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且把情深共白头 -> 书目 -> 第81章 我说的就是证据,你有意见?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81章 我说的就是证据,你有意见?

    设计部。

    黎慕云新到这个部门上班,因为自己是在国外有着一定的成绩,所以一来公司就备受上司和同事的爱戴,第一天上班迟到也没有被上司陈经理责骂。

    云星集团涉猎狂范围甚广,其中珠宝也是其中重要的产业之一,因为公司要准备开一个大型的珠宝展,所以把所有分公司有才能的设计师都调到总部上班。

    开会的时候,陈经理交代这次的主题是永恒,能代表着永恒又时尚的作品。

    黎慕云在办公桌前面打开电脑收集资料,看看想想,画画图,灵感没有的话一天也就这样过去,几份草图丢在桌面上,乱七糟的。

    “黎慕云,中午一起去吃饭吧。”同事美姐叫道。

    黎慕云仰起头,看向叫她的几个人。已经结婚的美姐,还有实习生小丹,和一个男同事罗非。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到中午吃饭时间,她微笑着拿起背包,跟着几个同事出去。

    电梯里,大家边走边聊天。

    小凡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刚刚大学毕业,长得甜美可爱,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她走到黎慕云身边,“慕云,你几岁了?”

    她语气温和,也很不客气,因为黎慕云看起来跟她的年龄相仿,其实黎慕云已经27岁了。她见小凡这样问,就笑着说,“你猜啊。”

    “23岁?”

    “猜对了。”黎慕云吃笑,美姐和罗非也在一旁赔笑着,四人刚刚走出电梯,走到大堂的时候,突然一个身材魁梧,穿着西装的男人走来。一把扯住黎慕云的手腕,黎慕云吓了一跳,大家都吓得愣住,看向对方。

    男人脸色阴沉,严肃,一丝不苟,目光是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黎慕云愣了两秒,手腕传来的疼痛让她有些错愕,看见眼前的男人她觉得莫名其妙,因为对方是陆亦扬的贴身保镖,也曾经保护过自己一段时间的李浩明。

    “李浩明,你这是……”黎慕云甩着手腕问道。

    “李助理,她是我们的新同事。”美姐和其他人都认识他,他是总裁身边的得力助手李浩明。

    李浩明像是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你终于回来了?”他的话让黎慕云一头雾水。

    “嗯,浩明,你先放开我,我的手好痛。”黎慕云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陆亦扬都没有他这么生气,难道是自己偷偷离开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惩罚吗?

    李浩明回过神,立刻放开她的手腕,轻声说,“对不起,黎小姐。因为突然看到你觉得很意外,也很惊喜。”

    这是惊喜的表现吗,明明是愤怒的惊吓。黎慕云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对他挤出温和的微笑,“没有关系了,很高兴又见到你,我们现在要去吃饭,先走了。”

    说完,黎慕云毫不犹如挽上小凡的手,带着她离开,美姐和罗非也跟上了。

    “慕云,你怎么刚刚来公司上班就认识李助理的?他是总裁身边的人。”小凡疑惑的问道。

    “曾经认识。”黎慕云喷出一句,笑意变得僵硬,情绪低沉下来,她边走边回头看向李浩明,刚好李浩明就站在原地,紧紧地看着她。

    目光对视上,黎慕云立刻回过头看向前面,心里咯噔的颤抖了一下,他的眼神让她有种害怕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像是欠了他很多的解释。

    黎慕云觉得自己多心了,甩了甩脑海里的想法,跟着大伙离开大厦。

    李浩明转身往电梯走去,嘴角扬起冷冷的笑意。

    黎慕云下班把轩轩接放学后就去了一趟民政局,她不知道陆亦扬有没有因为分居五年而向法院提出离婚。查完的结果让她有些震惊。

    现在她还是陆亦扬的老婆。

    没有离婚。

    想想她都觉得可笑,既然都分开这么多年了,他可以离婚重新找一个女人结婚的。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结婚前的那句狗屁承诺,一辈子不离婚。

    带着轩轩走出民政局的大门,轩轩疑惑的问,“妈妈,你想结婚了?”

    “没有啊。”

    “没有你干嘛带我来这个结婚的地方?”

    黎慕云低头看着他,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结婚的地方?”

    轩轩无奈的白了她一眼,叹息道,“我这么聪明,怎么有一个这么笨的妈妈,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

    黎慕云只差没有被气得吐血而已,已经被气得头冒青烟,“你是妈妈生的,你聪明还不是遗传了我的良好基因,小孩子不要这么自大。”

    “呲……”轩轩不屑的轻佻哼了一声。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这是结婚的地方。”黎慕云总是好奇自己儿子脑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从小就喜欢看书,早教老师教他的东西也是过目不忘,四岁多就认识很多中文汉字,懂两国语言,中文,英文。

    “我有眼睛看得,里面有写。刚刚不是还有穿得很漂亮的新娘跟新娘在哪里读誓言吗?”

    黎慕云顿时明朗,是自己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情,忘记了周围的坏境而已。

    她嗤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真聪明,妈妈带你去吃大餐。”

    “什么大餐?”轩轩开心问。

    “西餐。”

    轩轩最爱的是意大利面条,兴奋的牵着黎慕云手,一蹦一跳的走向繁华的街道。

    夕阳西下,黎慕云牵着轩轩来到一间精致的西餐厅内,找了个靠窗户玻璃的位置坐下,点了轩轩最爱吃的西餐。

    他们的位置靠到玻璃窗边上,边吃着东西可以边看路边的风景。

    外面道路的一辆黑色豪车已经在停了有好一会,从黎慕云走出公司大厦就开始跟着,跟着她去幼儿园,去民政局,现在还跟到这里来。

    车内的男人点上一根烟,缓缓的吸着。

    片刻后,他拿出手机,手机显示屏幕上写着安诺。

    男人声音冷冷的,“你妹妹回来了。”

    “我什么妹妹?”安诺不悦的问道。

    “黎慕云回来了,还带着她一个四岁的孩子,陆亦扬的孩子。”

    电话那头沉默了。

    “现在你那边这么样?”男人问道。

    “陆亦扬现在想要收购承皇集团,他跟他爸爸手上的股份还是占一定的比例,很多股东开始动摇。把股份卖给他,情况很不好,现在黎慕云回来了,我们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男人想了想,“我只想要黎慕云,陆家的公司我不在乎,所以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知道了。她是我妹,我怎么可能让她受到伤害,我们的共同目标是陆亦扬,陆家。不是吗?”

    男人冷冷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话,就将电话中断。

    男人从来都不相信像安诺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说的话,他唯一相信的只有自己。

    -

    天灰蒙蒙的,突然下起小雨。

    黎慕云给于美茹打了个电话,要她帮忙去接轩轩下课,而她也正在公司赶一份稿子,有时候就是这样,灵感来了,必须完成才能离开。

    上班已经快一周了。

    自从第一天上班见到过陆亦扬,黎慕云再也没有见到他。其实同一个公司上班,他是日理万机的总裁,而她只是一个小部门的设计师,见到面的机会也很少,更加严格来说,他和她早在五年前已经彻底断了。

    黎慕云将稿子画好后,看着自己比较喜欢的作品,觉得很满意,摇了摇酸痛的脖子,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准备喝,才发现水杯的水没有了。她抬头看向办公室。已经只剩她一个人加班。

    她拿起杯子,用文件夹把稿子盖住,然后走出办公室走向茶水间。

    玻璃窗外,天空飘着小雨,阴沉,湿润,有种悲悲戚戚的感觉,办公室的门突然被轻轻推开,高跟鞋轻声落地,走到黎慕云的办公桌前面。文件夹被一只纤细的玉手拿起来,对方拿着手机把她所有的作品全部照相,再拿起文件夹盖住,缓缓转身离开。

    这样的动作在办公室内进行的悄然无声。

    而办公室角落上方的摄像头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被人贴上一张白纸。

    黎慕云从茶水间喝完水回来,把稿子收进自己的文件包里,然后关上电脑,收拾好台面,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办公室。

    雨越下越大。

    黎慕云站在大厦门口前,仰头看着天。

    沉得像要压下来了,春天的雨水很多,像这样一场雨也是她回来后的第一场雨。冰冷的风一阵阵吹过来,拂过脸颊,很舒适。

    雨是凄凉的,让她心情都变得郁闷。

    突然,包包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是儿子电话手表打来的,她扬起一丝丝微笑,甜甜的声音问,“怎么了?”

    “妈妈,下雨有伞吗?要不要我给你送伞去?”

    “不用,有。”这是善意的谎言,因为她可不想自己才四岁的儿子到公司给她送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好,你早点回家,美如姐姐做了好多好吃的。我们等你吃晚餐。”

    “不用等我了,你们先吃,我跟朋友在一起吃着呢,吃完再回去。”这样一场雨都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她只好找个借口不想让儿子担心。

    “嗯。那好,我们不等你了。”

    “拜拜。”

    黎慕云关掉手机,放进包包里。

    她仰头看着天,好像又下大了,雨水滴滴答答密密麻麻。

    “挺会说谎的。”

    黎慕云猛地一顿,后面传来的一句话把她吓得僵住。因为是熟悉的声音,所以她还没有看到对方,心脏就已经扑通扑通的跳着。

    手不知觉的紧紧握着自己的公文包。

    陆亦扬缓缓的走到她旁边,站在她身边。目光瞭望着远方的雨。黎慕云感觉到他就在身边,缓缓的歪头看向他,他沉冷精致的侧脸像雕塑的艺术品,完美至极。

    他周身散发着比天气还要阴冷的气场。

    陆亦扬往这里一站,远处在等他的司机撑着雨伞过来,恭敬的向陆亦扬鞠躬,“b,请。”

    司机已经将伞挡在他的头上,陆亦扬顿着不走,也没有看黎慕云一眼,似乎再等什么,也似乎在想什么,不过这都是黎慕云猜测而已。他高深莫测的思绪哪是她能看穿的。

    黎慕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

    陆亦扬对着司机冷冷的说,“把这伞给旁边这位女士。”

    司机立刻领命,“是。”

    陆亦扬说完,直接大步走出雨中。大雨淋在他的身上。黎慕云一颤,上前一步想要叫住他,可话还没有出口,他已经全身湿透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帅气的上车。

    感觉这个雨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的。

    司机给她递来了伞,“您好,这个给你。”

    黎慕云歪头看了司机一眼,伸手接过雨伞。心里闷闷的特别难受。陆亦扬刚刚的话生疏到像是陌生人,把这把伞给旁边这位女士。只是他绅士的一面而已,没有任何的感情。

    司机跟着快步跑出雨中,双手挡着头,匆匆忙跑上车。

    黎慕云撑着伞走出雨中,陆亦扬的车依然没有启动。她缓缓的走过,在他车窗旁边停下来。她歪头看着车窗里面的他。因为玻璃是黑色反光的,她看到的只有自己的倒影。

    雨水萧条,他坐在车里面,她站在雨中打着伞。

    这样静静的看着,两人没有交流,过去的点点滴滴也像在时间流逝的过程中消失不见。

    “开车。”陆亦扬冷冷道。

    司机才缓缓启动车子离开。

    黎慕云站在雨天中,看着他远离的车辆。

    她对陆亦扬是有恨的,她恨陆亦扬的狠心。陆亦扬对她应该也有恨,她不顾一切的抛下他离开五年,带着儿子跟着于东走了。所以。他们这段婚姻算是恨对方一辈子也不离婚。

    踏着湿漉漉的地,滴落的雨水溅上她的高跟鞋,她边走边想着。

    是不是应该告诉轩轩,让他们父子相认,就像她爸爸黎健强那样,根本不喜欢她,可她的心还是喜欢爸爸的。轩轩是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虽然这个男人不喜欢他,还一度残忍的想要扼杀他的到来。

    下雨天真的好烦啊!

    黎慕云都好想收起这把伞,让自己也淋淋雨,清醒清醒,可是公文包里面有着她很重要的稿件,不能有闪失。

    -

    彩图出来后,黎慕云把稿件交上去,因为是优秀作品,被定为展品的其中一件,工作还在继续。黎慕云不敢松懈。

    嘭……

    一个文件夹突然甩到了黎慕云的桌面上,她吓了一跳,猛地抬起来。

    碰上陈经理冒着熊熊烈火的眼眸,沉冷得发臭的老脸,他心脏起伏,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站在黎慕云面前。所有同事见到这样的陈经理都吓到了,所有目光都投向黎慕云这边,黎慕云也诺诺的站起来。

    “经理……”她不知道陈经理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对着她发这么大的火,她缓缓拿起他甩来的文件夹打开,上面是自己的一款珠宝设计的彩图和一些理念描述资料,“这是……”

    陈经理微微喘气,像在压抑着他的怒火,“黎慕云,你闯大祸了。”

    黎慕云一顿,皱紧眉头问,“我怎么了?”真是莫名其妙,她好端端的哪里闯出祸来。

    陈经理叹息一声,歪头看向整个办公室的同事,大家都十分好奇,要是平时陈经理也不会顾忌属下的感受就要开骂了。可他这次要这样忍着,是因为总裁下命令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

    这件事要是让人知道,估计黎慕云是无法在这个珠宝行业混下去了,陈经理不知道总裁为什么要这样维护一个没有职业道德,还令公司受到牵连和损失的下属。

    “黎慕云,十分钟后,你到50楼会议大厅去。”

    感觉事态好像很严重似的,黎慕云疑惑不已,刚好想要问,可是陈经理已经愤愤的转身离开。带着一肚子火忍着离开。

    所有同事都慌了。

    大家一窝蜂涌上来。

    小凡“慕云,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

    美姐“从来没有见过经理这么生气,好像要吃人似的。”

    罗非拍了拍黎慕云的肩膀,“50楼会议厅不是一般的地方,那是总裁跟高层领导开会的地方。不要太担心,应该没事的。”

    黎慕云缓缓的打开自己手中的设计图,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50楼。

    黎慕云走出电梯,一个长相妩媚但穿着成熟的女孩站在会议厅大门外站着,见到她上来,女孩微笑着礼貌点头,“黎慕云设计师对吧?”

    “我是。”

    “我是总裁秘书月镜,请你跟我来吧,总裁在里面等你。”

    月镜推开门,做出请的动作,黎慕云对于礼貌的人也同样回应礼貌的微笑,“谢谢。”

    她跟着月镜走进会议室。

    偌大的会议厅,奢华气派,180度的落地玻璃窗,可以容下上百人的大会议厅,

    气派的大会议桌上,坐着六个人,有男有女,个个严肃深沉,脸色显得很不好,其中有她的上司陈经理。让她最在意的是坐在首席位置上的陆亦扬。

    他坐姿悠然,椅子离桌子有些远,叠起腿,大腿上面放着一个文件,他一只手撑着额头,低头看着他大腿上摊开的资料,黎慕云目光移到他所看资料上面,好像是她那份设计图的复印件。

    直到秘书月镜退出会议室,黎慕云的上司陈经理才缓缓的开口,“黎慕云,你过去那边坐着。”

    黎慕云看了陆亦扬一眼,走到上司说的位置坐下。这样的位置是她一个人面对着五位上级领导,像是开审判大会,而她左边上面坐的陆亦扬一直沉默不语,她竟然自此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陈经理将一本杂志甩到了黎慕云面前,黎慕云看了他一眼,再低头看向杂志。

    认真看到里面的内容,她整个人都傻了。

    承皇集团新推出的一款主打奢华珠宝系列,永恒。

    图片上是她前两天上交的设计稿,一模一样的珠宝,而承皇集团已经上市出售了。

    她不敢置信的拿起杂志,认真看着,连细节都模仿到一模一样。天呀,这怎么可能。这是她的设计图,怎么在承皇发售了呢?

    所以大家现在要审判她的是盗图,抄袭,还是出卖公司?

    “怎么可能这样,这是我的图。”黎慕云放下杂志,气愤的说。

    对面的女经理嗤之以鼻,“好了,不要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别人都已经上市的图,怎么可能是你的,你的稿子前天才出来的。”

    “这真的是我的,我没有盗图。”黎慕云紧张的看向陆亦扬,她不知道要该如何解释这个东西,但她肯定是被人盗自己的图。

    “说说你什么时候设计这个图的,我们的主题是永恒,凭什么证明这个图是你的?”陈经理问道。

    黎慕云目光一直定格在陆亦扬的脸上,他却低着头,目光从来没有离开她的设计图。

    沉默了片刻,黎慕云看向几位领导。娓娓道来,“我们这次的主题是永恒,所以我选择了项链,因为项链是挂在脖子上的,也代表着挂在心头。吊坠是栀子花,这个是我最喜欢的花,栀子花的花语是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栀子花心是钻石点缀,钻石是最坚硬的宝石,代表着爱情,花朵的两旁不是叶子,而是小蜜蜂,那是因为这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

    “说的挺好的,给我看到这个图我也会说出一大堆理念来。”女经理轻蔑的打击,双手抱胸,冷冷的道,“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你知道造成公司多大的损失吗?工厂已经开始生产。我们把这款定为这一季的主打,所以大量的成品已经完成,准备要上市,却被人家截胡,还好没有上市,要不然我们公司要吃官司你知道吗?”

    黎慕云叹息一声,知道现在造成什么后果,就是所生产的珠宝不能出售,变成次品重新改造,而且她所用的都是白金和钻石,所以比较贵重。

    可这不是她一个人的错,她也是受害者,她是被人盗了图。

    “你要对这次的事件负全责。”女经理冷冷道。

    “我真的是被人盗图了。”黎慕云双手趴到桌面上,紧张不已。

    “呵呵,证据呢?”女经理尖锐的目光瞪着她,手指戳着台面上的书,尖酸的声音犀利的说道,“现在摆在眼前的是你盗别人已经上市的产品图,导致公司受到损失,作为一名设计师,连最基本的职业操守都没有,你这样的人还敢在珠宝设计行业里混,真的是太胆大包天了。而且盗图的是承皇集团,那是我们公司的死对头,要是给他们捉住把柄,是要将我们往死里整的,我都怀疑你是承皇的派来的奸细。”

    黎慕云靠到椅子上,不慌不忙地说,“我没有证据证明,但这个图真是我的。”

    “b,你看这件事怎么处理,是交给警察,还是我们之间处理?”女经理歪头看向陆亦扬。

    陆亦扬听到声音,才缓缓抬起头,手中的资料往桌面甩去,冷冷道,“丑死了。这样的设计图也被选为主打产品。谁决定的?”

    设计部总监刚好就是这位一直针对黎慕云的女经理。她诺诺的回答,“是我决定的。因为……”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陆亦扬打断她的话,“你的眼光就这么差劲?什么乱七糟的花,还带着两只小蜜蜂,这样就成了主打产品。”

    女经理低下头不敢吭声,黎慕云脸色一沉,她呕心沥血的作品,怎么在陆亦扬的嘴里就成了乱七糟的作品了?或许别人不懂,可是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这个项链的意境是她在海岛上蹲在栀子花前面被蜜蜂蜇脸的那一次。

    要是丑,承皇会偷去做主打产品吗?

    陆亦扬歪头看向黎慕云,目光冷淡,不温不火的问,“什么时候画的图,在哪里画的,有没有人看到。”

    “没有证人,上个星期一。在公司。”她记得很清楚那天下雨,陆亦扬还给了她一把伞。

    陆亦扬对着坐在黎慕云前面的一个保安部经理说,“把那天的录像调出来。”

    “是。”经理站起来,立刻离开。

    “b,你相信她的狡辩?”女经理甚是不解,疑惑的问道。

    陆亦扬没有作声,目光望向黎慕云,“我问你,这个图是你自己画的?”

    “是的。我画的。”

    陆亦扬把资料合上,然后靠到办公椅子上,“嗯,你可以出去了。”

    黎慕云顿时傻了,这样就出去,什么意思?事情都没有查明,是要追究她的责任还是不追究?她愣愣的看向几位经理,坐在前面的四位经理也疑惑不解的看着陆亦扬。

    大家都议论纷纷。

    女经理,“b,那黎慕云怎么处理,我们都还没告诉她要负那些责任呢。”

    “对呀,对于这种盗窃行为,我们公司是不可以纵容的,总裁你看是不是应该严肃处理?”

    “而且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

    “……”

    几位经理发表完意见后。陆亦扬不慢不紧的开口说道,“她已经说过了,图是被别人盗的。”

    “可是她没有证据。”女经理十分不满。

    陆亦扬寒气逼人的眼眸瞥向女经理,“我说的就是证据,你有意见?”

    几个经理都选择沉默,他陆亦扬的公司,他说的谁敢有意见。这时,保安部经理走进来,站在陆亦扬身边,恭敬的说,“摄像头当天被纸张盖住了,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看到。”

    所有人听到这个情况,都懵了。黎慕云心里更加的慌,这样她就更加没有证据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了。

    陆亦扬缓缓站起来,伸手扣上自己的西装扣子,淡漠冰冷的声音对保安经理说,“这件事交给你彻查,把盗图的人揪出来直接送警察局去。”

    “是。”

    说完,陆亦扬转身离开。

    几位经理面面相觑,诧异地看着黎慕云,这样的结果让几位高层经理惊愕不已,陆亦扬是无条件相信黎慕云所说的话吗?不但没有追究责任,还让保安经理彻查盗图贼,在几位经理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贼存在,是黎慕云为了脱罪给出的说法。

    可是,陆亦扬说的就是证据,没有人敢有意见。

    黎慕云呆在位置上,看着他倨傲的背影离开,无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受。

    离开会议室,黎慕云回到办公室,她站在办公室的门前呆呆的回想着完成设计图那一天,只有喝水的时间离开了办公室,但当时办公室已经没有人,之后的稿子就一直在家里放着,只有交稿那天才拿回公司。

    所以,有人在她喝水的时候盗了她的稿子。

    走进办公室,大家又围起来问发生什么事情。

    黎慕云一笑置之。跟他们说没事,然后就保持沉默。

    在座位上呆了一个上午,直到中午的时候,她才拿出手机给陆亦扬以前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她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用这个号码,但是,她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发的。

    “谢谢你相信我。”

    陆亦扬拿着手机目光定格在屏幕上,良久没有反应。

    站在陆亦扬办公桌旁边汇报工作的月镜愣住,看向陆亦扬冰冷的脸,没有任何表情,一条短信看了好久好久,一动不动的。

    难道是被短信点穴了?月镜想着,偷偷的瞄着眼,去看他信息的内容。

    陆亦扬啪的一声,把手机压到台面上,这个声音把月镜吓了一跳,立刻把头缩回去。

    “继续说。”陆亦扬淡淡的声音说道。

    “明天早上10点要跟盛鑫公司签合约,中午12点跟美国投资商皮特有一个饭局,中午3点钟有一个重要的财务会议需要b出席,晚上8点有一个慈善基金晚饭邀请总裁你去参加。”

    “你去财务那里申请一笔钱捐给基金会,我不会出席。”

    “是,但承皇集团的两位总裁会去。”

    陆亦扬拿起手机,再一次打开信息,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缓缓的开口,“陆方城和安诺能搞出什么花样?顶多也只是多捐点钱,在媒体多出点风头而已。出去吧。”

    “可是……”月镜吞吞吐吐的。

    陆亦扬眉头一皱,沉着脸看向她。平时他说一就是一,身边这个小秘书是不会有半句废话的,今天太过异常让陆亦扬疑惑不已。

    月镜咽了咽口水,慌忙收回自己想要说的话,b的脸色太恐怖,害她都不敢再说话。

    陆亦扬将手机往桌面一甩,靠到皮椅上,安然自若地看着她,“说吧,可是什么?”

    安诺还是不敢说,摇头。

    “说。”

    他突然一句低吼,把月镜吓了一跳。

    月镜立刻脱口而出,“可是我想跟b一起去。”

    说完这句话,月镜想咬舌自尽,她今天是吃了豹子胆了才这样想的,因为之前筹办基金晚会的负责人找到她,邀请陆亦扬出席,还给她看了慈善晚会的安排的节目,其中有一个图片把她吸引住了。导致她现在神志不清似的。

    出席这种晚会,带秘书是很正常的,可是陆亦扬更加好奇,双手抱胸看着他,“说说原因。”

    月镜低下头,反正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她就阔出去吧,“筹办方之前给我看了一下活动的资料,其中有一个小孩子参加跳舞表扬呼吁大家捐款的节目,我看到了陆赫轩帅气的小身影。所以想去看他跳舞。”

    “小孩子?你在追童星?”

    “不是,他不是童星,是上次我们在机场上见到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b你忘记了?”月镜提醒道。

    陆赫轩?

    陆亦扬想起之前那个男孩子。嘴角不由得轻轻上扬,露出一抹笑意。但他陆亦扬可没有这种闲心,只不过是个小孩子跳舞。

    月镜见他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也没有要改变主意,她立刻拿出自己的工作平板,打开一张图片放到陆亦扬的桌面上,“b,你看,真的好可爱好帅气的。”

    陆亦扬无奈的看了一眼月镜,扫看一眼平板的图片,立刻推回给她,“可以了,出去吧。想去自己一个人去。”

    可他的手刚刚推走平板,突然顿住了,刚刚那样一撇而过,像是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他猛地把平板又抽了回来,认真看着图片。

    这是一张排练的图片,台上有三个小男孩,陆赫轩站在中间,造型十分酷,很可爱。亮点在于照片的角落站着几个人,像是观看小孩跳舞。既然是排练,当然是父母。而他看到了黎慕云的侧脸。

    “b?”

    陆亦扬紧张的拿起平板,竖起来看。

    是她没有错,她目光盯着台上面的小孩子。

    此刻,他才想起一件事,把平板甩给月镜,“出去,宴会我会参加。”

    “是b。”月镜心里雀喜,但还是很端庄礼貌的鞠躬,退出去。

    月镜离开后。

    陆亦扬立刻把黎慕云发来的那条信息的电话提取出来,拨通号码。

    电话响了有一会。

    黎慕云看着电话号码,心脏突突突的跳着,她只是发个信息,就来电话了,害她现在都没有勇气接电话。但还是按了接通,然后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喂……”

    “黎慕云。你五年前把孩子生出来了?”陆亦扬声音冷冰,带着质问。

    黎慕云觉得他真的可笑,已经五年了,他还这么耿耿于怀,本来还想告诉他的,现在他这个语气看来,也不用说了,反正他也不喜欢。

    “我没有要你负责,也没有要你养,所以你不要担心。”黎慕云冲冲的语气回他。

    “我问你到底有没有生下来?”陆亦扬不悦的问道。

    “生了。”

    生了?陆亦扬心里像是被刀刺一样痛着,没有拿电话的那一只手紧紧攥成拳头,是心疼,是不耻,“宝宝现在怎么样了?”他突然消沉的语气问道。

    黎慕云苦涩的笑着,陆亦扬现在还会问宝宝现在怎样?她都觉得可悲,“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知道你是他爸的,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去纠缠你。”

    “怎么可能很好。他现在怎样?”陆亦扬怒吼一句,站起来,拿着手机走到窗前,平复不住现在内心的愤怒,他和黎慕云生出来的小孩怎么可能会很好,这种几率太小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你不喜欢他也就算了,还想他出什么事吗?”黎慕云也跟着气愤起来,拿着手机走到长廊的末端站着。

    陆亦扬平复自己的情绪,深呼吸着气问道,“叫什么名字?”

    “陆赫轩。”

    陆亦扬一顿,紧紧攥着手机,深怕自己听错。

    “陆赫轩?你们这个月的10号是不是坐飞机回来?”他能想到的是飞机场上见到的那个男孩子。

    “你怎么知道?”黎慕云疑惑的问。

    陆亦扬突然笑了,从心底最深处发出来的笑声,这种笑意让他心脏颤抖,眼眶突然红润,对面听电话的黎慕云以为他受刺激过度傻了。

    陆赫轩是他的儿子,黎慕云跟他生的儿子四肢健全,聪明也可爱。看起来比任何一个小孩子都要聪明健康。太过激动,他握紧双拳靠到了落地玻璃窗前面。

    “陆亦扬。你疯了吗?”

    陆亦扬立刻收起自己的笑声,对着电话淡淡的说,“知道了,儿子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一场表演?”

    黎慕云错愕不已,一阵怒火涌上心头,轻咬着唇强忍着,片刻后,一字一句的说道,“陆亦扬,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不要再派人监视我跟我儿子的一举一动。你这样做真的很恶心你知道吗?”

    说完,黎慕云立刻中断电话。

    难以平复的愤怒,以前因为怕有危险,怕安诺对她不利,才忍着让他派人跟踪,现在她刚回来,他再次跟踪她们,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沉思了片刻,黎慕云收起手机。走进办公室。

    而陆亦扬缓缓放下手机,洋溢出淡淡的笑意,想想已经五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他没有跟踪她,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缘分真的很奇妙。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81章 我说的就是证据,你有意见?-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且把情深共白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余暮雪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