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且把情深共白头 -> 书目 -> 第75章 阴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5章 阴谋

    “就算是在那一刻,我的理智也是很清晰的,不需要忽悠我。”陆亦扬清楚知道自己就算在高h也没有听过她说这句话。

    黎慕云嘟着唇,被拆穿了,心里很不爽,难道他就不想复合吗,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陆亦扬拿起餐牌点了两份餐。

    两人陷入了沉默,都默默的吃着晚餐。

    黎慕云偷偷的瞄了他几眼,僵冷的脸色消去了,可是依旧一言不发。她拿起餐桌的水杯喝上一口水,然后放下叉子,盘子中的意面也没有吃多少。

    “陆亦扬,我进你的公司上班了。”黎慕云试着打开话题。

    “我知道。”他低头吃着东西,认真严肃,淡淡的回了她一句就没有下文。

    她是傻了还跟陆亦扬说这事。估计现在陆亦扬除了不知道她上厕所和洗澡,其它的事情他了如指掌吧,突然间发现自己很讨厌这种感觉,他什么都知道自己的事情,就连她一个月只见过于东两次他都知道。

    那他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她的生活连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陆亦扬,你可不可以不要派人跟踪我。”黎慕云不悦的说。

    “你觉得有人在跟踪你?”

    “没有觉得,但我知道你一直有派人跟踪我。我连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陆亦扬冷冷一笑,抬起头看着她,“你就不怕死在安诺的手里?”

    “我……”她顿时无言以对。

    他的目光缓缓落到面前的盘子上,眉头一皱,指着盘子的意面,“把它吃完。”

    “不好吃。”

    “不好吃就换一种。”

    “不想吃。”黎慕云耍脾气的靠到了椅背上。

    陆亦扬看着她低落下来的情绪,沉默了。

    -

    月黑风高,漆黑的天空没有半点星子。

    几辆黑色的小轿车使进了窄小的深巷里,路灯黯淡,照着前面几所陈旧的民房。

    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下车,浩浩荡荡的走来,一位保镖将车门打开。

    高挑挺拔的男人下车,如午夜鬼魅般阴森,又天神般精致迷人。

    “b,已经查出她的落脚地,就在这栋房子的五楼。”

    “几个人?”

    “两个,跟她妈妈。也查明女人的身份,曾经是个小姐,没有子女,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嗯。”男人应了一声,直接走向房屋楼梯。

    身后的保镖浩浩荡荡的跟上。

    窄小的楼梯通道,肮脏的墙壁。上到五楼,一个保镖直接拿出万能钥匙偷偷的开门。

    门被打开,漆黑的房间里安静,阴森。

    进入房间,保镖把灯打开,陆亦扬冷漠的鹰眼缓缓扫视着这窄小的房间,几个保镖直接冲击房间,房间内发出惊叫,“啊,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大门关上,陆亦扬在沙发上坐下,挑起腿,沉冷着眼看着房间被带出来的两个女人。

    保镖将两个穿睡衣,还睡眼惺忪的女人甩到地上,安诺紧皱着眉头。沉着脸瞪上陆亦扬,她身边的红发中年女人一脸惊愕,不知所措,惊骇地扫看着满屋子西装革履的健壮男人。

    “我应该叫你安诺还是黎慕云好呢?”陆亦扬扬起一丝邪魅的笑意看着这安诺。

    安诺拳头紧握,轻轻的咬着下唇,“陆亦扬,你是怎么知道我不是黎慕云的?”

    陆亦扬勾出两只手指插到自己的双眼前面,再反过来往她的眼睛插去,冷冷道,“眼神。”

    “眼神?”安诺算是怕了这个男人,眼神都能这么轻易分辨出来,她要如何模仿眼神,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想杀,真的是出乎我的预料。”他淡淡说。

    安诺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不屑的问,“你深夜私闯我家想干什么?”

    她的话刚刚说完,身边站的保镖突然一拳狠狠的打来。“嗯……”安诺被打得腰都弯下了,抱着肚子痛苦不已。缓缓的往下蹲,再一次跌倒地上。

    红发女人吓到双手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安诺,肩膀微微发抖。

    “你……”安诺痛得脸色苍白,抱着肚子连话也说不出来。

    陆亦扬淡漠看向她,“我的下属不喜欢你站着跟我说话,你还是坐地上说吧,要不然他们把你给灭了我也帮不了你。”

    他邪魅的眼神让地面上的两名女子心都慌了。

    “你到底想干嘛?”安诺喘着气问。

    “杀我弟弟的是谁?为什么要布置出他是为情自杀的假象?”

    “我不知道。”安诺低下头冷冷道。

    陆亦扬一把掐上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目光如剑,寒气逼人,“你今天不说,我有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安诺嗤之以鼻。

    “你假装黎慕云靠近我弟弟,你有什么阴谋?为什么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要杀她来靠近我,你到底在筹划什么?”

    安诺眯着眼紧蹬着他没有出声。

    旁边红发女人颤抖着往后面缩,她的动作落入陆亦扬的眼里,目光射向她,女人顿时全身哆嗦,紧张的说,“我什么都不知道的,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安诺的妈咪,她不是我亲生的,她做的事情跟我无关。”

    陆亦扬冷笑,甩开安诺的下巴,安诺立刻白眼女人,咬着牙说,“废物,这么胆小怕事。”

    女人听到安诺骂自己是废物,立刻生气的回话,“你厉害,那这个男人现在就在你面前,你有种就找他报仇啊,你厉害干嘛怕他?”

    安诺瞪着女人,咬着牙咯咯在响。

    “向我报什么仇?”陆亦扬黑着脸挑眉问。

    安诺再一次沉默。陆亦扬的耐心被消磨光,他的问题安诺一个也没有回答。

    “不说是吧,我就让你这一辈子没有机会说。”陆亦扬冷冷的站起来,对着保镖说。“通知泰国警方,把这两个女人交给他们,把她们杀死嫖客的证据一起寄过去。”

    安诺脸色霎时苍白,颤抖着唇缓缓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她的话几乎说不出来,连同红发女人都吓傻了。

    安诺把那个将她妈妈揉虐致死的嫖客给杀了,只有天知地知,她和现在的妈妈知道,可是,陆亦扬为什么会知道?他到底查到了什么?

    “陆亦扬,你不可以这样做。”安诺慌了,“你不可以把我交给警察。”

    陆亦扬不屑的看着她,“没有什么不可以,我知道你不是杀我弟弟的凶手,但你依然是个杀人凶手,把你关进监狱一辈子,黎慕云会很安全。我也不需要知道你在筹划什么阴谋。”

    说着,陆亦扬转身往门口走去。

    安诺惶恐不已,立刻站起来,冲过去,扯着陆亦扬的衣服,“陆亦扬,你不可以这样做。”

    说着,保镖又一拳打来,“啊……”她整个人再一次倒下,痛得眼泪都出来,张着嘴巴喘气,紧抱着肚子用尽全身的力气说,“我用一个秘密换一次放过我的机会,关于你跟黎慕云的事情。”

    陆亦扬猛地一颤,定住脚步。

    安诺见他有反应了,连忙说,“我和黎慕云的妈妈叫安青青,你们陆家再熟悉不过。”

    陆亦扬眉头一皱,立刻转身,单膝蹲下,狠狠的掐上安诺的脖子,隐忍着一字一字,“什么秘密?”

    “放过我,我就告诉你。”

    陆亦扬嗤笑,“你还有资本跟我讨价还价?”

    “黎慕云有没有?”安诺扬起一抹笑意,如鬼魅般的笑着,“我告诉你,你自己可以去查,如果我骗你了,你再把我弄进监狱也不迟,我安诺是跑不出你陆亦扬的手掌心的。”

    “算你有自知之明,说。”陆亦扬放开她,往后退坐到沙发上。

    “这个秘密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其他人都要回避。”

    安诺越是神秘,陆亦扬脸色越是深沉,甩了甩手。保镖见状,立刻拖起红发女人一起退出屋子,然后关上门。

    房间安静了,安诺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坐到了陆亦扬旁边的沙发,目光阴森,嘴角轻轻上扬,“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不信,但我相信你自己会去调查。我跟我妈这辈子就是被你爸爸害成这样的,一切都是陆家的错。而你,跟黎慕云这一辈也不可能。”

    “说重点。”陆亦扬脸上阴冷,怒吼了一句。

    “因为……”

    夜,更深了。陆亦扬带着保镖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而他,也因为这样,暂时放过了安诺。

    肚子被打了两拳,安诺痛苦的躺到沙发上,红发女人坐在一边,狠狠的抽着烟,目光瞄着安诺,“你跟陆亦扬说什么秘密了?”

    “与你无关。”

    “你要是骗他,你会死得更快。”

    安诺冷冷一笑,“我自有办法,但这样打倒不了陆亦扬,也破坏不了陆家。这个男人太恐怖了,我已经不能冒充黎慕云了。”

    红发女人冷冷的笑了,“把黎慕云的眼睛戳瞎,你的眼睛也戳瞎,这样他就分辨不出来了。”

    “你有病。”安诺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对着她冷喷一句,淡淡的说,“如果没有办法,我就来个玉石俱焚。”

    红发女人一顿,连忙把烟戳灭,紧张不已,“你疯了吗?”

    安诺冷冷一笑,“只有陆家家破人亡,要我付出多少代价都可以。”

    -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陆亦扬站在落地玻璃窗前面看着城市的风景。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

    他冷淡的声音响起,在偌大的办公室内结冰,李浩明进来后关上门,然后恭敬的走到陆亦扬身后站着。

    “b,有什么吩咐?”

    他背影落寞,手中夹着一根点燃的烟。李浩明已经问话了,他依旧没有回应,全身散发着冷森的气场,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李浩明从来没有见过的。

    李浩明第一次见到b这般沉重的情绪。

    片刻,陆亦扬才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面上的一份资料,伸手递给李浩明,“彻底调查安青青和陆家的关系。”

    “是”李浩明立刻接过资料。

    陆亦扬坐到皮椅上,将手中的烟给熄灭,低头看向办公桌的抽屉,沉思了片刻,最后还是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缓缓递给李浩明。

    “把这个也查了。”

    李浩明一头雾水,伸手去接。结果李浩明的手碰上资料的时候,陆亦扬握得更紧,手不留痕迹的微微颤抖了两下,脸色异常难看。

    “b?”李浩明紧张的喊了他一声,他这是要他查还是不要他去查?

    陆亦扬深呼吸一口气,松开

    手,靠到椅背上,双手覆着额头,“要秘密进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

    “出去吧。”

    李浩明立刻鞠躬,转身退出办公室。

    陆亦扬靠到了椅背上,紧皱眉头,痛苦的闭上眼睛,修长的手指来到眉宇之间,轻轻拎着鼻梁上方,深呼吸着气。心情从昨天深夜到现在一直无法释怀,如同一只黑手在他心脏紧紧攥着。

    突然,手机信息声响了。

    陆亦扬放下手,睁开眼看着前面的手机,沉默片刻,拿起手机打开屏幕。

    黎慕云发来的信息陆亦扬,我们复合好吗?

    看着这条信息,陆亦扬无法笑得出来,依旧阴冷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他将手机放到台面上。

    -

    “为什么还没有回我信息?为什么?是在开会吗?还是根本没有发出去?”黎慕云趴在桌面上,看着手机屏幕喃喃自语。

    “你在干什么?”突然一道浑厚男人嗓音传来,黎慕云猛地一震,立刻坐直身子,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哆嗦着声音,“邱总监。”

    邱远黑脸看着黎慕云,双手放到后面,严肃的问,“上班时间你在趴着玩手机,成何体统?别忘了你试用期还没有过。”

    黎慕云立刻站起来,低着头对这个黑面神上司道歉,“对不起,总监,不会再有下次了。”

    “跟我进来。”邱远沉着脸转身。

    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大家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感觉像是目送一只小羊进虎口一样。

    黎慕云怯怯的关上门,走向邱总监的办公室内。

    邱远是她的顶头上司,上班这些天。她已经目睹耳闻,大家都说他是个超级大变态,男女通杀,专门对弱小群体下手。黎慕云这是第二次进他办公室,上一次被摸了手。

    这一次,她刚刚进来,立刻站到远一点的地方,“对不起,总监,我不会再有下次的了。”

    邱远立刻挤出微笑,刚刚严肃深沉的脸色瞬间变得柔和,他大概40来岁,看起来斯文有礼,可是目光却让黎慕云毛骨悚然。

    他缓缓的走向黎慕云,“好好干,我可以把你的试用期调短,不要上班只顾着玩手机,发呆。”

    “是,总监。”黎慕云往后退一步。对于邱远走过来的动作,她心里一直在发毛。

    “刚刚是跟男朋友发信息吗?”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暧昧,笑意也变得奇怪。

    黎慕云咽了咽口水,点头,“是的。”

    “哎呦,原来有男朋友了啊,你男朋友那方面还好吧?”

    哪方面?黎慕云缓缓抬头看向他,猥琐的目光配上他诡异的笑,全身疙瘩都冒出来了,黎慕云知道他什么意思了,这是语言性骚扰。

    “总监,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出去了。”

    “急什么?”邱远突然伸手过来,黎慕云吓的立刻闪着身子想躲开,他的手拿起她的丝发,俯头过来,缓缓闻上,闭着眼睛享受的模样,喃喃着。“好香,淡淡的花香味,你男人一定很喜欢这个味道。”

    黎慕云吓到立刻往后退,长长的头发从他手掌中滑出来,她心都颤抖了,慌张不已,“总监请你自重一点。”

    邱远奸笑,再次靠近,黎慕云也往后退。

    “慕云啊,我有14厘米。”

    “什么14厘米?”黎慕云疑惑又害怕的问。

    邱远继续着他变态的语言骚乱,“一次可以维持20分钟。很多女人都说很爽。”

    黎慕云不由得拳头攥紧,心里瞬间万只草泥马奔腾不息,她算是明白他说什么了,自觉地恶心,完全没有害羞。隐忍着,“总监,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请不要跟我说,我不好奇。”

    “难道你不想试试吗?”他越走越近。

    黎慕云被逼到了墙壁上。她轻咬着唇,再也忍不住的冷冷道,“不想,你跟我男朋友比,简直是差太远了,无论是长度还是耐力。”

    说完,她立刻从墙壁滑出来,准备离开。

    邱远快速将她的手扯住,一把拉回来,壁咚在墙上,被打击过的脸色异常暗沉,“开玩笑,看你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你男人肯定满足不了你,我让你试试什么是真男人。”

    昨天吃的都差点要吐出来,黎慕云算是彻底被这个上司恶心到了。双手攥紧拳头,指甲陷进掌心的肉里,忍着自己不一巴掌扇死这个混蛋。

    听陆亦扬说关于性的话题,心是甜的。听这个男人说这种话题。恶心得她的胃在翻滚。

    嘟嘟……

    这个时候,手机的信息响了。

    黎慕云猜可能是陆亦扬回她信息了,她立刻扬起微笑,对着邱远说,“试试你的耐力和长度吗?你等等,我先看完信息。”

    邱远脸色顿时变得灿烂。咽了咽口水盯着黎慕云,上下打量着她姣好的身段,开始起来。

    黎慕云拿出手机,打开信息。

    陆亦扬发来的信息说分手的是你,现在说复合的也是你,黎慕云,我没有闲情逸致跟你玩,要复合就把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上,我们民政局门口见。

    民政局?

    看着信息黎慕云傻了。

    邱远的手不由得缓缓摸上黎慕云的肩膀,黎慕云惊震的缩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还在他魔爪中。黎慕云点开微信,按了陆亦扬的对话框,手指按在语音键上录音。

    “邱总监,你不要碰我,我男朋友要是知道了,你会死得很惨的。”

    邱远些奸笑,头缓缓压上,闭着眼睛闻着她肩膀的秀发,说“你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呢?难道你不想试试?我比你男朋友更能让你得到满足,高h迭起。”

    “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碰我。”

    “慕云啊,又硬又爽的感觉,你试过一次会上瘾的。”邱远的手顺着她的发丝摸上她肩膀,“你以后在公司跟着我,我会让你飞黄腾达,前途一片光明。”

    “啊……”黎慕云顺着墙壁蹲下身子,录音也发了出去。“邱总监,你这样我可是要叫救命的,办公室外面都是同事。”

    邱远双手握住她双肩,缓缓的将她拉起来,“叫啊,大声一点叫,我会很兴奋的。承皇是一般的地方吗?这里的办室隔音效果非常好,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听见。再说了,就算被发现,也只是你勾引我的。”

    混蛋,黎慕云心里咒骂了一句。

    心里想着,陆亦扬要是从办公室坐电梯下来,大概要五分钟,他要是没有看见微信怎么办?

    “邱总监,你能不能先放开我。”黎慕云缩着双手挡在胸前,歪头躲着他的靠近。邱远真的太变态了,难怪设计部门这里这么缺人,原来大家都是受不了他的变态行为。

    “好香……”邱远一直闭着眼睛闻着她的身子。

    突然。

    嘭的一声巨响。

    震耳欲聋,把邱远和黎慕云都吓一跳,黎慕云悬挂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听到这个阵势,就知道陆亦扬来了,比她想象的快多了。

    邱远还没有反应过来,刚转过头,迎面而来就是重重一拳打断了他鼻梁,嘭的一声到地。

    陆亦扬如猛兽般愤怒。跟在身后的保镖立刻将办公室的门关上,门外惊吓到的同事还在探头探脑。

    “哎呦。”邱远被打得哀嚎大叫。

    黎慕云见到这样的场面还是惊吓到,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睛看着陆亦扬狠狠的拎起邱远的衣领,重重一拳,打倒后,继续捉起来,再打。

    血肉模糊的脸都被打得变形。

    陆亦扬干这种事从来都不会自己动手,一般都是保镖出手,可是这次保镖都站着不动,陆亦扬怒疯了。

    “亦扬……”黎慕云叫了一下他。

    嘭。

    陆亦扬捉着邱远的肩膀,膝盖狠狠一顶,横扫一拳。邱远撞上墙壁,他奄奄一息滑下来,满墙壁都是血。

    至此,邱远还不知道自己被谁打了,陆亦扬速度太快,太狠,他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

    “陆亦扬……”黎慕云再一次大喊他的名字。心里好害怕这样的陆亦扬,她要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让他出面处理的,他出面肯定就是血腥场面。

    陆亦扬甩了甩手腕,阴冷的脸色看起来甚是吓人,他站在邱远面前,一脚踩上他的身体,冷冷道,“我的拳头更硬更爽,试过了就给我记住,这个女人不是你能碰的。”

    说完,陆亦扬拉起西装的前扣,优雅的扣着,几名保镖立刻上前将邱远抬起来,拖着往外走。

    陆亦扬走到黎慕云面前,冷冷道,“我没有让你高h迭起?所以跟别的男人搭上了?”

    黎慕云脸色骤变,紧皱眉头生气的瞪着他,“陆亦扬,你什么意思?是他性骚扰我的。”

    “你总是摆着这种懵懂的表情,楚楚可怜的眼神,是男人都想压你。”他淡淡说,带着不悦的情绪转身,像憋着一肚子火还没有发泄出来。

    黎慕云见他要离开了,立刻跟上他的脚步,“刚刚你发给我的信息,我看了。”

    陆亦扬停下脚步,顿着不动。高冷的背对着她,在等她的答案。

    “能不能等你家人都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才结婚?”

    听完她的答案,陆亦扬冷冷一笑,没有作声,继续往前走,拉开大门走出办公室。

    剩下黎慕云一个人愣在原地,心里倍感难受,低着头,深呼吸着。

    跟他分手难,跟他复合更加难。

    黎慕云沉默了片刻,走出办公室。她一出来,所有同事突然一窝蜂的涌上来,把她团团围住,扯着她的手坐到座位上,然后七嘴舌的问个没完没了。

    陆亦扬的到来轰动了整个办公室。邱总监被打得进医院,所有人都傻了,追着黎慕云也没有问出什么。她根本不透露信息,所以办公室里面流出好几个版本的故事。

    而黎慕云的身份又备受关注。

    两天后,设计部门的总监换掉了。黎慕云再一次空降,试用期不用一个月就过了,直接成为公司职员。

    上着班,黎慕云总是忍不住拿起手机,打开信息。

    早上。

    “亦扬,你吃早餐了吗?”

    “吃了。”

    “你有没有想吃我煮的鱼粥?”

    “没有。

    中午。

    “亦扬,一起吃午饭好吗?”

    “不好。”

    下午。

    “亦扬,能搭你的便车回家吗?”

    “不顺路。”

    晚上。

    “亦扬,有没有想我?”

    “没有。”

    之后,每一条信息都不超过三个字的回复,速度极其的慢,态度极其差,黎慕云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不爱自己了。

    黎慕云习惯性的趴着桌子。看着手机发呆。

    “这个不是总裁吗?他竟然上娱乐头条了。”

    黎慕云顿一下,立刻抬起头,歪头看向声音的源头,几个女同事围在电脑旁边指指点点的。

    她好奇的走过去,“你们在看什么?”

    “我们总裁上娱乐头条了。”女同事指着电脑的图片,黎慕云见到图片后整个人都愣了。立刻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打开网址。

    图片是陆亦扬跟一个女人在车厢内接吻,被偷拍。而侧脸很清晰的可以看到是廖娜娜,新闻标题是承皇集团总裁陆亦扬跟廖氏集团千家车内激吻,婚期将近。

    黎慕云不相信这是真的,把网页一直刷,一直刷,可是图片还在,新闻还在。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陆亦扬不是发信息跟她说要复合就先登记结婚吗?为什么会这样。

    心在隐隐作痛,黎慕云握着鼠标的手都慌得颤抖了,泪水突然溢出眼眶,在眼里打滚,撕裂般的心痛让她无法呼吸,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直接冲出办公室。直往卫生间。

    冲进卫生间,她碰的一声,关上厕所的门,坐到坐厕上面,低头压在膝盖上哭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呜呜呜……”

    她紧紧的捂着嘴,却还是压抑不住哭出来,脑海里全部都是陆亦扬跟廖娜娜接吻的画面。泪如雨下,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视线模糊了,心痛得无法呼吸,她缓缓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陆亦扬的对话框,可是颤抖的手指根本打不了字。

    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现在已经分手了,他要跟廖娜娜在一起跟她已经没有关系。

    突然,厕所外面有推开门的声音,黎慕云咬着下唇,隐忍着哭声,闭上眼睛,趴到了膝盖上。

    一道女生娇柔的声音传来,“我们b最终的选择还是明智的,廖氏千金跟他比较般配。”

    “那当然,就黎慕云那样的女人,我早就看出来她只是被包养的其中一个,陆亦扬根本不会娶她。”

    黎慕云缓缓的抬头,泪眼婆娑,认真听着这两道声音,都很熟悉,以前行政部门的同事和黎晓敏。

    后者是黎晓敏。

    “我听说黎慕云又到设计部上班了。”

    “呵,我告诉你,她手段可多着了,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骗了不少男人,但她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他算什么,还想跟陆亦扬在一起,真的是白日做梦。”

    “晓敏,听说你是她妹妹。她跟了b之后有没有给你捞点好处?”

    “呵呵,她不整死我已经算好了,还想给我好处,我可不贪她的。”

    “这么狠?那现在总裁要跟廖娜娜结婚,她会怎样呢?”

    黎晓敏冷冷一笑,“估计这会要是看到新闻,肯定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哭了。”

    随着外面的声音离开,黎慕云缓缓的擦拭着自己的眼泪。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被黎晓敏这样就看扁了,这样就看透了。

    等听见外面的开门声,黎慕云才缓缓的走出厕所,站到洗手台前面,打开水,低头捧着水往自己的脸上泼。

    直到清醒了,她才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像个傻瓜。

    现在的自己真的像一个傻瓜,陆亦扬已经做的这么明显不理她,这样纠缠也没有意思,估计那条信息也是他一时的气话。只是不想再跟她在一起而已。

    她抽出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水和泪。

    傍晚。

    黎慕云浑浑噩噩的在公司呆到下班。

    刚刚走出公司大门,广场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招手。

    于东白色衬衫黑西裤,俊美秀气,阳光般的笑容向她投来。“慕云,这里。”

    慕云也挤出僵硬的微笑,走向他,“东哥,你怎么来了?”

    “我出去见一个客户,刚好经过你们公司,所以来看你了。走吧,东哥请你吃饭去。”于东拉上她的手臂,推着就往车子走。

    黎慕云被推上了车,疑惑的看着他,“美茹也快要下来了,我们不等她一起去吗?”

    “不用管她,我想跟你单独吃饭。”说着,于东关上车门,转身跑到驾驶位上。

    他歪头看了一眼黎慕云,她呆呆的,心思重重。

    于东的手突然伸过来,黎慕云吓了一跳,双手附在胸前,身子缩了缩,惊愕的看着于东。

    “不要怕,我只是帮你弄安全带。”于东身体探过来,帮她拉好安全带,宠溺的说,“怎么好像有心事了?”

    “没,没有。”黎慕云诺诺的挤出微笑。

    于东弄好安全带后,伸手揉上她的头,轻轻戳揉几下,“有事要跟我说,不要憋着。”

    “嗯,知道了。”黎慕云对着她甜甜的笑了一个。于东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温柔的一个男人,阳光开朗,又带着丝丝的腼腆。如果要是没有认识陆亦扬之前,能和于东在一起也是她的心愿。她曾经憧憬过的事情。

    车子启动,离开了承皇集团大厦。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车窗并没有打开,直到于东的车子离开,车窗才缓缓往下。

    陆亦扬冰冷的目光随着离开的车辆而飘远。

    “b,黎小姐离开了,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浩明恭敬的问道。

    “不用。”

    他冷冷的喷出一句,歪头看向旁边空位置上的文件。

    “报告什么时候出来?”陆亦扬淡淡的问。

    “大概要后天。”

    “去陆家大宅。”

    “是。”

    车窗拉起,车子启动后,扬长而去。

    -

    陆家。

    陆亦扬走进陆家。

    陆方南正在客厅看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听到佣人跟陆亦扬打招呼,他缓缓的抬头,陆亦扬暗沉阴冷的脸色直接冲来,手中的资料狠狠的往茶几上一甩,冷冷道,“解释一下,这是你搞出来的?”

    陆方南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笔记本,严肃的表情拿起茶几的资料,打开一看,嘴角不由得轻轻上扬,露出满意的微笑。

    “对,我做的。”他大方承认。

    陆亦扬拳头紧握,一股愤怒的火苗在心里乱窜。昨晚上要他去参加一个商业宴会,故意让人把他灌醉,带着廖娜娜上演了一出好戏,还通知媒体来照相。

    第二天就向媒体公布婚事。

    这样一来,两家企业的股票在不断增长,而全世界都知道他陆亦扬和廖娜娜要结婚。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了吗?”

    陆方南带着轻蔑的笑意,抬头对视上陆亦扬,男人之间冰冷的气场就将整个客厅笼罩,“我要让你妥协的办法有很多,你是我的儿子,你永远斗不过我的。”

    陆亦扬嗤之以鼻,眯着眼,光芒如剑,“等着瞧,你最后的招数不过是跟我断绝关系而已,我还真没有怕过。”

    陆方南蓦地站起来,恼怒的狠狠捉起陆亦扬的衣领,将他扯过来,气得嘴角抽搐,“为了一个下贱的女人,你是疯了吗?”

    “如果比疯狂的程度,我根本比不上你。”陆亦扬用力的甩开他的手,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往后退一步,“你才是真正的疯子。”

    陆方南脸色骤变了,暴怒的青筋凸起,狠狠的瞪着陆亦扬。

    陆亦扬无奈的苦笑一声,很显然他已经忘记了曾经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了,陆亦扬提醒说,“还记得安青青这个女人吗?”

    陆方南猛地一颤,目光突变锋利,一字一句,“你怎么知道这个女人?”

    “我知道的又何止是这个女人,你干的那些灭绝人性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说,我陆亦扬跟你无法比。”说着,他深呼吸一口气。

    陆方南沉默了,脸色阴沉,怒不可遏。

    “不要干涉我的人生,过好你自己,我也不会干涉你的事情。”

    说完,他转身离开。

    陆方南对着他的背影低吼着,“我是不会让那个女人进入陆家的家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陆亦扬定着脚步,背脊僵硬不动,沉默了片刻,冷冷的说,“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他成为你的儿媳。但我陆亦扬的女人由不得你来做主。”

    语毕,他大步迈出陆家大门。。

    -

    黎慕云跟于东打完招呼,看着于东的车离开,她才转身上楼。跟于东吃了一顿大餐,聊了很多小时候很开心的事情,心情也变好了。

    她拿出钥匙,站在一楼大门准备打开,突来一个黑影从身后冲过来。搂着她直接扑上。

    “啊……”黎慕云吓的手中的钥匙和手提包都掉到地上,漆黑的夜,门口的灯光不是很亮,但她能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尖叫声被突然吻上的唇封住。

    她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不已,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脸,是陆亦扬。

    熟悉的吻,熟悉的味道,还有淡淡的酒味。

    他喝酒了?

    黎慕云双手用力的推着他的胸膛,挣扎着他狂野的吻,可他不顾一切聂夺她的唇。

    他的唇往下,手和身体都紧紧的压着她,在索要他炙热需求的。

    “放开我,陆亦扬……”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5章 阴谋-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且把情深共白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余暮雪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