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且把情深共白头 -> 书目 -> 第73章 这样就吵架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3章 这样就吵架了

    激情消退,没有半点温存,陆亦扬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现金往床上一甩,转身就离开。

    黎慕云缓缓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满床单都是散落的钱,不由得笑了,泪水滑落在脸蛋上,笑的苦涩。颤抖着手缓缓拿起几张钱,笑得可悲。

    “我黎慕云卑贱到这个地步了吗?”她带着哽咽的声音喃喃着,那两行清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伸手擦拭掉眼泪,挤着苦涩的笑,整理好衣服缓缓的走出房间。

    大厅外鬼哭狼嚎的歌声已旧起伏跌宕,言泽和于美茹已经唱到忘我的地步,陆亦扬走了。她也离开包间,回到旁边的房间,拿着自己的包包离开。

    经过中堂大厅的时候,于东跟简樊杰在吧台喝着酒,根本没有看见她,走出金碧辉煌,她仰头看着天空,再一次苦笑,然后走进璀璨的街道。

    闪烁的霓虹灯,道路穿梭的车辆,她每一步都走得那么的费力。

    走着走着,来到一处阴暗的路段,这个位置旁边就是个公园,黎慕云猛地停下脚步。因为眼前出现一个漆黑的身影,她个头不高,跟她差不多,大晚上带着鸭舌帽,低着头,长长的秀发将脸部双侧遮住,透出浓浓诡异的感觉。

    黎慕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身影太熟悉了,像之前跟踪她的那个女人,而她此刻在暗沉的地方把她给挡住去路。

    “你是谁?”黎慕云淡淡的问。

    黑影缓缓抬头,街灯隐隐透过来的光芒影到她脸上,她目光如黑夜的鹰,锐利阴森。

    “你自己好好看看我是谁?”女人的声音让黎慕云猛地一颤,一股寒气从脚底传上心头,她的声音太像自己的了,连自己也分辨不出来是不是自己在说话。

    她紧皱眉头,平复着紧张颤抖的心,上前一步,“你是我姐姐安诺?”

    安诺嘴角轻轻上扬,如鬼魅般的声音发出两个字,“姐姐?”

    像夜里飘逸的魂,声音邪恶带着轻蔑,更像是讥笑。在黎慕云听来,全身冒的疙瘩,寒毛竖起。

    蓦地,身后突然伸出一只黑手,一把将她抱住,另一只手带有奇怪味道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嘴。

    “呜呜……”她突然惊骇地瞪大眼睛。瞳孔慢慢缩小,全身颤抖着,四肢在不断挣扎,可意识慢慢游离,全身发软无力。

    她挣扎了几秒,最后看到的是安诺走到她眼前露出的脸,那是她自己。

    她最后的声音回荡在耳边,“竟然敢分手。坏我大事。”

    -

    黎慕云脑袋混混顿顿的,上一次被陆亦扬绑架,也同样被药弄昏过去的。这一次再给她姐姐弄晕,她的命就是让这些人随意玩弄的吗?

    缓缓的睁开眼眸,黎慕云感觉自己被绑在木床上,她试着活动,可全身被束紧。额头冒着冷汗,她缓缓扫看四周。

    四面破旧的墙壁,连窗户都没有,昏暗,阴森。

    “醒了?”身边突然响起安诺的声音,黎慕云转过头看向她。

    她脱了帽子,露出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蛋,黎慕云手心冒着冷汗,紧张的问,“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绑着我。”

    安诺慢条斯理的坐到她的床沿边上,叠起一只腿,双手放到上面,端坐着,低头看向黎慕云。“因为你一直都是我的影子,现在,我不需要影子了。”

    安诺的话让黎慕云心里直发毛,“你胡说什么?”她一句都听不到,什么影子,她姐姐脑袋是不是有病,说话如此可怕。

    “黎慕云,你为什么要跟陆亦扬分手,你知道你这样是在破坏我的计划吗?”安诺突然暴躁起来,咬着牙,目光狠烈阴冷。

    计划?她在策划什么阴谋?黎慕云还有一大堆问题想问她,她深呼吸一口气,“安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接近陆亦扬的弟弟?”

    安诺伸出手,轻轻的摸上黎慕云脸,她的手冰凉渗人,感觉从皮肤渗进血肉,黎慕云全身寒毛竖起。

    “我要接近的不是陆亦扬的弟弟,而是陆亦扬。只是阴差阳错,陆亦扬的弟弟竟然把我误认为是你了,原来你跟他因为一场车祸先认识,所以我被叫成了黎慕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一个同胞妹妹。”

    “所以你只是冒充我的身份骗了陆亦扬的弟弟而已,没有做别的坏事了?”黎慕云深怕自己的身份被她利用去干别的坏事。

    “你真搞笑,我像是做坏事的人吗?”

    “像。”黎慕云毫不迟疑自己说出自己的想法,现在自己被她绑架了,这还不算坏事吗?

    安诺冷冷一笑,站了起来。

    黎慕云以为她要走,立刻说,“你不要走,把我放开,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取代你。”她低头俯身着黎慕云,一字一句。

    “你疯了吗?”黎慕云慌张失措,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像要跳出喉咙来,这种害怕的心情,让她无法承受。

    “我没有疯,黎慕云,你的消失是有意义的。”

    黎慕云惶恐的挣扎着,大声喊叫“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救命啊……”

    “不用叫了。这里是深山野林一处荒废的屋子,估计你在这里化为白骨都没有人发现。”安诺冷冷的勾起嘴角一抹浅笑,说的语气冷森,淡漠。

    黎慕云根本无法相信眼前这个是她同胞的姐姐,她跟自己长得很像,却如此恐怖,这是想要杀了她而取代她的位置吗?她这种身份,有什么值得取代,她现在也不是陆亦扬的女朋友,安诺到底有什么目的?

    “安诺,我是你的妹妹,你这样对我,你还有良心的吗?”

    “良心,那早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被狗吃了。”

    安诺轻轻叹息一声。突然变得悲怜,脸色也沉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黎慕云,缓缓的说,“其实我是羡慕你的,黎慕云。我希望妈妈把我留下来,把你带走,我来承受你所承受过的罪,你来过我曾经有过的人生,你会发现,其实你是幸运的。”

    她的话让黎慕云心猛地一抽,僵硬得无法反应。她曾经埋怨过自己亲生母亲没有把自己带走,把她留在那个家受这样的虐待,每天都要受气,受罪。

    可是,安诺却羡慕她。

    她心脏起伏不定,无法想象安诺说这些话背后到底承受过什么样的罪,心隐隐痛着,“我们的妈妈呢?”

    安诺突然眼眶红了,泛起一丝笑意,苦涩的笑着,“死了,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死了。”

    “不可能,我看到你之前跟一个女人的照片,陆亦扬说那个是我们的妈妈,照片上的你不是十五岁。”黎慕云不相信她的话,心隐隐痛着,知道自己妈妈死了,她眼眶也跟着湿透,她还有很多话想要问她,想要跟她说。她连一次都没见过自己的妈妈,她怎么能死。

    安诺笑了,“那个女人是我的妈妈,但不是我们的亲妈,这样你该懂了吧?”

    黎慕云轻轻摇着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哽咽着声音问,“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是什么身世,我爸爸是谁?”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说着,安诺立刻转身,欲要离开。

    黎慕云知道自己要是被抛弃在这里,面临的只是死亡,她不恐惧,反正她也生无可恋。

    “安诺,你站住。”

    安诺停下脚步,背对着她。

    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在我死之前告诉我,你和妈妈以前过得还好吗?”

    “不好,知道妈妈是怎样死的吗?她是死在几个禽兽的身下,那些禽兽将她当成玩具,每天手变着法子折磨她,折磨我。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妈妈还是被摧残之死。”

    黎慕云惊恐的微微喘着气,目光盯着阴暗的天花板,心一抽一抽痛着,她听到安诺的话,就像一条毒蛇,侵蚀她的心脏,她不敢想象她妈妈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为什么会这样。

    泪水顺着眼角往两边流出来,滴到耳朵里。

    安诺带着笑意,却是哽咽的声音,“妹妹,不要怨我狠心,你先一步下去见妈妈,我很快就会来。但我要去完成一件事情,要不然我们都会死不瞑目的。”

    “你接近陆亦扬到底有什么阴谋?你不可以伤害他。”黎慕云想到的只有这个,她歪头对着大喊着。

    安诺突然变得嗜血,转身冲向黎慕云,狠狠的掐上她的下巴,用力捏着,目光如魔鬼般阴冷,怒红了眼眶,冷冷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跟妈妈是在什么样的地狱活过来的?她带着我接客,从小我就在那种地方长大,被折磨,被虐待,她能保护我的时候会用生命来保护我,不能保护我的时候,我是受什么样的摧残,你能想象吗?黎慕云,这是陆家欠我们的债。我化成厉鬼,也要陆家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为什么是陆家?陆亦扬他的错?”泪如雨下,黎慕云心碎得不知道要如何支撑下去。她心疼安诺,心疼姐姐和妈妈所受的罪,可为什么是陆亦扬?

    “妹妹啊!是我不好。一开始如果没有冒出你的身份,你就不会被卷入来,你也不会认识陆亦扬,更不会爱上他。这都是命,命运真的很奇妙,陆亦扬没有错,错就错在他是陆家的子孙。我会让陆家一个不剩的,你就在下面好好等着,陆亦扬会来陪你的。”

    黎慕云再也忍不住,怒吼,“你是疯了吗?陆亦扬的弟弟是不是你杀的?是不是……”

    安诺冷冷笑着,笑声让人毛骨悚然,“不是,他不是我杀的,但这个结果是我要的,下一个是陆亦扬。你在这个世界上只会阻碍我的大事,所以你必须得死。”

    说完,安诺转身离开。

    黎慕云傻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静谧的房间里,她只听见自己心脏撕碎的痛,突突突……的跳着,依然还有心跳,可是已经停在安诺离开的那一秒。

    她的人生,姐姐和妈妈的人生,到底是谁的错?为什么会这样?

    安诺走出房子,关上门,拿着黎慕云的钱包,打开钱包,在一个隐蔽的小格子里拿出一个小型窃听器。她将窃听器放进自己口袋里,扬起邪恶的笑意。

    她心里腹诽黎慕云这个蠢女人,被陆方南几句话就吓到了,我就要跟陆亦扬在一起,陆方南有种就跟陆亦扬脱离父子关系,赶他出承皇,这正合我意。

    还好她有这一招,在黎慕云上课的时候,偷偷变成她的样子骗过老师拿了她储物柜的钥匙,在她的钱包放了监听器。

    等着吧……陆家。

    -

    一夜辗转难眠。

    清晨,陆亦扬很早就起来,梳洗穿整,手中拿着件西装就走出房门,他沉稳的步伐踏着楼梯往下走。

    走到中间的时候,他猛地停住脚步,皱紧眉头看着站在楼梯下的女人。

    她清纯动人,穿着碎花长裙,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眼眶满是泪花。

    她是黎慕云?

    安诺抿了抿唇,委屈的说,“亦扬,对不起,我骗了你。”

    陆亦扬蹙眉,然后跨开步伐往下走,淡漠的从安诺身边走过,安诺突然转身,从陆亦扬身后一把将他抱住,陆亦扬猛地一颤,背脊骨有些僵硬,冷冷的说。“放手。”

    “我不放,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骗你说我喜欢于东的,我根本不喜欢他,是你爸爸,你爸爸逼我这样做的。”

    陆亦扬不紧不慢的拉开她的手。缓缓转身,将她推后一步,“我爸逼你什么了?”

    “他要赶你出董事局,他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我不想你为了我而跟他脱离父子关系,所以我才骗你的。”安诺声情并茂,泪水哗啦啦的流着。

    陆亦扬淡漠的走向餐桌,边走边问,“那现在呢?你现在就想回来找我,然后让我爸跟我脱离父子关系了?”

    安诺一懵,看着陆亦扬冷漠的背影。

    她为了跟黎慕云一模一样,连之前隆起的胸都抽小了两个罩杯,直接从成。还有身上的每一处细到毛孔,她都做得天衣无缝,跟她没有半点差异。

    可是陆亦扬为什么这么冷淡?还是他一直都这么冷淡,这么高傲?

    安诺很不安心的跟在他后面,低着头唯唯诺诺,“对不起,亦扬,我真的没有办法离开你,我为了你最近茶饭不思。人都瘦了。因为你,我每天都在半夜哭醒。如果你爸爸跟你脱离父子关系,我会想办法让叔叔接受我的。”

    陆亦扬往餐桌旁坐下,西装搭在长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说的是真心话?”

    “嗯,真心话,你不信可以查查,我根本没有对现那张支票,我给乞丐了。我根本就不爱钱,你是了解我的不是吗?我真的是因为你爸爸,还有你的家庭,我才这么自卑,我才这么害怕。”

    陆亦扬紧紧的看着她,高深莫测的深邃像透视镜,要将人看穿似的锐利。安诺紧张地双手搅在一起,诺诺的低着头。

    “吃早餐没有?”陆亦扬突然问。

    “没有。”安诺摇了摇头。

    “过来一起吃吧。”

    安诺欣喜的扬起头,微笑着问,“你不生我的气了?”

    “既然你都是有苦衷的,我又生什么气,过来吃早餐吧。”

    “嗯。”

    安诺欣喜。陆亦扬虽然冷冷的,但看似已经原谅了她。态度不好可能是因为黎慕云之前这样伤过他,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原谅的。

    陆亦扬低头吃着早餐。

    安诺也安静着跟着他一起吃起早餐。

    餐桌上异常安静,安诺不敢吭声,这样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因为说多了反而容易引起怀疑。

    陆亦扬放下刀叉,拿起餐巾拭擦一下嘴巴,餐巾往桌上一放,站起来,“我吃饱了,先去上班,你在家里乖乖的呆着。”

    安诺跟着站起来,诺诺的点头,带着小小的委屈,“哦。”

    陆亦扬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手缓缓勾上她的后脑勺,拉着靠近,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乖,不要再做些蠢事离开我,知道吗?”

    被吻上的安诺心里像打了一针镇定剂,安心不少。

    “好,我会在家里等你下班的。”

    陆亦扬拿起西装,轻轻摸摸安诺的头,然后走出饭厅。

    安诺看着他的背影,这个男人她安诺也喜欢,真的很迷人,可惜,就算没有仇恨也注定不可能成为恋人。

    陆亦扬踏出家门,从裤袋里拿出手机,等在花园道路上的司机立刻将门打开,陆亦扬上了车,手机拨通。

    车门关上后,他脸色沉重,立刻对着电话那头说,“李浩明,带上你所有下属二十分钟内到我办公室来。”

    接着,他挂掉电话。

    目光阴冷,歪头看向别墅里头。

    你,终于来了。

    陆亦扬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不屑的笑意。

    承皇集团。

    一批保镖浩浩荡荡的从陆亦扬的办公室走出来。神色凝重,气氛紧张,直接走上电梯。在门外的助理和秘书都傻了眼,看着走过的十几个保镖,陆亦扬从来没有带这么多人回公司的。

    在他们猜测是什么事情的时候,陆亦扬穿着西装冲冲的打开大门,走出来。

    秘书和助理们立刻站起来,直起身板鞠躬。

    陆亦扬停在他们面前,淡漠的声音冷冷的说,“把我这几天的行程都取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会议网上联系我。”

    “是。”

    “还有,任何人来找我都说我出差了。”

    “是。”

    交代完事情后,陆亦扬威风颠烈的走向电梯。

    陆亦扬自己开了一辆车,行驶在道路上,他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拨打了黎慕云的手机。

    “喂,亦扬。”手机那头传来安诺的声音。

    陆亦扬冷冷的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或许在外人听来,这个声音跟黎慕云一模一样,还有现在别墅那个女人,靠外形根本分辨不出来。

    可他陆亦扬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对劲,那种气质不一样了。眼睛是心灵之窗,当他对视上她的眼睛时,已经百分之百肯定那个女人不是黎慕云,她是安诺。

    突然发现现在的安诺跟黎慕云简直是可以以假乱真。

    “慕云,刚刚公司有一个重要的行程,我这两天要出差。”陆亦扬淡淡的说

    “你要去哪里?”安诺顿时急了。

    “美国分公司,很快就回来。”

    “哦,那我在家里等你回来,你要保重自己。”

    “嗯。”

    陆亦扬说完,就挂掉电话。脸色愈发沉冷,深邃的眼眸看着远方。他踩上油门,加快速度。

    现在他是跟时间做斗争。昨天晚上他见过黎慕云,还在上了她之后甩了一叠钱给她,这样羞辱她,以黎慕云的性格只会更加痛心自卑,不可能今天就跑来跟他告白说后悔了。

    他此刻最担心的是黎慕云已经被害了。

    陆亦扬的车辆行驶到一处偏僻的山腰下。几辆车已经停在附近,所有保镖见到他过来,立即鞠躬。

    陆亦扬下了车,仰头看着这个偏僻茂密的森林。

    “b,一直暗中保护黎小姐的两名手下。昨晚就是在这个位置报告方位后,然后就失踪了,然后又在这里等到了黎小姐出来。”

    “这个地方有信号吗?”陆亦扬不敢相信黎慕云会被带到这里来,这里差不多是城市的边区,一座位于市郊的森林,一望无际的山脉,连绵不断。

    “应该有,但可能很微弱,如果是丛林中,可能没有。”

    陆亦扬眉头深锁,距离黎慕云消失没有24小时,警察也不受理,更加不会帮忙寻找。他也不能惊动安诺打草惊蛇,即使逼问她也不一定会说。

    陆亦扬走到保镖那边,拿起一个他们准备好的背包。李浩明紧张的扯住陆亦扬的背包,阻住他的动作,“b,我们进去寻找,你就在这里等消息吧,已经按你的吩咐安排直升飞机一起寻找了,一有消息立马会通知你的。”

    陆亦扬甩开他的手。迫切的情绪让他此刻异常愤怒,“我可是特种兵出身,这个森林难得到我吗?”

    甩开李浩明后,他倨傲的大步向前,走进森林的小路。

    李浩明立刻转身对身后经验十足的保镖吩咐,“立刻出发,按原定计划,地毯式搜索,有消息或者有危险就放信号,会有直升机在上空接应的。”

    “是。”所有保镖立刻拿起自己的背包,有序的走进森林。

    -

    经过一个深夜,黎慕云缓缓的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这间破旧的房子依然漆黑黯淡,昨晚上那盏临时电灯也已经没有电力,淡淡的发出昏黄的微光,房间的门半掩着,明亮的太阳光线从门里照射进来,为这间破旧的屋子增添一些光芒。

    她静静的看着天花板,脑海里杂乱如麻。

    心依然很痛。

    这种痛可能要随着她直到死去那一刻了吧。安诺满身戾气,充满仇恨。她已经疯了。

    黎慕云觉得自己不是救世主,她连自己的痛苦都无法释怀,更加无法让经历坎坷的姐姐放下仇恨。她不想管,也不想知道,她只要陆亦扬好好的活着。

    只要他活着。

    闭上眼睛,感觉身体开始无力了。

    黎慕云在安静的森林里,慢慢睡去,因为多睡点,她可以保持体力,没有那么渴,那么饿,那她就可以多活一天,这样醒来的时候,又可以多想他一会。

    睡睡醒醒的。

    经过中午炎热的太阳,房子变得像闷烤的火炉,到了晚上,房子漆黑一片,阴森寒冷,又像一间恐怖的鬼屋。她只能一直紧闭着眼睛,饿地无力,渴得难受。

    脑海里一直想着陆亦扬。

    心里在喃喃着他的名字。我有陆亦扬,我什么都不怕。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就算有鬼,我也是将快死之人了,来就来吧。

    外面的风呜呜的吹着,那盏临时的灯早已经没光了。

    突然。

    沙沙沙的树叶声传进来。黎慕云猛地一颤,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

    要死也给她留个全尸吧,该不会还没有死,就成为猛兽的食物吧?该不会是野猪?野狗?还是野……

    “慕云……”

    在黎慕云还心里默哀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声传来。黎慕云猛地睁开眼睛,看着漆黑一片的夜。什么也看不到,是不是她的幻听?

    是不是她要死了,突然就想念陆亦扬的声音了?

    “黎慕云……”随着树枝的声音,这声呐喊更近了些。她激动得全身颤抖,她真真切切的听见陆亦扬的声音。

    “我在这……亦扬,是你吗?”可,这一句话喊出来的时候,黎慕云才知道自己饿了一天,全身没有力气,声音也不够大,因为口渴,声音亚亚的。

    唧唧……

    房子的门被人推开,一盏光线直接照射进来,黎慕云被灯光闪烁到眼睛,立刻歪头避开光芒。

    陆亦扬急促慌乱的声音传来,“慕云?”他的声音发出来,直接就冲了过来。

    “亦扬。”黎慕云感觉到他就在身边,他紧张的解着她手腕上的绳子。慢慢适应了灯光,黎慕云缓缓睁开眼睛,歪头看向陆亦扬,漆黑中透着手电筒的光芒,她隐隐看到了陆亦扬高大健硕的身躯,依旧白色衬衫西装裤,这样优雅的他,怎么就来到这个地方找她了呢?

    陆亦扬将黎慕云手上脚上的绳子都解掉后,紧迫的将她整个身子抱起来,紧紧抱住揉在怀里。她软软的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但闻到陆亦扬身上专属的清香,她整个人的精神都回来了。

    手缓缓抱住他的腰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紧闭着眼睛,上天是可怜她的,让她在死去的时候还能见到陆亦扬。还能抱抱他。

    “慕云,你有没有事?身上有没有受伤?”陆亦扬紧张的推开她肩膀,拿起木板床上的电筒照着她的身体。

    “没事,我没事。”黎慕云摇着头。

    “那我们走吧。”陆亦扬拿着电筒,手轻轻扶着她的手臂,将她挽下床。

    黎慕云发软的身子攀附在陆亦扬的身侧上,被扶着离开小屋。黎慕云走出这道门的时候,看着外面的风景,整个人懵了。

    高空挂着圆圆的月亮,整个大地洒满月光,月色朦胧却明亮,一片草地,还有茂密的丛林,在月亮下变得神秘诡异,也异常浪漫。

    小树枝上飞着萤火虫,

    “亦扬,我们现在怎么回去,这里好像是一个森林。”

    “先不回去,明天一早会有直升机来接我们,刚刚那个小屋太潮湿太脏了,我们换个地方。”

    “去哪里?”

    “前面草坪。”

    黎慕云被陆亦扬带着来到一处草坪。宽阔的草坪在月色下像一片墨色的海洋,黎慕云坐在草坪上,手中拿着陆亦扬给她的一瓶水,大口大口的喝着。

    她喝过水,拿起旁边为她准备的巧克力,幽幽的吃着。

    陆亦扬从背包拿出一个折叠小帐篷,在一旁忙碌着。

    看着他娴熟的技巧,黎慕云都懵了,她诧异的发现这个男人是无所不能的,搭个帐篷一下子就搞定了,只要一会功夫,从周边捡来很多干柴,生起火。

    他是无所不能的吧?黎慕云对他的敬畏又升上一个级别。

    陆亦扬将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通信器,他如魁梧的松树,屹立在黎慕云面前,认真的调着频道。

    直到沙沙沙的出现一些声音的时候,他淡定从容对着通信器说,“已经找到了,大家撤了吧,明天一早派一台直升机往南边放向来。经纬度大概在……”

    黎慕云张着嘴巴仰望着他。傻眼了。

    连经纬度都知道。在她以为他是神人的时候,陆亦扬似乎有些忘记,低腰从备用包里拿出一个高科技的位置显示仪器,然后对着火堆看了一眼,最后才报出具体位置。

    好吧,他不是神,但他依旧这么厉害。

    黎慕云缓缓低下头,偷偷的抿唇一笑,将巧克力塞进嘴里。

    微风轻轻吹动了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淡淡的,轻轻的,像在黑夜里演奏一曲柔和的小夜曲。不远处的树林里还飞着萤火虫,一闪一闪的,让整个气氛都变得浪漫,静谧。

    陆亦扬放下手上的东西,往她身旁坐下,他曲起修长的腿跟她并肩坐着,而坐得有一段距离,所以两人都没有作声,瞬间觉得尴尬了。

    看着火苗在燃烧,黎慕云率先打破沉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陆亦扬没有吭声,双手架在膝盖上,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火苗看,那火红色的光芒映在他俊逸的脸上,感觉僵硬而冰冷。平静过后,他已经没有刚开始那种迫切的紧张,换上的是沉默的冷。

    黎慕云见他不吭声,其实也想到了。以为分手了他就会不管自己,可能是他的跟踪保护依然持续着。这样她出事了,他应该会知道。

    突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黎慕云紧张的问,“安诺是不是找你了?”

    “嗯。”陆亦扬闷闷的应了一声。

    “那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她实在是太担心陆亦扬的安全,安诺像个疯子一样说要陆家家破人亡,她想着都感觉恐怖。

    陆亦扬冷冷一笑,抬头看向她,“她能对我怎样?你怕她吃了我?”

    黎慕云被塞得没有话说了,缓缓低下头,心情慢慢往下坠,“你怎么知道她是安诺?她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我不是猪,还是有分辨能力的。”

    你当然不是猪。黎慕云心里喃喃着,可能相处久了任谁都能发现,可见一次就能分辨出来,陆亦扬对她这么熟悉了解,她都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两人又陷入沉默。

    尴尬的气氛在气流中慢慢衍生,陆亦扬突然往后倒,双手叠在脑后,躺在草地看着星空,“你去帐篷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我会送你回去的。”

    “那安诺,你准备怎么办?”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他冷冷的道。

    黎慕云心尖微微一颤,陆亦扬虽然是来救她的,但也不表示关系可以好到什么都跟她说了。黎慕云缓缓站起来,走到帐篷前面。

    “我睡帐篷,你睡哪里?”

    “这里。”他已经躺好了,还用问吗?

    “可是这里蚊子很多,要是一些小动物或者野猪之类的东西出没,那该怎么办?你还是进来帐篷睡吧。”

    陆亦扬突然直起身坐起来,邪魅的看着黎慕云,冷冷的问。“你这是在邀请我睡你吗?”

    黎慕云拳头紧紧握着,生气的看着他,想起在金碧辉煌那一次,心里就来气。怒问道“我只是让你睡进来,没有邀请你睡我。难道睡在一起就非的要干那事的吗?”

    陆亦扬倨傲不羁的态度回道“对,跟你睡一起,我只想干你,能不能?不能你就滚回去睡,不要烦我。”

    这个混蛋,真的是太混了。黎慕云被气的心里在怒骂着。

    她深呼吸一口气,平复心中的怒火,“好,你喜欢在这里喂蚊子我不管你,爱来不来,我无所。”

    说完,她低腰脱下鞋子,走进帐篷里。

    但在准备关帐篷的拉链时,她又指着他身边的电筒,气恼的鼓着腮帮子,“把你的电筒给我,你在这里有火。我怕鬼。”

    陆亦扬完全不理她,重新倒在草坪上,“要拿自己来拿。”语气冲冲的,带着怄气的成分。

    黎慕云彻底无语了,这个男人怎么变成这样了,她关着脚丫走出草地,走到他身边,拿起手电筒,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忍不住用力踢了他一脚。鼓着气直接往帐篷走去。

    陆亦扬被踢的到抽一口气,紧皱眉头坐起身,深邃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她的背,带着负气的语调低吼,“黎慕云,你是欠教训是不是。”

    黎慕云往帐篷坐进去,转身对着他怒气冲冲,“我不欠教训,我不想跟种马说话。”

    “你说谁种马了?”

    “谁答应就说谁。”

    “你?”陆亦扬顿时语塞,被气得脸都绿了。

    “都这个时候了,满脑子都是活塞运动,你跟外面的蚊子亲热吧。”说完,黎慕云立刻将帐篷拉链扯上。

    黎慕云躺在帐篷里,突然安静了。

    眨着眼睛看着帐篷的顶,心闷闷的,刚刚她怎么就和陆亦扬吵架了呢?好像还是第一次吵架。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吵过,分手后自己的脾气到是暴躁了不少,陆亦扬也是。

    不可思议的,这样的也夜晚竟然吵架了。

    难道真的让陆亦扬在外面喂蚊子吗?要是有蜘蛛,老鼠,或者别的动物来咬他怎么办?想到这些,黎慕云心都慌了。沉思了片刻,她缓缓坐起来,慢慢将帐篷的拉链拉开,头伸出去。

    陆亦扬伸长双腿躺在草坪上,以地为床,星辰为被,这样美好的夜晚,听到黎慕云中气十足的恼怒声,心里的大石都放了下来。

    他这一天都在焦虑中度过,每时每刻都怕再迟一步找到她,或者找不到她,她会有生命危险。那种恐惧充斥着他整个胸腔。足足塞了一整天,那种要找到她的迫切感,他都想要毁灭整个森林。

    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害怕失去一个人。

    见到她的那一刻,他那颗沉重的心终于放下了,还可以这么厉害敢跟他吵架,那表示这个小妮子真的没事了。

    想着她刚刚骂自己是种马,不由得扬起淡淡的笑意,变得温柔的眼神静静凝望天空。

    黎慕云伸头出来观察了他一阵子,他一动不动的,像是已经睡着。突然嗡嗡嗡的一个小虫子从她的脑袋飞来飞去,她不知道是蚊子还是虫子,烦躁的用手驱赶着。

    她声音变得温柔,对着陆亦扬说,“你睡了没有?这里好多虫子,明天要是被叮坏了怎么办?”

    陆亦扬缓缓歪头,看向她。

    黎慕云咽了咽口水,异常尴尬,再一次重申,“我不是邀请你进来睡我,你不要想多了,我是真的怕你被虫子咬伤。”

    气氛在此刻凝结了。陆亦扬深深地望着她的眼,那种望进心坎的里的眼神。片刻后,他没有作声,缓缓的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碎。

    黎慕云见他要进来了,立刻缩回头,躺好在帐篷里转身面对帐篷的边,心脏扑通扑通开始跳着。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3章 这样就吵架了-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且把情深共白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余暮雪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