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韩国之飓风偶像 -> 书目 -> 第二章 注定的轨迹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章 注定的轨迹

    ()    夜已深了,过来帮忙的邻居一一告辞离开,朋友亲人留下来帮忙收拾一些杂事,痛哭一场之后,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的安俊赫盘腿坐在厅堂里,怔怔望着身前那张照片。

    这样的场景多么熟悉啊,两个月前,那一场场不愿面对,甚至以为是臆想的梦境,就有着这样的画面。

    梦境如此真实,在梦中他也叫安俊赫,与他一样,96年与妹妹安智秀出生于釜山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那是一个混乱即将结束,却还未结束的年代,全斗焕zèg fǔ在面临末rì时越加疯狂,父亲在他出生没多久,因参与某些全党不愿见到的活动而遭逮捕,4年后才因卢泰愚翻·案获得释放,但多年的牢狱生涯早已掏干了父亲的身体,回家没多久,便撒手人寰。

    母亲一个人,将他和妹妹拉扯长大,政坛依旧持续不休的变幻,反映到民间,自然是生活越加艰难,男人尚且难以活下去,更何况两个孩子和一个孀居妇人。能坚持下来,全靠母亲那边的几个舅舅帮衬,以及父亲当年一些战友和同志的救济。直到后来国家终于慢慢稳定,釜山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母亲借了些钱,一家搬到海云台开了一家路边档,rì子才终于好过了些。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年纪小小的自己与妹妹,安静地坐在小三轮车里,被太阳与海风侵蚀得不见了美丽姿容的妈妈,在前面卖力地蹬踏着,辗转于各个鱼肆,有时会为了省下一点点成本,与鱼肆老板争吵起来,挨骂是常有的事,有时遇见脾气暴躁的,还会挨上几巴掌,就算平时做生意也并不顺利,同行之间的竞争,偶尔有食客喝了酒动手动脚,如此种种。

    大约是这样的坎坷生活,给他的刺激太过深刻罢,小时就经常为了保护妈妈而和别人打起来,待稍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后来为了帮助妈妈的生意,甚至与舅舅那边几个姑表哥和一些渔民出身的朋友,悄悄组建了社团,沿着另一条街区的路边档与鱼肆收保护费、吃霸王餐,将那边搅得乌烟瘴气,久而久之,那边街区的客人,便都到这边来了,于是生意红火,没过多久,便攒够钱将生意扩大,最后还开了家烧烤店面。

    他自小便有颗聪明的头脑,有时也会想,如果不是高一那年,在外面吃霸王餐遇到妈妈,被她拎着板凳腿狠狠打一顿,又伤心yù绝地哀求他好好上学,或许他那个夭折的社团已经发展的很大了。

    也许是头上挨的几巴掌,也许是妈妈的眼泪,那个夜晚,他忽然觉得自己成熟了,学会站在母亲的角度考虑问题,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好学生,让她少cāo点心,甚至后来为了尽快接过她的担子,高中毕业他也没有报考大学,而是志愿服役,想先解决兵役问题,免得再大一些,母亲老了,负担会变得更重。

    无论如何没有想到……

    安俊赫垂下头,一手死死捂住眼睛,泪水从指缝漏了出来,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心也像那点泪珠一样,被悔恨撕扯得支离破碎。

    两个月前那个梦里,将这发生的一切都提前告诉他了,在梦中,妈妈与妹妹是在采购食材的路上,被一辆醉酒超速行驶的商务车撞倒,车右侧后轮从妹妹双腿轧了过去,然后将三轮车与妈妈拖入车腹,拖了五十多米,才在路旁行人的惊叫与阻拦中停下。

    可他却以为那只是梦而已,除了醒来后,萦绕在胸口的恍若真实的悲痛,其它并没有放在心上,没几天便忘了,其后的rì子,除了偶尔和家里通电话,提醒妈妈注意身体之外,什么都没做……

    如果当时相信了那个梦,如果尽快赶回家,无论是卖掉烧烤店,还是雇人经营生意,让妹妹带着妈妈出去散心,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可以避免的。

    至少……

    至少她不会像现在这边,尸体只能让人缝合起来,藏在密封的棺材里,被黑暗包围,永远再也无法关心他、骂他,对他露出慈爱的笑容,而他,也不会像这样无助地坐着,等待着再过几天,她被泥土掩埋,离他越来越远。

    “混蛋!安俊赫,你这个混蛋!”

    他忽然暴躁起来,扬手狠狠甩了自己几巴掌,清脆的声音在静谧的屋内很响亮,守在外面,还没去休息的表哥听到动静,连忙冲进来,一边拉住他的手,一边着急地叫着:“俊赫!你发什么疯啊,快住手!”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连续几巴掌扇在脸上,脸颊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怎么会是你的错?俊赫啊,姑姑已经走了,你一直很孝顺,现在这样,难道要姑姑在地下都不安心吗?”表哥紧紧抱着他,温声安慰着:“冷静一点好不好?这不是你的错,天灾**,谁又能提前知道的?”

    谁能提前知道?

    挣扎片刻,安俊赫无力地躺倒在地,泪水沾了灰尘,糊满了整个脸庞,厅堂昏暗的灯光照è下来,映得他表情略显狰狞。

    他就事先知道了,可却并没有抓住那个机会,眼睁睁让它继续按照既定的轨道发生。

    但这个事实却不能和别人说,即使心中悲痛,他的思想也依旧被理智主宰着,他知道,若他将那个梦说出来,周围没有人会相信他,相反,恐怕还会认为他伤心太过,jīg神失常了。

    妈妈死了,现在这个家需要他支撑起来,如果只剩他一个人,倒还没有什么,可是还有智秀。

    是啊,智秀!

    安俊赫猛地擦去眼泪。

    “哥,带我去看看智秀!”

    …………

    在饭店刚用完餐的权宝根,在与公司办事处联系之后,打车来到医院,夜晚的海风很冷,刚下车的权宝根紧了紧衣领,黑夜中,医院的大楼耸立着,灯火通明,背景是广袤漆黑的苍穹,风声呼啸,也许是医院工作ìg质造成的印象,还没踏进那个门里,一股yī冷的感觉就浮上心头,让他有些分不清究竟是风太寒,还是心里的恐惧太甚。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按捺下内心的āo动,权宝根照着办事处那边给的地址,找到了位于楼的一间病房。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权宝根推开门的时候,温暖的病房内,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年轻人,正对着电视哈哈大笑,装着新鲜水果的盘子摆放在他手边,一些削掉的果皮随意丢在地上。

    听见开门声,那人转过头,随即眼睛一亮,笑容更欢快了些,忙向这边招手:“权室长,总算等到你了,赶快把事情解决,让我出去吧!在这躺了两天,骨头都生锈了。”

    权宝根微微皱眉,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负责釜山事务,结果却不如说是旅游,还在办公时喝酒最终导致车祸的姜室长,一个富二代,所谓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当然,在权宝根眼里,这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他回头看了看病房外,这时并没有人经过,便关上门,仔细打量对方几眼,皱眉问道:“你没受伤?”

    “当然没有。”年轻人下来走了两步,示意自己确实没有问题,一边随手拿起一颗苹果,漫不经心地啃着:“我花钱让医院帮忙造的假,说我撞到人的时候,头磕在了方向盘上,所以将人拖出多米才停下……妈的,那什么破家属要告我故意杀人罪,他妈的,我当时没倒车把另一个人碾死,就大发慈悲了,还敢告我,等这件事了了,非要他们好看……”

    “够了!”

    权宝根一声怒喝,吓得年轻人手一颤,原本得意的笑声咽进喉咙,目光微露惧è,随后又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叫道:“你对我吼什么吼,疯了吗你!”

    不过他也只敢做到这种程度,概因这个姜室长虽然职位不高,但却是李社长的得力助手,自己本来就惹了事,这时如果再和对方闹出矛盾,他若撒手不管,自己恐怕还要再受一段时间的罪,就算回到公司,李社长也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权宝根没有理会他的è厉内荏,冷声道:“姜在元i,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社长交代的任务是让我尽快把你犯下的烂事处理完,之后把你送回汉城……这期间,如果你再弄出什么事,别怪我不讲情面!好了,把事情详细告诉我。”

    姜在元被他训斥得极不服气,可现在有求于人,他也没傻到看不清局势,也只是心里暗暗咒骂发狠,嘴上却已经将这几天发生的事,都讲了出来。

    随着他的讲述,越听权宝根越是皱眉,事情似乎比预料的还要糟糕一些。姜在元并不是傻子,在车被人拦下的时候,他虽然慌乱害怕,但还是第一时间伪装出自己是撞到了头,才因反应不及,将人拖进车腹生生拖死,而且也贿赂了医生,制作出假的验伤报告。

    可受害人家属并不罢休,找到了很多目击证人,证明姜在元当时并未受伤,把人拖死完全是故意的行为,甚至拒绝私下和解的可能,一力要求将姜在元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如果只是交通肇事罪,那还没什么,大不了花些钱,很容易就摆平,但若真得以故意杀人罪起诉,那样ìg质就不同了,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对姜在元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姜家也不能容忍身为独生子的他身上有这样的污点。

    只是,姜家并不是什么能量多大的家族,只是近几年发家的商人而已,影响力当然也不可能辐è到远离老家汉城的釜山。

    所以,在处理不了之后,便求到了私交颇好的李秀满头上。

    当然,这件事背后也许有着一些交易,毕竟姜家也是S·M的股东,不过那些事情不在权宝根的考虑范围内。

    他瞥了姜在元一眼,“这么说,关键还是要看那边家属的意思了?”

    “嗯!”

    看着依旧一副满不在乎模样的姜在元,权宝根忍着心里的厌恶,冷声道:“知道那边家属住什么地方么?我再跟他们沟通一下。”

    “不知道。”姜在元翻个白眼,随后哼哼几声,在权宝根越加不耐烦的神è下,方才又说道:“不过当时被撞倒的另一个女人,就住在这个医院里,她家属还来闹过,你查一下就知道了。”

    权宝根没有说话,当即转身离去,临出门前,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事情没处理好之前,老实待在这里!”

    下一刻,门“砰”地一声重重关上。

    姜在元脸èyī沉地看着观察窗外,权宝根的背影快速远去,狠狠吐了口唾沫,神èyī毒狰狞。

    “妈的,李秀满的一条狗而已,装什么装!”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二章 注定的轨迹-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韩国之飓风偶像》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左手金鱼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