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箭魔 -> 书目 -> 第二章 据理力争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章 据理力争

    走出禁闭室,穿过整个浩然宗,一路上因为太过虚弱走路慢吞吞的白里引来了更多浩然宗弟子的关注。

    “嘿!快看,那个家伙就是那什么白里吧?”

    “是他是他!我去,这个家伙竟然还活着?不是说他在禁闭室自杀了么?”

    “被关在禁闭室五个月,这家伙没有疯?”

    “我看他早就疯了,不然怎么会做出那种辱没宗门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也真是不知好歹,长老们将他关在那边不就是给他一个死了赎罪的机会么,现在看来这家伙可真是个孬种,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无数嘲弄的话语钻入白里的耳中却并没有在白里的内心引来太大的波澜,因为这一切,白里早已经想到了。

    在无数的嘲弄甚至是谩骂声中,白里来到了浩然宗中央的正气殿,只不过如今的白里已经没有资格踏入这正气大殿之中,只能跪在正气大殿之外等待宗门长老的发落。

    当白里跪倒在正气殿前之时,周围聚拢了大量的浩然宗弟子,很显然他们也很好奇,宗派会如何发落这个浩然宗有史以来最耻辱的弟子。

    正气殿门开启,白里缓缓抬头,就见一个脸比驴脸还要长上三分的老头带着一众长老顺着正气殿的台阶缓缓走下,这驴脸长老名叫吕东,不过在白里看来,他的这个吕倒是不如驴来的贴切。

    “白里,你可知罪!”驴长老开门见山。

    “不知!”白里抬头回答,而这回答也引来了周围一阵的议论之声,在绝大多数人眼中,白里此话简直就是恬不知耻,做出如此辱没宗门之事竟然还不认罪。

    这对话早在五个月前白里被关入禁闭室之时就已经出现过了一次,而上一次白里也是如此回答,所换来的是五个月还不如野狗的生活。

    白里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会有什么结果,很可能自己的不知两字会再次触怒驴长老,使得他再次将自己关入禁闭室中,可是白里并不傻,如果自己回答知罪,那么白里可以肯定,这驴长老能随便编排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处死自己。

    人只有活下去才会有希望,哪怕在所有人眼中,白里已是绝境,但白里却从未失去面对绝境的勇气。

    “好一句不知!你违反宗门条例私自以太虚令在太虚幻境逗留五日,你可知罪!”驴长老此时尽管愤怒,但是浩然宗戒律分明,若是没有一个足够的理由,就算驴长老也不能随意斩杀弟子。

    “宗门条例有云,宗内弟子需在规定时间以太虚令进入太虚幻境磨练己身,却未规定弟子何时出来,敢问吕长老,弟子何罪之有?”白里此时虽然跪在地上,但是气势却并没有因此弱下来,不是白里挑衅长老,事关生死,白里别无选择,唯有据理力争。

    “好一个恬不知耻的家伙,在太虚幻境之中一百连败,做出如此辱没宗门之事,还不是你的罪孽?”驴长老步步紧逼,看来今日不杀白里难解他心头之气。

    “弟子白里在太虚幻境之内,每一战皆是舍生忘死,一不临阵脱逃,二不背弃团队,怎奈敌强我弱,才有这一百连败,但弟子敢说每一场战斗弟子都铭记自己是浩然宗之人,每一战都为宗门拼尽全力,何来辱没宗门一说?”

    白里再次开口,而这一次不光驴长老愣了一下,连周围议论的无数浩然宗弟子也愣了一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能言善辩的,但是白里这么能言善辩外加恬不知耻的他们绝对是第一次见到,明明是白里自己在太虚幻境之中一百连败丢人丢上了天去,可是现在白里说出来却仿佛是一个悍不畏死的战士在不断战斗,拼尽最后一滴血的感觉……

    “你……”驴长老此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白里,但是气归气,白里的辩解尽管恬不知耻,却也不是完全无理取闹,因为白里在太虚幻境之内也曾跟自己宗内的弟子组团而战,虽然次数并不多,但是每一次他的确是拼尽了全力,所以说白里故意辱没宗门这个罪名也不成立。

    “好……好……好一张伶牙俐齿,好一张厚脸皮,的确,祖师有规矩,非大恶者,非判宗者不予处死,但我身为长老却有资格将你逐出宗门!”驴长老此时也是没有办法了,宗门规矩摆在那里就算要处罚白里,最多也就是将白里逐出宗门,想要白里的命是做不到了。

    听到驴长老这句逐出宗门,白里这次没有再开口为自己辩解什么,因为白里很清楚,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自己所作所为能够保命就是极限了。

    “来人!”驴长老一声令下就要将白里驱逐出去自生自灭,但就在白里已经打算接受这个结果的时候,却忽然见到浩然宗弟子之中有一人快步跑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驴长老身前随后开口说出了一番让所有人为之咋舌的话来。

    “长老,弟子有话要说!”

    “呼……”听到这声求情,周围传来了无数人抽气之声,甚至白里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身旁的这个家伙,因为在白里看来,就算全宗所有人都为自己求情,这个家伙也没有理由给自己求情。

    这家伙名叫张豪杰,名字虽然带豪杰二字,可是他所做的事情却跟豪杰沾不上一点儿边儿,张豪杰跟白里同一年进入浩然宗,第一年倒也没有什么交集,但是第二年招收弟子之时,这张豪杰竟然胆大包天的调戏一名新入宗的女弟子被白里碰到直接打断了手脚,白里当时念在他毕竟也是同门就没有将这件事报上去,否则张豪杰早就被逐出宗门了。

    但张豪杰此人心眼儿小的跟针眼儿似的,当年的事情让他彻底的恨上了白里,后来白里落难之时,这落井下石的事情张豪杰做的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此时看到张豪杰竟然为自己求情,白里知道,这个良心早就被狗吃了的家伙必定是憋着什么坏水呢。

    “恩?”驴长老显然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竟然有人胆敢为白里求情,所以看向张豪杰之时眼中也带着几分怒色。

    “长老,弟子觉得这白里乃是恬不知耻的小人,其他宗派现在还不知道那一百连败的是我们浩然宗之人,如果将白里逐出师门以他的小人做派,一定会四处散播,到时候就算杀了他也不足以弥补我们宗门的脸面啊!”

    张豪杰一番话出口,顿时引来了一片议论之声,原本大家还以为张豪杰是为白里求情,感情这家伙是来落井下石的……

    张豪杰抬头看到驴长老也有些沉思的模样连忙再次开口道:“所以弟子提议最好把白里留在宗内,削去他内门弟子的身份,发配到外院,以外门弟子的身份弥补他的罪过!”

    够毒!听到张豪杰这一番话几乎所有人都感叹着张豪杰用心险恶,白里被逐出师门虽然听起来很惨,但实际上等于还了白里自由,可是如今张豪杰提议将白里留在外门那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浩然宗分内门外门,虽然听起来都是弟子,可实际上所谓的外门弟子所干的就是杂役的活儿,基本上浩然宗内所有的脏活累活都是外门弟子来做,这还不算,平日里内门弟子对外门弟子更是随意打骂,可以说在浩然宗外门弟子根本没有一点的地位可言。

    而如今白里若是进入外门,那么张豪杰至少能想出一百种方法玩死白里。

    张豪杰的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驴长老呢,可是本来驴长老就对把白里逐出宗门这件事觉得不满,现在听到张豪杰的提议正好对了他的心思,驴长老听到张豪杰这番话不免暗道:“还是你小子毒啊!”

    但是想是这么想,驴长老那张驴脸明显露出了一个笑容,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白里,驴长老大手一挥下令道:“如此甚好,就将白里打入外门赎罪,并且内门永不录用!”

    驴长老一声令下等于是判定了白里最终的结果,而听到这一结果张豪杰那跟菊花一样的脸顿时绽放了,他眼眸阴沉的看向白里,这一刻他的心里已经想出了一百种玩死白里的方法……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二章 据理力争-玄幻魔法章节出错
本作品《箭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明月夜色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