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千面娇妻霸气夫 -> 书目 -> 二十三、 毒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二十三、 毒

    <b>章节名二十三、 毒<b>

    二十三、毒

    “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吗?把你手上的药拿给他喝了之后,我就放了你的朋友。”一进门就坐在桌上自顾自地喝起了茶的的他,跟三三说话的语气平淡得就像是他们正在谈论着的是今天的天气怎样这样轻松的话题。

    但听到他说的话之后,三三原本还剩一丝血色的脸上瞬间面如死灰。

    就在刚才,他才用跟自己手上一样从同一个药壶里倒出来的另一碗汤药将一条成年大狗毒得口吐白沫,现在,他竟然跟她说要我把这碗下了毒的药端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喝,来换我朋友的命。

    她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果。虽然他说这碗药并不会置人于死地,只是喝了的人会浑身疼痛然后要一个月才能恢复下床的力气而已;虽然,她知道自己只有狠心地喂他喝下去的这个选择。但是,端着药碗颤抖的手却泄露了她内心的恐惧。

    再次深呼吸一口,虽然知道这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三三勉强稳了一下心神。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为自己争取最后一丝利益吧!

    “好!我喂!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哦?”好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他的粗眉微微往上挑了一下“条件?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的条件?貌似你现在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吧?”

    还是在自顾自地品尝着手中的清茶,但他玩味的回答却告诉了三三他的不屑。

    “因为做这件事情你非我不可!”如果不是非我不可的话,他不可能费这么大周章只是为了一步一步地引我跳进他早就挖好的陷阱,虽然不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虽然知道这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表面猜测,但现在这种情况,即使是一丝的希望她也要将它放大十倍。

    “呵呵,还真的是非你不可呢!很想知道你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竟然还敢鼓起勇气跟我提的条件是什么呢,说来听听。”

    虽然他的表情并不像是被她猜中心事那样的惊讶,但既然他松口了她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将我的朋友们放了之后还是让他们回到自己原来的岗位,不过要先放他们一个月的假,还有药房里的药这一个月之内我要随便使用!”

    “呵呵呵!年轻人就是贪心啊!明明说好的一个条件一下子就变成三个了,还是狮子开大口的价码啊!哈哈哈哈!果真有胆识!好,我都答应你,不过时间要由一个月改为十天,然后你今后的的工作就是侍奉他。”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三三看到的是床榻上一动不动的人。

    “好!成交!”怕他反悔似的,三三立刻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不过接下来的,才是她要面对的最大的对手良心。

    努力地稳住自己的心神,但每向前走一步都像踩在尖刀上一样,刺骨的疼痛从脚底蔓延到心脏,再从心脏蔓延到全身,手不断地颤抖,脚不断地抖动,每一次的抖动,都是因为良心对我的谴责,每一次的颤抖,都是人性对她的唾弃。

    最终,即使再慢,她都还是走到了床榻跟前。

    害怕再看到床上的人指责的眼光,不忍心看到床上的人痛苦的表情,找到他的嘴巴所在的位置之后,三三就狠心地把手中的汤药灌了进去!

    “啊!唔……”

    为了防止他呛到,三三一直用眼角的余光瞄着他嘴巴的位置,但是就在她瞄到药快灌完之际,身后一股强大的拉力使得她急速向后退,然后手中的药碗里没有喝完的汤药被另一只大手控制着生生地灌进了她自己的口中!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被强行灌进口中的药汁呛到气管的她,失去支撑之后只能无力的跪跌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可是当三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之后,顾不上咳嗽的她立刻就用手指伸进嘴中拼命扣喉,试图把喝下去的东西都吐出来!

    可是她的双手又立刻被一只大手反剪到了身后,下颌更是被另一只大手死死地掐着,只能忍着剧痛保持着仰头的姿势。

    “呵呵,非你不可?”三三惊恐愤怒的双眼死死地睁大着,他不屑狂妄嚣张的脸庞就这样倒映在她的眼底“你说了差点就让我破了笑功的话呢!”

    抓着下颌的手又用了一分力,让三三忍不住痛呼出声。

    “这么大费周章地引领着你,看着你一步步跳进我的陷阱,只是因为你直视着我的那种眼神让我觉得玩弄你、挫败你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而已,不过,现在,原先的那种趣味,好像真的变得非你不可呢,只有你,才会勾起我更多的征服欲。

    呵呵,知道吗?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什么的了,其次就是跟我谈条件。所以作为一个小小的惩罚,我就特意让你喝了我好不容易弄到来的‘月蛊’,是不是觉得很美味啊。

    猜对了,你端着的这碗汤药可是比我之前喂那只畜生的那碗汤药高级很多的哦!浑身疼痛那种显著的功效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只有一点一点噬心挫骨的折磨才是最有趣的。

    每隔一个月,现在已经植根在你肚子里的蛊虫可是都会玩弄你的五脏六腑一次的哦。如果没有我每个月在它苏醒之前给你解药的话,不仅每次都痛得死去活来,而且不出半年你就会肠穿肚烂而死哦。”

    这么邪恶残忍的内容他却用平淡的语气在三三耳边一句一句慢慢地说出来,带着点变态的快感,带着点扭曲的堕落。

    “呵呵,小的贱命一条,庄主拿去便是了,难为你还要那这么珍贵的东西来折磨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不知道怎么的,听完他说的话之后,三三前一刻还愤怒惊恐的情绪一下子就消失殆尽了,剩下的只是释然。反正她除了命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还怕什么。

    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求饶反而是迎来讽刺,他假笑着的面容也开始装不下去了。

    “哼”的一声,他抓起三三就重重地朝墙边甩了过去。

    “笼中之兽犹想作困兽斗?!简直痴心妄想!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成全你让你好好地见识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嘭”的一声,他扔下一句狠话之后就重重地摔门而去。

    见到他走了之后,顾不上浑身的疼痛三三立刻就用双手在脸上乱摸一通,然后又拿出随身带着的镜子出来仔细检查!

    好在,白眉大叔的教的技术够好,经过他这么大力的折腾之后人皮面具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刚才她就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如果不是及时把他气走的话,再这样下去肯定就穿帮了!

    “呼!”放下一块心头大石的她终于得以长长了呼了一口气。

    呵呵,终于被她气走了呢,这一次算不算她赢了呢。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轻轻地扯了扯嘴角。

    “嘶”,连嘴角都破了,下手还真是狠呢。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应该是没有破相了。呵呵。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三三不由得望向了一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子。

    原来,那些流言是真的,真正的庄主被自己的叔叔下毒毒得不省人事,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傀儡”。

    从这个方向看过去,看到的只是他的侧面。白色的亵衣,白色的脸庞,白色的被子,白色的帷帐,再加上经过刚才这么大的声响之后他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那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的话,远远望去,他就像是一个已经魂归西天的人。

    是什么样的折磨,才会让一个好好的人只能像死尸一样活着;是怎样恶毒的人,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朋友;对不起,对你做了这么恶毒的事;我保证,只要我还在,我就会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帮你解开身上的毒,这是我欠你的。”

    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但她都说了自己要说的话。

    呵呵,其实她最讨厌的也是别人的威胁,所以,她也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

    抱着腿,低下头,回归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那种安心的姿势。一会儿,一会儿就好,让她获得了足够多的勇气之后。就要开始打接下来的硬仗了……

    对手越强,要想生存下去,你就要变得越强。

    不过,三三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子,究竟要怎样,才能够拜托或者是打败目前的困局呢?真是一个强大又艰难的挑战啊!~>_<~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二十三、 毒-玄幻魔法章节出错
本作品《千面娇妻霸气夫》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爱疯不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