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且把情深共白头 -> 书目 -> 第80章 陆亦扬的小翻版儿子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80章 陆亦扬的小翻版儿子

    翌日清晨。

    哭过一夜,黎慕云微微张开眼眸,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她全身乏力,从床上爬起来,抬头看了看阳台,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感觉眼睛有些痛和酸涩,可能是没有睡好的缘故,她歪头看向身旁的床位。

    陆亦扬的位置完全没有半点褶皱,她抬头扫看房间。

    沙发上,他坐在哪里紧紧的看着她,疲惫的卷容显得有几分沧桑,深邃中含着淡淡通红,他是一夜没睡还是已经起床?

    为何要逼着她打胎。

    为何让她此刻对他又爱又恨?

    黎慕云撇开眼眸,缓缓的下床,她顺手把床头柜上的手机也拿起来,走向卫生间。

    陆亦扬眼帘垂下来,看着茶几,沉冷的脸上没有变点表情。

    关上卫生间的门,黎慕云把锁上紧。

    她拿着手机走到角落里头。打开信息。

    这一夜,她想不通陆亦扬为什么要逼她打胎,他曾经说过的幸福,说过的爱,都是假的。此刻她要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她能求助的只要于美茹和于东。

    打开信息框“东哥,救救我。我怀孕了,陆亦扬要逼我打胎。”

    发完信息,黎慕云眼眶的泪水再一次流出来,她攥紧手机,伸手擦掉自己的眼泪。

    往事如烟,此刻觉得自己竟然这么可悲。

    嘟嘟。

    信息来了,黎慕云立刻打开。

    “慕云,你在哪里?”

    “在家,等一下陆亦扬要把我带到医院去了,我不想打掉宝宝,他已经快三个月了,他是无辜的。”

    “陆亦扬这个混蛋。慕云不要害怕,有东哥在呢。在城,这是陆亦扬的天下,我无法保护到你,也没有这个权利。慕云,跟我离开这里。”

    离开?

    黎慕云看到这条信息,心脏嘭的一下。像是被砸开一样疼痛,撕裂般的折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泪一滴一滴的掉到手机屏幕上。

    陆亦扬曾经对她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说好的一辈子不离婚,就算恨是对方也要白头偕老。

    可是陆亦扬却让她在宝宝和他之间选其中一个。

    她全身颤抖,肩膀也在一抽一抽的,低下头摸上自己的肚子。如果选择陆亦扬,把宝宝打掉。她会恨陆亦扬一辈子,也不会再爱了。

    所的爱都是假的。

    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好,她也枉为人母。

    颤抖着手指,她缓缓打上一句信息发送,“只要能保护我的孩子,去哪里都可以。”

    “慕云,等我20分钟,我到你家别墅门前接你,记得,带上护照和一些身份证资料。”

    黎慕云放下手机,缓缓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憔悴苍白的脸蛋。怀孕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到了她身上,就演变成悲剧。

    她到底还要承受多少悲剧才能有她想要的平凡,想要的幸福?

    简单梳洗,她走出卫生间。

    刚刚走出门口,突然一道身影压来,被结实的怀抱拥抱着,她整个身子没入陆亦扬的怀里。

    突然的温柔,她心再一次融化。这样的男人到底是爱她的吗?

    她轻轻推着他的胸膛,不想再眷恋了。

    “对不起,老婆,对不起。”他低声喃喃着。

    “放开我吧。”黎慕云冷冷的声音传来,既然知道对不起,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明知道对不起,却喊着对不起把她送上手术台?这样的男人就是一个魔鬼。

    陆亦扬松开手,黎慕云从他怀抱里后退一步,低着头没有看他转身走向衣橱间。

    她换上一套简单休闲的衣服,将所有重要的证件都放到一个包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她刚刚在卫生间里足足呆了快20分钟,这个时间,于东应该到了。

    拿着手提包,她走出衣橱间。

    陆亦扬依然站在原来的位置一动不动看着她。她对视上他的眼。淡漠的说,“陆亦扬,我问你最后一次。真的要打掉我的宝宝吗?”

    陆亦扬脸色暗沉,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点点头却没有作声。

    看到他的表现,黎慕云笑了,从心底发出来的苦笑,酸涩而悲哀,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她托付终身。

    “好,我打掉他,从此以后,我黎慕云再也不会为你陆亦扬生小孩,不会,永远都不会……”

    她决裂的语气,低吼完后气冲冲的拿着手提包冲出去。

    陆亦扬痛苦的转身,想要拉住她的手,可她已经冲到门前,把门打开跑出去。

    沉思片刻,陆亦扬也跟着走出房间,下楼。

    他以为黎慕云只是下楼,等他走到楼梯的时候,李浩明突然跑进来,“b,黎小姐出去了。”

    陆亦扬脸色骤变,立刻加快脚步下楼,冲向门口,“你为什么不跟着她?”

    李浩明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她说想出去散散步,我有跟在后面,可走着走着,她突然上了路边一辆汽车,然后离开。”

    陆亦扬冲出大门,站在门口突然顿下脚步,“谁的车?”

    “于东。”

    陆亦扬从裤袋里拿出手机,停在门口不动,拨打黎慕云的手机,可电话拨通后,很快又被挂掉。他再拨打一次,再一次挂掉。

    最后,他换成于东的号码,对方已经关机。

    他冷冷一笑,转身走向家里,淡淡的问,“有人跟着他们吗?”

    “没有,之前你要我贴身保护,那些暗中保护黎小姐的人已经撤了。”

    陆亦扬颓废的坐到沙发上,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仰着头靠到沙发上,接近崩溃的边缘。

    “对不起,b,我保护不力。”李浩明站在旁边鞠躬谢罪。

    心被痛苦塞满,他已经没有力气责怪李浩明。

    “你下去吧!”陆亦扬淡淡的说出一句。

    李浩明立刻转身离开。

    紧攥在手心里的手机突然嘟嘟的响了两声。

    陆亦扬立刻坐直身体,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信息。

    黎慕云“陆亦扬,曾经承诺给你的,我们一辈子不离婚,就算恨死对方也不离婚。其实你根本不爱我,不爱我的孩子,你跟你爸爸一样,认为我的身份不配生出你小孩。既然这样,在一起也没有意思。我走了,我带着恨你的心走了。如果你要离婚。自己向法院自动申请吧,两年后会生效。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再见。”

    陆亦扬颤抖着手看完这条信息,他慌忙拨通号码。

    回应他的是人工语言。

    她关机了。

    走了。

    他突然变得深沉,悲痛的靠到沙发上,双手无力瘫在上面,手机从他手心慢慢滑落下来。

    仰着头靠到沙发背上,他紧紧闭着眼眸,不经意间突然笑了,冷冷的笑着。紧闭的眼角两边突然流出两行清泪,缓缓划过他俊逸的脸,滴到了耳朵旁。

    空气变得悲凉,偌大的空间没有了生气,沉寂,寒气逼人。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错在一开始爱上了不该爱人。

    飞机场。

    黎慕云紧攥拳头,站在检查闸门前,泪水在眼眶打滚,身边站着于东,他听慕云把事情都说了一遍,他无法理解陆亦扬为什么这么狠心。

    他毫不犹豫地放弃国内的工作,带上黎慕云远走高飞,就算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他也要好好保护她。

    “如果后悔了,我们就回头把。”于东再一次劝说。

    紧咬着唇,黎慕云歪头看向他,缓缓的问,“东哥,如果是你,你会让自己爱的人打胎吗?”

    “不会。”于东斩钉截铁。

    黎慕云苦笑着,“所以说,陆亦扬根本就不爱我。一个要杀自己老婆肚子里小孩的男人还值得我去爱吗?”

    于东沉默了。他不想火上加油,可是,他也不想黎慕云受到任何伤害。

    沉默片刻,黎慕云转头,再一次看向身后的出口,伸手擦掉眼眸上的泪。

    喃喃自语,“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黎慕云,我不会再受你们任何人摆布的。”

    说完,她直接走进检查口排队登机。于东叹息一声,也更上她的脚步,放弃这里的一切,跟着黎慕云离开。

    -

    光阴似箭,岁月流逝。

    五年后。

    云星集团会议室内,浩浩荡荡的高级管理经理和股东进入办公室。

    所以人都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主席位置上还空缺着,可大家都不敢有一丝松懈。

    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陆亦扬率先走进来,身后紧跟着一名打扮成熟稳重却长相妖媚的秘书。

    陆亦扬的到来,就如一股强大寒流压迫而至,将整个办公室融进了冰窟中。

    他沉冷,严肃,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敬畏又害怕的气场。

    他往主席位置上一坐,手轻轻的纽开西装的前扣,冷着脸扫视会议桌下面的人一眼。

    “月镜,把东西发下去。”

    秘书立刻点头,将手中的资料发下给每一个参加会议的高层。

    陆亦扬坐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淡淡的开口,“这次会议的内容是,收购承皇集团,势在必得。”

    所有人都惊愕不已,面面相觑。

    大家都知道,云星集团是这五年来新崛起的企业,也算是一个神话般的大企业,五年来所创造的经济效益和强大也是无人能比,但现在想要吞并承皇集团这样的大企业,虽然旗鼓相当,但也未免太狂傲了。

    “总裁,承皇集团是你们陆家……”

    刚刚出声说话的经理还没说完,陆亦扬立刻打断他的话,“承皇集团五年前就已经不是我陆亦扬的企业难道你不知道吗?”

    经理立刻闭嘴,这些大家都知道。

    一场变故,陆亦扬跟他父亲断绝父子关系导致企业回到他父亲陆方南手里。

    一场变故,陆方南被人算计,手中的股份被人耍手段抢去,沦落至此,现在承皇集团的最高首席是陆亦扬的叔叔----陆方城。

    而这一切,也少不了一直跟他斗的安诺。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承皇集团已经是安诺和陆方城的天下,陆方南还有小许股份,他陆亦扬也只有小许。但只是现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彻彻底底要回承皇集团。

    会议在持续进行。

    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嘟嘟的响了两声。陆亦扬边听着会议上股东的意见,边拿起手机,眯着深邃魅惑的眼眸看着短信。

    医院发来的你好,我们这里是市医院,黎建强先生在今天凌晨已去世,联系不到任何家属,请问你是他的家属吗?如果知道他的家属,请通知到医院办理相关手续。

    黎建强是谁?医院为什么会有他的电话号码?

    陆亦扬皱紧眉头。他把手机放下,继续认真开会。

    突然,脑海闪过一个信息。

    黎建强?黎慕云的父亲?

    曾经,黎慕云一次也没有带他见过她的家里人,包括那个有癌症的父亲。

    会议结束后,陆亦在高层的拥簇下离开会议室。

    他歪头看向身边的秘书,淡淡的说,“把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

    “是。b有什么其他安排?”月镜问。

    “去医院。”

    -

    春暖花开。

    满园的栀子花开,灿烂芬芳。

    可是,花园角落里头发现了一个小脑袋在花丛中鬼鬼祟祟的,不到一会,几个栀子花的小树苗倒下了。

    接一连三,每倒下一颗花,在花丛中的小脑袋就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轩轩,你在搞什么?”

    从大门出来,发现小花园里的几个栀子花倒下,黎慕云惊呼道。

    听见喊叫声,男孩立刻站起来,转身看向门口中怒不可遏的妈妈,他怯怯的将手中的捡剪刀放到身后。

    他高高的小个头,比一般四岁多的小孩要高大,黎慕云一直都认为陆亦扬的基因实在是太强大。

    让她生出一个跟那个家伙一模一样的小魔头,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已经把片区所有雌性类别的都吸引住,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他轩轩这个大名,连旁边一只母猫都超级喜欢找他玩。

    轩轩经常问她,“我爸爸是谁?长得怎样?”

    黎慕云指着镜子,“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熊样,就知道你爸长什么模样了。”

    “哇!原来我爸是个大帅哥。”

    这是很自恋的一个四岁男孩,也是有着陆亦扬遗传下来的劣根。

    就如现在,她辛辛苦苦种了两年的栀子花,这个小魔头竟然给她铲平一半了。

    “告诉我,为什么弄坏妈妈的花?”黎慕云双手叉腰,瞪眼俯视着他。

    轩轩把手中的大剪刀往旁边甩去。学着黎慕云双手叉腰,仰高头,毫不畏惧的说,“我经常看到你在这花前面发呆,还流眼泪。它们会惹你哭,我要代表地球消灭它们。”

    黎慕云眉头紧锁,心里咯噔一下,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只是,“代表地球是什么意思?”

    轩轩耸肩膀,粉粉的唇嘟起,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说起来比较顺口而已。”

    黎慕云彻底无语了。

    看着别破坏的花,心里很是心疼,可这个小家伙又是出于对她的爱才要破坏它们,她都不忍心责他了。

    都做了坏事,还一脸的傲气,黎慕云总想着在他面前树立起威严的母亲形象,可是就是驾驭不了自己的孩子。

    真的是跟他爸一个坏性子。为什么总是拿无辜的东西出气?她掉眼泪是因为想起往事,有点伤感而已。

    “破坏妈妈的花,你要受到惩罚的你知道吗?”黎慕云换了个姿势,双手抱胸,继续严肃的说。

    “知道,无非就是不让我看电视,不让我吃饭,要我面壁思过,或者不让我去踢球,都是这些,你说吧,反正我都经常试了。”轩轩也跟着黎慕云一样换了个动作,双手抱胸,是要彻底拽下去。

    黎慕云被气得头痛,沉思半刻,扬起一丝魅惑的笑意,“我们的五岁之约提前了。”

    “什么意思?”轩轩疑惑。

    “就算之前答应陪你睡到五岁的,现在妈妈改了,从今天开始,以后一个人睡。”说完,黎慕云得意洋洋的转身走向屋内。

    轩轩一副呆萌的小脸蛋,愣在原处惊呆了,手缓缓的放下,目光变得悲怜,扁着嘴走向屋内,声音也变得异常温柔,还带着可怜兮兮的腔调,“妈妈,不要啊!妈妈轩轩错了,轩轩真的知道错的。”

    “知道错了是好事,但我已经决定要这样做了。”

    “妈妈,不要。”

    黎慕云走进厨房,不搭理这个穷追不舍的儿子。

    “妈妈!亲爱的!云美人!”轩轩一句又一句的叫着。可怜兮兮的跟在她的身后。

    “你叫我什么都没有用。”黎慕云完全不心软。

    轩轩想了想,立刻转身,跑到客厅的柜子里,翻找了片刻,从里面走出钥匙。

    看着钥匙,他眯着清澈迷人的眼眸,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钥匙在手,他晚上可以偷袭。妈妈的床,他想睡就睡。

    “咯咯咯……咯咯咯……”

    黎慕云在厨房听见诡异的笑声,探头出来,“轩轩,你抽风了吗?笑得这么诡异。”

    “没有,妈妈,我去踢球。”说着,轩轩把钥匙放好,抱着球就出去了。

    在新西兰一个人口稀少的美丽小镇上居住,这里的小孩子出去花园外面玩,大人是完全放心的。

    至于黎慕云,她那个人小鬼大的儿子,遇上坏人,吃亏的还不一定是她儿子呢。

    “叔叔,你来啦!”

    在花园外面踢球的轩轩突然兴高采烈的大声欢呼。

    在厨房煮饭的黎慕云听见欢呼声,立刻跑出来,她将身上的围巾脱下,含着微笑走向于东,“东哥,你过来啦?”

    于东手里拿着一箱奶粉牵着轩轩的手,一边将奶粉递给慕云,“公司的新产品,所以我带些给轩轩喝。”

    黎慕云微笑着接过,“家里的奶粉都喝不完了,你过来看我们不用经常带东西来的。”

    “没事,保质期两年,慢慢喝。”于东目光定格在黎慕云娇美的脸上,岁月的蜕变,她从一个青涩的小女生变成现在成熟娇媚的女人。

    愈发的美丽动人。

    前些年,她的心思都在轩轩身上,这两年她又成为了新西兰p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一心只顾着工作。

    于东也在新西兰一个农场企业做管理员,因为相隔甚远,所以于东每个周末才来见他们母子两。

    领着于东到屋子里坐下,黎慕云给他倒上茶,自己也坐到沙发上,而轩轩跑到一边自己玩耍。

    “东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黎慕云显得有些难以开口。

    于东拿着茶喝上一口,脸色也显得阴沉,“其实我这次来也有一个消息带给你。不过你先说吧。”

    黎慕云纠结的低下头想了想,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当初于东为了保护她,放弃国内的工作跟着她离开,这么多年来她自己也不是瞎子,她知道于东对自己和轩轩的无微不至,这种已经超过朋友。妹妹的感情,她知道这是爱,可自己无法给他真心。

    因为这颗心已经不再单纯属于自己的。她不能自私的爱着别人而跟于东在一起。

    前些日子,她所在的公司被大企业收购,她也幸运的没有被裁员。她现在是专业设计师,眼看就要升职了,却被调动到祖国的总公司上班。

    这样一来,她就要抛下于东,带着轩轩回国,内心有多愧疚她都无法说出口。

    “东哥,我们公司被收购了。”

    终究,她还是要说的。

    “嗯?什么公司收购的?”于东好奇的问一句。

    “不太了解,前段时间才知道消息,而且这家公司的总部在我们祖国,我也……”黎慕云顿了一下,看向于东,“……跟几位有名的设计师一起被调回总公司上班。我……”

    于东一愣,明显的被她的消息怔住,目光深沉,显得无奈,静静的看着她。

    感觉到于东的反应,黎慕云顿住没有敢再说话了,她不想让于东失望,也不想在需要他的时候拼命捉着不放,现在不需要他了,却转身离开。

    “东哥,其实我也可以辞职的……”黎慕云挤出僵硬的微笑,来安抚他此刻的情绪。

    于东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心,紧紧握在手里,黎慕云吓了一跳,想要抽出手,可他握住不放,她疑惑的看着他,“东哥……”

    “慕云,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资格跟你说这些话,但我想告诉你,我从你十五岁那一年开始就已经深深的喜欢着你。”

    “东哥……”黎慕云惊愕不已,她知道的,但还是被他突然的告白吓一跳。

    “我为我自己的懦弱深深自责到现在,如果我在喜欢你的时候就表白,或许能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东哥,你不要这样……”黎慕云不知所措,心里对他的愧疚更深了。

    “慕云,我没有要逼你做什么决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在等你。”他深情的注视让黎慕云慌了,心里也隐隐动容。

    她低下头,害怕这样深情的于东,她给不了他想要的感情,也很感激他这五年来对她和轩轩的付出。

    于东轻轻的将黎慕云的手掌掰开,放下一枚钻石戒指在她手掌心。黎慕云手掌微微一颤,目光定格在闪烁的戒指上,心都颤抖了,是害怕,是惊吓。

    “这个戒指是我给你的承诺,无论你戴不戴上它,我都会用这戒指所代表的意义来守护你。”

    说着,于东把她的掌心缓缓收起来,黎慕云握住这枚戒指,像千斤般沉重。

    于东看着黎慕云握住戒指,欣喜着露出微笑,她已经收下,这样就足够了,她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带上这枚戒指,但他会等,等到白发苍苍那一天,也无悔。

    于东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才想到说正事,“慕云,你想回去便回去吧,其实今天我个消息要通知你。”

    “嗯?”黎慕云回过神,看向他。

    “你爸爸去世了。”于东沉稳的语气轻声说。

    黎慕云微微一颤,眼眶突然红了,珉着唇强忍着心中隐隐的伤痛,其实她早做好这样的思想准备,在出国后她交代于美茹帮忙照顾她爸爸的。

    他爸的癌症好了几年,前几个月于美茹给她发邮件说她爸爸的病复发了,进入医院,情况不是很乐观。

    于东想了想又说,“你爸的身后事你不用担心了,陆亦扬已经帮忙处理好。”

    “陆亦扬?”相隔五年再听到这个名字,黎慕云鼻尖突然一酸,喉咙辣辣的有股气在涌动。

    “嗯,美茹因为公司组织培训。要到外地一个月,她怕你爸突然离开没有联系到人,就把他的电话给留在医院。”

    黎慕云沉默了,低着头,紧紧攥着手中的戒指。

    五年了。

    只是说起他的名字,心都还会隐隐作痛。

    -

    机场。

    黎慕云穿着碎花连衣裙出现在机场,长发飘飘,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着她淡雅的气质,白皙粉嫩的脸颊让路人不由得多看一眼,她的气场会给人一种以为是某女星的错觉。

    长得不但好看,手里还牵着一个精致漂亮的男孩。

    男孩的五官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特别是他一身酷酷的打扮,拽拽的模样,还带着黑色墨镜,走路像走红地毯,所有璀璨耀眼的灯光像在他身上闪烁。

    黎慕云左手牵着箱子,右手牵着轩轩。

    走到大堂的时候,黎慕云仰头看了看指示牌,突然改变方向。

    “妈妈,你要去哪里?”轩轩好奇的问。

    “厕所。”

    “你上厕所拉着我干嘛?我可是男孩子。”

    “没事,你还小。可以进女厕。我不拉着你把你弄丢了怎么办?”黎慕云匆匆忙赶到卫生间门口,轩轩突然甩开她的手。

    她错愕的低头看着他。

    轩轩显得十分不悦,“你当我三岁小孩吗?哪有这么容易丢?”

    好吧,不是三岁,可也只有四岁多,这跟三岁有区别吗?

    不过黎慕云是不敢说这句话,要不然她儿子的自尊心会严重受到打击的。

    “可是……”

    “不要可是了,我男子汉大丈夫进去女厕所,多难为情。”轩轩歪头扫看了两边,指着一边的大堂的休息椅子说,“我到那边等你,你完事了来找我。”

    “轩轩……”黎慕云还是不放心的叫了他一声,轩轩立刻把墨镜摘下,给了她一个十分有魄力的眼神,然后抬起手腕,点了点手腕上的电话手表,“有这个,你慌啥?”

    说完,他帅气的带上眼镜转身,走向旁边的座椅,黎慕云真的要气到直跺脚。

    她是妈妈,真的是妈妈,轩轩的母亲。可是她心里再如何想证明这个地位也没有用,反正她是驾驭不了她儿子,实在太像某人了,酷起来不是一般人种。

    她再不放心也没有用,只好拿出手机定位轩轩的位置,然后进入卫生间。

    轩轩跑到休息大堂坐着,双手撑着两边椅子,低着头,双脚在下面一摇一摇动着。

    突然,身边坐下一个男人惊动了轩轩,轩轩好奇的抬头看向他,刚好,男人也歪头看了轩轩一眼。

    两人目光对视上,轩轩有些诧异,竟然见到比自己还帅的男人,他自认为眼前这个叔叔很英俊,就把眼镜拉下来,露出一双迷人英气的眼眸。

    男人气场很冷,气质非凡,让轩轩好奇不已。

    “哇,这是谁家的小孩,长得好好看看。”

    一道女生的声音传来,轩轩仰头,眼前穿职业装,长相妩媚的女生两眼正在发光,忍不住摸了摸轩轩的脸蛋。

    轩轩闪了一下脸,还是来不及没有躲开,被摸了。心里很不爽,瞪着她,“你妈妈没有教你不要随便摸陌生人的脸吗,特别是男人。”

    月镜噗嗤一声,对着坐在男孩身边的陆亦扬说,“b,这个小孩好可爱,明明是个小不点男孩子,却说自己是男人。”

    陆亦扬沉默着,深邃的目光一直定格在男孩的脸上,看见他,心里莫名的颤抖了几下,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只是被他深深的吸引了而已。

    轩轩看向陆亦扬,“你就是这样纵容自己的手下非礼别人的?”

    月镜惊愕得用手捂住嘴巴,错愕不已,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四岁大的男孩口中说出来,更加奇怪的是小孩子一般见到陆亦扬这样冰冷冷的脸都吓得不敢说话,可是轩轩却毫不畏惧,气场甚比陆亦扬。

    陆亦扬眉头轻挑,露出浅浅的微笑,第一次看见这么有意思又聪明的孩子,转身面对着轩轩问,“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要这个姐姐给我道歉。”轩轩指着月镜说。

    陆亦扬裂开的微笑愈发深,看向月镜,“道歉。”

    月镜顿时懵了,她做了陆亦扬五年的秘书,第一次见到他笑,原来他的笑容是这么好看的。

    突然看傻了。

    轩轩冷冷一笑而过,带上墨镜双手抱胸靠到椅子上,淡淡的说出三个字,“同情你。”

    陆亦扬更加疑惑,“同情我?”

    “我这么帅,这位姐姐都忍不住要摸我。看你比我还帅,应该天天被摸吧!”

    陆亦扬忍不住突然大笑了几声,握住拳头靠到嘴边忍下来。

    月镜彻底被震撼到,见到陆亦扬此刻的笑声像见到了海市蜃楼。

    突然发现眼前这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样貌十分神似,如果不认识的人第一眼看见一定以为是父子两。

    太像了。

    月镜不由得感叹,不过她跟了陆亦扬五年,还没有发现他身边有女人,是标准的禁欲系男神。

    也因为如此,全企业的女同事都想成为他老婆。

    月镜后知后觉才跟男孩说了声对不起,不过被轩轩冷漠待之。

    “b,该登机了。”月镜提醒。

    陆亦扬依依不舍的看着男孩,伸出手很绅士的说,“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陆亦扬。”

    轩轩在国外呆了这些年,虽然很傲,但基本的绅士风度还是有的,他也伸出小手握住陆亦扬的,像个男子汉那样,语气冷冷的,“陆赫轩。”

    原来还同姓了,陆亦扬觉得是种缘分。但他要赶着登机,要不然他很想见见什么样的父母会生出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

    握手离开后。

    轩轩看着陆亦扬的背影发呆。

    片刻,黎慕云匆匆忙忙赶出来,“轩轩。”

    轩轩回过神,走到黎慕云身边,牵上她的手,“走吧。”

    “嗯,你刚刚看什么这么入神?”

    “美女。”轩轩淡淡的回了一句,让黎慕云无言以对。

    黎慕云歪头看向轩轩刚刚看的方向,人来人往的机场,美女的确很多。

    四岁就看美女,这让黎慕云开始发愁。

    “慕云。”

    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黎慕云回过头,眼前出现了五年没有见面的闺蜜于美茹,她欣喜若狂,放开手中的拖箱和轩轩的手,飞扑上去跟于美茹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人紧紧相拥。

    轩轩脱下墨镜,看向于美茹,眼睛如爱心星星闪烁了几下,又是一个大美女。

    “姐姐好。”轩轩主动上前打招呼。

    于美茹跟黎慕云分开拥抱,她看着轩轩顿时愣了,来一个呆若木鸡的表情以表示此刻的惊讶。

    “我儿子陆赫轩。”黎慕云微笑着介绍。

    于美茹看了看轩轩,再看向黎慕云,呆萌的表情说道,“慕云啊,你的复印机吗,复制了一个缩小版的陆亦扬。”

    黎慕云低头苦涩一笑没有做声。

    倒是轩轩眉头紧皱起来,心里喃喃着一个名字,陆亦扬,这么熟悉的?

    他猛的一惊,立刻回头看向刚刚跟那个帅气叔叔见面的位置。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陆亦扬。

    刚刚一幕闪过,那个叔叔也叫陆亦扬……

    可是已经消失了。

    -

    回国的第一件事是带着轩轩拜祭了已经过世的父亲。他死了,临死前都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不过他心中只有恨,估计也不会想见她,只是他离开,也带着她很多的疑惑离开,像她的身世,她妈妈的过去,安诺口中所说的仇恨,所有的所有,带着这些秘密离开了。

    第二件事就是找了个临时居住的地方,给轩轩找个幼儿园,安置好一切才准备到总公司报道。

    上班前一天,黎慕云将轩轩哄睡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打开电脑。

    既然要上班,那也得了解一下这家公司的背景吧!

    她在笔记本上哒哒哒的输入公司总部的英文名字。

    网页弹出来的图片和字幕把她吓了一跳,她看到这些信息,整个人懵了。

    真是天意弄人,她们公司被收购的大企业竟然是云星集团,而她也被调到云星集团珠宝设计部上班。

    她缓缓的拉着鼠标,看了云星集团的一些新闻,陆亦扬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商业奇才,短短5年时间,云星集团就像东方冉冉升起的一颗红日,而且还要吞噬承皇。

    她不太懂这些商业新闻,看了一会,屏幕只保留了一张照片,陆亦扬的采访报道照片。

    他依旧风华绝代。

    时间的洗涤没有让他变得逊色,而是让他更加璀璨夺目,超逸绝伦。

    盖上电脑,她缓缓爬上床,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单机游戏。

    没错,她在玩愤怒的小鸟。

    这些年让她学会了不再庸人自扰,不再懦弱怕事,不就是一个陆亦扬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

    回国第五天,所以事情已经进入正常轨道,生活安排得稳稳妥妥,上班前送儿子上学,下班后接儿子放学,上班手续也办理好。

    清晨

    黎慕云踩着高跟鞋,一身花边白色衬衫配上一天百褶沙边中裙子,淡雅个性,背了个棕色单肩包走进云星集团大厦。

    不过,她有多倒霉她自己真的领教到了。

    踩着点快到上班时间了,来到电梯前面,却发现两部电梯塞满了人,第三部电梯维修中,她和几个员工眼巴巴看着电梯关上门。她瞄了一眼楼层,天呀!

    七十层高,等电梯上去再下来,估计得下班了。

    几个同事已经转身往楼梯跑去。

    她上班的部门是十楼,不高也不矮,想了想,黎慕云也跑向电梯,可她刚刚匆忙转身,才跑两步不到。

    叮的一声,总裁专用电梯的门突然开了,而黎慕云刚好跟走出电梯的人碰撞上。

    “啊!”一个头栽到结实的胸膛里面,嘭的一下她被撞到头冒星星往后退了两步。

    第一反应,她摸上自己的额头,立刻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已经没有时间耗下去了,头也没有抬起,直接绕过对方冲向楼梯。

    被撞到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刚刚在公司通宵达旦工作的陆亦扬,他刚想回家洗澡,刚出电梯被一个娇小的身子撞上,把他所有的疲惫都撞跑,她的声音,她熟悉的身影,就算她没有抬头,他依然被震慑到。

    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

    整个人像被点了穴道,僵硬得无法动弹,直到她绕道离开,他才慌了,宁愿是认错人,宁愿是他工作太疲惫产生的幻觉。

    他立刻转身,追上刚刚碰到他的那道身影。

    黎慕云刚刚踩上第一道楼梯,突然被人在后面扯住自己的手臂,被狠狠的甩着往后退,靠到了墙壁上。

    过于惊吓,她尖叫了一声,“啊!”

    抬眸那一刻,对视上深邃冷冽的眼眸。

    霎时间。

    两人都愣了。

    时间像在这个空间静止了。一切变得安静。

    静到连风从窗户吹进来的声音都听得到。

    静到两人因为心脏剧烈起伏而微喘的声音都听到。

    静到……心跳加速的声音都如此明显。

    一辈子都不要见面,可还是碰上。

    以为心如止水,可当这一天到来,那平静的心海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

    他高深莫测的眼神变得阴冷。

    黎慕云心里微微一颤,凝视着他,他过得不好吗?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疲惫,俊逸的脸上都冒出胡根了,有点沧桑,但更加成熟魅惑。

    黎慕云紧张的手开始冒出冷汗,紧紧攥着侧挂包的带子,不知道此刻如何打破现在的沉默。

    因为她是有心里准备来到这家公司上班,有可能见到陆亦扬。

    而陆亦扬是完全的震惊,错愕,见到她是五味杂陈,久久没有反应。

    “总裁,我……我要迟到了。”这是五年后的第一句话,没有问候,没有恨,没有爱,没有任何感情。

    陆亦扬缓缓后退一步,目光从她的脸缓缓往下移动,来到她胸前的工卡上。

    工卡上写着珠宝设计部,高级设计师黎慕云。

    陆亦扬嘴角轻轻上扬,露出冷冷的笑意,沙哑磁性的嗓音缓缓问道,“你是新西兰分公司调回来的设计师?”

    “是的。”

    陆亦扬低头苦笑着,然后转身,没有跟她再说一句话,就这样缓缓离开。

    新西兰?五年了,原来她跟着于东到了新西兰。他是抽了风才决定让新西兰分公司调一批精英回来。她回来了,还在一个公司上班。

    这段本来就是孽缘,他早已经放弃。在她选择了肚子里的孩子和于东的那一刻,他没有去追她,没有寻找她。

    想着她的离开或许是解脱,是重生,从这一段畸形的孽缘中解脱。

    可是她回来了。

    现在他的心跳已经不是自己的心,他完全无法控制。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黎慕云的手缓缓伸到心脏处,紧紧压着。

    这么多年了,还会痛。

    可她没有太多时间沉浸在悲伤中,立刻踩上楼梯往上冲。

    迟到了……

    真的迟到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80章 陆亦扬的小翻版儿子-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且把情深共白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余暮雪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