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 -> 书目 -> 第050章 钱朵朵涉毒被抓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050章 钱朵朵涉毒被抓

    唐景森见她这副模样,心情豁然开朗,打开车载收音机,主持人正在送歌。

    音乐响起,熟悉的旋律,却不知道是谁的歌。

    开始是一段独白你真的忘得了你的初恋情人吗?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她真的就是她吗?还有可能吗?这是命运的宽容,还是另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唐景森听到这段对白,脸色微微一变,他突然加速,车子像箭一样飞了起来,现在是下坡,加速行驶是很容易出事的。

    钱朵朵察觉到了他的变化,紧张地看着他,小声说“你不想听这首歌,就切掉。”

    “拿什么作证,从未想过爱一个人,需要那么残忍才证明爱的深。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也同样落的不可能。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爱错了的人……”

    收音机里,张信哲的嗓音典雅温文,声音细腻而丝丝入扣,歌曲旋律忧伤而不显矫情。将一对恋人分手后的心理活动写出来,使听众也不得不为之而忧伤,其高h处感人肺腑,通过对天,对爱,对情的控诉,也震憾到了唐景森。

    车子下山的时候,险些跟一个拐弯上山的车相撞,唐景森一脚重重在踩在刹车上,钱朵朵整个身子往前一冲,他及时伸出胳膊将她压回了座椅上。

    “下车。”唐景森面无表情地说。

    “啊?在这里下车吗?”钱朵朵惊讶地看着他。

    “要我扔你下去吗?”唐景森眼睛看向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台,他剑眉微蹙,神色露出丝恼怒。

    钱朵朵解开安全带的扣,乖乖打开车门下车。“那个,我出门匆忙,忘记没带钱。”

    唐景森拿出钱包,抽出一把百元大钞,扔到她身上,然后颀长的身子探过来一把拉上了车门。

    只见他一个漂亮的甩尾扬长而去,一地的百元大钞,随风飞舞,钱朵朵红着眼眶,默默地捡钱。

    唐景森唇角弧度绷紧,车子开出去了,他看见那抹小小的身影正在低头捡钱,这让他心情更加烦燥了。

    钱朵朵一张一张,把所有的钱都捡了起来,还有一张,被车轮的惯性带着飞出了几米远,她跑过去捡钱,差点被车撞了。

    “不要命了?”司机探出头来骂道。

    钱朵朵捡起地上的钱,没有抬头,也没有出声,深深地鞠躬表示歉意后便退到了路边。

    车子开过去的时候,钱朵朵的眼泪也下来了,她很想忍住,可是眼泪就是不听使唤地往下掉。

    她双手插进风衣口袋里,也不看车,就往马路对面跑过去,差点儿被一个骑电动自行车给撞了。

    钱朵朵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唐景森喜怒无常,他会因为听了一首收音机电台的歌而不高兴,就她扔下车。

    她是真的忘记带钱包,可是他却那样羞辱她,直接抓起一把百元大钞砸向她。

    公交车来了,又走了,钱朵朵一个人蹲在那里,抱着膝盖痛哭,然后越哭越伤心。

    唐景森开着车跑出去几公里以后,在下一个路口调头回来了,当他回到那个路口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一幕,钱朵朵小小的身影缩成一团,抱着膝盖在那儿哭。

    他的车就停在马路对面,他在车里静静地看着她。没有鸣笛,也没有开过去,就在马路对面这么看着她。

    哭了一场之后,钱朵朵似乎意识到上学要迟到了,她站起身,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直到那辆出租车开出去了,唐景森才在路口转弯,远远地路着那辆出租车,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此刻,只要静静地跟着她,看她安全到达学校。

    出租车停在了学校的西门,因为这个门口的人比较少,钱朵朵始终低头着,唐景森看不见她的脸,自然也看不见她红肿的眼睛。

    唐景森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他心里却清楚,不关她的事,但他却迁怒了她。

    手机响起的时候,唐景森看了一眼,没有接,驱车往公司赶去。

    刚进公司,前台赶紧迎了上来,“唐总,安娜小姐让我转告您,董事长来了,在您办公室。”

    “嗯。”

    唐景森修长的身影快步穿过公司一楼大堂,朝电梯口走去,手机再度响起,还是安娜。

    “我到公司了,马上进电梯。”唐景森沉声道。

    “钱小姐的事,董事长已经知道了。”安娜在电话里说道。

    唐景森薄冷唇瓣弯出一抹冷笑,“他又想故伎重施。”

    “唐总,无论董事长一会儿说什么,请你不要跟他硬碰硬,不能让三年前的事再来一次了。”安娜情绪有些激动,当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三年前的事,你果然知情,我回头找你算帐。”唐景森挂断电话。

    秘书室里,安娜无力地跌坐到椅子上,三年了。那件事,就像压在她心上的石头,她一直掩饰的很好。可是钱朵朵出现以后,她就感觉,那块石头要落下来了。

    安娜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冲了一杯咖啡,送进了唐景森的办公室。

    唐老爷子坐沙发上,冷冷地瞥她一眼,“他来了?”

    “是,到楼下了。”安娜恭敬地回答。

    “那个女孩子的照片我看过了,跟那许晴玉的确有些相象。”唐老爷子叹息一声。

    “董事长,唐总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还望您能心平气和地跟他沟通。”安娜忍不住劝道。

    唐老爷子深深地凝视安娜,“娜娜,那个女孩子的事,你不该瞒我。”

    “董事长,对不起,是我失职了。”安娜低下了头。

    “是我不让她说的,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唐景森直接推门进来了。将公文包往桌上重重一扔,然后脱下了外套,安娜赶紧上前接过他的外套,给他挂好。

    唐老爷子瞪他一眼,对安娜说“你出去忙吧。”

    “是。”安娜退出了唐景森的办公室,然后带上了门。

    整个秘书室的人都紧张起来了,秘书室共有四位秘书,安娜是秘书室主任,除了安娜,唐景森还有一位特别助理,替唐景森出差去了,暂时不在国内。

    “安娜姐,董事长突然来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外面都传咱们公司出现财务问题,董事长可能是帮唐总来解决财务问题的。”

    “唐总和那个女大学生的事传的沸沸扬扬,董事长恐怕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喜欢邓卉,你们听说了吗,邓卉要回来了,她的助理替她报名参加了最美女记者大赛。”

    四位秘书,你一言我一语,聊的正起劲,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安娜立即起身,朝唐景森的办公室跑去。

    刚推开门,一个文件夹飞过来,砸到了安娜的头上,然后她疼得捂住了额头,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掌心缓缓流下。

    “湖畔新苑资金短缺,你选的好亲家,等着落井下石,而你来公司砸我的办公室,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唐景森说完走到办公室门口,打开了大门。

    唐老爷子自知理亏,见安娜捂着头,手指缝里有血涌了出来,“赶紧去医院吧。”

    安娜低着头,从容淡地地说“董事长,我没事,您消消气,眼前最紧要的是解决湖畔新苑资金问题。”

    “下午三点前,资金一定到位,今晚我和丝丝去兰苑。”唐老爷子说完走出了唐景森的办公室。

    唐景森袋里摸出一块手绢,按压住了安娜的头,“他就这脾气,以后听到动静,别急急忙忙跑进来。”

    安娜心中一暖,微笑着说“我担心唐总你有事。”

    “能有什么事,他是我父亲,若真想揍我一顿,谁也拦不住。你来压着伤口,我送你去医院。”唐景森抓起安娜的手,让她的手压手绢。

    他的手抓住她的手,温暖从他的手心传来,一直暖到安娜心里去了。

    她顺从地自己按住手绢压住伤口,满怀歉意地说“唐总,弄脏你的手绢了。”

    “没关系,用完就扔了吧。”唐景森随口说道,他走到桌边,拿了钥匙和手机,扶着安娜出了办公室。

    秘书室里的人赶紧跑了出来,“唐总,安娜姐怎么了?”

    “一号,把安娜的外套和包拿来,我送她去医院。”唐景森冷着脸说道。

    “她叫王一然。”安娜小声提醒道,秘书室总共就五个人,唐景森只记住了安娜,其他四位都他直接喊编号。

    会议秘书艾琳见唐景森要送安娜去医院,忙问“唐总,十点的会议怎么办?”

    “取消。”唐景森不耐烦地说。

    “好的,我立即通知下去。”艾琳刚转身,唐景森就叫住了她,然后想不起她的名字,直接喊“二号,郑副总在吗?让他主持。”

    安娜轻笑出声,道“她叫艾琳。”

    “记不住,她知道自己是二号就行了。”唐景森没好气地说。

    “郑副总每天十点后才会来公司,十点的会议怕是……”说话的是三号秘书苏珊。

    唐景森面色一沉,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手,“立即给郑副总打电话,通知他主持会议。以后超过九点,他没有到公司,马上通知我。”

    “是,唐总。”汤珊乖乖去给副总裁郑少城打电话了。

    郑少城是唐景森的姑父,唐景森的姑姑唐秋燕年轻时小产落下病根,之后一直未能生育。

    郑少城在公司只要不太过分,为了姑姑的幸福,唐景森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件事,安娜也是知情的,“唐总,让老黄送我吧,部门经理会议,郑副总怕是……”

    唐景森看了四号秘书一眼,他不记得她的名字,但是外界都传,她是郑少城的私生女。

    郑少城把自己的私生女弄进唐氏集团就算了,还安排到了总裁秘书室,安娜平时很小心,几乎没有给她什么工作。

    “让他开会,听听部门经理说什么,让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唐景森话音刚落,一号秘书王一然已经将安娜的外套和包拿来了。

    安娜披上外套,唐景森拎着安娜的包,护着她朝电梯口走去。

    “唐总,记住她的名字。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安娜忍不住开口道。

    唐景森阴兀的眸子划出抹冷笑,“一号王一然,二号艾琳,三号苏珊,四号郑……诗诗?”

    “对,四号郑诗诗。”安娜平静地说。

    “他说是他侄女,那份鉴定报告一直在我的保险柜里,姑姑她……”

    “唐总,您觉得唐女士会不知情吗?”安娜那断唐景森的话。

    “罢了,罢了………”唐景森护着安娜走出电梯,上车以后,他急速飞车,并联系好了医务人员。

    到医院以后,直接安排安娜去了急诊室,为安娜处理伤口的是唐家的家庭医生陈安泽。

    “怎么伤的。”陈安泽一边用消毒水清洗伤口,一边问。

    “文件夹飞过来,我没注意。”安娜自嘲地笑了。

    陈安泽清理完伤口,说“要缝针,不能打麻药,可能会有点儿疼。”

    唐景森听到缝针。眉心微皱,问“缝针后,会留疤吗?”

    “如果不是疤痕体质,用些去疤产品,应该没事。”陈安泽贴心地递给安娜一个毛绒玩具,“疼就抱紧它。”

    “好。”安娜微笑着点点头。

    整个缝针过程中,唐景森是一直背对着他们的,不忍心看,一个女孩子,额头受伤缝针,还有可能留下疤痕。

    安娜是进入唐氏集团工作五年,做唐景森的助理三年,他跟许晴玉打得火热的时候,唐老爷子将安娜调到秘书室任主任。

    她管着整个秘书室,然后处理唐景森日常的事务,她帮他处理的最多的就是订机票,订酒店,订豪华游轮,然后把他的行踪全部反馈给唐老爷子。

    唐景森一直都知道安娜是唐老爷子的心腹,但同样的,她也是他的得力助手。

    三年前。许晴玉毫无征兆地突然自杀了,她死的时候,怀有身孕,而出事前,见过唐老爷子。

    因为许晴玉的死,唐景森三年没有回过唐家大宅,与唐老爷子的关系,几乎决裂。

    这三年来,他一直失眠,经常在梦里见到她,她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整个缝针过程中,安娜没有哭,甚至没有落一滴泪,她紧咬着唇瓣一言不发。

    因为她知道,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她。她为唐景森工作已经三年多了,她太了解他,他不会因为唐老爷子砸伤她,而取消会议送她去医院,他想知道三年前的真相。

    上药以后,陈安泽给安娜开了一些消炎的药,叮嘱她伤口不要碰水,禁食生冷辛辣的食物,三天后换药。

    离开医院,唐景森直接把车开去了凤城商学院,他把车停在学校的西门,看着校园里面,沉默不语。

    “钱小姐很安全。”安娜轻声说。

    唐景森手扶着方向盘,静静地看着前方,问“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娜看着大学校园,打开了车门,“唐总,陪我走走吧。”

    “好。”唐景森下了车,陪着安娜一起走进了凤城商学院,“我大一是在这里度过的,后来董事长保送我去美国留学,回国以后就一直在唐氏公司。”

    “你很优秀,否则,他也不会选中你。”唐景森双手插在裤兜里,顺着这条路慢慢往前走。

    安娜自嘲地笑了,“唐总,你怪过我吗?”

    “你没有做错。你是他选的人,服从他的安排而已。”唐景森其实知道,他和许晴玉的一举一动,安娜都如实禀报给了唐老爷子。

    他没有想到的是,唐老爷子为了拆散他们,逼死许晴玉。

    安娜和唐景森一起走在凤城商学院的樱花大道上,此时花事正盛,樱花大道上花枝浓密,抬头只见花不见天,仿佛进入一个晶莹透亮的世界。

    “那一年,进入商学院,我和钱朵朵一样,没有钱,压力很大,一直在外面打零工。离开商学院的时候,才有幸抬头,欣赏这美丽的樱花雨。我能有今天,真的特别感激董事长,我不后悔我所做的一切,哪怕你怨我。”安娜平心静气地说,她一边走一边抬头看樱花。

    唐景森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远方,“你不打算告诉我真相?”

    “董事长非常地爱你,许晴玉自己选择以死了结,你不能因此而怨恨董事长。如果你真的要怪他,那也只能是怪他太过爱你。无论是我,还是董事长,不提当年的事,也是出于对你的一种保护。”

    安娜说完放眼望去,樱花大道的尽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碎花连衣裙,微风吹过,裙摆轻舞,落樱缤纷,好似在下樱花雨。

    “你回去吧,真爱和海洋之星打样的事不要忘了。”唐景森说完快步朝钱朵朵跑了过去。

    钱朵朵独自一人在樱花大道上漫步,放眼望去,雪白的樱花挂满枝头,仿若云海。耳边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一回头,看见唐景森朝她跑来。

    她震惊地看着他,“唐总?”

    唐景森什么都没说,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钱朵朵没有挣扎,也没有动,轻声问“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经过这里,来看看你。”唐景森面色凝重地说。

    钱朵朵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没有姓唐的人找我,你放心吧。”

    “嗯。”唐景森点了点头,手有些不自在地搓了搓。

    钱朵朵敏感地闻到了血腥味儿,“你是不是受伤了,我闻到血腥味儿了?”

    “你果然是小狗,不仅咬人,鼻子还挺灵。”唐景森打趣道。

    钱朵朵轻轻推开他,将他从上到下看了几遍,最后注意到了他的手,拉起来一看,手上全是血。

    她忙从口袋拿出湿巾擦掉他手上的血迹,擦完之后,才知道他受伤,暗自松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我父亲来过公司,如果……”

    “如果有姓唐的人找我,不见,也不跟任何人走,你会保护我。”钱朵朵重复了他的话。

    唐景森淡淡一笑,抬起头看着这满天的樱花,说“陪我走走吧,这条路真美。”

    “好。”钱朵朵陪着他,一起走在樱花大道上,上课铃响了,她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今天早上,他突然情绪失常,她仔细想过以后,觉得那首歌出了问题。

    不是歌词勾起了他的心痛往事,那就是熟悉的旋律,那是他和心爱之人曾经听过的曲子。

    一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失眠三年,他也算是长情了,这年头,有钱的男人,几个能对旧爱如此执念?

    “知道樱花为什么这么美吗?”唐景森抬起头,看着随风飞舞的花瓣问。

    “因为花期短,在短暂的花期中,薄弱的花瓣用尽全部的生命力绽放出了最美丽的风景,所以樱花一直被视作顽强生命力的象征。”钱朵朵看着站在樱花大道的路边,看着道路下面的那一片花海,一颗颗烂漫盛开的樱花树和中西合璧的古典建筑相伴,浓郁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你有英文名吗?”唐景森突然问道。

    “kr。”钱朵朵轻声说。

    唐景森笑而不语,与钱朵朵一起走到樱花大道的尽头,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从这里看我们走过来的路,沿途花潮似海。有人说桃花的美是入世的美,让人感受到尘世间的喜气和热闹;樱花的美,则有些清冷,不近人情,如隔云端,需要带一点距离来欣赏。”唐景森目光深邃几分,看着眼前繁花似锦的景象,不知道在想什么。

    钱朵朵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他坚毅的侧脸。道“所以,你更喜欢桃花?”

    “樱花再美,也有凋零的时候,我喜欢永不凋谢的花。”唐景森瞥向身侧的钱朵朵,眼角蕴含暧昧。

    他们目光相对的时候,钱朵朵移开了目光,看向远处的樱花,“永不凋谢的花是什么花?”

    “女人花。”唐景森说完笑了起来。

    钱朵朵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他捉弄了,转过头怒视他,“逗我很好玩吗?”

    “有点儿意思。”唐景森说完起身,“你回去上课吧,我走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钱朵朵叫住了他。

    唐景森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她的长发上,有好瓣樱花的花瓣,他伸出手,轻轻拈去她头上的花瓣,“我父亲来过公司,他知道你的存在,大发雷霆,安娜被迁怒而受伤。刚才的血是她的。”

    “你担心你父亲会派人找我?”钱朵朵马上反应过来。

    唐景森捧着她的脸,手指轻抚她微红的小脸儿,“三年前,我父亲见过她以后,她便自杀了。”

    “为什么??”钱朵朵震惊地看着他。

    “不知道,我去找她的时候,楼梯台阶上有血迹,地板上触目惊心的血,她躺在床上,割腕了。”唐景森薄唇轻抿,隐隐有着抑郁的感觉。

    钱朵朵看着他,想了想,说“如果你父亲真的来找我,给我一笔钱让我离开你,我会毫不犹豫拿钱走人。我跟她情况不同,所以你放心,我不会为你死。”

    “你………”唐景森一时气结。

    “唐总,我并没有爱上你,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所以,你不会成为别人要挟我的软肋。我也不可能因为离开你而自杀。”钱朵朵说到这里,小心地看了唐景森一眼,“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家里人真找来了,我……”

    “你敢拿他们的钱试试,看我不剁了你的小爪子。”唐景森说完一把捉住她的手腕,力道大到差点儿将她手腕的骨头捏碎。

    钱朵朵疼地又蹦又跳,“放手,疼……疼……疼,我什么都不要,只求能活着离开你就好。”

    唐景森用力甩开她的手,然后顺着樱花大道,原路返回。

    “唐总……唐总……你放心吧,我不会为你自杀的。”钱朵朵冲他喊了一声。

    单纯的钱朵朵以为告诉唐景森,她不自杀,他就会放心,却不知道,他在为这个生气。

    也是在这一刻,唐景森终于明白,因为不爱,所以能潇洒地放手;许晴玉因为爱他至深,又不能跟他在一起,没有他,她活不下去,她最终选择了自杀。

    “晴玉,你像樱花一样,在我的生命里完美的绽放过,然后就消失了。你可知,我想的是永不凋谢的花,在我身边一直盛放?”唐景森看着满树的繁华,心里空落落的。

    钱朵朵站在原地,看着唐景森越走越远,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我姐要回来了,你说我是把你绑了沉到河底,还是直接把你卖去非洲呢?”

    钱朵朵回过头,见邓子墨站在樱花树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邓少真会开玩笑。”钱朵朵淡淡一笑,说完转身欲走。

    邓子墨动作很快,马上跳到她面前,拦住了她。“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见了。”

    钱朵朵脸色微微一变,道“邓少,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现在不叫学长了???”邓子墨居高临下看着她,拍卖会那晚,她美的就像坠入凡间的精灵,让他为之一动。

    只要一想到,她是唐景森的女人,他就莫名地抓狂。

    是谁都可以,居然是唐景森,他未来的姐夫。

    “学长,我要回教室了。”钱朵朵绕过他,转身欲走,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轻轻一带,她便跌入他的怀中。

    钱朵朵慌了,越挣扎,他就将她抱得越紧,“朵朵,我挺喜欢你的。”

    “我是唐景森的女人。”钱朵朵使劲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他。

    邓子墨嘲弄地笑了,“你跟他不会有结果的。”

    钱朵朵连连后退,警惕地看着他,“跟你也一样。”

    “他能给你的,我也可以。”邓子墨激动地拍着自己地胸脯说。

    钱朵朵心里清楚,邓子墨对她能有几分真心?

    他会关注她,无非是因为唐景森,对于他而言,她是破坏他姐姐幸福的坏女人。

    “邓少,我还有课,先走了。”钱朵朵说完提着裙摆就跑。

    看着钱朵朵越跑越远,邓子墨唇角微勾,眼睛眯着一条线,“小丫头,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钱朵朵人虽然跑了,但是邓子墨的话,她却上心了,邓卉要回来了,唐景森的正牌未婚妻出现,她这个小三,会不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其实她并不明白,唐景森为什么要让别人误会她与他之间的关系,她能感觉到自己被利用了,但诚如他所说,她应该庆幸,她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下午五点多,老黄如常开着车来接钱朵朵放学,照例将车停在西门的大树底下,可是没有见到钱朵朵出来。

    平时这个时间钱朵朵早就出来并且已经上车了,她从来不让自己等太久的。

    会不会遇见什么麻烦了?想到这里,老黄拨打了钱朵朵的手机,响了很久才接通,老黄拨打的了钱朵朵的手机,却是一个男人接的,电话那端男人低沉着声音问“你是谁?”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男声,老黄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特意从耳旁拿下来瞄了一眼号码,没错呀,怎么是男人接的呢,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对方不是自己老板。于是老黄试着问“你好,这是钱朵朵的手机吗?”自己还是先探一下情况再说,万一手机丢了呢。

    “是的。不过她现在不能接电话,你是哪位?”

    听到对方的回答,老黄心里更疑惑了,不能接电话,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呢?于是直接开口说“我是唐景森的司机,唐总派我来接钱小姐放学,在学校门口没有等到她。”老黄直接把唐景森的大名报了出去,在凤城这个地方,唐景森的名字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万一钱朵朵遇到了什么麻烦事,至少对方会对唐总有所忌惮,不会太难为她吧。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愣了一下,随即道,“这里是凤尾派出所,她出了一点儿意外,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凤尾派出所?”凤城商学院就在凤尾区,钱朵朵一定是在学校出了什么事,他忙问“警察同志,请问钱小姐出了什么事?”

    “不方便在电话里说,请你马上过来吧。”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老黄连忙给安娜打了电话,“安娜小姐。我在学校门口没有接到钱小姐,打她的手机,是派出所接的,说她出事了,让现在过去一趟。。”

    “在哪个派出所?”安娜急忙问道。

    “凤尾派出所。”老黄回答道。

    “你先回公司,我立即通知唐总。”安娜挂断电话,直奔唐景森的办公室,他正在接电话,见安娜进来,一脸焦急,“安娜好像有急事,先挂了。”

    唐景森放下电话,颀长的身子往椅背一仰,挑眉看向她,“什么事?”

    “钱小姐出事了。”安娜激动地说。

    今天上午唐老爷子刚刚大闹了办公室,下午钱朵朵就出事了,想起三年前,许晴玉的死,安娜已不像平时那般波澜不惊,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慌乱。

    “联系一下学校那边的人。”唐景森云淡风轻地说。

    安娜紧张地两只手在身侧握成了小拳头,“我进来之前已经试过了,学校安排的人全都联系不上。现在钱小姐在凤尾派出所,我找人问过了,罪名是涉嫌毒品交易。”

    唐景森颔首,黑瞳深邃几分,笑道“毒品交易,小丫头片子还有这本事?”

    “唐总,钱小姐还小,她抵御不了那些人的老谋深算,您如果不想她出事,得尽快……”

    唐景森闻言,打断她“如果经受不住这点磨难,认罪了,那也不必救了。”

    “唐总………”安娜震惊地看着他。

    唐景森神色莫测,道“我不需要第二个许晴玉,如果她轻易认罪,那就让她自生自灭。”

    安娜有些明白了,轻声问“唐总觉得这事儿是谁做的?”

    “谁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钱朵朵怎么应对,走,看看她去。”唐景森说完起身,拿了外套。

    凤尾派出所,完全幽闭的审讯室里,钱朵朵坐在桌前,对面坐了两个警察,谁也没有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着。

    桌上一盏高亮度的台灯正对着她的脸,又热又亮,即便是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强光透过眼皮照在她的眼球上,她感觉头晕目眩。

    她就这样被照了一个多小时,无论警察怎么问,她都闭眼坐着,不作任何回应。她一直在等,等放学的时候,老黄接不到她,然后通知唐景森来救她。

    唐景森一定会来的,他一定知道,她是被陷害的。

    她不清楚,害她的人是邓子墨,还是唐家的人,但是能救她的人,只有唐景森。

    “你以为一直不说话,就行了吗?你要知道,进行毒品交易,轻则坐牢,重则枪毙。”审讯她的警察陪着她干坐了一个小时,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坐牢两个字,她就没来由的心慌和难过,枪毙她就更不敢想了。她如果因为被陷害出了事,外婆怎么办?

    万一唐景森觉得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此放手,不管她的死活,那她是不是要过上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了?

    可是现在的她,别无选择。只能继续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然后静静地期待老天这次会眷顾自己,期待唐景森会来救自己。

    今天下午,她收到一份快件,送快递的小哥戴着口罩和鸭舌帽,整张脸都盖住了。

    快递单上什么没有任何发件人的信息,只有样品二字,她以为是工厂寄来的真爱和海洋之星的样品。满心欢喜地签收了快件,准备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悄悄拆开来看。因为唐景森告诉过她,做高仿是违法。

    人在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某件事上的时候,就会自动忽略掉其他的细节。比如当时的钱朵朵,她满脑子只想着要隐秘一点,很自然地忽略了送快递的小哥诡异的表现。

    结果,自己刚拆开包装就被警察当场抓获了。

    盒子里并没有什么样品,而是毒品,她涉嫌藏毒被带回去接受调查,手机当场没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给水喝,也不准去厕所。她不知道时间,只感觉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们不想对你动手,你最好老实交代,免受皮肉之苦,说吧,你的上线是谁?”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东西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寄的。”钱朵朵微微低头想避开桌上灼热的光,肩膀微微颤抖。审讯她的警察双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听不懂?告诉你,就没有哪个毒贩子肯承认的,但最后都得老老实实招了。”然后发现她的肩膀在抖动“你抖什么?毒瘾发作了??”

    “我想上厕所!我已经说了,东西从哪儿来的,我不知道,不是我的,我没有藏毒,也没有进行非法的毒品交易,我只是一个大一学生,我才刚满十岁,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钱朵朵情绪激动地吼了一顿,然后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她被那强光照着,还尿急憋着,感觉快要疯了。

    本来就已经很烦躁的审讯人员在对上钱朵朵发飙的时候,怒火也窜到了顶点。这个女人人赃俱获,脾气还倔强的很,一个多小时都不说一句话,现在竟然吼他们。

    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女人而有一点点的怜惜,粗鲁地扯着头发将她拉得抬起头来,“让你趴着了吗?抬起头来,我再问你一次,你的上线是谁?”

    “没有上线!没有!!你再问一百遍,还是没有!我只是一个学生,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听不懂!!!”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050章 钱朵朵涉毒被抓-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那些我不是天使的夜晚》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莫思归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