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且把情深共白头 -> 书目 -> 第85章 陆亦扬,不要这样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85章 陆亦扬,不要这样

    警察到陆亦扬的房间录完口供,因为没有看到对方的脸,附近也没有监控视频,所以查找凶手的局限性很少,也很难。

    警察离开。

    黎慕云坐在陆亦扬病床旁边,紧紧握住他的手,问道,“你知道是谁对不对?”

    陆亦扬目光看着天花板,沉默着,脸上的表情僵硬,刚刚他们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警察,但陆亦扬没有告诉警察自己猜测的凶手是李浩明。

    因为种种迹象来看,岛屿上对慕云下手,还想偷他保密的资料,失败后第二天早上就被人开枪。

    可他不希望是李浩明,没有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也不想打草惊蛇。

    可是……

    陆亦扬猛的一惊,歪头看向黎慕云,“把医生叫进来。”

    黎慕云错愕的站起来,轻轻摸着他的胸膛,“怎么了,是不是胸口痛?还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把医生就进来就可以。”

    “好好”黎慕云立刻按了床头的护士铃,把护士医生都叫了过来。

    让黎慕云奇怪的是,陆亦扬把她给赶出病房了。跟医生不知道在里面说些什么?

    她紧张得站在病房外面等着。有什么事情是她做老婆不能知道的?这么神秘,该不会是有什么病情的事情隐瞒着她吧?

    片刻后,医生出来,黎慕云立刻上前,紧张地握住医生的手,“医生,我老公怎么了?”

    医生尴尬的微微一笑,“没什么大碍,不过有一件事想麻烦黎小姐。”

    “医生您说。”

    “陆先生之前失血过多,现在还在输血呢,怕血不够,黎小姐能不能做好准备献血。”

    黎慕云立刻点头,认真紧张的看着医生,“可以,可以,我可以献血,可是我的血型跟我老公的不一样,应该不合适吧?”

    医生扬起淡淡微笑,“没有关系,先抽点血验验,陆先生的也抽完了,请跟我们来吧!”

    说着,医生就带着黎慕云走向检验区。

    不同血型的还能输血?这个还需要验吗?

    一头雾水的黎慕云只好跟着医生离开,关乎陆亦扬的身体健康,她也没有想太多。

    黎慕云按着手臂上的动脉回到病房,一进病房,陆亦扬便紧张的问,“抽血了吗?”

    “抽了。”黎慕云走向他,“好奇怪啊!是主治医生亲自抽的,刚刚抽完就说血型不合适,不用输血,连验都没有验呢!”

    陆亦扬苦涩的扬起淡淡的笑意。

    以前他太大意了,拿着自己的毛发跟黎慕云的毛发给李浩明拿去检验,这样的过程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

    轩轩这么聪明可爱,黎慕云一定不是他妹妹……

    一定不是!

    陆亦扬紧紧的凝望着黎慕云,这让黎慕云以为自己的脸上有东西,自己伸手摸了摸脸蛋。

    “怎么了?”

    “老婆!”

    “嗯。”

    “过来!”陆亦扬温和的声音说到。

    黎慕云往他床沿边上坐下。看着他,“嗯?”

    陆亦扬伸出手,轻轻搭上她的脖子,把她勾下来,靠近她的脸,将她越拉越下,磁性的嗓音说到,“叫我。”

    黎慕云尴尬地洋溢出羞涩的微笑,轻柔的声音如羽毛般轻柔,“老公。”

    声音甜甜的,柔柔弱弱的,十分好听。

    “吻我。”

    他是对黎慕云主动的亲吻上瘾了。

    目光凝视着她粉色的樱唇,喉咙上下滚动一下。他渴望着她,内心澎湃的渴望。

    黎慕云眉头紧皱,刚刚起床的时候已经拥吻这么久了,还被进来的警察给看到,都丢脸死了。

    她不满的嘟嘴唇,“你刚醒来,还在受伤呢安分一点好吗?这里是医院,经常……”

    陆亦扬不由她多说。也不让她拒绝,拉着她的脖子压下来,立刻吻上她的唇,封住她的声音。

    伤口再痛,也没有办法压抑他想她的冲动,哪颗得不到满足的心为她在颤抖着。

    “咳咳……”

    深情的拥吻还没结束,又被人活生生打断。

    黎慕云立刻离开陆亦扬,脸再一次烧的火红。刚被警察看到一次,这一次又不知道是谁了,她尴尬的站起来,转身,脸蛋通红。

    陆亦扬隐隐的低声咒骂一句,仰头看向门口。

    李慧兰带着轩轩两人站在门口,李慧兰显得也很尴尬,倒是轩轩,一脸的微笑,给人一种贼贼的笑意。

    轩轩立刻挣脱李慧兰的手冲过去,“爸爸……”

    陆亦扬含着激动的笑,伸手拉着轩轩伸过来的身子拥抱,“轩轩。”

    轩轩站在陆亦扬床前面。目光看在他苍白的脸,再看看他受伤的伤口,扁着嘴想哭,但还是忍着,“爸爸,你流血了,疼吗?”

    “不疼。”陆亦扬摸着他的头安慰。

    轩轩伸头过去,在陆亦扬的额头上亲吻一下,“爸爸真乖。”

    黎慕云和李慧兰被轩轩的举动逗乐了,含着微笑。

    李慧兰慢慢走来,黎慕云对她缓缓鞠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想了想还是要礼貌一点比较好,就对着她喊了一声,“妈。”

    李慧兰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很自然的应声,“嗯,你没事了吧?”

    黎慕云激动不已,露出甜甜的微笑,李慧兰这样算是承认这种关系吗?不过以前刚刚怀轩轩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过分举动,还很关心她的胎儿。

    想到这里,黎慕云满心欢喜,“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我已经叫佣人中午给你们带补品汤水过来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照顾老公是应该的。”她本分的回答。

    陆亦扬听到,脸上也跟着扬起淡淡的笑意。

    李慧兰对着黎慕云点点头,没有很亲切的感觉,但也十分客气,她转头看像陆亦扬,“儿子啊!你吓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我很好,没事。”陆亦扬中气十足的嗓音跟她说,“你儿子没有那么怂会倒下的。”

    “那是子弹,不是鸡蛋。”李慧兰不悦的白了他一眼。

    “我把轩轩带回家照顾,这些天慕云在医院好好照顾你,赶紧好起来,知道吗?”

    黎慕云顿时慌了神,抬头看向李慧兰。“可是,爸他……”

    李慧兰叹息一声,歪头看向黎慕云,“你不用担心,他那个臭脾气就是这样子,一辈子固执,但轩轩是他孙子,他不会对轩轩怎样的。”

    轩轩跑过来,拉上黎慕云的手,轻轻扯了扯,黎慕云低头看着他,然后蹲下身子,轩轩立刻将脸靠到她的耳边,小声说,“妈妈,爷爷好像很讨厌你,我帮你好好整整他。”

    黎慕云脸色一沉,皱眉看向轩轩,带着严肃的口吻责道,“轩轩不要乱来,这样不乖。”

    轩轩挤出邪魅诡异的微笑。这样的表情让黎慕云想到了陆亦扬使坏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有其父必有其子。

    轩轩也是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的妈妈。

    李慧兰带着轩轩看望完陆亦扬,便离开。

    早中晚餐都有佣人送饭菜过来。

    受伤的陆亦扬享受着皇帝般的待遇,吃饭有人喂他的要求在黎慕云身上是有求必应,为了让他在医院好好休息,黎慕云把他的手机电脑都限制了。

    工作上的事情都交给公司其他领导,特别重要的事情都是由月镜过来亲自交接报告。

    出院那天,陆亦扬把近身保镖和助理司机等人都叫过来了。

    病房内,黎慕云和佣人一起收拾东西。

    陆亦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玻璃杯,杯子里的是黎慕云给他递来的白开水。

    水,淡淡的,甜甜的。心,闷闷的,涩涩的。

    他沉思片刻,扬起头。

    前面站着几列人,两个近身司机,三位保镖兼助理,剩下的都是普通保镖。

    这些人里面有他曾经的战友,有他最信任的人。也有他认为值得信任但没有重用的人。

    他目光冷冽,扫看一圈后,目光定格在李浩明身上,他缓缓站起来,走向李浩明。

    李浩明站着笔直,跟大家一样,严肃,一丝不苟。他越是靠近李浩明,李浩明不动声色的紧张着,双手不自觉的握拳,紧张得额头透出淡淡晶莹的汗滴。

    他细微的反应落入陆亦扬的眼底,他只是绕过他身边,往后面的保镖走去,边走着边说,“很幸运这次我死不了,凶手还会有下一次行动,你们的工作时间可能有些调动。”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回答。

    “谋杀我的人可能是承皇集团派来的,也可能是我以前的仇家,这件事情警察在调查,我们也要着手调查。”说着,陆亦扬绕了一圈,回到李浩明身边,对视着他紧张的眼眸,“浩明,这事情交给你去查。”

    李浩明突然显得很诧异,惊愕了两秒,立刻反应过来,“是。”

    “对方有武器,你小心一点。”陆亦扬面无表情的说,他高深莫测的眼神让人无法猜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李浩明咽下口水,慌忙鞠躬,“是。”

    陆亦扬转身,走到沙发上坐着,突然向一边收拾行李的慕云喊,“老婆,过来。”

    黎慕云转头,扬起淡淡的笑意,走到他身边,“什么事?”

    可她刚刚想坐下,陆亦扬突然伸手,将她一拉,没有坐到沙发上。而是坐到他的大腿上。黎慕云顿时慌了,眼前这么多人看着呢,她双手抵上陆亦扬的肩膀,可他大手紧紧的将她的腰搂住。

    他的头直接埋进她的脖子内,闭上眼睛深深地享受着她的气息,她的柔软。

    黎慕云脸上顿时通红,羞涩地挣脱他的怀抱。她的害羞,在别人眼里她是拒绝的感觉。

    “不要这样,人家都看着呢。”黎慕云闪躲着,一直推他肩膀,可是他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唇吻上她的颈脖,大手摸着她白皙的腿部往上移动。

    黎慕云猛的握住他不正经的手,固定他的动作,恼火的低喊一句,“陆亦扬,不要这样。”

    陆亦扬邪魅一笑,紧闭着眼睛将头从她脖子往上移动,来到她耳边,他的气息让她全身都酥麻了。

    陆亦扬唇亲到她耳朵,轻声喃喃,“看看李浩明的反应。”

    黎慕云身体一僵,整个人顿住,陆亦扬刚刚说的一句话人让她懵了,缓缓抬头。

    黎慕云红粉菲菲的脸,还有陆亦扬跟她如此暧昧的缠绵,对面的人都是恭敬的低着头,礼貌的避开眼神。

    这是做下属最基本的礼仪,上司在自己面前做些比较私人的事情,应该注意避开眼。

    而这些人当中,只要李浩明是怒瞪着他们的。

    他拳头紧握,脖子上的青筋外露,气焰如熊熊裂火,在他的身体燃烧,他的眼眶通红,带着愤怒的光芒,锐利阴森。

    黎慕云对视上他的眼神,一种惊骇的电流直射她当身上,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恐怖。

    黎慕云吓得立刻转头,把头埋进陆亦扬的肩膀。

    陆亦扬抬起手。对着保镖们甩了甩,“出去吧。”

    “是。”

    所有人异口同声回答。

    黎慕云知道他们要走了,再抬头,李浩明却站着一动不动,哪种阴冷恐怖的眼神像要生吞活剥陆亦扬似的。

    她怯懦的看着他,李浩明慢慢反应过来,最后一个转身离开病房的。

    当他们都走了,黎慕云才平复心脏起伏不定的跳动,缓缓说,“老公,李浩明他好恐怖,他好像很生气,很……”

    “嗯……不要……你要干嘛……嗯……”

    说到一半,陆亦扬却对她使坏了。吻着她的脖子,手已经……让她难以启齿的不敢想象他是在……

    这里还有一个佣人,就算是有衣服,但她的表情和反应是压抑不住的,她拼命地挣扎。

    “嗯……痛。”陆亦扬闷痛了一下,眉头紧皱,顿时停下动作。黎慕云挣扎的时候碰到他的伤口了。

    黎慕云立刻推开他的手,理了理自己的裙子,从他身上站起来,鼓着通红的脸蛋,瞪向他,“活该,谁让你乱来的?”

    陆亦扬痛心的用手压着自己的胸膛,珉着唇哭笑不得。他只是摸摸而已,至于这么大动作挣扎吗?

    他缓缓抬眸,邪魅的扬起微笑,对着她说,“你是我老婆。”

    “我知道。”黎慕云沉着脸,对着他轻挑的态度,更加窝火,“但谁规定老婆就可以随便被调戏的?”

    陆亦扬嗤笑一下,忍着心里甜甜的滋味,淡淡的说,“我没调戏你,我是取悦你。”

    “你流氓……”

    “可是你喜欢。”

    “我不喜欢。”

    陆亦扬突然站起来,“那我们试试,看你是不是不喜欢。”

    “啊……不要。”黎慕云吓一跳,立刻转身跑开,冲向病床旁边收拾东西的佣人。

    “阿姨,我帮你。”吓死她了,这是医院,陆亦扬是疯了吗?虽然是vp病房,但她还不至于这么开放。

    陆亦扬淡淡一笑,双手放进裤袋里,悠然地转身往房间走去。出了病房,黎慕云才发现他突然不见。

    等她在病房里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见踪影。

    晨雨过后,大地回春。

    绿油油的草地,生机勃勃,医院的花园外面,棕色的长椅上,陆亦扬手中拿着一份报告,他这次没有让别人代劳,连抽血都是要医生自己亲自操作。

    他看着天上的白云,沉默着,心中拿着报告,又是另一番心情。

    其实对他来说。结果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但他更加希望慕云以后不会被安诺拿这样的事情折磨她。

    他可以无所,但慕云不行。如果让她知道跟自己的哥哥在一起,相爱相恋,结婚生子,这种是多么可怕的折磨?

    沉默了片刻,他拆开资料袋,抽出报告。

    目光定格在报告的最终结果上,眼神从深沉变得含笑,眉目间也变得轻松,脸上的笑意慢慢泛起。

    他……

    跟慕云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没有。这样的信息让他此刻欣喜若狂,不由得将报告放进袋子里,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微笑。

    很快,这种幸福被心底压抑的愤怒冲破,他仰头看着远方,手不自觉靠拢,攥拳头把资料拧皱。

    该死的。

    让他误会了五年,痛苦了五年,还差点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把老婆气得五年不回家。

    李……浩……明。

    陆亦扬目光变得锐利,如锋芒毕露的刀光,瞭望着远方的天际,心里的愤怒沸腾不熄。

    -

    陆家大宅。

    陆方南从楼上下来,走到大厅沙发上坐着,挑起腿,拿起茶几上的报纸,甩了甩,目光扫视大厅,寻找其他人的身影。

    轩轩小脑袋从厨房伸出来,瞄瞄沙发上的陆方南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端着一杯果汁走出来。

    他微笑着走到陆方南面前,“爷爷好。”

    陆方南一顿,愣看着他。

    轩轩将手中的果汁递上,“奶奶榨的橙子汁,你给您一杯。”

    轩轩长相跟陆亦扬小时候一摸一样,看起来乖巧无害,那笑意天真烂漫。

    陆方南沉着脸,想起之前轩轩给他裤袋里假蜘蛛,吓得心脏病都差点出来了。还有把他最珍贵的兰花给全部剪掉。家里养的几条名贵的鲤鱼给他那道别墅外面的下水沟放生了……

    林林总总,多不胜数,他都有点后怕。

    果汁是李慧兰榨的,他想应该没有事,就接过他递来的果汁,“你奶奶呢?”

    “厨房榨果汁呢。”轩轩说完,立刻转身离开。边走边笑着。

    陆方南看了看他娇小的身子,拿起果汁喝上一大口。

    突然在口腔蔓延开来是至命的酸涩。

    “噗……”

    吞了一半,吐出的很少,陆方南整个脸被酸但严重扭曲,愤怒的站起来,将杯子狠狠摔倒地上。

    “嘭。”

    一声巨响,厨房里的李慧兰和佣人都连忙走出来,“怎么了?”

    “啊……太酸了。”陆方南几乎说不出话来,酸到眼睛睁不开,勃然大怒,“你他妈榨的是什么果汁,想害死我?”

    李慧兰和佣人面面相觑,只有轩轩在一旁偷偷笑着,他可是偷偷拧了两个柠檬汁进去的,没差点累死。

    李慧兰目光看向轩轩,无奈的摇摇头。

    中午。

    大家都在午睡的时候,轩轩偷偷的跑出房间。

    他跑进厨房,不一会,他拿着一排调理盒出来,来到酒架旁边,将陆方南收藏的一些名酒拿下来,躲到吧台里面开始放料。

    一些喝了一半的名酒,轩轩奸笑着,拿着小勺子往里面倒入盐巴,糖,味精,鸡粉,有多少种调料,他就弄多少种调料。完成任务后,把酒绕混,放到酒架上,带着调料盒回厨房。

    然后再满心欢喜跑回房间休息。

    “噗……”

    砰砰……玻璃瓶砸地的巨响。

    陆家大宅内响起冲破长空的怒吼声,“把这个小魔头给我弄走,这日子没法过了。”

    “儿子还没出院呢,把他带到哪里去?”

    “他不走我走,来了几天就折磨我几天,我怕我忍不住掐死他。”

    紧接着,陆方南摔门而出……

    然后,轩轩独占大宅,每天跟奶奶和曾爷爷其乐融融。

    -

    房间内。

    陆亦扬双手瘫在沙发上,仰着头,目光定格在精致的天花板上。

    从医院回来,他就一直沉默着,总是心思重重的样子。

    黎慕云把带回来的衣物整理好,然后从衣橱间走出来。

    见他沉默不语,黎慕云走到他沙发旁边坐下,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轩轩打电话。

    “轩轩,妈妈今天去……”黎慕云话还没有说完。

    陆亦扬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抢过她的电话,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把黎慕云吓了一跳,手僵住在空中,惊愕的歪头看他。

    陆亦扬挤出淡淡的笑容,拿过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轩轩说。“轩轩,在奶奶家好玩吗?”

    轩轩笑着说,“太好玩了。”

    只差没有把爷爷气死而已。

    “那好,再多住几天,过些天爸爸妈妈去接你。”

    “好,爸爸的伤还痛吗?”

    “不痛了,爸爸现在很好,但你要在奶奶家乖乖呆几天。”

    黎慕云傻傻地看着陆亦扬,既然他们都回来了,为什么不把轩轩接回来,她心里有点不舒服,等陆亦扬跟轩轩的通话结束后。

    她叹息一声,靠到了沙发上,淡淡问到,“为什么不把轩轩接回来,我们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难道他就不想念轩轩吗?

    陆亦扬把手机放下,侧着身体单手撑到头上,靠向黎慕云,含着笑意问,“我不把轩轩接回来。你不高兴了?”

    “没有。”她低下头,淡淡说。

    “可是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不开心。”

    黎慕云想了想,抬头看向他,“你喜欢轩轩吗?”

    “我爱轩轩。”陆亦扬毫不犹豫的立刻回答。

    黎慕云会心一笑。她可以相信吗?看他平时都是很紧张很喜爱轩轩的,可她完全不懂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认为他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男人。

    黎慕云沉默了,对视上他的眼眸,两人深情凝视片刻后,她愈发感觉陆亦扬的眼神变得炙热,她立刻别开眼。

    “我先出去。”

    她说着站起来,既然东西已经帮他弄好,她应该回房间了。

    陆亦扬在她站起来的那一刻,扯着她的手腕,定住她的动作,“老婆。”

    黎慕云顿住没有动静,气氛已经开始变得暧昧,再不走,似乎会发生点什么。

    “你先休息一下吧,如果饿了,我让阿姨给你做点吃的。”黎慕云想挣脱他的手。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又是夫妻,她都懂。

    见到陆亦扬,其实她也是有很浓烈的欲望,可是她害怕悲剧会发生第二次。

    陆亦扬用力一扯,她整个身子都往下倒,坐到他的大腿上。

    他快速抱住她的腰,固定她身子,双臂紧紧把她锁在怀里,头埋在她清香的发丝上,呼吸变得急促粗喘,嗓音也变得沙哑,“你想去哪里?”

    黎慕云缩着脖子,双手放在他手上掰着,试图挣脱他的钳制。

    “老公,你先放开我,你身上有伤,我……”她气息变得炙热撩乱,她身子被他温热结实的怀抱紧紧包围着,连呼吸都是男人阳刚的气息。

    “不碍事。”他沙哑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情欲。如果现在她还不明白那就说不过去了。

    陆亦扬口干舌燥的,浑身被燥热的火包围,他本来凡事杂多的脑袋里,此刻只要一件事,那就是他想要她。

    很想很想……

    跟她一起共度云雨。

    “不可以。”黎慕云喃喃着,心脏剧烈起伏,狂跳不已。

    他的吻零零点点落到她的侧脸,她的唇角,她的脖子内。

    她全身都酥麻,没有反抗的力气,娇嗲的声音让她更加像是在欲拒还迎。

    “你其实也很想要的。对吗?”陆亦扬的手从腰缓缓往上……

    “老公……嗯……不要这样……”

    她轻咬下唇忍着,对,她也很想很想要他,可是。

    一想到要做会怀孕的事情,她就害怕。

    她的手用力推开他游走的大掌,脖子和身体一直闪躲着。

    陆亦扬突然停下来,没有继续了。

    黎慕云立刻从他的怀抱挣脱出来,晕红一片的脸蛋羞涩地低下头,“我先出去。”

    她急急忙忙放下一句话就离开。

    陆亦扬看着她像是逃命的身影,心里沉着一块大石头似的,往下坠。

    他靠到沙发上,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双手扒在头发上,沉默了几秒,然后无奈又恼火的站起来,走向卫生间。

    门嘭的一声重重摔上,接着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浴室内。

    凉水流畅在陆亦扬麦色的肌肤上,滑落他健硕完美的肌理,将他燥热的身体和渴望的心都浇灭。

    黎慕云心里想着什么,为什么要拒绝?

    陆亦扬无法理解,他也害怕猜测,更不想知道。

    最害怕莫过于她心里有于东的存在。

    在他要死去的那一刻,他相信黎慕云说的是真话,可是也保证不了她心里只有他一个男人。

    陆亦扬从头到脚淋着水,双手痛苦的抹掉脸部的凉水,仰高头,让水打到自己的脸上。

    上次黎慕云电话说头说接于东飞机,他又回来了?

    处理于东之前,他要先铲除一个巨大的隐患。

    李浩明。

    李浩明跟他都是受过特别训练的人,所以反侦查能力很强。做事细密周全,不会留下蛛丝马迹的证据。

    海岛绑走黎慕云,把监控弄坏,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偷电脑资料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连指纹都没有。

    现在要找到的是偷黎慕云设计稿的人跟枪杀他的人是不是同一人,是不是李浩明一人所为?

    在报告上做手脚,这个也没有证据证明一定就是李浩明做的。

    他要绝对的把握让他永无翻身机会。

    他需要证据。

    -

    黎慕云慌忙离开陆亦扬的房间,回到房间后,她静静坐在床沿边上,心跳加速。

    对于自己的老公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呢?

    她心里一直矛盾着,沉思了片刻,她突然站起来,在房间内的抽屉里拼命翻找,将所有抽屉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避孕套。

    想想……还是算了。

    傍晚。

    佣人已经煮好饭菜上来叫她下去吃饭。

    一楼大厅内,黎慕云寻找着陆亦扬的身影,疑惑的问,“阿姨,陆亦扬呢?”

    “陆先生已经出去了。”

    “出去?”黎慕云猛的一惊,诧异地看着佣人。然后转身走向客厅座机前面,她紧张的拿起座机拨打他的号码。

    他才刚刚出院,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康复,他去哪里了?为什么出去也不告诉她?

    黎慕云紧紧攥着电话,听着他手机的铃声,响了一会,他才接通电话。

    声音沉稳沙哑,“喂!”

    “老公,你去哪里了?你还受伤的呢。”

    “我没事,出去办点事,不需要等我吃饭了。”陆亦扬淡淡的声音传来。

    这让黎慕云更加担忧。“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亦扬嗤笑一声,含着淡淡苦涩的感觉,“你又不用等我床,我什么时候回家有区别吗?”

    “你这是什么话,你身上有伤……”

    “好了,我知道了。我尽量早点回去。”他无奈地安抚道,然后说“我开车,先挂了。”

    还自己开车出去?

    黎慕云还想问他,可是已经被挂掉电话了。

    一颗心悬挂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她放下电话,无力的靠到沙发上。

    心里牵挂着他身上的伤,牵挂着他的安全。他并没有说去哪里,她这样更加不放心。

    陆亦扬拉掉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认真的开着车。

    华灯初上,傍晚的夜幕降临。

    陆亦扬的车子直接行驶到金碧辉煌的酒吧处。

    这里是简樊杰开的一家奢华的vp会员酒吧。下了车,他直接走进金碧辉煌。

    现在的他,谁也不相信,他只相信自己。李浩明一天不揪出来,黎慕云就不会安全。

    酒吧内。

    陆亦扬走进包间,包间内的男人立刻站起来,鞠躬,“b晚上好。”

    陆亦扬泛起淡淡的笑意,对着包间内的下属客气的说,“今天就不用见外了,大家尽情吧!”

    陆亦扬以自己庆祝出院为借口把一众人等都叫出来,在医院的时候,他跟黎慕云上演暧昧的缠绵,已经让李浩明失控,这若他喝醉。李浩明必定再次出手。

    大家客气地坐下,便开始吃吃喝喝,唱歌猜枚拳,各种喧哗疯狂。

    陆亦扬坐在沙发上,深沉地低着头,摇晃着酒杯,偶尔跟下属碰碰杯,因为伤口还没有好,他不敢多喝。

    回家要是让黎慕云知道,肯定会责怪。

    陆亦扬缓缓扬起杯子,喝着洋酒,高深莫测的眼眸余光射向旁边的李浩明。

    他一个人独饮,一杯又一杯地罐着自己。别人是欢乐的面容,他却是悲愤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陆亦扬显得很累似的,故意靠到沙发上假寐。

    保镖有些因为明天还要上班,就站起来跟陆亦扬请示离开。

    陆亦扬甩甩手,没有睁开眼眸,“你们都回去吧!”

    “是。”

    有些意犹未尽的也不得不离开。

    李浩明最后一个走,他站起来,恭敬的问。“b,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陆亦扬冷冷一笑,单手撵上自己的额头,“你都喝了不少,还是算了吧,我休息一会,等下要我老婆来接我就行。”

    “黎小姐不会开车。”李浩明忍怒着回答。

    陆亦扬缓缓抬头看向他,目光变得阴冷,“你连我老婆不会开车都知道?你挺关注她的。”

    李浩明心里燃烧的怒火隐隐发作,看在陆亦扬眼里已经很明显。

    他之所以把李浩明用这种名义约来金碧辉煌,原因之一是金碧辉煌的房间隔音相当好,没有监控器,保护隐私非常强的一间会所。

    李浩明经常跟他出入这里,当然知道这里杀人之后再离开,完全没有证据。

    陆亦扬在等他拔枪。

    可他忍耐力似乎很强,陆亦扬深知如果迷恋一个女人,刺激法会让男人变得更加疯狂。

    “浩明,你知道吗?我老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柔弱,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清纯,床上可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李浩明整个脸都黑了。青筋开始恼怒,拳头紧紧在握,怒得嘴角的肌肉都不自觉抽搐。

    陆亦扬将酒被放下突然站起来,淡淡的说,“我也要回去了,住院这些天都没有好好满足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浩明再也忍不住,快速伸手掏进西装内袋。

    可陆亦扬速度更快,在他准备掏出枪的一刻,狠狠一脚飞踢,重重踢上他的心脏,李浩明被踢飞到一米远,嘭……一声巨响,跌在地上,而他刚刚快要掏出来的手枪也落到他身边的地面上。

    李浩明胸口闷痛不已,立刻翻身去捡手枪。

    陆亦扬如猎豹般的速度,快准狠,一脚踢飞他的手枪,接着踩上他的胸膛,力道之重,让李浩明直接瘫掉。

    陆亦扬弯腰扯着他的衣领,把他弄起来,如千斤般重的力道,一拳横扫他头部。

    嘭嘭……

    李浩明被打倒趴在旁边的装饰花瓶上,花瓶掉地上四分五裂,李浩明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陆亦扬冷眼看着地上的李浩明,然后从裤袋里掏出条白色手帕,冷冷道,“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天起,你应该想到你会有今天的下场。”

    说着,他蹲到手枪旁边,用手帕拿起手枪,看着这支差点要他命的手枪。

    有这个证据,李浩明这次是栽到定了。

    趴地上的李浩明突然爬起来,手中拿着一块花瓶碎片狠狠往陆亦扬砸来。

    陆亦扬快速一闪,李浩明借机跑向门口。

    等陆亦扬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金碧辉煌大厅中堂发出尖叫声。

    “啊……”

    李浩明手中拿着花瓶碎片抵在一个女服务员的脖子上,挟持着女服务员当人质。

    “陆亦扬,你不要过来……”李浩明惊慌失措。此刻已经没有分寸了。

    大厅里的人突然变得骚动,大家往门外走,闻声出来的保安都警戒起来。

    陆亦扬从容自若,亮起手中的枪说,“你以为挟持一个人质你就能跑得掉吗?别异想天开,放开她吧。”

    李浩明根听不进去任何话。此刻外面警车声呼呼响来,这让李浩明更加慌张。拖着女生往外跑。

    所有人都紧张不已,紧跟着李浩明退出金碧辉煌外面。

    夜色朦胧,街灯闪烁。

    李浩明已经走投无路了,他拖着女生来到自己的车子面前,女生颤抖着一直在哭,惊骇地看向大家。

    而女生脖子已经被穷途末路的李浩明划破皮肤,隐隐流着血,再深一点就会划破动脉。

    所以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李浩明,放开她。”陆亦扬低声怒吼,冷冽的目光如寒冰穿射他。

    李浩明惶恐不安,粗喘着气,冒着冷汗惊骇地瞪着陆亦扬,要看警车就要到来,他将女生狠狠推到陆亦扬身上。快速上车,启动车子飞扬而去。

    陆亦扬被推来的女孩扑上,搂着她踉跄后退一步,把颤抖的女生扶稳。

    再抬头的时候,李浩明的车已经飞驰运去。

    姗姗来迟的警车走下来两名警官,他们冲向陆亦扬。

    “陆先生,凶手呢?”

    陆亦扬恼火的看着消失的车辆,再看向警察,最后把手帕中的枪递给警察,“证据”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85章 陆亦扬,不要这样-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且把情深共白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余暮雪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