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53章 最初的爱,最深的痛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53章 最初的爱,最深的痛

    林逸凡提到唐景森的名字时,钱朵朵幡然醒悟,抬手用力擦干眼泪,“没事,就是我突然想去丽江了,唐总没时间陪我去。很晚了,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挂断电话,钱朵朵嚎啕大哭,哭的声嘶力竭,撕心裂肺。

    遥想中的丽江古城,巍峨的玉龙雪山,清澈的小桥流水,那里的房屋弥漫着沉旧的古意,那里的女孩是丛林中最美丽的精灵,最令人神往的便是那关于‘一米阳光’的传说。

    林逸凡拿出手机,给他的特别助理程诺打了一个电话,“订两张去丽江机票。”

    他与钱朵朵在丽江相遇,他们同样被一米阳光的传说所吸引,一起登上玉龙雪山,去寻找一米阳光。

    那天晚上,他们在车里坐到天亮,钱朵朵撑不住,靠在怀里睡着了,林逸凡看着熟睡中的她,轻声说“朵朵,你知道我来丽江是做什么的吗?她生前,我们约好一起去丽江,看一米阳光,可是她永远地离开我。在丽江古城,我遇见你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她。我带着你登上玉龙雪山,来寻找一米阳光,你可否愿意陪我一起跳崖殉情?”

    清晨,一缕阳光穿透云层,照在山顶。

    林逸凡叫醒钱朵朵,她像个欢乐的孩子般,兴奋地打开车门跳下车,往阳光照射的地方跑去。

    阳光像金子般洒在她的身上,她站在山顶大声呼喊“逸凡哥哥,我看见一米阳光了。传说,两个相爱的人,一起被一米阳光照到,他们便会一直幸福下去。永不分离。”

    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他在阳光里看见了心中的那人,她不希望他不要做傻事。

    林逸凡觉得,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他失去了许晴玉,却遇到了钱朵朵,钱朵朵是许晴玉派来拯救他。

    回到凤城以后,母亲病危,他在重症监护室里,守了五天,母亲最终还是离开了他。

    他已经失去母亲了,他与钱朵朵在丽江相识。如果对于她来说,去丽江是她最想做的事,他替唐景森帮她达成所愿。

    和林逸凡通过电话以后以,钱朵朵似乎有了勇气去面对以后的人生。

    兰姨换完床单出来,看到钱朵朵已经穿好衣服,准备下楼,兰姨忙问“钱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吗?”

    唐景森听到兰姨的声音,从房间出来,看着穿戴整齐的钱朵朵,上前一把拽住钱朵朵的胳膊,两个人跌跌撞撞下了楼。

    “现在就滚,走了别再回来。”唐景森脸色铁青,用力将钱朵朵推到了大门外,“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午夜十二点,兰苑别墅区在半山腰上,钱朵朵被赶出门,她能清楚地听到山里夜鸟的叫声,和奇怪的动物声儿。

    “唐总,这大半夜的,钱小姐还年轻,她不懂事,可以慢慢教,我去她喊进来。”兰姨说完就要去开门。

    “不识好歹的东西,让她在门外好好想清楚。没有我,她还在酒吧给老头子陪酒,喝死都没人可怜。”唐景森低吼一声,朝着闻声出来的几个佣人说“谁都不许给她开门!”

    钱朵朵站在门外,她感觉,她被整个世界遗弃了,她没有脸再见林逸凡。唐景森觉得她忘恩负义,不识好歹,没有人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她有多难过。

    四周黑漆漆地,钱朵朵又冷又怕,她打了个寒颤,没有勇气喊门进去,也没有胆子自己走山路下山。

    唐景森大步上楼,进房的时候,卧室门甩的猛烈,仿佛整座别墅都跟着颤抖了。

    他缓步走到阳台,看见钱朵朵缩成一团,站在门前的花园里。

    她只需要走到雕花大门边,按一下开关,那门就能打开,只要她走出这道门,以后,她就算是死在外面,他也不会再管她。

    唐景森烦燥地站在阳台,看着楼下的钱朵朵,她缩成一团,蹲在那里,也没有离开,也没有喊门进来。

    兰姨一直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钱朵朵,她不敢去开门,便只能守在那里,等着唐景森气消了,放钱朵朵进来。

    烦躁的情绪挤在唐景森心头挥之不去,床单已经换掉了,但是那抹红仿佛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没有上床睡觉的心情。

    唐景森进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爽衣服,再回到窗前的时候,看见玻璃窗上有一层水雾,原来下起雨来了,再看一眼楼下的人,已经不见了。

    唐景森心想,可能是兰姨心软,放她进来了,他慢悠悠地下楼,想嘲讽她几句的,却看见兰姨坐在沙发上,一脸担忧地看着窗外。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没有听到钱朵朵上楼的声音,客厅沙发上只坐着兰姨。

    “她人呢?”

    兰姨望向唐景森,叹息一声“她走了有一会儿了,现在外面下雨,也不知道她打到车没有?”

    “走了?”唐景森眉头一蹙,显然有些不敢相信,她不是怕鬼吗,胆子那么小,深夜敢自己下山?

    唐景森拿出手机拨打钱朵朵的电话,她不接,他调出门口的监控,看见钱朵朵一个人走的,她真的徒步下山去了。

    “唐总,要不让老黄去找钱小姐吧,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

    唐景森烦燥地拿了车钥匙,穿着睡衣,换了一双鞋就开车出去找钱朵朵了。

    钱朵朵害怕极了,昏黄的路灯,山里夜鸟和动物叫声,她越跑越快,突然一道强光照在她身上。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帅气的俊脸。

    路灯太暗,她看不清楚是谁,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逸凡哥哥?”

    唐景森冷峻的脸愈发深沉,不动声色开口,“你就那么想林逸凡吗?”

    钱朵朵的头发已经被雨水淋湿了,身上的运动装紧紧贴在身上,她冷得瑟瑟发抖,显然没有想到,唐景森会出来找她。

    “唐……唐总……”钱朵朵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要嘛上车,要嘛我现在开车撞死你,然后把你扔到山沟里。反正这一路没有监控,下雨的深夜,谁会知道?”唐景森握住方向盘的手圈紧,他落下车窗,敞开道细微缝隙,偶尔有零星雨点打到脸部。

    他面色阴沉地可怕,钱朵朵也是真的怕了,不是怕被他开车撞死,而是怕山里奇怪的声音。

    她打开车门,上了车,唐景森眼里渐沉,狭小空间静谧无声,又是这种几近窒息的感觉。

    “寄上安全带。”唐景森提醒了一句。

    钱朵朵轻吸口气,乖乖地寄上了安全带,她手肘支起侧脸,嗓音暗哑,“唐总,对不起,你觉得我不识好歹也行,忘恩负义也罢,我想,我没有办法继续履行我们的协议了。”

    “违约赔偿金是三倍,也就是说,你要还我六十万,现在跟我回去,还是走?”唐景森云淡风轻地说道。

    他开着车一直往前走,钱朵朵的心痛地揪到了一起,把她卖了,也弄不来六十万,他存心想逼死她。

    钱朵朵缓缓抬起头,看向唐景森,他的目光平静而悠远,她哀求道“唐总,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邓卉下周回来,我需要一个年轻漂亮的花瓶。”唐景森面无表情地说。

    钱朵朵不解地看着他,“你找名门千金吧,她们比我更有价值。”

    “你错了,名门千金玩了要负责,你不用。”唐景森冷漠地说。

    “呵呵,原来是这样。”钱朵朵心如死灰,原来她竟如此廉价,她默默打开车门上了车。

    车到山下,唐景森将车停在路边的站台,他俯身,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下车,拿六十万来解除合约,或者现在跟我回去。”

    “我没有钱,你为什么非要这么逼我?”钱朵朵一脸绝望地看着他,六十万她赔不起,她也无法厚脸皮去向林逸凡借六十万来解约。

    “那就留在我身边,一个月一万,用不了两年,你就可以离开。”唐景森弯腰过去,关上了车门,然后调转车头,上山了。

    回到兰苑的时候,兰姨还没有睡,她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唐景森将钱朵朵带回来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钱朵朵淋了雨,身上都湿透了,进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一边洗一边哭,哭了很久很久。她满身吻痕,可是无论怎么洗,都洗不去身上这些痕迹。

    她哭着喊着叫着,满腔的委屈,好像喊出来了,她才不会痛苦的憋死。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兰姨给她煮了一碗姜汤放在了床头柜上,“钱小姐,喝碗姜汤驱驱寒,什么都别想,一切都会好起来。”

    “谢谢兰姨。”钱朵朵红着眼眶说道。

    喝完姜汤,钱朵朵感觉身上暖了很多,可是姜汤暖了她的身,暖不了她的心。

    她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婴儿,蜷缩成一团,抱着膝盖一觉睡到天亮,已无暇顾及别墅里有没有女鬼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钱朵朵睁开酸疼地眼睛,看到手机上有三十二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林逸凡打的。

    还有一条未读短信一点半飞丽江,我在机场等你。

    钱朵朵红了眼眶,看着屏幕上的短信,然后越来越模糊,她抬手擦干眼泪,死死盯着手机。

    下午三点见外婆,唐景森好不容易答应的,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外婆,她不能自私地为了一个男人扔下外婆。

    昨晚,她真的太伤心了,才会打电话给林逸凡,她与他早就不可能了,在她出现在唐景森身边的时候。她和林逸凡就彻底结束了。

    逸凡哥哥,此生,我都没有办法再和你重游丽江了,你永远在我心里,永远。

    短信回过去以后,钱朵朵把手机关了机,洗漱完,换好衣服便下楼了。

    兰姨眼神复杂地看着她,走上前,关心地问“钱小姐,你没事吧,眼睛肿成这样。”

    钱朵朵淡淡一笑,说“睡得太久了,眼睛都睡肿了。兰姨,可不可以给我煮两个鸡蛋敷眼睛,下午三点我要见外婆。”

    兰姨为难地看着她,说“唐总早上离开的时候,说取消了。”

    “取消了?为什么,不是说好今天下午三点见外婆的吗?”钱朵朵情绪激动地问。

    “唐总今天早上发了很大脾气,早餐都没吃,还把桌子掀了。老黄昨天晚上,忘记给车子加油。被扣了这个月奖金。”兰姨说完小心地观察钱朵朵的神色。

    钱朵朵难过的好想哭,唐景森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他怎么可以这样?

    “兰姨,我可以抱一下你吗?”钱朵朵说完抱住了兰姨,然后像个孩子般委屈地哭了起来。

    “钱小姐,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顺着唐总,别惹他生气,什么事都好商量。”兰姨轻拍她的后背安慰道。

    钱朵朵抱着兰姨,哭了一阵之后,便上楼了,收拾好东西,什么都没吃,就要出门。

    兰姨拿着煮好的鸡蛋走出厨房喊道“钱小姐,你去哪儿?”

    钱朵朵面无表情地说“出去买点儿东西。”

    “唐总说,让你在家等他,哪儿也不准去。”兰姨好心提醒道。

    “他说话不算话,我为什么还要乖乖服从命令。”钱朵朵说完就往门口走去。

    兰姨赶紧拿了一块白手绢,将两个煮熟的鸡蛋包住,追上去递给了钱朵朵,“饿了就吃,不想吃。用来敷眼睛。”

    “兰姨……”钱朵朵感动地看着兰姨,顿时红了眼眶。

    “出去散散心,记得早点儿回来,如果能赶在唐总回来之前到家,我就假装不知道你出去过。”兰姨冲她眨眨眼。

    钱朵朵想也没想,在兰姨脸上亲了一下,“兰姨,谢谢您,那我走了。”

    “早点儿回来。”兰姨叮嘱道。

    老黄开车将钱朵朵送到山下的公交站台,钱朵朵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直奔机场。

    她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她并不打算跟林逸凡去丽江,但是又忍不住想去机场看看。

    对于钱朵朵来说,能远远地看着他,他就知足了。

    林逸凡环视着机场四周,却没有发现他想等的人,他有些失望,但是仍然在等,不到最后一刻,便不会放弃。

    钱朵朵赶到机场,听到天际传来沉闷的嗡嗡声,有飞机起飞了。

    凤城机场每天都有很多航班起飞和降落,这里的人都是有着自己的方向,匆匆地起飞,匆匆地下降,带走别人的故事,留下自己的回忆。

    只有钱朵朵的人生没有了方向,她就如一个牵线木偶,线的另一端紧紧握在唐景森手里。

    远远看到落地玻璃窗前,有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是林逸凡,他还在机场,并没有因为她的短信而放弃丽江之行。

    钱朵朵其实并不喜欢机场,五岁那年,她和爸爸在机场送走了妈妈,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回来。

    机场是一个有关离别和希望的地方,它充满了眼泪、悲伤和不安,害怕离别的人也是抵触去机场的人。

    林逸凡再次拿起手机,拨打钱朵朵的电话,仍然是关机状态。

    钱朵朵躲在一棵绿植的后面,远远看着他,而这一幕,唐丝丝一进机场大厅就注意到了。

    林逸凡站在显眼处,而钱朵朵躲在暗处悄悄看着他。虽然不清楚他们在玩什么,但是唐丝丝知道,只要她现在出现,钱朵朵就不敢走到林逸凡面前了。

    唐丝丝拿出手机,在钱朵朵身后不远处,悄悄地偷拍她,顺便把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的林逸凡一并拍了进去,然后把照片发给了唐景森,还附带了一段文字说明你的小绵羊在凤城机场,要跟人私奔,速来。

    唐景森看着手机的上的短信,今天一早,他接到了邓子墨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邓卉。

    邓卉悄无声息提前回国了,她拿到了第一手资料,要赶在今天的晚间新闻播出。

    而且据可靠消息,晚间新闻女主播怀孕,即将调岗,邓卉此时回来,有很大希望主持晚间新闻节目。

    最美战地女记者,新闻女主播,邓氏集团千金,邓卉全身都闪耀着金光。

    如果唐景森与邓卉的订婚仪式能够照常举行,湖畔新苑的房子很快就会抢售一空。

    这次唐老爷子为了唐景森豁出老脸跟银行贷了二十亿,唐老爷子这一生,一直把唐景森视为他的骄傲,他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欺压唐景森半分。

    此次,邓卉逃婚,湖畔新苑项目资金不到位,邓老爷子本想借此压制唐景森。没想到,唐景森将两千多万的布加迪跑车送给邓子墨,单方面解除了与邓氏集团的合作。

    通知唐景森去机场接邓卉的人是邓子墨,是邓卉的意思,还是邓老爷子指使,唐景森不想追究,重点是邓卉活着回来了,而她现在还有利用价值。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来机场接邓卉,钱朵朵也来了机场,还想跟林逸凡一起去丽江。

    “卉儿,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安娜来的消息,说丝丝和林逸凡私奔去丽江,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唐景森说道。

    邓卉淡淡一笑,“怎么,还是不同意他俩在一起?”

    唐景森闻言轻笑,道“我去去就回,在这儿等我。”

    “人家相约私奔,你去棒打鸳鸯,这叫什么事儿?走啦。”邓卉拉着唐景森,想让他走,他轻轻推开了她的手臂,“我马上回来。”

    邓卉看着唐景森快步离开,心中泛酸,很不是滋味儿,深吸一口气,走出机场大厅,拦了一辆出租车,便走了。

    上出租车以后,她给唐景森打了一个电话,“景森,我赶着回电视台报道,先走了。”

    唐景森远远看着钱朵朵,对电话那端的邓卉说“丝丝已经走了。”

    “走的好。”邓卉在电话那端传来爽朗笑声。

    “看样子,我只能装作不知道丝丝去哪儿了。”唐景森在电话里说。

    “好。我们都保密,祝丝丝抱得美男归。”邓卉笑着挂断电话。

    唐景森却笑不出来,眼见钱朵朵痛苦地捂住嘴,她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怕自己忍不住喊出他的名字,怕自己朝他飞奔而去。

    林逸凡一直在看手机,唐丝丝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今天她穿着一条亚麻长裙,外面套了一件羊绒针织衫,戴着太阳镜,长发披肩,整个人清纯脱俗。

    “丝丝,你怎么会在这里?今天就走吗?”林逸凡讶异地看着她。

    唐丝丝冲他微微一笑,“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要回学校的吗?”

    “那你是……”

    “我去丽江玩两天,下周卉儿姐姐回来,见到她以后再走。”唐丝丝故作轻松地说。

    林逸凡嗤笑一声,“我们可能会同路,我也去丽江。”

    “是吗?真巧。”唐丝丝还在装。

    林逸凡看了一眼手机,不死心地最后一次拨打了钱朵朵的电话,仍然是关机状态。

    唐丝丝笑问道“你在等人吗?”

    “没事,时间到了,我们进去吧。”林逸凡轻揽唐丝丝的肩,两个结伴过安检。

    在排队等候安检的时候,林逸凡仍然不住地回头张望,却始终不见钱朵朵的身影。

    检票,查验身份证,安检,他机械地按机场人员的要求一步一步的做着……在这间隙,他又一次回头,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

    偌大的机场,每一个安检口都上演着离别,之前,在影视作品中见过太多的离别场景,在文学作品中想像过太多的这样的离别,而在今天,却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钱朵朵踮着脚,伸长了脑袋,却看不见他了,他被后来安检的人挡住了……一种悲伤涌上心头,泪水从脸颊滑下,滴落在这机场。

    人生或爱情里,一直也布满了一个个车站、机场和渡头,上演着相聚和离别。每一场相聚也是离别的开始。

    钱朵朵多么希望,此刻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去丽江的人是她啊。

    安检结束,转身的时候,林逸凡看到了伏在通道口栏杆上的钱朵朵,同时也看到了,在钱朵朵身后不远的地方,唐景森一脸肃冷的杀气,正注视着他们。

    泪水模糊了钱朵朵的视线,他们四目相对,她却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挤出笑容,对着她笑。

    钱朵朵轻轻挥手,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他也许看懂了,也许没有看懂,但她还是说了带着我的灵魂回丽江吧。

    林逸凡消失在安检的转弯处,钱朵朵泪如雨下,她感觉,她心和灵魂随着林逸凡的转身,而丢失了。

    机场外下着蒙蒙春雨。所有寒冷都笼罩在离别的身上,钱朵朵慢慢走出机场,眼中含着泪光。

    经过唐景森身边的时候,她居然没有看到他,刚走过去两步,她突然眼前一黑,然后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她在医院输着液,兰姨守在她身边。

    “钱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兰姨激动地看着她。

    “兰姨……”钱朵朵刚开口,马上发现自己声音嘶哑地像个老太婆。

    “你高烧到三十九度,晕倒在机场了,是唐总带你回来的。”兰姨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你去机场做什么?”

    钱朵朵愣住了,唐景森把她带回来的,他怎么会在机场?

    “钱小姐,关于你出现在机场的事,你最好想清楚怎么跟唐总解释。”兰姨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钱朵朵不清楚唐景森到底知道多少,但是本能地觉得不能告诉他真相。

    吊完针,钱朵朵就退烧了。傍晚的时候。老黄便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兰姨拎着一袋药扶着她上了车。

    回到兰苑的时候,佣人正在厨房做饭,唐景森坐在沙发上国际新闻。

    “唐总,我出院回来了。”钱朵朵乖乖过去打招呼。

    唐景森冷冷地瞥了一眼钱朵朵,说“兰姨,看一下厨房什么时候可以开饭,陈医生七点过来给她吊针。”

    “好,我去厨房看看,尽快开饭。”兰姨回应道。

    钱朵朵站在沙发边上,不敢上楼,也不敢坐,乖乖站在那里,等着唐景森发话。

    “杵在那儿干嘛,给你看两样东西。”唐景森拿出一个小纸盒递给她。

    钱朵朵猜疑地接过了来,然后打开了盒子,看到了海洋之星和真爱脚链的样品,做工十分精致,与正品并无不同。

    “做工真好。”钱朵朵惊叹道。

    唐景森冷冷地瞥她一眼,“怎么谢我?”

    钱朵朵咬着唇想了想,说“赚的钱,分你一半。”

    “我不缺钱。”唐景森不耐烦地说。

    “唐总,我……”

    “唐总,钱小姐,可以开饭了。”兰姨一声喊,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吃饭的时候,唐景森破天荒地给她盛了一碗鸡汤,他闭口不提她为何会出现在机场。

    “一天没吃东西,先喝汤再吃饭。”唐景森面无表情地说。

    “我今天去机场送人。”钱朵朵开口道。

    唐景森没有出声,钱朵朵指尖冰凉,捧着热气腾腾地鸡汤,可还是暖不了她,他不回应,她很害怕。

    “我不是故意跑出去的,我本想送完朋友就赶回来……”

    “吃饭。”唐景森显然并不想听她的解释,或者说,她说话越多,谎言就越大。

    钱朵朵禁了声,乖乖拿起碗,小口小口吃了起来,吃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唐景森,“我去送林逸凡。”

    “我今天一早接到邓子墨的电话。说邓卉今天回来,飞机晚点,于是我看见了你。”唐景森没有继续说,他看见了全部,她痛苦,流泪,绝望,心如死灰,以至于在他怀里晕倒。

    钱朵朵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握着勺子的手收紧,红着眼眶说“对不起,我没有跟他走,我只是想看看他。”

    “想听我的故事吗?”唐景森一边说,一边夹了排骨放进她碗里,他是真的觉得她瘦,想让她多吃一点儿。

    钱朵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要给她讲他的事。

    “与林逸凡有关?”钱朵朵猜测道。

    “嗯。”唐景森点点头,放下筷子,眼角的余光看到家庭医生陈安泽过来了。

    陈安泽的父亲也是为唐家服务的,他毕业以后,能顺利进入医院工作,并安排到自己喜欢的科室,全都是唐老爷子的功劳。

    唐老爷子只相信陈安泽父子俩,两家已经发展成了很亲密的关系。唐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是陈安泽的工作时间,主动去医院找他。

    晚上,有事找陈安泽,哪怕他在约会或者睡觉,都会立即赶过来。

    兰姨见了陈安泽来了,赶紧迎了上去,“陈医生,吃饭了吗?”

    “没有呢,好久没偿过兰姨的手艺,过来蹭饭,唐总不嫌弃吧?”陈安泽一边换鞋一边开玩笑地说道。

    外面下着雨,他进来的时候,头发上有细细的水珠。

    唐景森起身,坐到了钱朵朵身旁的空位上,钱朵朵愣了一下,小声说“要不,我去厨房吃。”

    “钱小姐,是不想跟我一起吃饭吗?”陈安泽将大衣交给兰姨,走到吧台边上洗手,然后好奇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那个红烧排骨她不能吃,留给我吃吧。”

    钱朵朵悄悄看了唐景森一眼,她不是介意跟陈安泽一起用餐,而是觉得自己身份尴尬,“唐总……”

    “陈医生不是外人。”唐景森的手放在了钱朵朵的大腿上,将她按住了。

    钱朵朵只好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不敢再乱动,陈安泽洗完手,兰姨递上来一条干爽的毛巾,“陈医生擦一下吧,头上有水。”

    “傍晚这雨下大了,听说邓卉回来了?”陈安泽擦了擦头发,然后将毛巾随意地搭在椅背上,找开椅子坐了下来。

    兰姨拿了一副碗筷过来,将毛巾收走的。

    唐景森神色莫测地看向他,眼神微眯,“联系你了?”

    “那倒没有,来的路上,在收音机里听到的。”陈医生一边说一边给自己盛了一碗鸡汤,然后看见钱朵朵没有动餐具,问“钱小姐。你赶紧吃,吃完输液。外面下大雨,唐总应该不想留我过夜,我得早点回去呀。”

    钱朵朵听到他的话,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外面天都黑了,还下雨,输个液而已,特意把他叫来。

    “给陈医生添麻烦了。”钱朵朵感激地说。

    陈安泽听到她这话,乐了,挑衅地看着唐景森,“唐总,听见没有,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很感动。”

    唐景森冷着脸,没有回应他,而是看向钱朵朵,“你的确是添麻烦了,知道自己是个麻烦,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再麻烦别人。”

    钱朵朵瞪大眼看着唐景森。眼眶又红了,泪在眼眶涌动。

    “好好一句话,被你说成这样。来来来,钱小姐,听我跟你演示一遍,看着我的眼睛。”陈安泽冲钱朵朵喊道。

    钱朵朵转头,看向陈安泽,云淡风轻地说“唐总是关心我,陈医生吃饭,唐总吃饭。”

    “吃饭。”唐景森附和一声,他这一声,有点儿命令的意思,果然陈安泽没再聒燥的多嘴。

    吃完饭,陈安泽给钱朵朵输液,然后去了唐景森的书房,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干嘛。

    输液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陈安泽离开的时候,别有深意地看了钱朵朵一眼,对唐景森说“据可靠消息称,邓老爷子的病情严重了,可能需要手术。”

    “多行不义随必自毙。”唐景森嘴角含笑,偏偏是那种裹着阴冷寒意的冷笑。

    陈安泽笑着说“你会不会订婚和结婚一起办?”

    “不会。”唐景森坦言,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与邓卉牵手一生。

    “邓老爷子如果接受手术,那么在手术前,一定是会把邓卉的婚事解决了,你提早作准备吧。”陈安泽说完看了看钱朵朵,“不会是动心了吧。”

    唐景森冷漠地看着他,“陈医生,这好像超出了你的职责范围,是你想知道,还是唐老先生让你来打听的?”

    “景森,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陈安泽眼里闪过一丝忧伤。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因为许晴玉的死而决裂,只因为他隐瞒了许晴玉怀孕的事。

    陈家两父子是服务于唐老爷子的,也只能唐老爷子忠心,当年的事陈安泽从来没有解释过,因为他认为,作为好兄弟,他觉得自己没有错,是为唐景森好。

    唐景森从唐家大宅搬出来,与唐老爷子决裂的同时,也将陈安泽划为了普通人,普通到只把他当成为唐家服务的医生,仅此而已。

    “告诉我当年的真相,她为什么会自杀?”唐景森目光灼灼地盯着陈安泽。

    陈安泽笑了,“我答应唐老先生,在他有生之年,不告诉你真相。”

    唐景森转身就往屋里走,走了两步回过头瞪着他“你在逼我咒他早死吗?”

    “有些爱可以无声无息地存在,唐老先生真的很爱你,我们不告诉你,是为你好。你理解也怪,怨我们也罢,我们既然决定要瞒你,就会一直瞒下去。”陈安泽说完冲进雨里,门外传来车子解锁的声音,之后车子启动,他离开了。

    钱朵朵在二楼,但是一楼的动静,她一直竖起耳朵在听,其实她也好奇,被唐景森这样的男人深爱着,为什么要自杀?

    而且自杀时,已经怀孕了。如果真的爱他,即便不能嫁给他,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像他那么基因强大的男人,生一个他的孩子,一定漂亮又聪明。

    钱朵朵不能理解的事,唐景森其实也没想明白,许晴玉为何要自杀,有什么问题,不能一起分担,她为何自己一个人承担了所有。

    她死了,唐老爷子找她的时候,到底说了什么,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唐景森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看晚间新闻,人坐在那里,心却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邓卉在电视屏幕上,与主持人互动,谈笑风生,唐景森只是静静地看着,甚至都没有听她在说什么。

    他默默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电视屏幕的照片,传给了邓卉。

    唐景森上楼的时候。兰姨端了一杯安神茶送了上去,钱朵朵正好从房间出来,看见兰姨,便叫住了她,“兰姨……”

    兰姨往书房看了一眼,走到钱朵朵身边,轻声说“把安神茶给唐总送去。”

    钱朵朵接过茶杯,小声问“兰姨,那个自杀的女人,是死在我房间吗?”

    兰姨拉着钱朵朵去了她的房间,关上门,小声说“你可能误会了,兰苑是唐总住的地方,许小姐被安排在另一套别墅里住。三年前,唐老先生约许小姐来兰苑见面,兰苑这么多人,没人通知唐总。许小姐离开兰苑以后,就在她住的房子里自杀了。”

    钱朵朵脸色微微一变,才明白过来,她被唐景森捉弄了。

    明知她怕鬼,唐景森却故意吓她,说许晴玉死在兰苑。

    “也就是说,她来兰苑见唐老先生,是瞒着唐总的,而兰苑里工作的人,也没有人通知唐总。等唐总知道她见过唐老先生,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钱朵朵试探性地问。

    兰姨点点头,“唐老先生不让通知唐总,谁敢违背?谁也没想到,许小姐会自杀呀,算了,这事儿过了不提,你也不要再问。”

    “嗯,知道了,我把安神茶送过去吧。”钱朵朵捧着安神茶走出房间,朝书房而去,兰姨直接下楼了。

    得知那个女人不是死在兰苑,钱朵朵松了一口气,起码以后的日子不会太难挨。

    走到书房门口,听到唐景森正在打电话,语气非常温和,直觉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

    而且这不是第一次,她听到唐景森温柔地跟女人通电话,她端着茶杯,站在门口,进去也不是,后退也不是,直接像个门神似的站在门边。

    “端进来。”唐景森突然开口道。

    钱朵朵愣了一下,探头看向他,确认是在叫她送安神茶进去,便乖乖地将茶端进去了。

    “不是跟你说,佣人给我送安神茶……对,还是失眠,你早点回来陪我吧。”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53章 最初的爱,最深的痛-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