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千面娇妻霸气夫 -> 书目 -> 九 、 夜,迷乱(中)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九 、 夜,迷乱(中)

    <b>章节名九 、 夜,迷乱中<b>

    九、夜,迷乱中

    少主篇

    看着手中的纸条在内力的催化下慢慢地变成粉末在指缝落下,红衣少年绝色的容颜上露出了点点笑意。

    明明知道他最讨厌别人的碰触,却竟然指定他一定要亲自去完成诱惑以好男色著称的“月影”的任务。

    好,很好。既然你想玩,我就顺你的意思好了。这笔账,让我们记着以后慢慢算。

    “少主,属下主动请缨去完成任务。反正都是带上人皮面具,主上不会发现的!”知道了纸条的内容之后,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影立刻单脚跪在地上主动请缨。因为他知道,他是有多么讨厌别人的碰触,尤其是她消失了之后。

    “吩咐下去,明天晚上的行动,我做诱饵,其余人做好跟踪活捉准备。

    除了‘月影’,她的手下一律杀无赦。”

    摇曳的烛光忽明忽暗,将红衣男子的嗜血面容隐藏在黑暗之中

    接见、灌醉、入房,本来一切都进行得井然有序,但突如其来的吵闹声让她猝不及防,只好将他随意安放在一处无人的黑房,然后自己再出去探查。

    呵,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呢,看来是知道了他们的到访,所以故意安排了骚乱,好让房中人来个偷天换日呢。

    自一进房后就发现房中有第三人的此时躺在床榻上的男子微微地勾起了隐藏在发丝下的性感的薄唇。

    不用担心,反正碰过他的人,最终的下场都是死,让她活多一会儿又何妨。

    脑子里在想着,但躺在榻上的他还是不动声色。他在等着,床底下的人会怎样处置他。

    “”、“”……“呼!”、“呼!”、“呼!”……

    从床底爬出,再到大声喘气,一切装得都挺像的,但是为什么接下来就没有动静了呢?

    在额发遮挡之下,他慢慢地把眼睛开了一条缝,没想到看见的是一个满脸灰的男子在那里无声地自言自语。

    那情景,很惊悚。

    不一会儿,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吵闹之声,正在自言自语的他貌似也听到了。假装一脸惶恐的他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把他扛在了身上就跳出了窗外。

    接下来的一切,都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竟然是女子,竟然扛拖着他在竹林横冲直撞让他身上多了数不清的淤青划痕之后再把他抛出墙外,竟然在扎着长满铁锈的铁钉一个时辰之后就会血液中毒的情况下扛拖着他来到了华城外围的医馆,竟然把他放在了门口之后自己就抽身离去。

    竟然,她的右脚脚底板那个我熟悉的位置,也有一颗他似曾相识的红痣。

    是她么,难道是她么,真的是她么?

    不可能,不可能。

    压抑着内心真气的翻滚,听到的竟然是她即将遭到暗杀的真相。瞬间,他怒气中夹杂着的是一丝不为人知的恐惧。

    火速离去找寻她的身影,想不到看到的是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她现在已经遍体鳞伤躺在血泊当中。竟然还对她使用了“腐骨香”?!

    不知道当时自己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呆呆地站在远处,脑子里一片空白。

    昏迷的前一秒,她虚空的眼神好像看向了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虽然无声,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她说的是“包子兄……”

    “轰”,是一道闪电从头劈到脚的感觉,全身被烧得体无完肤,只剩下瞪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想要再看清楚一点,再看清楚一点……

    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称,是那声熟悉又陌生的呼唤,是她,真的是她……

    强迫着自己要镇定,强迫着自己要保持理智,强迫着自己要表现得毫不在意。

    但就在自己抱起她的那一刻,明亮的月光照亮了他颤抖的手臂;在抱着她离去的时候,漂浮的夜风看到了他慌乱的脚步;在把她轻轻放在床榻上的时候,闪烁的烛光见证了他激动、愤怒、哀伤的复杂眼眸……

    她就静静地躺在那里,乱糟糟的头发,灰扑扑的脸颊,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在月色的照耀下,那鲜血妖娆得像魔鬼,那面容苍白得像鬼魅,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他就会以为,她又要离他而去了。

    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她的身旁,轻轻地喂她喝下解药,轻轻地为她退下衣衫,轻轻地为她涂抹伤口,轻轻地为她擦拭身上的每一处灰尘。

    他讨厌别人的触摸,讨厌别人的靠近,但她身上却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他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就好像想要通过触感来证明,她就在他的身边。

    想不到摸到了隐藏的接口,原来是人皮面具。

    怪不得他会觉得陌生,怪不得他会认不出她来,原来人皮下的,才是他想过千万遍她长大后会长成的模样。

    记忆中好看的柳叶眉,长了一点点;记忆中卷卷翘翘的睫毛,可爱了一点点;还有比记忆中更秀挺了的鼻子,比记忆中更嫣红如玫瑰的饱满樱唇;那双眼睛,恐怕也定会比记忆中的更狡黠,更灵气,更眼波流转得让他移不开视线吧。

    他就这样用手一点一点描摹着她的面容,就好像那缺失的十年时光一下子就被填充得满满了一样……

    “嗯……呃……呜……”手下平静的面容突然就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嘴中开始发出难耐的轻呼,手脚也开始乱动。

    “腐骨香”,不仅毒发时痛苦难耐,解毒的时候中毒者一样痛得如万箭穿心。据说浑身都会经历如用五味真火炙烤般难受,只能不停地翻滚,再翻滚,前后历时半个时辰。据说服用解药者都会面临着就算毒解了也会因为无意识的不停翻滚而将自己弄成重伤,被不怀好意者可乘之机。所以“腐骨香”才会被列入江湖十大毒药之一。

    看来是解药开始起作用了。

    “呜呜~~妈妈!好痛!好难受……呜呜~~包子兄!救我!救我!……呜呜……”

    看着床上因为痛苦而汗如雨下,不停翻滚的人儿,他的心脏就好像被一只手紧紧揪住了一样,很多年都没有尝过的心痛就这样瞬间传遍了四肢百骸;又因为听到她痛苦中那声熟悉的呼唤,哀伤、激动、怜惜就这样化成液体,在眼中夺眶而出……

    “我在。我在。我在!我在!……”

    月色映照出的,是紫衣男子紧紧拥着白衣女子颤抖的手臂,和他埋在白衣女子脖子处女子被渐渐濡湿的衣衫;烛光映照出的,是白衣女子闭眼痛苦的呼唤,汗湿的面容。

    而无论是月色映照在地面上的,还是烛光映照在窗户上的,都是两个紧紧相拥着的身影,像是终于找到了彼此的两具无比契合的灵魂……

    同一个晚上,同一个夜空,你知道那些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里隐藏着的千回百转的心思吗?

    夜,迷离,总会让人很容易就迷失;但夜,同样也寂静,寂静到可以将心中的一切思绪都放大,让你可以去理清,让你可以去追寻。

    夜,同样是个难以猜透的家伙呢。

    所以我才会有了写出同一个夜晚不同人的心思的想法,希望大家都会喜欢^_^

    今夜,你想的又是什么呢?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九 、 夜,迷乱(中)-玄幻魔法章节出错
本作品《千面娇妻霸气夫》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爱疯不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