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冥妻霸道 -> 书目 -> 第26章 童子尿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26章 童子尿

    视线从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中挪动看向夏天。心说;呀了个呸,是说口里怪怪的,原来这混蛋给我灌童子尿。

    夏天看我一脸黑线,哈哈大笑道:“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要不是童子尿,你能这么快就醒?”他说的话我懂,在农村很多土方治病,童子尿就是其中一种。

    童子尿化瘀血,治疗骨病扭伤,可以消肿。特别是刚刚出生婴儿的童子尿更好,本草纲目童尿入药。

    童子尿既然有功效,我也不能不知好歹骂人。

    夏天递给我一瓶水,让我漱漱口,吐出来的还有血丝。完事我大嘴一抹,提脚就走,他却一把拉住我,摊开手掌心。血玉坠?看见血玉坠在他手掌心,我这才注意到脖子上空荡荡的。

    我伸手去拿。

    “别忙,你先告诉我这个是谁给你的?”

    看夏天一脸严肃凝重的表情,我是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就随口说:“我妈给我的。”

    “你妈?她不是你亲妈吧!”

    话说,要不是我身上有伤,草泥马的,要不是哥欠他人情,特定一巴掌打过去了。

    “她是我亲妈,你再胡说八道,我真生气了。”

    一只苍蝇嗡嗡嗡的飞,一忽儿在夏天脸上稍作停留,他伸手抓了抓一下脸,困惑不解的表情把血玉坠递给我说:“这玩意邪性重,老实告诉我,最近有没有遇到不好的事?”

    邪性重?我接过血玉坠,想到陌野,贾婷、还有操场无意识的勾开腐女的小纽扣害得她丢丑的事。难道这些都是因为我戴了血玉坠的原因所致?半信半疑中我质问道:“血玉坠怎么可能有邪性?”

    夏天不知道是装模作样,还是真的有本事,他半眯眼露出一口黄牙,煞有介事的说道:“血玉坠乃是不寻常之物,乃是从死人口中取出来,作为害人之用,血玉坠中的血乃是死人的血,是有人故意把玉坠置放在死人咽喉部位,让其吸收阴气以及死人的怨气……”

    听他说得有板有眼,这么玄乎。我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道:“你该不会是看上血玉坠了,想讹我,想占有它吧!”

    夏天听我这么一说,夸张的瞪大眼睛,极力想表明自己没有那种想法。岂料到,他越是使劲的解释,越是令人怀疑他的用心。

    我是不相信夏天的屁话,死人咽喉、血玉,太可笑了。虽然从小受到二大爷的影响,对某一些事一知半解,却也不可能有他说的这么玄乎。

    我把血玉坠戴上,不搭理夏tc学校走去。

    “哎,你不相信就算了,但是买童子尿的钱得补我。”

    草泥马。童子尿也需要买?这混蛋想钱想疯了。

    懒得理会,我头也不回的走。

    夏天跑咚咚来伸手拦住我的去路,眼睛直白的盯着血玉坠,伸出手冲我要钱。

    童子尿在农村,只要没有成年的孩子,想要多少就多少。

    他这是穷得发疯了,也不知道找谁要了一泡童子尿,竟然问我要钱。

    我假意摸钱,随口问:“多少?买童子尿的孩子在哪,我把钱给他。”

    夏天抓了抓脸皮,撵走一只苍蝇。我觉得他的脸有苍蝇喜欢的东西,所以才会那么吸引它们来爬。

    “不瞒你说,那尿是我的。”

    听夏天这么一说,一股恶心感涌上来,犹如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来,令我想抓狂。我转身使劲的伸手抠咽喉,想把肚子里的童子尿,也不知道是不是童子尿给抠出来。

    像夏天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有童子尿。二大爷曾经说,所谓的童子尿,那是在没有成年,没有梦里yy的才是纯正童子尿。

    抠了一大摊清口水,童子尿——不夏天的骚尿全部被我身体给吸收了。

    “别抠了,我跟你说,哥是正儿八经的童男子,就在梦里也是洁身如玉。”

    他的屁话我才不相信。看他一脸嘚瑟自恋的表情,我特么的就像吞了一只苍蝇,总觉得胃在涌动,可就是吐不出来。

    “小子,别嫌脏,本山人看你眉宇间晦气压顶,加上戴了这么一块邪性的玩意,你走霉运那是必定的。”

    我可不是在走霉运吗?

    感觉自从高中毕业回家就没有消停过。

    首先是遇到闫妮那只女鬼,然后不小心撞到二奶奶的秘密,看见死了的二大爷在逍遥椅上。然后二奶奶给我配阴婚,去那个不是人去的空间找二叔,又撞见三婶给三叔戴绿帽。

    想到三婶,我就想到狗娃。

    也不知道狗娃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二大爷说走霉运的人,脸上无光泽,一脸晦气。夏天一定察言观色,讹我血玉坠不成,又来骗我说走霉运。

    “走霉运又咋滴,随便你怎么说,我没有钱。”我气呼呼的嘟哝一句,撒腿就跑。

    夏天在后面喊:“小子你有事还是来这里找我……”

    “草泥马找你妹。”我也不知道夏天有没有妹,骂一句心里的气消了一半,穿过马路看见校门口,蓦然想起陌野来。可能是挨打多了,心里发憷,想到陌野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学生证。”

    我草泥马差点冲口而出,之前陌野他们追赶我的时候,这位仁兄完全无视。目测,是故意放他们出来追打我的?现在居然要我拿出学生证,之前跑得那么匆忙,怎么可能带学生证?

    我没有学生证。保安不让进去,我急得不行,问他有没有电话。

    他说有。

    我说打一个。

    他说得给钱。

    我告诉他,凡是学校里的学生收发室的电话不要钱吧!

    他说没有看见学生证谁知道我是不是骗人的。

    实在没法。我只好把脖子上的血玉坠取下来作为抵押,然后拿起电话给贾婷打过去。

    在打电话,保安大哥拿起血玉坠眼里满是贪婪之光。

    贾婷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许久才接起电话。得知我在学校门口,忘记带学生证了,责怪几句,就答应说给我送来。

    保安说没有看见学生证不会把血玉坠给我。

    我等啊等,一直等到这位保安大哥换班。才看见贾婷急匆匆的跑来,她递给我学生证,我转头看保安大哥已经走了。

    我对换班的保安保安大哥说明,要求把血玉坠还我。

    他在屋子里翻找了好一会,对我摇摇头说没有看见血玉坠。

    我是稀罕血玉坠,想要把她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亲爱的人。没想到,竟然被人给拿走了,我问他要那位的电话,他说没有,他们彼此间没有什么联系。

    最后我在贾婷的催促下离开校门口,走几步还不甘心的回头看,看那保安`在打电话。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26章 童子尿-恐怖灵异章节出错
本作品《冥妻霸道》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筱珂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