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 书目 -> 第70章 人傻钱多,不欺负都不行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70章 人傻钱多,不欺负都不行

    就在这时,一道漆黑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秦鸿云的身旁,那么突然,突然得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鸿云蓦的转过身,惊恐的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影。

    寒光一闪,秦鸿云的头颅毫无征兆的高高飞了起来,半空之中,秦鸿云睁着眼睛,奇怪的看着下方的凌飞扬等人,似乎不太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飞上了天空,而后,又看自己那无头的身体,惊惧的张开了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直到此时,鲜血才象喷血一样喷上了天空。

    秦鸿云,死了,就这么死了!

    被一个忽然出现的神秘人干脆利落的切了头!

    那人一身紫衣,长剑一抖,回剑入鞘,剑身上居然没有留下一丝血迹。他淡然回首,轻轻一笑,没有对诸葛明月他们说活一句话,身影一晃,消失在视野之中。

    那人身影完全消失,诸葛明月几人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个持剑的人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虽然只是一个侧面,却让人永远无法忘记。那完美的五官,那精致的线条,是如此之美,美得近乎妖孽,在那回眸一瞥之间,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面前失去了色彩,只剩下一片苍白。

    “那人,真的出现过吗?”过了很久,万俟辰才傻乎乎的问道。

    “应该是吧。”连凌飞扬都有些晕乎了,那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

    “是出现过。”薛子皓指着秦鸿云那无头的尸体,浑身有些发寒。

    长孙宁昊也是毛骨悚然,他是武痴不假,但是不是傻瓜!这个人的实力,根本不是他可以去挑战的。对方一剑就能轻松的宰了他!

    众人的目光回到了秦鸿云那无头的尸体上,背心均升起了阵阵寒意,浑身的汗毛也几乎倒竖起来。那个人,犹如鬼魅一般,神出鬼没。只是一剑,便秒杀了秦鸿云。这样可怕的实力,如果是想针对他们,那么……众人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如果那人是想杀他们,他们现在这颗人头也许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太可怕了,这个人。他到底是谁?

    “秦鸿云死了,他带来的人也死了,也许会有麻烦。”诸葛明月看着地上的尸体,皱起眉头。

    “不用管。这次历练本身就很危险,出了事情皇上直接压下去的。”凌飞扬倒是没有在意这个,而是转头看着长孙宁昊,“长孙宁昊,你都看到了?”

    长孙宁昊微微沉默,他知道凌飞扬这句话的意思。指的是他也看到了诸葛明月身上有星幻守护的事。

    “没看到。”长孙宁昊面无表情的吐出几个字来。

    凌飞扬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长孙宁昊的肩膀上:“够兄弟!”

    “叫哥。”长孙宁昊却瞥了凌飞扬一眼,很正经的说道,“我比你大点。”

    “美死你!死一边去。”凌飞扬啐了口,转头不理会长孙宁昊了。

    众人看到长孙宁昊这样说,都放下心来。诸葛明月很清楚长孙宁昊的为人,既然他这么回答凌飞扬,那么,必然不会说出去的。

    “这个秦鸿云,上个学院,还有死士陪着。”薛子皓看了看秦鸿云的尸体,感慨着,“只不过,这次他和他的死士全部死了啊。”

    “他死有余辜!”万俟辰则是狠狠的瞪了眼秦鸿云的尸体。这个秦鸿云心术不正,如果不是明月唤出夜魅,那他们将会全部葬身于此。

    “这个是好东西!”薛子皓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冥蜂的尸体边,捡起了那对坚固的触角,用手指狠狠的敲了敲,却敲的自己手疼。

    “确实不错。”诸葛明月他们也走过来,摸了摸那对触角。

    “可以做一把弓!”万俟辰两眼发亮,摸了摸触角,对薛子皓说道。

    “这个肯定比牛角弓还强。”薛子皓眼前一亮。随着实力的增强,原来的弓已经发挥不出他的最强实力了,一直想办法想搞把好弓,却没有趁手的,这对触角比牛角还要坚韧,做成弓的话的应该很强。

    “那不错,回去找工匠打造一把长弓。”诸葛明月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凌飞扬出声了,他看了看秦鸿云的尸体,皱眉,“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不知那人的身份也不知道那人杀秦鸿云的原因。这一切都是个迷。但是,那人出手杀了秦鸿云是帮了他们的忙,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众人稍微休整后,朝前走了没多久,就轻松的找到了传送阵,眼前景物一变,一张张充满焦虑而期待的面庞出现在眼前。

    没有人看到,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里的时候,暗处一双凤眸,微微眯起,紫色的衣袍轻轻摆动,他嘴角勾起一抹恶劣却摄人心魂的笑来:“星幻守护的秘密太早泄露出去,就不好玩了啊。”

    这个时候,诸葛明月他们已经走出了传送阵,看到了不少人都在这里等待着。一看到他们几个出现,就有宫廷高手惊呼起来:“你们几个,居然是从第三重禁地传说过来的?!”

    一时间,周围炸开了锅。而诸葛明月他们几个也都愣住了,因为他们看到,之前在第一重和第二重禁地死去的人,都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再低头看看身上的伤,一切完好无损。可是之前是确实感觉到痛了啊。难道是幻象?诸葛明月这么一想,就明白了。那些血鸦,毒蝎,都是幻觉!是考验。那,秦鸿云他们呢?秦鸿云被杀也是幻觉么?还有秦鸿云自杀的那两个死士呢?诸葛明月在周围的人扫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秦鸿云和他那两个死士后,她明白过来了。第三重禁地,不是皇宫里的高手所能布置的。所以,秦鸿云他们,是真的死了!

    诸葛明月一行五人,除了长孙宁昊,他们四个入选,还有一个名额就不是他们所操心的了。秦鸿云的事,怎么处理,也不是他们所操心的了。

    现在,他们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然后就等待去南楚国参加辰龙大赛了!

    回家休养生息的这几天,倒是有听到宫中传来的一些消息。大内高手在禁地里找到了秦鸿云和保护他的两名死士的尸体。只是,并没有说是在第三重禁地找到的。这恐怕是皇帝授意的,皇上怕给诸葛明月他们带来麻烦,所以让人封锁了消息。因为诸葛明月他们就是从第三重禁地出来的,秦鸿云他们的尸体自然也在第三重禁地找到。那两个死士是自刎,但是秦鸿云脑袋都没了,说自刎也没人相信啊。

    “看来,皇上把这件事压下去了。”诸葛明月没形象的躺在半圆的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窗户外边。

    “嗯。不过,当时杀了秦鸿云的那人,到底是谁呢?”万俟辰也在吃着零食。

    他们几个人,现在正在诸葛明月宅院的最高的一个小阁楼上。这个阁楼,空间不大,但是采光却相当好,视线开阔。于是,这里就成了他们几个平时聚会的地点。几个柔软的沙发,中间一个长长的桌子,上面摆着茶壶,茶杯,还有各种零食。在阁楼的周围和窗台上,都有青翠欲滴的盆景植物。这个静逸的地方他们几个人都很喜欢。

    “很强。”这是长孙宁昊的声音。自从经过禁地的考核,长孙宁昊总是没事就跑来和他们混在一起了。而其他的几个人也明显接纳了他。

    “废话。”万俟辰白了一眼,“我们当然知道他很强。要不然怎么一剑就秒杀了秦鸿云?”

    “他不会是皇上的人。”长孙宁昊那张脸上,永远都是这样亘古不变一般,没有任何表情。

    “这样强……”凌飞扬微微蹙眉,“他为什么要杀秦鸿云呢?出现在禁地又是为了什么?”

    众人都皱眉,摇头。完全猜不出那人的身份和目的。

    “有人知道。”长孙宁昊面无表情,平淡的说道。

    “谁?”众人很惊疑的看向长孙宁昊,都目光灼灼的期待的看着他。

    “他自己。”长孙宁昊回答的认真,一脸的严肃。

    众人:“……”

    好冷的感觉啊……

    “呵呵,宁昊,我不知道你居然有说冷笑话的天赋。”诸葛明月抖了抖,嘴角扯了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有么?”长孙宁昊一脸认真的疑惑问道。

    凌飞扬捏了捏拳头,狰狞一笑:“宁昊,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吗?”

    “不知。”长孙宁昊摇头。

    “我知。”万俟辰恶狠狠的举起一个大靠枕,猛的扔向了长孙宁昊的脸,“他就是想干这个!”

    长孙宁昊稳稳的接住万俟辰这个枕头,但是冷不防凌飞扬和薛子皓的枕头又飞来了。所以长孙宁昊果断的——还击!

    诸葛明月和端木萱吃着零食,淡定的在旁边看戏,顺便讨论下哪家买的瓜子比较香脆。

    三天后,所有参加比赛的人,就要去南楚国了。比赛地点,是在南楚国。

    去南楚国,带队的老师有狂战学院的两名,紫云学院的两名,皇上派出的两名高手,其他其他入选学院的老师各一名。天风学院的老师,这回是梁柔云跟着。端木萱这次不能跟着去,虽然很遗憾,但是没有办法。诸葛明月等人都鼓励她,等她变强了,她就可以去参加了。

    十几辆马车,一路往南楚国而去。一路上,三皇子刑可峰赖在诸葛明月的马车里,那是相谈甚欢啊。错了,是三皇子两眼放光的揪着诸葛明月不放,在虚心求教。三皇子觉得诸葛明月的见解永远是那么让人惊艳。

    “明月,你饿不饿?”三皇子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诸葛明月,很是殷勤的说道。这个自来熟,对诸葛明月的称呼已经亲昵的缩短成了明月。

    “我不饿,我就是觉得我们马车里很挤。”诸葛明月很平淡的说道。

    “明月,你渴不渴?喝点水,再给我讲讲如何扮猪吃老虎。”三皇子无视诸葛明月的话,继续殷勤的问道。扮猪吃老虎这句话是诸葛明月教给他的,他之后就奉为真理了。

    “我不渴,我就是觉得我们马车里很挤。”诸葛明月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这辆马车,原本是很宽敞的,能容纳四个人坐,诸葛明月,凌飞扬,薛子皓和万俟辰四个人乘坐的这辆马车,梁柔云和其他老师坐一辆,长孙宁昊则坐在他们后面的马车上。四个人的马车,坐了五个人,当然会挤。

    “三皇子殿下,您的座位,似乎应该在前面那辆马车吧。”凌飞扬在一边板着脸开口了。

    “哦?我不介意和你们挤一下的。你们要是介意,我可以把我的座位让给你们。”三皇子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副我不和你们计较的样子真是让人想扁他。

    “我介意。”诸葛明月阴森森的说道,“我麻烦你,三皇子殿下,你就不能消停会?”

    在众人都受不了三皇子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他们来到了丹陵国与南楚国的交界处,这个边境小镇,就是他们今晚落脚的地方。三皇子悻悻的下了马车,决定等吃完饭之后再找诸葛明月继续探讨。

    诸葛明月和梁柔云分配住在了一个房。吃过晚饭,诸葛明月一行五人,在小镇里散步,顺便讨论着这次的比赛。

    “上次比赛,丹陵国是第几名?”诸葛明月忽然发问。

    长孙宁昊和凌飞扬的脸色微妙起来。

    “我们那组,是十五名。”凌飞扬轻轻咳了咳,淡定的回答。

    “一共几支队伍?”诸葛明月继续追问。

    “十六支。”凌飞扬的脸上开始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哦,那还不是最后一名。”诸葛明月道。

    “最后一名,是我们丹陵国的另外一支队伍。”就算是一直面无表情的长孙宁昊,这个时候也有些破功了,他微微抽搐嘴角,艰难的说出了这句。

    诸葛明月几人脑后勺黑线密布……全部都无语了。

    “这次呢?”诸葛明月发问。

    “这次一共十六支队伍,我们丹陵国是两支。”凌飞扬边走边给诸葛明月他们几个解说着,“其他国家,有的是两支队伍,有的就一支。南楚国一般是三到四支队伍,他们国力最强悍。”

    诸葛明月了然,南楚国,是宗主国,下面管辖着七个国家,分别是他们所在的丹陵国,东盛国,高河国,太兴国,贤昌国,云罗国,小召国。国力最强的当然是南楚国,而且每次的辰龙大赛,他们都是“东道主”。其他七个国家的国力,各有不同。所以自然参赛的队伍也不可能尽然都有两支。

    诸葛明月他们一行四人,加长孙宁昊为一支队伍,还有一支队伍就是三皇子,骆惊风他们所在的队伍了。

    到达南楚国的京城后,南楚国的接待使臣将他们安排在了南楚国京城的精英学院——太渊学院的一个校区居住。这个校区是专门为辰龙大赛的参赛选手们安排的。

    南楚国的京城,更加繁华。那宽阔的青石板路一尘不染,两边的房屋均比丹陵国的京城房屋更高一些,很多都是两层或两层以上的小楼。街边的铺子更加宽敞,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街道上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在谈论着此次的辰龙大赛。

    “这次的冠军一定会是我们南楚国的。”

    “那是必然的啊,哈哈。”

    “我们一会去下注,不过这次也不知道是南楚国的哪支队伍获得冠军。”

    “反正买南楚国的就会赢钱的!”

    诸葛明月他们坐在马车里,都听到外面的人大声的谈论着这些。

    其实,也不怪这些人如此笃定。辰龙大赛本是沧澜大陆一项历史悠久的赛事,已有千百年的历史,但最近数百年来,南楚国凭借着强大的国力和武力,一直作为辰龙大赛的主办国,而近百年来,几乎每届比赛的前两名也都被他们毫无争议的收入囊中。以至于南楚国的民众都产生了一种错觉,辰龙大赛根本就是为他们南楚国举办的,其他各国学院不过是来打打酱油陪练而已。

    不过,诸葛明月关注的不是这个,她最关注的是,那些人口里说的赌注!

    太渊学院的一个环境清幽的校区,有几幢宿舍楼,是专门为辰龙大赛的这些参赛学员所准备的。而且全部是单间,每个学员都配备了一个房间,房间里应有尽有,条件非常不错。这是想让所有的学员们都能休养生息,在比赛中发挥出最好的实力。

    而对战的名单,已经张贴在了宿舍楼前面的公告牌上面。诸葛明月他们第一场要对上的是云罗国的队伍。云罗国是上一届辰龙大赛的第四名。他们对上上一届的第四名,没有任何人看好。这些诸葛明月都不关心,她关心的是其他的事。

    她关心的是,赔率!赌坊那边关于他们的赔率,她打听到了,一赔十!

    哼哼!诸葛明月冷笑三声,哦,是冷笑两声。眼中就射出了阴冷加得意的光芒。一赔十是么?这么看不起我们丹陵国的,我会让你们输的裤子都穿不上!会让你们输的内裤都当掉!

    丹陵国的学员们都住在一层楼上,吃过晚饭以后,诸葛明月带着凌飞扬几个人去找了三皇子了。

    “为什么要去找他?”凌飞扬很不爽,他一点也不想看到三皇子。这个家伙总是缠着明月,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因为他人傻钱多。”诸葛明月来了这么一句。

    “啊?”众人不解。这句话,好像是很对。可是,是找他的理由么?

    “把你们全部的钱都交出来。”诸葛明月一脸凶相,又转移了话题。

    “干嘛?”长孙宁昊不解。

    凌飞扬和万俟辰还有薛子皓是二话不说,将钱袋掏了个底朝天,水晶卡交了出来,连钱袋里的几枚铜币都全部交出去了。对于诸葛明月的决定,他们没有任何的怀疑。

    “我们去赌坊,下注。”诸葛明月嘿嘿一笑。

    “下注?”长孙宁昊板着脸,重复这话,他作为品学兼优的乖宝宝,当然从未赌博过。

    “钱你嫌多不?”诸葛明月白了一眼长孙宁昊,“你嫌多就暂时借给我,我拿去赌了赢钱,到时候还你。”

    “我不嫌多。”长孙宁昊很镇定的回答,然后掏出了自己的钱袋,“买我们自己赢。”

    “那是必然的。”诸葛明月接过钱袋,带着众人去敲三皇子的门了。

    三皇子一看到是诸葛明月,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明月啊,找我什么事?”三皇子笑眯眯的问道。

    “借钱。”诸葛明月理直气壮的说道。

    “啊?”三皇子愣住。

    而这个时候凌飞扬已经去敲住在三皇子隔壁的骆惊风的门了,将骆惊风身上的钱,全部搜刮,然后给了诸葛明月。

    “嗯,那我也不能小气啊。”三皇子看到骆惊风把钱袋都给凌飞扬了,所以他也将钱袋掏了出来,拿出一张水晶卡,“我就带了五十万金币……”

    “够了,等大赛完毕我还你六十万。”诸葛明月喜笑颜开的接过了水晶卡。果然钱多啊,带了五十万金币,还觉得很少似的。这个万恶的富二代啊!

    三皇子一惊,瞪眼看着诸葛明月,只是大赛后就还自己六十万,多了十万?他倒是不在乎这钱的问题,而是这短短的时间,诸葛明月就多还给自己十万?

    “好了,我还有事,等我忙完再找你啊。”诸葛明月笑眯眯的收好了水晶卡,不等三皇子开口询问,带着一干人扬长而去。

    三皇子傻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诸葛明月远去,良久才缓缓转头看向站在旁边的骆惊风。

    “惊风,这是怎么回事?”三皇子疑惑。

    “不知道。”骆惊风耸肩,目送着凌飞扬的背影消失,脸上却浮起了笑容,“不过,飞扬脸上有了真正的笑容,我觉得挺好的。”

    三皇子又转过头看向众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抬头望天,仔细的想了想,道:“确实,凌飞扬是你好友,我以前不好说什么。其实我早想说了,他这个人对着谁都是一样的笑容,笑的太假,让人想揍他。现在嘛,他的笑容似乎是发自内心的。倒是顺眼多了。”

    “所以,我觉得他现在这样真的很好。”骆惊风微笑着道。好友的改变,他是发自内心的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高兴。

    “行了行了,这次大赛我们可不能再丢人了。”三皇子哼了句,转身回房,“你进来,我们来讨论下战术。”

    “其实殿下你丢人的次数实在太多了,也不差这么一次……”骆惊风跟在后面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三皇子炸毛的声音。

    “我什么都没说。”骆惊风澄清。

    ……

    诸葛明月带着众人去了南楚国最大的赌坊!很多人都在下注,她一出手,就吓到了登记的人。并非因为她下的金额很大,在这里下注的人,多的是达官贵人,接近一百万的金币,不算很大金额。他被吓到的是,居然有如此傻叉的人,买丹陵国的一支队伍赢!这个是大冷门,一赔十的倍率。没有人买,哦,不对,刚才有人买。是买错了,还一直在那闹,要求换过。不过他们这行,买定离手,怎么可能换?所以那个买错了的倒霉鬼就被赶出去啦!

    不过这次是接近一百万的金额,买错了的话,不是那么好交代啊。所以这个登记的人员一再的问:“这位小姐,您确定没有买错?买错的话我们可不会给您换的哦?”

    “没有。”诸葛明月回答的笃定。

    “您没看错?这个丹陵国的是去年最后一名啊,云罗国的可是去年的第四名。只是去年是这个名次就罢了,每一年的大赛,丹陵国都是垫底的啊。”那登记的人是个男人,看到诸葛明月长的这么漂亮,有些不忍心她亏这么多钱,所以苦口婆心的劝慰着,解释的清楚。

    “没看错,少废话!快给登记,给赌票!”诸葛明月却怒了,这个啰嗦的家伙,再啰嗦下去,卸掉这个家伙的下巴。狗眼看人低的白痴!

    “哦,好。可不要后悔啊。”那登记的人一看好心没好报,脸色也冷了下来,快速的给诸葛明月他们登记上,收了钱,然后给了赌票。“凭票来兑换钱,大赛完毕就可以来兑换。不过,我想你们也没有机会再来兑换了。”说到最后,他有些轻蔑的哼了声,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诸葛明月接过赌票,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看的他居然有些毛骨悚然,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气从眼前这个少女身上传来。他就不明白了,这样看起来柔弱样子的少女,身上怎么会有像杀手这样恐怖的杀气呢?还好,诸葛明月很快就收回了杀气,让他觉得没那么难过了。

    拿到了赌票,从赌坊出来,诸葛明月看了看钱袋,还有几十个金币了。而其他几个人全部是一穷二白!身上分文都没了。他们这群人,真是穷的叮当响了。

    “还有五十六个金币,我们先吃一顿去。等我们的比赛完毕,我们就发财了。”诸葛明月晃了晃钱袋,嘿嘿笑着说道。

    “嗯,走,等发财!”凌飞扬一点也怀疑这个说法,他可是坚信不疑的。他们这次必然会赢!

    长孙宁昊在那掰着指头计算着,眉头蹙紧。

    “怎么了?”万俟辰疑惑的看着一脸凝重的长孙宁昊。

    “我在算,比赛完我可以得多少钱。”长孙宁昊又掰着指头努力的算着。

    “你……”诸葛明月等人嘴角抽搐了,“一赔十的赔率,你会算不出来?”

    “我给了你九万七千的水晶卡,六百八十个金币。一赔十的话就是,六百八十,嗯,六千八百,那,七千变七万,九万变九十万,就是九十一万四千……”长孙宁昊算的痛苦。

    “他数学不好。”凌飞扬很淡定的给众人解释,“他文化课的成绩,非常差。”

    众人瞬间用看白痴的眼光看向还在纠结的长孙宁昊。这不是数学不好好不好?!这,这根本就是数学白痴啊!

    “嗯,总之,比赛完,我们就有钱了。”长孙宁昊最后一脸认真的得出这个结论。

    众人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这样一个面瘫加数学白痴,是怎么健康的活到今天的?

    “对,比赛完就有钱了。”诸葛明月晃荡着钱袋,“不过,现在要穷一下了,买点不贵的小吃回去就行。等第一场比赛完,我们就可以大吃一顿了。等我们赢一场后,我们的赔率就不会这么爽了。唉……”

    众人听完,均一声叹息。是啊,第一场比赛后,赔率必然下降,不可能再这么赚钱了。他们是压根没想过输的问题!

    “所以,这次我找了三皇子借钱。”诸葛明月一想到这里,就嘿嘿直乐,“五十万啊,很快变五百万,等着再还给他六十万,我们还能赚四百四十万。”

    众人沉默,都想起了诸葛明月之前的那句,三皇子人傻钱多了……

    这句话,是真理啊!

    没钱没底气,所以众人都没怎么逛,很快就回太渊学院了。都想着等第一场比赛赚到钱以后,再好好的逛一逛南楚国的京城,大肆买东西。

    一回到学院,就看到热闹了。似乎是两个国家的学员们起了口角,现在要切磋。

    关于参赛学员们私下切磋,官方是默许的,甚至是鼓励的。但是不允许伤人,就是要求学员们点到即止。学员们的队伍是随机抽的,不一定就能对上自己想挑战的人。所以,有的人就会在比赛之前,就找自己臆想的对手来一场。这样的切磋对学员们的成长都有好处,所以官方的态度才会是默许和鼓励。

    诸葛明月他们淡定的坐一排,看着前面的两队人打的飞沙走石。旁边的不少人蠢蠢欲动,最后发展成围观的人也找人切磋了。总之,打的是热火朝天,日月无光,精彩至极。

    然后,诸葛明月一行人,支撑着下巴,有气无力的看着前面的打斗。

    “我们就这么没有存在感么?我们看起来就这么弱吗?”万俟辰半死不活的耷拉着脑袋,沮丧的说道。

    是的,他这个话表达的意思一点没错。围观的学员们都有人挑战,都打的热火朝天,要不打的目眦欲裂,要不打的惺惺相惜。还有一队人正在排队,等前面的那队人挑战完,他们再上。就是三皇子他们那队都有人挑战。如此热血沸腾的战斗,没有他们的份……

    唯独他们,唯独他们一行人,在冷清的看别人打斗。

    “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尝到我们的厉害!”万俟辰穷凶极恶的一口咬掉自己手里的一块糕点说道。

    “同意胖子的话。”薛子皓也恶狠狠的吃着手里的零食。

    “同意。”长孙宁昊言简意赅,嘴上也没有空闲,吃着零食。

    凌飞扬则是眯着眼,看着场上的打斗,目光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什么。

    诸葛明月则是观察着众人的职业,招式等。夜魅早就被她召唤回去了,她才不会那么早就暴露自己的底牌。

    休整一周,才会是辰龙大赛。这段时间,众位参赛学员都在勤奋的练习,以求在比赛中发挥最好。

    比赛的地点,是在太渊学院的另外个主校区。

    辰龙大赛终于开始。

    这天,锣鼓喧嚣,彩旗飘扬。

    学院里,八个占地辽阔的赛场早已人声鼎沸,拥挤的人群还在接连不断的朝赛场中涌去。南楚国的王公贵族商贾巨富走下马车,在护卫的引领下沿着专用通道走向看台,看向那些来自其他国家的学员们时,脸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骄傲的神情,就连那些普通的平民,见了他们脸上都带着几分不屑。这是宗主国的人一直以来的优越感。丝毫不奇怪。

    走进他们比赛的赛场,诸葛明月发现,他们四周的看台竟然空了一大半,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衣着朴素的平民,几乎看到一个贵族富商的影子。虽然人群不时交头接耳,显得喧嚣嘈杂,但和其他赛场中不时传来的震天锣鼓声相比,还是显得冷清了许多。

    “我让你买票,你怎么买到这一场了?”看台的最前方,一名头发梳得油发闪亮打扮入时的青年不满的向同伴抱怨道。看他衣着光鲜,显然家境要比其他的观众殷实一些。

    “我也没办法啊,你知道其他比赛的门票有多难买吗,早就被人一抢而光,听说地下黑票都翻了三四倍了,还有人抢着要,就这一场票好买。”身边一名跟班模样的青年苦着脸说道。

    “买不到你不知道不买啊!”打扮入时的青年没好气的训道。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遇上个倒票的非缠着我不放,说八折给我,我实在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买了。”小跟班目光闪烁着解释。心里有点发虚,事实上根本就不是八折,而是五折,虚报的三折自然落进了他自己的腰包。

    “还他妈八折,你白痴啊你,这种比赛免费我都不想看,完全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找个地方喝喝花酒。”打扮入时的青年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当场敲他几拳。

    “算了,来都来了将就看着吧,反正票便宜,就当看戏了,而且我听说这一场比赛有云罗国的云罗学院,他们可是上届大赛的第四名,怎么也有点实力吧。”旁边一名刚刚入场穿着寒酸的中年人劝了一句。

    “第四名,第四名又怎么了,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外行,比赛嘛,一定要势均力敌才有看头,要不看他们耍猴有意思吗?他们的对手是谁,是丹陵国,辰龙大赛他们哪一次不是垫底,运气好到家了能进个八强,运气正常的话打一场直接卷铺盖回家,而且这次来的居然是什么听都没听说过的天风学院,一看就知道是凑数来了,摆明了被别人当猴耍,你花这么多钱看耍猴有意思吗?”那名青年鄙视了那名衣着寒酸的中年人一眼,往旁边挪了挪屁股。

    “难怪票这么便宜,原来是这样!”中年人露出懊恼的神色。他原本是有些犹豫到底看不看比赛的,经过学院的时候被人拦住一通舌如莲花死缠烂打,最后在对方天花乱坠的胡扯外加三折票价的诱惑下没能经受住考验,掏了钱包进了赛场。捏着手中打三折的门票,这人恨不得立即出去把卖票的人狠揍一顿,三折也是钱啊,辰龙大赛的票价本来就不便宜,就算三折也够他呼朋唤友好好啜一顿了,就这么浪费掉真是心疼。

    “我看你以前没看过辰龙大赛吧。”那名青年又带着几分优越感问道。

    “嗯,我自己走难闯北做点小生意,没什么时间,这次是正巧赶上了。”中年人红了红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没时间,明明就是没钱。那名青年看着他扭捏的神情,优越感油然而生,又问了一句:“那你下注没?”

    “下了几注。”中年人本来把这事忘了,一经提醒就想起来了,脸上泛起了肉痛的神色。他买错了啊,他下注的时候买错了。买的是丹陵国胜,那登记的人怎么也不肯给他换。那些钱是打了水漂啊。心疼啊,都是血汗钱啊。

    这中年人在这肉痛着自己的钱财,却不知这场比赛结束后,会有着怎么样的惊喜等着他。

    ------题外话------

    号早上点的时候地震,强烈的震感让我醒了。我在睡觉,问题是我习惯裸睡!然后我坐起来,想了下,大震跑不了,小震死不了。所以我没跑,穿衣,刷牙,洗脸去了。我爸妈抱着我孩子下楼去了。然后我爸又上来叫我,看到我在刷牙……雅安离我们这里算远,也不算近。总之,没事。以后,我似乎没那么恐惧地震了。准确说,是震感。我们这边不是震源,不少读者和朋友今天都在关心我,我心里真的很感动。谢谢你们,我没事,谢谢你们的关心。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70章 人傻钱多,不欺负都不行-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无意宝宝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