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韩国之飓风偶像 -> 书目 -> 第十章 还年少羞涩的她(下)(第一更)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十章 还年少羞涩的她(下)(第一更)

    ()    第一更,收藏~

    顺便说句改一下更新时间,以后第一更都是这个时段发,第二更是夜里点左右,免得我上班也总是找网络上传,有时找不到就得耽误时间。

    ====================

    郑淳元的离开,让练歌室里一时间有些尴尬的沉默,没有了熟悉的人在身旁,金泰妍就像被抛弃的雏鸟,蜷缩着肩膀窝在沙发里,娇小的身子整个都被厚厚的靠垫埋了起来,握紧茶杯的手,因用力而变得青白,表露着她的胆怯和彷徨。

    安俊赫无奈,幸亏这间练歌室不会有外人进来,否则若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还以为他怎么欺负她了呢!

    女孩太怕生了,就算以他的人际交往能力,这时也不知道该和她谈些什么,才能缓和这种尴尬的气氛。想了想,他取过竖在墙角的木吉他,随手扫了扫弦,清脆、饱满的声音,便如夏rì河边杨柳枝桠招展间,微微拂过的清爽凉风,让人说不出的舒服。

    这突然却不突兀的弦声,吸引了金泰妍的注意,被黑框眼镜遮盖的眼眸,使人无法从那里看到她流露的情绪,但从她稍稍挺起的身体,可以看出她心理的变化。

    这是一个对音乐很敏感的孩子。

    安俊赫想道,抱着吉他拿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一本笔记本,翻开扉页,本子上面画满了手书的简谱,笔迹工整,可见笔记本的主人对它的爱护。安俊赫翻了几页,找到一段曲谱,不知那曲谱有着怎样的意义,使他看到的刹那,嘴角就勾起温暖的笑容。

    这一刻,一直悄悄注意着他的金泰妍,心跳忽地砰然。

    6岁的她,不知是身体突然的成熟,还是前年一天天的积累,令她在这个年龄,像是猛地长大了一样,对世界突然多了许多不同的看法,对男女的区分渐渐也由懵懂转向清晰,不再如小时那般,可以和男孩子们疯了一样的玩耍,可以发脾气和男孩子们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开始慢慢明白另一个ìg别对自己的意义,开始学会收敛ìg格,也开始憧憬着,某种对她而言似乎很遥远,又似乎近在咫尺的感情。

    但那也只是憧憬而已,就像这个年龄的其它女孩一样,心绪里那些浪漫的臆想如此完美,又如此陌生,少女们注视着它在心间扎根、萌芽,越来越深的进驻,渴望去靠近去了解,却又有着莫名的害怕,于是只能悄悄徘徊着,为进退而为难——便如初出巢穴的小兔,好奇、懵懂,也胆怯,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躲起来。

    她也是那样,面前抱着吉他的男生,英俊脸庞上温柔的笑意,似乎蕴藏着许多故事,吸引着她的好奇心,想要去探索那份未知,却又感觉危险仿佛随时徘徊身侧,似乎下一刻就会身陷囹圄。如此陌生而激烈的情感,令她的心跳就像擂鼓一样在胸膛里撞击,那样莽撞,让还脆弱的她惊慌失措,用力攥紧茶杯的手一歪,温热的茶水就泼在了身上,深è的牛仔裤顿时晕出一大片难堪的湿痕。

    那一刹那,名叫泰妍的女孩窘迫的感觉呼吸都要停滞了。

    “没事吧?”温和的嗓音,与递到面前的纸巾,让泰妍抬起头。圆圆的脸蛋上布满红晕,晶亮的眼睛上方,稀疏的眉毛因为心底的窘迫而耷拉成了八字,那副可爱的样子,让安俊赫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笑声令女孩更加沮丧,腮帮子微微鼓起,默默接过纸巾,连谢谢都忘了说,只埋头使劲儿擦着裤子,像是在发泄心头的闷气。

    孰不知,她这小学生斗气般的反应,更令安俊赫忍不住笑意。

    “对不起,我不是笑你。”见女孩被自己笑得头都快低到胸前,安俊赫拍拍额头,抱歉着解释道:“你刚才那副样子,总让我想起妹妹小时候,她每次和我生气,也是这样眉毛耷拉着不说话,只闷头做自己的事……很久没看到她再那样了,有点想念,不好意思啊!”

    说罢便是一声叹息,现在的妹妹,虽然比梦中同时段的心理情况好很多,可也变得沉默寡言,很多时候,就算他这个哥哥,都不知道她每天眺望远方,脑袋究竟在想些什么,总是很担心,却又无能为力。

    他的解释,让以为自己被取笑的泰妍感觉心里好受了些,但听到安俊赫随后的叹息,仿佛也被那里面的沉重感染,心情又被yī霾覆盖。

    犹豫了下,她小声道:“前辈的妹妹……”

    安俊赫勉强一笑,“出了些事,一时间也说不清楚,不谈这些了,泰妍i,你学声乐多久了?”

    “……才一个多月,以前自己在家胡乱练过……”泰妍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我很喜欢唱歌。”

    说着,她看了眼安俊赫,犹豫着好奇问道:“前辈呢?”

    “我?”没想到她会主动问自己,安俊赫一愣,手中无意识地拨了拨琴弦,侧头想了想,“很久了吧,从小学开始,稀稀拉拉的练过一阵子,也荒废过一段时间,只有当上练习生才正式努力学习,也不过才一个月。”

    “哦……”

    泰妍点点头,又沉默了,似乎刚刚的主动询问,已经耗光了她的勇气,只有眼睛还不时从安俊赫怀里的吉他上瞟过,里面蕴藏着某种明亮的神采。

    捕捉到她的目光,安俊赫明白了什么,温和一笑:“会弹吉他?”

    泰妍连忙摇头。

    “那……你想学?”

    “……”

    泰妍紧紧抿着嘴,没有回答。

    但这样的表现,却已经足够安俊赫明白她的心思,他沉吟了下,有点可惜地说道:“可惜你不在汉城住,也不是练习生,不能经常到这里来,不然我倒是可以教你,不只吉他,还有钢琴,掌握了这两样乐器,对你的未来很有帮助。”

    也许是女孩刚刚可爱的,与小时妹妹极为相似的表现,触动了他心底最深处的柔软地方,他罕见的对一个还比较陌生的人做出这样的话。

    女孩抬头看着他,目光晶莹,片刻后又重新垂落,只露出头发遮盖不住的侧脸,看不清表情,也无从猜测她的想法。

    安俊赫暗暗叹口气,将那页曲谱摆在面前,岔开话题道:“泰妍i,我给你唱首歌吧!”

    话音刚落,不等泰妍回答,轻柔的弦声便拨动起来,先是一段低沉的,带着淡淡的仿佛心痛的温柔的伤感旋律,他轻柔的嗓音化作一缕叹息随之流泻而出,只是前奏,便将悲伤的氛围淋漓尽致地扩展开来,而当那自叙般的歌词,如絮语般出来的时候,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好像消失了,被孤独与痛苦的安静所包围:

    深夜下起雨,我又想起你

    我在cáo湿的记忆深处挣扎

    我下定决心说

    没有你我也能好好的生活

    可还是做不到

    ……

    i‘m-o-orry-b-i-lov-yo都是谎言啊

    曾经不懂,现在明白了

    你也需要我

    b-i-lov-yo

    说着伤人的话的我

    不知不觉的失去了你

    AAA~

    曲子很短,只有数十秒,在真正的作曲家眼中,这还不是一首歌,虽然填了词,但也只能算半成品。

    但就是这短短的十多句,却将一首歌曲的jīg华都唱了出来,其中曲子与词句体现出来的情感,并不比有着完整编曲的歌逊è,这是梦中的安俊赫最喜欢的一段儿曲子,由一个叫IU的女孩翻唱的《谎言》,不逊于原版的改编,甚至在悲伤的营造上,比原版更强更富有感染力。

    当最后一个音符跳跃而过,丝丝颤音渐渐消逝于这小小的空间内,一阵响亮的掌声忽然打破了安静的气氛,还沉浸在旋律中的安俊赫和已经哭出来的金泰妍,闻声惊醒过来,连忙回头望向门口,那里,门扉不知何时打开了,郑淳元和权宝根两人,站在门外用力鼓掌。

    “老师,宝根叔!”安俊赫放下吉他,站起身向两人招呼道,顺便用身体挡住脸上已经涕泪横流,像小花猫似地金泰妍,在门外两人看不到的角度,递给她一张纸巾。

    女孩默默接过,不知为什么,这一刻,虽然心脏还是被之前那段旋律伤得揪痛,却又有另一种情感浮了上来,是一种好像喝了温水般,直暖到心底的感动。

    安俊赫不知道女孩的心绪,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门外的郑淳元和权宝根,猜测着他们怎么走到一起了。

    “俊赫啊,你这小子……”又使劲儿拍了几个响亮的巴掌,权宝根边摇头,边叹息着,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赞叹和得意,上前来一把抱住安俊赫,用力揉了揉,随后又忙急声问道:“刚刚那段儿,是你写的吗?”

    安俊赫隐蔽地皱了皱眉,这首《谎言》,其实他是不想被权宝根,或者公司里的人知道的,当然不是对抄袭感觉不好意思、内疚之类,而是这个版本的《谎言》,本身只有这么一段,如果被公司知道,让他把它作成一整首歌,现在才刚开始学习作曲的他,哪有那个能力,而原版歌曲虽然完整,他却不想拿出来——因为那样的话,这首更适合组合演绎的歌,肯定要被公司拿走。

    原本以为给泰妍唱一下没什么关系,就算被郑淳元听到也无碍,哪晓得权宝根居然在这个时候跑来了。

    他暗暗叹口气,还是点头道:“嗯,以前作的,一直没有完成。”

    “没有完成没关系。”权宝根激动的原地转来转去,突然用力一拍巴掌,一拉安俊赫,“走,跟我去见社长,我要重新给你安排课程,现在的进度太慢了!”

    说着他拉起安俊赫转身就走,临出门前见到一直怔怔呆在那里的郑淳元,才像是想起什么,急促地说道:“俊赫啊,以后就由郑淳元老师负责教导你声乐,郑老师教导实力很强的……郑老师,今天的课程先放一放,等我重新安排好我们俊赫的课程,再通知你,今天就先这样吧。”

    被他一席话惊醒的郑淳元,连忙点头:“是,我知道了。”

    看着权宝根拉着安俊赫匆匆离去,郑淳元又愣了会儿,也不晓得心里幻想到了什么,突然乐起来,脸上的皱纹都笑平了。

    也难怪他高兴,虽说他本就看好安俊赫,还和李老师商量,把教导安俊赫的工作接过来,但那也只是凭借公司对安俊赫的看重,认为他有那个潜力,这个举动中包含太多的赌·博因素。

    可现在看来,安俊赫似乎不只有潜力那么简单。

    做老师的,谁不想教出一个有成就的学生?

    想着,他勉强按捺住心底的惊喜,向屋内招呼道:“泰妍,我们走吧!”既然今天的课程取消,他也就没必要留在这里,毕竟他不是公司员工,只是公司旗下一个学校的老师而已,按照规定是不能多停留的。

    里面泰妍答应一声,却磨蹭了好久才出来,见到他也没抬头,垂首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吭。

    女孩的异样,还沉浸在惊喜中的郑淳元开始还没发现,直到出了公司,他问泰妍是现在让她爸爸来接她回去,还是跟他回学校上课,结果叫了好几声,泰妍才反应过来,但整个人依旧jīg神很恍惚的样子,才担心起来:“泰妍啊,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也许他为人功利了点儿,不过身处这个社会,谁不是为了名利拼搏呢?至少作为老师,他还算合格,对泰妍这个他收下的学生颇是关怀备至。

    “没有,老师,我没事……”

    女孩带有软软的全北口音的话,透着她心底的犹豫,郑淳元温声道:“泰妍,到底怎么了?跟老师说说,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虽说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也算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学生了,女孩是一个矛盾体,一方面内向孤僻,沉默寡言的ìg格使她总是给自己施加很多压力,不懂得倾诉发泄,另一方面又很坚强倔强,下了某个决定就会去努力做到,否则,她也不会从全州那么远的地方,利用课余时间跑到这里来学声乐,要知道,她家人并不赞成她这个想法,却对她的坚持无能为力。

    听着他温和的声音,泰妍犹豫许久,某一刻,回首望着身后那栋自己刚走出来的,其貌不扬的小楼,闪烁的目光突然坚定下来:

    “老师……我想当练习生!”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十章 还年少羞涩的她(下)(第一更)-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韩国之飓风偶像》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左手金鱼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