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且把情深共白头 -> 书目 -> 第68章 追回陆亦扬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68章 追回陆亦扬

    都李慧兰不屑地打量黎慕云,淡淡的说,“你是我儿子什么人?”

    “我……”黎慕云紧张得连声音都哆嗦,不敢抬头看她一眼,至于廖娜娜的话,她还真的是想反驳,她没有让陆亦扬伤她,才刚认识的人,就说她毒辣,太过分了。

    “阿姨,不用问了,她都已经跟亦扬哥住在一起,你直接赶她走就行。”廖娜娜耐不住又插嘴。

    李慧兰轻轻皱紧眉头,“娜娜,安静点,你让我来处理还是你自己来处理?”

    廖娜娜立刻闭上嘴巴。

    李慧兰目光再一次放到黎慕云面前,“把头抬起头,怎么不敢见人了?”

    黎慕云深呼吸一口气,在心里为自己默默打气,她没有错,她跟陆亦扬两人都是男未婚,女未嫁,陆亦扬也告诉她,廖娜娜跟他没有关系,所以,她没有做错根本不用害怕。

    当她抬起头对视上李慧兰的眼神时,李慧兰猛地一顿,整个人像被东西点到穴位,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脸色越发的沉冷,紧紧盯着黎慕云的脸蛋看。

    片刻,她才找回自己的嗓音,“我们以前有见过面?”

    “没有。”黎慕云很肯定的说,像李慧兰这样高贵优雅的女人,她若见过一点会有印象。

    李慧兰看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奇怪,她完全沉浸在脑海的记忆里寻找,皱紧眉头,“不对,一定是哪里见过,真的好熟悉的感觉。”

    这时,黎慕云才反应过来,该不会是陆亦扬的弟弟将她姐姐带给李慧兰见过吧。这样她才觉得有印象。

    为了帮李慧兰想起关于她的记忆,她提醒着,“是不是亦扬的弟弟曾经带过一个跟我长相一样的女生给你见过?”

    “不是。”李慧兰苦恼的摇头,再次打量黎慕云。

    这也让黎慕云迷茫了。

    “阿姨,你跟她废话那么多干嘛?”廖娜娜忍不住再一次打断。

    李慧兰脸色一沉,歪头给廖娜娜一个严肃的眼神,廖娜娜瞬间安静下来,这样的举动落入黎慕云眼里。廖娜娜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被李慧兰宠着,可是李慧兰还是个有素养的女人。这点让黎慕云心里安了不少。

    “阿姨,我们进屋聊吧。”黎慕云试探性的说。

    李慧兰看了黎慕云一眼,应一声,“嗯。”然后淡漠的转身往屋里走去。

    沙发上,佣人端来了茶。

    黎慕云拘束又紧张的坐着,心里一直默念着陆亦扬你快点回来,快点回来,你妈妈是一个怎样的人呀?

    “为什么把娜娜的手伤成这样?”李慧兰淡淡的问。

    “对不起,亦扬他当时太生气了。”黎慕云立刻低头道歉。

    廖娜娜又是一句插上来,“生气就能将我的手弄伤吗?我可是他未来的老婆,她为了你这样对我。”越说越气,廖娜娜转头对着李慧兰说“阿姨,你要为我支持公道。”

    李慧兰沉默了,有点无力无奈。看向廖娜娜的眼神变得黯淡。是太宠她了,导致她连淑女该有的风范都没有。

    相比之下,李慧兰一目了然,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喜欢安静柔弱的黎慕云,而不喜欢咄咄逼人的廖娜娜。但李慧兰跟廖娜娜的母亲是好姐妹,从他们还是小孩开始就希望陆亦扬和廖娜娜在一起,这样就亲上加亲了。

    “娜娜,你要是再说话,我们就走。”李慧兰下最后通牒,语气也显得不耐烦。

    廖娜娜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慧兰,“我不说话了。”

    叹息一声,李慧兰才跟黎慕云说,“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他性格,他下手这么狠肯定是娜娜惹到他了,但事情还是因为你起的。”

    “我很抱歉。”黎慕云低头道歉,在廖娜娜和李慧兰面前,她无形中产生一种自卑感,她们都是上流社会名媛,自己跟她们都不是一个级别的,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

    李慧兰看着黎慕云柔柔的模样,也不忍心说重话,黎慕云有一种让人打心底怜惜的气质。她见到黎慕云后也明白自己儿子可能真心喜欢上这个女生。

    她不妖媚,不野性,也不会太艳丽,只是淡淡的清纯加上几分楚楚动人的姿色。

    可黎慕云的背景已经被李慧兰查得一清二楚。

    “你跟我儿子是不可能的,黎小姐要认清这样一个事实。希望不要做无的努力。”

    黎慕云轻轻叹息,然后抬头看向李慧兰,“阿姨,我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和陆亦扬不会走到最后的。”

    李慧兰会心一笑,满意的点点头,真心喜欢这样不费劲也不用出钱就能打发的女孩,乖巧懂事。

    “什么叫做我们不会走到最后?”陆亦扬愤怒的声音传来。

    客厅的三个女人纷纷看向声音的那头,陆亦扬连皮鞋都没有脱,黑着脸直奔客厅。

    “儿子吗,你回来拉?”李慧兰慈祥的喊着,站起来走到陆亦扬面前双手挽上他的手臂。

    黎慕云怯怯的看着面如死灰的陆亦扬,他阴沉的脸色让她心都在颤抖,她刚刚的话被他听到了。他眼神充满愤怒,可这样的陆亦扬让她心都在痛。

    她缓缓站起来,错愕的轻声喊了一句,“亦扬……”

    陆亦扬拨开李慧兰的手,目光一直定格在黎慕云身上,“妈,带上你的人离开我这里。”

    他很明显的下逐客令,气焰一度飙升,在默默隐忍着。

    “你要赶妈妈走?”李慧兰倍感伤心,倒是廖娜娜在旁边窃喜,眼看着陆亦扬就要对黎慕云发飙,她脸上也跟着扬起一丝笑意,准备添油加醋,“亦扬哥,她的意思不是很清楚吗?她是为了钱跟你在一起的,不会和跟你白头偕老。”

    “滚出去。”陆亦扬如雷般怒吼一句,愤怒的气场让在场的人都颤抖,李慧兰咬牙瞪向廖娜娜,用眼神狠狠的教训着这个没有分寸的女孩。

    讲话也得分场面和时间,可不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廖娜娜缩回头后,慢慢走到李慧兰身边。诺诺地挽上她的手臂,因为被陆亦扬伤过,所以对他有几分害怕。

    “儿子,我和娜娜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哦。”

    说着,李慧兰拖着廖娜娜的手离开,走到门口处还是很不放心的转头看向客厅上的两人。心里悬挂着一块大石头。

    沉甸甸的放不下来,李慧兰看出来她的儿子动了真情,动了真心,此刻才会如此愤怒,连她这个做妈的害怕了。

    她只希望黎慕云能说到做到。只是玩玩,不会白头。

    客厅安静了。

    黎慕云没有逃避他愤怒而通红的眼神,碰触在一起的目光却那样的疏离,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完全失望,痛心。

    两人对视了很久,陆亦扬攥紧拳头,隐忍着胸腔那道怒火,冷冷的问,“黎慕云,我们不会走到最后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要问了……

    心在滴着血,她痛得像要窒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本来就是为了5百万才跟他在一起的,她从来没有奢侈过做他陆亦扬的老婆,她根本不配。

    “亦扬。”黎慕云含着泪往前走两步,站到他面前,她试图去拉他的手。陆亦扬立刻弹开手,避开她往后退一步。

    “我陆亦扬真的除了钱吸引你,就没有别的吗?”他咄咄逼问着,脸上布满了伤痛的痕迹,连眼眶都通红了。

    他仰头深呼吸,试着让自己的气流顺畅起来。

    “不是这样的。”黎慕云再像他走进靠近一步,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该死的泪水还是止不住在打滚,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心痛的感觉,看到陆亦扬的愤怒和伤心,她的心比他更痛,像一把尖刀刺到心上。

    她不是故意要伤害他的。

    陆亦扬冷冷一笑,苦涩的笑让他看起来很可悲。

    “黎慕云,是我陆亦扬自欺欺人,明明知道你是因为钱才做我的女人,还奢求你会跟我共白头,我这段时间是被幸福冲昏了头才这样认为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流出眼眶,黎慕云摇着头哭泣起来,她想跟他天长地久一辈子。无论有没有钱,她都无所,可是他现在这么有钱,地位这么高尚,她用什么配他?

    看着黎慕云的眼泪,陆亦扬心都揪着疼,她越是这样哭着,他越是痛心。

    “你黎慕云陪我睡一次都足够你拿我的那些钱了。我玩不起这份感情,如果没有跟我一辈子的决心,那你现在可以离开,你自由了。”

    “不要。”

    黎慕云再一次上前拖着他的手,却被他狠狠的甩开,转身往二楼走去。冷漠的背影留下黎慕云一个人站在客厅中哭泣着。

    她用手捂着嘴,让痛哭的声音往肚子里咽。泪如泉涌,姗姗往脸蛋上滑落,从下巴一滴一滴掉到地上。

    她颤抖着身子,肩膀一抽一抽的,止不住的抽泣。

    “不要……呜呜……不是这样的……我该怎么办才好?”

    哭到最后,她双脚无力,缓缓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膝盖上默默流泪,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陆亦扬的妈妈已经找上门,她跟廖娜娜根本没法比。

    不知道哭了多久,黎慕云感觉周身没有力气,从地上站起来。摸去眼眶中的泪水,她缓缓往二楼走去。

    站在房间门口,她将心情平静下来。

    她拧开房门走进去,陆亦扬站在阳台外面,落寞的背影萧条孤寂,手指间夹着一根烟。

    黎慕云从来没有见过他抽烟,他是有多心烦才会拿起那根烟?心里隐隐抽痛了一下,往阳台走去。她早看清自己的心,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真心爱上这个男人了,只是她跟陆亦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并排站在他身边,黎慕云双手紧紧握着栏杆,瞭望着远处的风景。

    “亦扬,对不起。”

    陆亦扬听到她这句话,冷淡的没有任何回应,立刻转身将手中的烟往桌面的烟灰缸里戳,然后往房间走,他要的不是对不起,他不需要这句话。

    刚走两步,黎慕云惊慌失措,立刻转身,慌忙从他背后抱住他的腰,紧紧搂着他,将脸埋在他宽厚的背。颤抖着声音哽咽道,“亦扬,不要这样。是我不好,求求你不要这样……”

    陆亦扬定住脚,停止不动,仰头深呼吸着,胸膛起伏不定,充斥在心头是闷闷的痛,她的泪是他致命的弱点。

    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他就知道他会败在她的眼泪中。

    他伸出手将她紧紧拥抱自己的那双手掰开,冷冷道,“做不到就放手吧,这样没有意思。”

    她的手被推开,他走进房间,经过房间柜台的时候拿起车钥匙,往外面走。

    “亦扬。”她滚着泪他离开房间。

    心像万条虫子啃食,空荡荡的痛着。咬着牙,她将脸别过去不看门口,不看他已经离开的位置。

    泪在眼眶打滚,她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陆亦扬这样一走。

    黎慕云再也没有见过他回来了,电话也不接,管家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她偷偷的找公司的秘书问,也说陆亦扬没有去上班,一些重要工作都是通过网络进行。

    他像故意避开她那般离开了。

    一走就是一个星期。

    找不到他,黎慕云的心都乱了,生活乱套,上课也没有心思听,回到家里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陆亦扬是想让她离开他才肯回家吗?

    黎慕云一个人在花园里发呆,休闲椅子上放着一台手机。她紧紧的盯着手机看,她每天都给他打三个电话,早中晚各一个电话,可他从来都不接,她都怀疑他手机是不是没有带在身上。

    在她看得入神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惊抖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拿起电话,看着屏幕上的电话号码,可显示的不是陆亦扬的号码,她很是失望。

    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她缓缓接起电话。

    “喂。”

    “慕云,我是简瑞,陆亦扬的表妹,还记得吗?”

    “记得。”她有气无力的回答。低着头用手指在桌面上划圈圈。

    “明天休息,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简瑞是那种自来熟的性格,大咧咧的带点女汉子性情。

    黎慕云跟她只见过一次面,真心不是很熟,便警惕的问,“你要我陪你去哪里?”

    “言泽的游艇,他搞了一个美女派对,该死的这个男人越来越疯狂了,你也是个美女,就陪我一起上去吧。”

    黎慕云根本没有兴趣,但想起陆亦扬带她去过一次,那艘游艇是度假休闲的好地方。陆亦扬会不会也在上面?

    她想着,立刻来劲了,“简瑞,陆亦扬会不会去?”

    “你不知道吗?他这几天一直都在游艇上,还出海了呢,明天早上靠岸,要接一批美女出海,我们两去给他们搅和一下。”

    听着简瑞愤愤不平的声音,黎慕云也感到好奇,但陆亦扬既然在上面,她就想去,想见见他。

    这个男人狠心起来真的让人想捉狂,“好,我陪你去。”

    “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去接你。”

    “嗯。”

    挂掉电话。

    黎慕云攥紧手机,目光凝视着前方,沉思了片刻,拿起手机给陆亦扬发了一条短信,“陆亦扬,我有话要跟你说。明天见。”

    -

    陆亦扬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放下,手重新搭在游艇的栏杆上,另一只手摇晃着一杯洋酒,面无表情。

    跟陆亦扬并肩站的还有言泽。

    “不用这么闷闷不乐的了,明天杰要上船来玩,还给我们带一批美女。”

    “黎慕云也来?”陆亦扬淡漠的问。

    “没有吧,我可没有约你的小迷糊。你来这里一个星期,电话不接她的,整天黑着个脸,一看就知道跟小迷糊吵架了,我可不敢惹你。”

    “没有吵架。”他淡定的回答,仰头又是一口喝尽杯子中的红酒。

    “没有吵架干嘛要这样,你当我这些年在情场上是白混的吗?”

    陆亦扬苦涩的冷笑一声,看向言泽。

    “黎慕云是我用钱买回来的女人,现在我烦了,厌了,想分开,这样行不行?”

    言泽讽刺的吃笑,单手搭在陆亦扬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算了吧。承认你爱的比较深不丢脸。你这样总是不可一世又骄傲,难道你没有发现你的小迷糊是一个很自卑的女生吗?这样她只会离你越来越远。”

    陆亦扬沉默了,看着远处的海,心就像大海,波澜壮阔,滔滔汹涌。

    翌日。

    陆亦扬还没有起床,言泽的船已经靠岸,简樊杰被简瑞威逼利诱,在一群美女中混上了船,这次来的人数比较多,还有很多知名的导演演员,商业上的老总和他们一些朋友。

    准备在船上开一个豪华盛宴。

    轮船客房内。

    简瑞惊愕出声,“分手?”

    “嗯,陆亦扬应该是这个意思。”黎慕云坐在大床上,抱着膝盖,将下巴压在膝盖上,一脸愁容莫展,因为她无处倾诉,跟简瑞简单说了事情。

    简瑞站在镜子前面,手里拿着两件晚礼服,在做对比。但听到黎慕云说的话,不由得皱起眉头,“你太多心了,陆家跟廖家是世交,我表哥跟廖娜娜从小就认识,他们要是在一起早在一起了,不会轮到你有机会。而且你是第一个住进我表哥家的女人。”

    黎慕云仰头看向简瑞,好奇的问,“那陆亦扬以前的女人都是什么类型的?”

    简瑞认真的想了想,“床上功夫好的,省事不黏人的,按次数性的。”

    “什么意思?”黎慕云紧皱眉头,想到陆亦扬以前的女人,心里一阵酸酸的,但又好奇想要知道。

    简瑞被她的表情给逗笑,放下手中的裙子,走到她身边坐下,“他身边没有实质性的女朋友,那些女人都是用来解闷的,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懂了吗?”

    懂了,虽然是这样,但心里还是酸酸的,想到陆亦扬已经离开家一个星期,又开始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跟她分手而跟别的女人……

    想到这些,心里就莫名其妙的伤心难过,后悔当时没有大胆一点,勇敢一点,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让他安心。

    “不行,我要去找他。”黎慕云从床上跑下来,穿着鞋子就往外走。

    简瑞一把拖住她的手臂,“晚上宴会再见面吧,到时候穿漂亮一点让他惊艳。”

    “不行,早上跟我们上船的女生个个姿色都比我好,怎么可能惊艳到,这么多女人上来这里,她们要是去找陆亦扬了怎么办?”

    黎慕云说着就甩开简瑞的手,直接冲出房间。

    简瑞看着黎慕云急匆匆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着手中的衣服继续比对,黎慕云不想惊艳全场,但她简瑞需要,她要言泽后悔当初。

    黎慕云找到简樊杰问了陆亦扬的房间。

    来的房间门口,她有又想临阵退缩了,一直站着,没有勇气去敲他的房门,她害怕,害怕开门的时候,里面会出现一个女人。

    就这样一直站着,突然房门打开了,黎慕云被吓得一惊,抬头看向里面,眼前出现了几天没见的俊脸,陆亦扬看见黎慕云站着门口,顿时定住,眉头深锁。

    黎慕云紧张的攥紧拳头,看着他冰冷暗沉的脸,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这样静静点地看着,他穿着一身条纹格子休闲衬衫,优雅俊逸。依旧那么迷人。

    可自己好像过得不好,整个人都那么憔悴,现在他肯定厌烦她了。

    “你准备站在这里一直不敲门?”陆亦扬淡淡的说。

    “嗯?”黎慕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忘了反应。

    陆亦扬双手插袋,缓缓从她身边走出来,往船舱大厅走去。

    因为已经是中午,大家都在大厅里吃东西,船上的服务生已经开始准备宴会上的东西,宴会即将从下午开始,一直狂欢到深夜。

    黎慕云亦步亦趋的跟在陆亦扬身后,心里盘算着要跟他说什么才让他高兴,让他不再生气。让他原谅自己。

    一直低着头的黎慕云刚刚走出大厅,再抬头的时候,前面的陆亦扬已经不见,她慌忙扫看周围,在角落一处休闲沙发上看到他的身影。

    此时沙发上已经坐着两人男人和几个女人。

    举着杯子谈笑风生,还有那几个女人着装性感,有高冷的坐着,也有搔首弄姿的。

    黎慕云的目光一直盯着陆亦扬身边那个女人,她是没有骨头了吗?干嘛要将身体靠到陆亦扬的身体?

    那双手都涂满了血红的指甲油,看到就可怕。像只魔爪,干嘛要摸陆亦扬的肩膀,还这么色眯眯的看着他的脸?

    黎慕云双手攥紧拳头,往那边走去,但那人太多,她要是过去,陆亦扬还不理她,那很没有面子,所以她在旁边的吧台上坐着,紧皱眉头瞪向那边。

    陆亦扬竟然那么开心的有说有笑,在跟那些男人说什么了?她隐隐的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她知道陆亦扬的手搭在了他身边的女人肩膀上。

    该死的。

    “小姐,要酒吗?”吧台的服务生恭敬的问。

    黎慕云沉浸在自己的愤怒当中,冷冷的喷出一句,“要。”

    片刻,服务生递来一杯调好的鸡尾酒,“请慢用。”

    黎慕云目光一直定格在陆亦扬身上,头也不回,手直接摸上吧台上的酒,拿过来就一口喝完,带点甜甜的酒香味。口感好极了。

    喝起来心情都没有那么郁闷,她转身看了服务生一眼,沉着脸说,“再来一杯。”

    服务生继续给她调酒,黎慕云的心思都放到陆亦扬身上,可越看越气,实在是忍受不了,就不看了,盯着服务生调酒。

    一股气憋不住,送来的酒又一次灌进肚子里。

    该死的陆亦扬,现在有这么多美女在船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她现在这么伤心,他也不管了。

    该死的女人,干嘛要碰陆亦扬,骨头没有长好就去医院住着,跑来这样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不害臊。

    两杯酒下肚,黎慕云有种想哭的感觉,她回头再看陆亦扬一眼。

    他竟然将脸凑到女人的耳朵旁说话,不知说了什么。女生娇羞的模样一直在笑,在撒娇。

    “狗男女。”

    黎慕云咬着牙低声喷出一句。愤怒的火焰在心脏熊熊燃烧着。她真的想过去将那个女人给撕了,把陆亦扬拖走。

    “啊?小姐你说什么?”服务生以为自己听错,不好意思的再问一句。

    黎慕云转头看向他,带着不悦的情绪问,“有没有一种酒叫狗男女,给我来一杯。”

    服务生满脸冷汗,错愕的摇了摇头,“没有,但可以帮你调一杯激情男女。”

    “好,但以后把这杯酒改为狗男女,给我来两杯。”

    服务生很无奈的微微一笑,立刻调酒。

    坐在沙发上的陆亦扬眼角的余光一直观察着黎慕云,看到她在那边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这样跟女生调情,她竟然无动于衷?陆亦扬真的是失望透顶了,还想她会吃醋,会过来找他。

    失望归失望,看到她在喝酒,这样下去会醉,他担心的凝视片刻后,将身边的女人推开。

    女人撒娇的再次攀上他的肩膀。“扬少,你要去哪里?带上我嘛。”

    “滚。”陆亦扬冷冷的喷出一句,跟刚刚的态度截然不同,女人一顿,吓到了。他站起来走向黎慕云,刚走几步,差不多走到她的后面时,脚步戛然而止。

    看着黎慕云突然抱上一个男人,欢悦的大跳,像只开心的小鸟,灿烂的笑容,让他整个人僵在原地。

    -

    黎慕云刚刚拿起服务生递来的“狗男女”,还没有入口,杯子突然被人抢走,她惊愕的歪头看向来人。

    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斯文,俊美。那道如春天的阳光那般温暖的笑容时,她整个人弹起来,欢悦的站到男人面前,开心的叫着,“东哥。你怎么在这里?”

    于东将酒放下台面,温柔的说,“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好久没见了,东哥。”黎慕云激动的双手抱上于东的脖子,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于东也抱着她的背,轻轻的拍了拍,像安抚一个小妹妹那般温柔。

    激动过头的黎慕云已经忘记现在她在陆亦扬的眼皮底下。她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激动的事情,那就是她在这里见到于东了。

    拥抱过后,黎慕云放开他,微笑着问,“这是私人的轮船,于东哥你怎么也在这的?”

    “我是简樊杰的朋友,他邀请我上来玩的,他说这里美女多,所以就来了。很幸运在这里见到你这个大美女。”

    黎慕云羞涩的低下头,偷偷的乐呵着,嘟着嘴说,“我哪里是大美女,之前听美如说你从国外回来了。都没有时间去找你。”

    “傻丫头,你就是个大美女。”于东用手揉搓着黎慕云的头。那种温柔,那种炙热深情的眼神,看在陆亦扬的眼里,他瞬间明白自己又有一个情敌。

    就黎慕云这种忘我的开心和兴奋,他心突然凉凉的,为何在他面前,黎慕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兴奋和喜悦。

    于东似乎感觉到陆亦扬的眼神,抬头煞那碰撞上,他深邃的眼眸中透出强大冷冽的光芒,像是利器般尖锐,隐隐带着愤怒,这中神,男人都懂。

    突然安静了,黎慕云抬头看向于东,发现他的眼神往她身后看,已经被一种气场凝固住,她好奇的顺着他眼神看过去。

    陆亦扬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冷冽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黎慕云突然慌了神,两人男人无形的对视中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但她心里还怨着陆亦扬刚刚跟那个女人调情的事,她都不想理他。

    “丫头,你朋友吗。”于东试探下的问黎慕云,因为陆亦扬给他的感觉很不友善,眼神可以看到他有吃醋的妒忌成分。

    黎慕云点了点头,“嗯,朋友。他叫陆亦扬。”

    于东立刻扬起微笑,上前一步,伸出手,“你好,我叫于东,慕云的朋友。”

    只是朋友而已吗?陆亦扬不由得冷冷一笑,心里的声音让他的心越发低落,甚至失望透顶,无视于东伸来的手,他目光看向黎慕云,淡淡的问。“没有需要跟你朋友再补充一下我两的关系吗?”

    不是说要分手的吗?还有什么关系,黎慕云心里腹诽着,可她现在要是这样再怄气,如果用于东激怒陆亦扬,或者他们真的完了。

    于东尴尬的将手缩回,低头看着黎慕云。她深情的眼神却看向了陆亦扬,带着复杂的情愫,陆亦扬和黎慕云的对视让心思细腻的于东大概知道些。

    他们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可是他在等黎慕云的态度,两人现在似乎有矛盾。

    黎慕云很不情愿的说,“他是我男朋友。”

    于东低头浅浅一笑,再抬头看向陆亦扬,“很高兴认识你。”

    可陆亦扬的态度继续高冷,目光定格在黎慕云的脸上,深邃漆黑的眼眸高深莫测,脸上依旧冷峻,非常不满意黎慕云此刻的态度,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

    黎慕云见他要离开,紧张的对于东说,“东哥,我们有时间再聚聚,我有点事。”

    说完,她立刻跟上陆亦扬的脚步,将于东一个人抛下,于东看着黎慕云追着陆亦扬跑的身影,脸色顿时暗淡。

    走在金碧辉煌的长廊上。黎慕云加快脚步,小跑着冲到陆亦扬的面前,“亦扬,你站住。”

    陆亦扬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往房间走去。

    黎慕云大步向前,冲动得跑到他面前,双手打开,拦住他的去路。陆亦扬停下脚,垂下眼帘看着她,一声不吭。

    “我有话要说。”

    “说。”他淡漠的说出一个字,将双手插袋,摆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像是毫不在意的疏离。

    黎慕云把之前在家里想好的话给忘记了,嘟着唇,顺着心里那道心塞的事情问,“我们还没有分手呢,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卿卿我我的?”

    陆亦扬冷冷一笑,回道“我喜欢。”

    黎慕云咬着下唇,被气的泪花都冒起了,心里痛地像要裂开,“你跟她什么关系?”

    “这对你来说重要吗?”他反问。

    “重要。”不假思索。她脱口而出。

    看到黎慕云脸上的愤怒和醋意,陆亦扬还是不忍心再说伤她的话,“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那你为什么要让她摸你,还跟她咬耳朵。”黎慕云说着说着,连声音都哽咽了,像要随时哭出来,此刻的她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女生,在质问男朋友的事情。

    她也讨厌现在这样的自己,可是心痛和猜测让她变得没有理性。

    陆亦扬再也高冷不起来,手缓缓从裤袋里伸出来,轻轻摸上她的脸蛋,手指划过她眼帘中的泪,“所以你吃醋了是吗?”

    “我没有。”黎慕云别开脸,避开他的碰触。

    “真的没有?如果没有,那就不要问。”说完,陆亦扬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他这样一走,在眼眶中打滚的泪滴下来了。她愣在原地,直到听见开门的声音,她才反应过来,转身冲过去,在陆亦扬要关门的那一刻。双手撑上他的门。

    “陆亦扬,你到底想怎样?”她带着气愤的情绪低吼。

    “黎慕云,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到底想怎样?”陆亦扬松开手,让门打开。

    “我不要跟你分开,我要跟你在一起。”她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往外流,不再矜持,不再懦弱,将心里想的都告诉他,“我是吃醋,我讨厌你跟别的女人亲热,我讨厌你总是生气就不理我。我不是不想跟你一辈子,是我不敢想,不敢奢求。”

    “廖娜娜带着你妈妈来找我,我很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你有想和我一起一辈子白头偕老的想法,我连想都不敢想,我以为你只是喜欢跟我睡,要趁我还年轻跟我在一起,而不是……”

    陆亦扬心疼不已,颤抖着手一边扯上她的手腕。将她带入怀里。

    他将她紧紧拥抱住,喃喃着,“你这个傻瓜。”

    扑在他的怀里那一刻,黎慕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真正得到安慰,像被触动到,所有委屈和痛苦都化为泪水,“我不是喜欢你的钱。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从你在岛屿放我走的那一刻开始,你就留在我的心底里了,陆亦扬,我不要和你分开。”

    陆亦扬伸手将房门带上,轻轻推着黎慕云的肩膀后退一点,然后低着头平视她的视线,修长的手指擦着她脸颊上的泪珠,温柔的回应她,“我是喜欢睡你,但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跟我睡一辈子的女人,知道吗?直到我们都进入坟墓那一天,你都要睡在我旁边。”

    “嗯,我知道了。”

    “不准退缩,不准懦弱。”他坚决的态度,语气十分严肃。

    “嗯。我有陆亦扬。我什么都不怕。”

    陆亦扬淡淡的笑了,俯头过去吻上她的额头,“这就对了,你有我,你不要害怕任何人,任何事情。”

    黎慕云抿着唇点头,“嗯,要是你伤害我呢?要是你不要我呢?”

    “慕云,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陆亦扬深情的将她拥入怀里,想要将她揉进心里,融进自己的血液里。

    “我可以肆无忌惮跟你在一起对吧?我们会结婚的对吧?“黎慕云不确定的再问一句。她不怕被别人欺负,她不怕受到别人的冷漠和伤害,但她怕陆亦扬会这样对她,她此刻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有多么软弱,其实那些她跟本不爱的人,她不需要去害怕,去忍让。

    那些都是无关重要的人,她只要陆亦扬。

    就够了。

    “那当然。”陆亦扬肯定的说。心得到慰藉,他突然弯腰,将黎慕云横抱起来,黎慕云没有太惊讶,顺其自然的将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看着他炙热的眼神,知道他此刻想要干什么。

    羞羞的表情窝到他结实的胸膛里,直到被他放到床上的时候,她还不是很确定的问,“你跟刚刚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亦扬无语了,手轻轻的撩开她的扣子,淡淡的说,“没有关系。”

    “可是刚刚你们……”

    她话还没说完,陆亦扬压下头吻上她的唇,身体覆上,直接进入主题。没有可是,他只是想让她吃醋而且,只是这么简单,但是女人就是多心,一问,就没完没了,说什么都不太会相信。

    晚宴开始已经很久了,陆亦扬根本不让黎慕云有机会走出房间,她很好奇宴会是怎样的。想要出去,可晚餐都是在房间里吃的。吃完晚餐,她说要出去,陆亦扬直接将她扑到床上,让她累得昏昏欲睡。

    已经是深夜,黎慕云窝在陆亦扬的臂弯里,恳求着,“你就让我出去吧。简瑞一天没有找到我会担心的。”

    “她不会担心你的,我已经给她发信息了,说你在我这里。”

    “可是。”

    陆亦扬不悦的问,“你想出去见那个男的是吧。”

    “他叫于东,是我闺蜜的哥哥,以前对我很好的,他刚刚从国外回来,都没有好好聚聚呢。”

    “刚刚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可是。”

    “没有可是。”

    可让陆亦扬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是上个厕所回来,黎慕云就已经不在房间里。他扫看房间一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眯着眼眸发出阴冷的光芒。

    这个小妮子,竟然敢逆他意,逮住她就要狠狠教训一顿才肯听话。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68章 追回陆亦扬-都市言情章节出错
本作品《且把情深共白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余暮雪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