,“谢谢老太太了。”

    外婆一脸担忧地看着钱平安,说“平安,你现在是有媳妇的人了,难得阿红不嫌弃你坐过牢。等我出院,我给你们补办婚礼,你们先把证领了,不能亏了人家。回去好好过日子,可别再喝酒了。”

    “好。”钱平安连连点头。

    红姐能选钱平安,也是有原因的,钱平安这个人除了爱喝酒,没有其他不良嗜好。

    他没有父母,一直把岳母当自己亲妈孝顺,他重感情,为了钱朵朵,他一直没有再娶,祖孙三人就这么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钱。

    钱朵朵上大学了,老太太也劝过他好几次,闺女大了,上大学了,他该给自己找个伴儿了,可他一直拖着,谁也没想到,就出事了。

    离开疗养院。红姐和钱平安自己坐车走了,钱朵朵上了老黄的车,安娜还是坐在副驾驶。

    钱朵朵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是怎么跟我外婆说的?”

    她一直想见外婆,却也害怕见到外婆,因为她怕外婆问,为什么来这么好的地方住院,钱是从哪儿来的?

    可是今天见面,外婆支字未提转院的事。

    “疗养院的人告诉她,这里是政府慈善机构成立的疗养院。她去世的老伴儿是退伍军人,这是国家补助和照顾,她非常感谢党和政府。”安娜平静地说道。

    钱朵朵听到这样的答案,她笑出了眼泪,“谢谢你们。”

    “不客气。”

    到市区以后,安娜提前下车了,老黄开着车,将钱朵朵带回了兰苑。

    钱朵朵此刻心里只想着唐景森,好想见他,谢谢他为她所做的一切。

    吃晚饭的时候,唐景森没有回来,钱朵朵抱着笔记本,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处理完订单,就一直看着外面。

    兰姨见状,悄悄给唐景森打了一个电话,“唐总,钱小姐从疗养院回来,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了?”唐景森此刻坐在婚纱礼服店里,陪邓卉选礼服。

    “她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时不时看看窗外,我猜她在等你,但她又不打电话,所以……”

    “我知道了。”唐景森见邓卉从更衣室里出来了,便挂断了电话。

    邓卉走到镜子前,转了两圈,问“这件行吗?”

    “好看。”唐景森笑望着她。

    店长笑着走上前,帮着整理裙摆,“邓小姐身材高挑,穿什么都好看。”

    “那就这件了,帮我选一套首饰搭配。”邓卉说完提着裙摆,在休息区坐了下来。

    店员很快拿了几套首饰供邓卉挑选,唐景森时不时看一眼手表,邓卉细心地注意到了,“你赶时间?”

    “公司有点儿事,不急。你慢慢看。”唐景森随口说道。

    “这套红宝石的。”邓卉很快确定了首饰的款式,然后回试衣间换衣服了。

    唐丝丝为了挑选一件礼服,能在礼服店泡一整天,把所有的礼服都试一遍,如果没有满意的,直接从国外空运。

    邓卉一两个小时就能选定礼服和首饰,做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从不粘人。

    她真的是一个非常适合的结婚人选,不光唐老爷子这么认为,唐景森也不否认邓卉是最好人选。

    提出分手的是邓卉,一周没有联系,唐景森约她吃饭,她欣然答应了。

    吃完饭,她说要挑选一件晚礼服,参加电视台的台庆,凤城电视台邀请过他,他还没有回应。

    邓卉换完衣服出来,背上包,对唐景森说“你还有事,就不耽误你时间了,我们走吧。”

    “你们台长邀请过我。”唐景森自然的张开胳膊。邓卉笑着上前挽住了他,一切自然地就好像,那天晚上,邓卉根本没有说过分手的话。

    “那你来不来。”邓卉笑着转头看向他,她眼里春光明媚。

    唐景森有些为难地皱眉道“没有女伴。”

    “真巧,我也没有男伴,要不,我们一起去秒杀他们?”邓卉半开玩笑地说。

    “当真是巧,那就这么说定了。”唐景森笑着回应道。

    他们俩谁也没有提那天晚上闹分手的事,也没有人提起钱朵朵,总之,他们又是公众的情侣,凤城最被看好一对强强联合。

    唐景森开车送邓卉去电视台,经过花店的时候,他下车买了一大束红玫瑰。

    “刚好,我那束花谢了,正好换新的。”邓卉笑着接了过来。

    唐景森笑而不语,道“回来还适应吗?”

    “问题层出不穷,好在有惊无险,做了一周的新闻主播,大家已经习惯了我的风格。我不会告诉你,经常忘词儿。然后还不记得看字幕。”邓卉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笑了。

    唐景森手指轻敲方向盘,他侧过头,嘴角漾出一抹微笑,“我每天晚上都有看本地新闻。”

    邓卉惊讶地看着他,他唇角微扬,笑而不语。

    到电视台门口,邓卉打开车门,抱着玫瑰花,高兴地下了车,她脸上有难以掩饰的笑意。

    “走了。”唐景森朝她挥挥手,一个漂亮的甩尾,扬长而去。

    邓卉抱着一束鲜红的玫瑰,激动地站在原地,唐景森的车都跑没影儿了,她还站在那里。

    直到她的助理乔依依跑出来找她,她才回过神来,“邓小姐,你在这儿犯什么花痴呢,唐总的车早年就走了。”

    “依依,他刚才说,他每天晚上都有看本地新闻。”邓卉激动地说。

    乔依依笑了起来。说“看把你激动的,他是你未婚夫,支持你不是应该的吗?”

    “依依,我今天心情很好。”邓卉捧着花,高兴地朝电视台大楼走去。

    回去的路上,唐景森给唐老爷子回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唐丝丝接的。

    “哥,怎么样,你跟卉儿姐姐合好了吗?”唐丝丝激动地问。

    唐景森没有出声,他双手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地说“一起吃了午饭,还陪她去了礼服店。”

    “电视台也邀请逸凡哥了,我那天也会去。”唐丝丝得意地说。

    “告诉老爷子,我的任务完成了。”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

    “哥,哥……”唐丝丝失望地挂了电话,小声嘀咕道“我话还没说完就挂了。”

    唐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看着唐丝丝,“他怎么说?”

    唐丝丝撇撇嘴,不高兴地说“他说,让我转告你,他的任务完成了。”

    “嗯,你什么时候走?”唐老爷子凝视着唐丝丝。

    “我要等电视台的台庆结束以后再走。台庆的时候,会揭晓最美女记者最终投票结果,我要亲眼见证卉儿姐姐得奖。”唐丝丝两眼放光,难掩激动地心情。

    唐老爷子面色一沉,“你这次回来的时间太长了,功课落了,你怎么毕业?”

    “我暑假不回来了,补课,行不行?我也想早点毕业,台庆结束我一定走,马不停蹄地走,就这么定了。”唐丝丝说完也不等唐老爷子发话,赶紧上楼去了。

    唐老爷子无奈地摇摇头,他看着院子里那棵樱花树,今年没有开花。

    兰苑的花儿倒是开的很好,如果不是有唐丝丝陪着,他一个人是不会去兰苑的。

    唐景森回到兰苑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钱朵朵听到门外有车子的声音,放下笔记本,就往门外跑。

    唐景森刚下车,就被钱朵朵扑了个满怀。她紧紧环抱住他的腰,一言不发,就是这么抱着他。

    “怎么了?”唐景森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小脑袋,她只有一百六十三公分,加上今天穿的平跟鞋,此刻站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还要那么多。

    在他眼里,她真的好小好小,还是个孩子呀,才半天没见,就这样粘人。

    “我想你了。”钱朵朵小声说。

    “天黑了就想我,喂不饱的小狼。”唐景森调侃道。

    “讨厌,手往哪儿摸呢,不许动。”钱朵朵一把捉住他作恶地手。

    唐景森见兰姨过来了,放开了她,问“今天见到外婆,高兴吗?”

    “嗯,谢谢你。”钱朵朵没有告诉他,上周他取消见面,她恨了他一周,可是今天才知道。是因为外婆的身体不能见客。

    她也没有告诉他,她很感激他,没有告诉外婆真相,让外婆能安心休养。

    他喜怒无常,她不知道要怎么跟他相处,但是昨天晚上,她不听话跑出去见同学,差点出了事,但他依然赶来救她了,她真的很感动。

    兰姨将安神茶递了上去,“唐总,喝茶。”

    “喝了三年,这茶我早喝够了。”唐景森目光变得深沉,高深莫测地让兰姨猜不透。

    兰姨站在那里,看着暖色系的灯光洒在唐景森的身上,她却能感觉到他的孤寂。

    三年了,只有在钱朵朵住进兰苑以后,她才从他脸上看到些许笑容,而且他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

    “唐总,如果你觉得可以不喝,就不喝吧……”兰姨微笑着说。

    唐景森接过兰姨手里的安神茶,喝了一口,说“这东西我喝腻了,以后不用准备了。”

    “是。”兰姨接过茶杯,端走了。

    “为什么不喝,你不是失眠吗?”钱朵朵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唐景森笑望着她,说“我有你了。”

    钱朵朵看着他,红了眼眶,他说,他有她了,原来,她对他来说,这么重要,可以治失眠。

    “干嘛这种表情,不愿意吗?”唐景森说完转身,朝楼上走去。

    “不是,我很高兴,我终算有点儿用了。我一直想为你做点儿什么,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我没有一样能做好的。”说到这里,钱朵朵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唐景森正想回应她两句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邓卉打来的,这个时间,邓卉应该在直播室的,到晚间新闻时间了。

    “我是唐景森。”他平静地接起电话。

    “唐总,我是邓小姐的助理乔依依,邓小姐刚才在直播间突然晕倒了。醒来过以后,不肯去医院,坚持要把节目做完,你快劝劝她吧。”乔依依在电话里紧张地说。

    唐景森脸色微微一变,问“她在哪儿?”

    “直播间里。”乔依依说。

    唐景森快步下楼,打开电视,邓卉脸色苍白地坐在那里,还在主持新闻,但是她旁边男主持人似乎意识到了她的不对劲儿,主动说台词,减少她开口的机会。

    钱朵朵看着电视屏幕上的邓卉,看上去,精神状态不佳,难道刚才的电话是……

    “我带医生过来。”唐景森说完挂断电话,朝门口走去。

    “唐总,你要出去吗?”钱朵朵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唐景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目光清冷地说“不必等我。”

    钱朵朵追出门去,目送他驱车离去,车子开去的时候,唐景森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大门口,那抹娇小的身影还站在那里。

    唐景森打电话给陈安泽,两人赶到电视台的时候,邓卉的节目还有五分钟结束,她捂着腹部已经直不起腰来了,却依然忍着。

    节目结束的时候,她直接从椅子往地上滑去,唐景森立即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紧急送往休息室。

    谁也没有想到,摄像师的镜头切换慢了几秒,于是,当晚的新闻直播,邓卉的粉丝们看见邓卉在直播间晕倒,唐景森的侧脸出现在镜头里抱住了她。

    当天晚上,各大论坛,网络,微博简直火爆了,单身狗留言看个新闻,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唐景森走了,钱朵朵闲得无聊,就拿出笔记本电脑,处理网店的订单。

    随着更多买家收到货,晒出买家秀照片,真爱脚链与海洋之星的销售简直惊爆了。

    处理完今天的订单,钱朵朵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搬进来这么久,居然从来没在这里睡到天亮过。

    每天醒来都在唐景森的房间,好像从一开始,她同意签那个生活助理的时候,就注定她会变得特殊。

    走进这个房子,她和唐景森就再也不可能单纯了,既然已经这样,那就顺其自然了。

    钱朵朵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小三,他未婚,她未嫁,他和邓卉,甚至连订婚仪式都没有,他们只能算是交往中的男女,那她和唐景森又何尝不是交往中的男女?

    想到这里,钱朵朵想起了紫玲,听说她和男朋友在一起了,突然很想给她打个电话。

    找到紫玲的电话,她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

    “她在洗澡。”顾锦辰在电话里说。

    “顾少?”钱朵朵惊讶地问。

    “嗯,等她出来,我让她给你回电话。”顾锦辰说完挂断了电话。

    唐景森将她从派出所保出来的那天,曾说过顾锦辰被绑架了,顾老爷子交赎金救回来的。

    钱朵朵本想询问几句,紫玲不是跟男朋友在一起了吗,怎么她的手机会是顾锦辰接的?

    但是电话挂了,就不好再打回去了,钱朵朵一个人在房间躺着无聊,便去了书房。

    她记得书房的书架有很多书,她想着去找本书看看,走到书架边上,看到了一本徐志摩诗集。

    她很意外,唐景森的书房里会有诗集,而且是徐志摩的。

    钱朵朵踮起脚尖,将那本徐志摩诗集拿了下来,然后坐在唐景森每天坐的位置,随意翻了翻,结果有东西从诗集里掉了出来。

    她低头一看,是一张照片,照片的背面写有字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很娟秀的小楷,看着像是女生的字迹,钱朵朵的手有些颤抖了,她没有勇气看照片的正面,因为她已经猜到,照片的主人是谁?

    能让唐景森恋恋不忘,一直留存保护的照片,除了许晴玉,还能是谁?

    钱朵朵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将诗集往书桌上一扔,轻轻翻过照片一看,顿时惊呆了。

    照片上是一个骑单车的女孩,单车的车筐里有一大束满天星,应该是在女孩正好回头的时候抢拍的。天真灿烂的笑容,青春美丽的容颜,唯美的画面,一切都像是梦,梦幻的让她震惊。

    震惊地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不会骑单车,否则,她真的会以为照片上的人是她。

    像她一样,有一头乌黑透亮的长发,像她一样,眼睛很大,巴掌大的小脸,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鼻子,女孩的鼻梁微微有些下陷的感觉,不像钱朵朵的鼻子挺直而俏皮。

    钱朵朵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如果照片上的女孩就是许晴玉,那她算什么,许晴玉的替身吗?

    钱朵朵将照片放回了诗集里,然后踮着脚尖,将书放了回去。

    她多希望自己没有进入书房,没有发现这本诗集,没有发现诗集里的照片,没有发现,她只是某个人的替身,这样的发现太残忍,让她一时接受不了。

    但是钱朵朵,又觉得庆幸,正是因为长得像他心中的那个人,她才有机会留在他的身边啊。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56章 秀恩爱虐狗-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