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 书目 -> 第67章 狂妄,那也得有狂妄的资本!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67章 狂妄,那也得有狂妄的资本!

    皇上看着诸葛明月,苦笑了下:“我早知道你会这么问,不过,我告诉你,连我也不知道,你信么?”

    诸葛明月看着皇上那苦涩的笑容,终是点了点头。

    皇上轻轻叹息:“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也会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才配的上你母亲那样的奇女子。”

    诸葛明月安静的听着,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好了,你饿不饿?”皇上终于从回忆中走了出来,微笑看着诸葛明月,“以后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就是。”

    “谢谢皇上。”诸葛明月心中有怅惘,有些失望,最后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皇上也看出了诸葛明月的不开心,于是和诸葛明月聊起了别的。诸葛明月和皇上一聊,才惊觉,皇上居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很多民情风俗,都是信手拈来。而皇上对很多事情的见解,也让诸葛明月惊讶。诸葛明月前世的知识也称得上是博学多才,一时间两人谈的融洽。皇上却是对诸葛明月更为赞赏了。不愧是她的女儿啊,如此聪慧,举一反三,不仅仅是学习召唤术,而且还看了这么多的书。

    傍晚,皇上硬是要留诸葛明月吃晚膳。闻讯而来的袁雯儿,原本心中是非常担忧的。她听闻下午的时候皇上在御花园召见了诸葛明月,而且还将所有人都遣退了。她开始还担心皇上看上了诸葛明月,毕竟诸葛明月那张明艳的脸是很让男人动心的。结果过来一看到皇上一幅慈父的样子给诸葛明月夹着菜,她明白自己想多了。皇上如此关心这个晚辈,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她并不介意对皇上喜欢的人也表现出善意。

    所以,最后诸葛明月离开皇宫的时候,肚子吃的圆鼓鼓的,还收获了柔妃袁雯儿的一堆礼物。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啊!

    ……

    诸葛明月突破到天空级召唤师,是件很突然的事情,也是件很让人无语的事。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她本来是在睡觉,结果觉得喘不过气来,肚子好重,而且似乎还湿漉漉的。然后她心慌意乱,接着就拼命的挣扎,又觉得自己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飘来飘起,几乎翻船,费了很大的努力,才勉强撑住。然后猛然一睁眼,发现自己突破了。成为天空级的召唤师了。再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那是夜魅,她本来是趴在自己的肚子上睡觉的。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显出了原形,就算她身子轻盈,好歹也有*十斤吧?所以压的诸葛明月喘不过气来。然后肚子湿漉漉的感觉,那是因为夜魅流口水了。边流还边咂巴着嘴:“我还要吃,嗯,栗子糕好吃……”

    诸葛明月无奈的笑了笑,夜魅平时看起来冷艳无比的样子,现在完全是另外一番样子了。诸葛明月没有叫醒她,而是从夜魅身下挪出来,长长的出了口气。突破了,这次居然如此简单就突破了。不过,诸葛明月试了试,现在还无法再召唤出魔宠了。似乎,有什么挡在了精神契约。

    想不通,就暂时不会去想了。在这个时候晋级是好事。辰龙大赛在即,实力自然越强越好。

    苍无涯知道诸葛明月晋升为天空召唤师后,得瑟的在屋子里直打转。邢霖州是吹胡子瞪眼,每天鼓着大眼睛盯着诸葛明月,看的诸葛明月心中毛毛的。苍无涯对诸葛明月解释为什么不能召唤魔宠,估计是因为目前这些魔宠都很强大。夜魅已经是越级召唤了,所以暂时无法再越级召唤。唯有再提高自己。这点诸葛明月没有介意。飓风现在很强了,夜魅也非常强。

    “老东西,我告诉你啊,最近你别烦乖徒弟,马上要辰龙大赛了,你难道要明月拿着一堆药剂去参加比赛?”苍无涯很得瑟的教训着邢霖州。

    “谁说不可以?”邢霖州大声吼着着,这种大规模的比赛自然是不允许使用药剂的,但是他还是要嘴硬一下。其实看着诸葛明月的进步,他心里也乐开了花。他还见过诸葛明月和凌飞扬的打斗,比起上次和长孙宁昊的切磋,又进步了不少。这让邢霖州欣喜不已。他心里,还有个小小的私心。他除了是丹陵国的第一炼金师,还有个身份是皇上的皇叔。诸葛明月这样的资质,他其实很想……

    “行了,这段时间明月想学炼金再学。她就要参加辰龙大赛了,这段时间好好练习下召唤术。”苍无涯挥手,看着邢霖州脸色不善,又补充道,“等她参加完辰龙大赛回来,你再教她炼金术嘛。我让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真的?”邢霖州有些高兴的看着苍无涯。

    “假的。”苍无涯断然说道。

    “我和你拼了!”邢霖州直接动手了。

    “你居然敢戳我鼻孔,啊,流血了……我要你的命!”

    “你这个王八蛋,我就戳了你一个鼻孔,你居然戳我两个鼻孔。”

    等诸葛明月推开门,就看到两个老人滚做一团,两个人的手指都戳进对方的鼻孔里,在使劲着。

    “师父?”诸葛明月愕然,眉毛跳啊跳啊,这两个如此没有形象的人,真的是世人敬仰的召唤师协会会长和第一炼金师么?真的是么?她觉得自戳双目算了。

    这个时候在地上滚做一团的两个老人也反应过来了,两人迅速分开,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眼睛微眯,昂首挺胸,又是一副高人模样,除却两人鼻血长流的话。

    “乖徒弟,最近练的很累吧。明天师父带你去散心啊。”邢霖州笑眯眯的说道,“上次你和长孙宁昊的切磋使出来的功夫,清先生很好奇啊。我们去他那逛逛。也许他能给你指点指点。”

    “好啊。”诸葛明月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清云州这样的高手,有他指点下是好事啊,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

    苍无涯这次没反对,诸葛明月是召唤师不假,长孙宁昊可是双修啊,又是召唤师,又是剑士。自家徒弟虽然练的不知道是啥,但是也没落下长孙宁昊。希望清云州真的能指点下自己的宝贝徒弟,徒弟双修也是很让他骄傲的事啊。

    第二天吃过早饭,就有人来接诸葛明月了。是邢霖州的车夫,而车夫说的是,邢霖州已经先赶过去了。

    “干嘛这么着急不等着一起走?”诸葛明月打着呵欠,眯着眼睛爬上了马车。外面角马蹄声雷动,但镶金琢玉铺着金丝绒尽显奢华的华马车里却平稳舒适,感觉不到一点颠簸。“这败家皇叔,倒是挺会享受的嘛。”诸葛明月低声嘀咕了一句,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等马车停了下来,诸葛明月醒了。下了马车后,看到了熟悉的宅院大门。上次她就是在这大门口就和长孙宁昊打了一场。也不知道这个面瘫现在在干什么呢。估计也是在积极备战辰龙大赛吧。

    一到门口,就有人带着诸葛明月进去了。门口的护卫是认识诸葛明月的。上次她和长孙宁昊在门口打的热火朝天,其实不少人是在暗处偷看的。

    进了宅院,穿过大厅,来到了后花园。诸葛明月呼吸着清新中透着花香的空气,心中一阵舒爽。远处的一处水榭亭台上,两名老者正品茗言欢,其中一人胡子拉碴不修幅,身着一身华贵长袍。可惜穿上龙袍也不象太子的邋遢老者,除了邢霖州还能是谁,而他对面的人,虽然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朴素长袍,可是浑身上下透出一股云淡风清的飘逸之气,正是诸葛明月曾经见过一次的清先生。

    看着周围恍如世外桃源的环境,诸葛明月想着这样的环境才像是高人住的嘛。看看自己两个师父的住处,一个古板至极,一个乱七八糟。

    “宝贝徒儿你来了啊,等你好一阵了,快来见过清先生。”诸葛明月走近亭台,邢霖州就挥手示意她赶紧过来。

    诸葛明月上前,恭敬的对清先生行了一礼,说道:“清先生好!”

    “不必客气,请坐吧。”清先生和霭的笑道,除了那一身超然世外的恬淡之气,安祥平和就和寻常老人没什么两样,一点都没有护国剑圣的架子。清先生看着诸葛明月,眼中也尽是满意和赞赏。这个少女,年纪轻轻,不骄不躁,无论是心性还是资质,都非常让他满意。若不是她是那两个老顽童的徒弟,他还真的想争一争。

    邢霖州看看诸葛明月对自己的态度,再看看对清先生的态度,不禁悲从心起:这到底是我的徒弟,还是他的徒弟啊!为什么对自己总是一脸的嫌弃,对清云州这个老怪物就这么好的态度?不行,改天一定得弄件干净衣服,把胡子刮扮干净,也扮扮高人才行了。邢霖州摸着胡子拉碴的脸暗下决心。

    “听苍会长说,你已经晋升天空召唤师了?”清先生看着诸葛明月问道。他知道这个消息后,是又惊又喜的。真是没想到,这个少女的成长速度是如此之快。她的资质,甚至比长孙宁昊还要好。

    “嗯。”诸葛明月点了点头,面上一片平静。她虽然是成长的很快,但是她却很清楚,远远不够!她还不够强!

    “年轻一代中,能有你这样的实力,不错了!”清先生赞许的点了点头,接着又若有深意的说道,“晋升灵魂一级,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难事,但是,想要突破晋阶达到圣级,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诸葛明月微微一震,灵魂级和圣级之间的差距她如今也了解了一点,那根本就是一滴露珠和汪洋大海的差别。想从天空级晋阶灵魂级并不困难,只要三分天赋加七分努力,很多人都能够做到,就如苍枫城的吴开远等人,但是想从灵魂级晋升圣级却是难上加难万里无一。晋升圣级,要经历天雷淬体,那是常人所想象不到的痛苦。但是,晋升了圣级的人,往往不会将自己经历天雷淬体的经验告诉别人。这是非常珍贵的经验。要教导,估计也是教导给自己关系非常亲密的人。比如一个家族的人会教导给自己的晚辈。

    “还不快谢谢清先生!”邢霖州在一旁着急,不等诸葛明月说话,就代替着她急吼吼的开口了。他是有私心的,他看到诸葛明月有炼金天分的时候,确实很高兴,想让诸葛明月学炼金。但是,随着他们的相处,邢霖州发现诸葛明月像是一颗蒙尘的明珠,越发绽放出自己的光芒来。他能预料,诸葛明月只会越来越强。所以,他作为皇叔的私心是,让诸葛明月和清云州多接触,终有一天,让诸葛明月也可以守护丹陵国。

    “请清先生指点。”诸葛明月也反应过来了的,清云州这是要指导她了。

    “呵呵!”清先生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倚湖而立,随手将一粒石子抛入湖面,石子溅起一团水花,飞快的沉入水底,而后,清先生又将一片落叶扔入水中,圈圈涟漪过后,水面一片平静,落叶却还轻巧的浮在水面。

    “石子虽重,却击不破这一池弱水,落叶虽轻,却能飘浮于水面之上,修炼之道,其实也是这样,太过执着,也许就沉到了水下,平和淡然,却能凌于水面之上。”清先生平平淡淡的说道。

    诸葛明月看着那恢复平静的湖面,若有所思,再望向清先生时,突然有一种错觉,清先生看似随意简单的站在那里,但整个天地间的一切,在他的身影之下似乎都变得渺小了起来。

    脑子里灵光一闪,诸葛明月一下明白了,清先生所讲的,就是由灵魂进阶圣级的关键所在,只有抛开执念,顺其自然,才有可能成为圣级高手,而很多灵魂级高手,就是因为太过执着,反而象那颗石子一样沉入了水底。

    “多谢先生指点。”诸葛明月欣喜万分,郑重的说道。虽然她离灵魂级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但是清先生所讲的,无疑会对她有很大的帮助,让她少走许多弯路。

    “我说的也只是自己的一点感悟罢了,不必放在心上。”清先生看诸葛明月眼中的欣喜神色,知道她明白了,欣慰的点了点头。

    “嗯。”诸葛明月应了一句,心中对这位慈祥的老者又多了几分敬意。

    “喂,老变态,你不是想跟我抢徒弟吧。”邢霖州听着清先生的话似懂非懂,再看了诸葛明月的态度,不禁有些担心起来,警觉的看着清先生。

    “我才没你们两个老怪物那么无聊。”清先生不屑的哼了一声。其实心中想的却暗道,我确实是有这个想法来着。但是一想到这两个活宝经常抱成一团互殴的场面,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插进去了。

    “那就好,你要敢跟我抢徒弟,小心我炸了你这摊臭水池子。”邢霖州瞪着眼睛威胁了一句。

    清先生低哼一声,鄙视的看了眼邢霖州,不理会他了。

    “先生,有一位名叫越靖川的年轻人求见。说若是见不到您,他就坐在门口不走了。”几人坐了一阵,一名护卫上前禀报道。

    “哦?”清先生只是淡淡的哦了声,其实也不乏前来求他收徒的人,也有这种赖在门口不走的人。

    “越靖川,听起来有点耳熟啊。”诸葛明月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是在哪里听过。啊,对了,想起来了。在东盛国休整的时候,旅店里那些人闲聊听过的。

    “明月你认识这人?”清先生看到诸葛明月先是疑惑,而后恍然的神情,开口问道。

    “不认识,不过,在东盛国边境小城的时候,听人谈论起过。这个人貌似是东盛国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年仅十九岁就迈入灵魂剑士之列,很有可能成为东盛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剑圣。”诸葛明月回想着当时旅店里那些人的谈话,总结了一番。

    “哦?这么厉害?”邢霖州来了兴趣,催促起了清云州,“那他来我们这干什么?老怪物,快,叫他进来,看他想来干什么。”

    “让他进来吧。”清先生有些无奈,邢霖州这个老顽童,有时候确实很让人头疼。

    很快,一名身背长剑的少年在护卫的带领下走了过来。他的长相很平凡,但眼眸中却精光闪动,并不高大的身躯,仿佛无时不澎湃着强大的精力。

    “晚辈越靖川,见过清先生!”越靖川鞠躬行礼,但脸上却是一股傲然之色,对清先生旁边的邢霖州和诸葛明月更是视而未见,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免礼吧。”清先生轻轻挥了挥手,身上自然而然的涌上一股巍然之意,护国剑圣的气势勃然而发。

    “晚辈此次游历各国,听说先生门下有一位武痴,特地上门讨教。”越靖川说道。邢霖州在一旁观察着这个越靖川,嗯,资质是不错,是有骄傲的资本。不过,邢霖州转头看着旁边的诸葛明月,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嘛还是自己的徒弟资质更好啊。自己的徒弟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你找他啊,实在不巧,他正在闭关修炼。”清先生看着眼前的少年,眼中闪过一抹赞赏。资质是好,不过,身上的气息太锋利了。这样下去并不好,需要打磨一番。

    “闭关……”越靖川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说道,“这次我游历过各国,年轻一代中没有找到一个象样的对手,本以为丹陵国不会让我失望,哪知道竟然白来一趟,唉!”

    越靖川万般无奈的感慨,听在诸葛明月几人的耳里却格外刺耳,这个人,未免也太狂妄一点了吧,不过看看他的年纪,再想想他的实力,他还真有狂妄的资本。

    再不过嘛,诸葛明月眯着眼睛看着越靖川,这个家伙,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点啊。看来是一直太过顺利,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导致现在自信心极度膨胀了。莫非他去挑战的那些国家的所谓高手,其实并非真正的高手,他其实并没有和真正的高手对战过。(好吧,明月你真相了。)

    诸葛明月觉得这家伙有些不顺眼起来了,结果这家伙还真的立刻就做出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来了。

    “先生,请恕晚辈无礼,斗胆请先生赐教!”沉默片刻,越靖川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他竟敢向清先生发出挑战?邢霖州又惊又气,瞪大了眼睛,连清先生自己都感到惊诧。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在丹陵国还是在其他的国家,还没有几个人敢向护国剑圣发起挑战的,就算他是天才又怎么样,就算他有灵魂级的实力又怎么样,他有什么资格挑战护国剑圣。

    “你是在向我丹陵国的护国剑圣发出挑战吗?”邢霖州脸色沉了下来。

    “谁让丹陵国人才凋零呢,晚辈也是出于无奈才向先生请教,还望先生成全。”面对邢霖州那愤怒的目光,越靖川却神色不变,依然一脸的傲然。

    这何止是挑战,根本就是*裸的挑衅!

    邢霖州气得两眼冒火。这些年来,东盛国日渐强盛,国中守护剑圣据说实力不在清先生之下,而且年轻一代人才辈出,这越靖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凭借着国力武力,东盛国已经隐隐有凌驾于丹陵国之上的趋势,不时向丹陵国发起挑衅。

    没想到,今天竟连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晚生后辈竟然敢挑战丹陵国的护国剑圣,这根本就是一种羞辱。邢霖州身为皇族一脉,虽然淡然世外,但对于这个国家却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自尊和自豪,越靖川的话,就象一记耳光摔在了他的脸上,怎能不气?

    “就凭你,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丹陵国的护国剑圣,明月,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天才!一个井底之蛙,反了你了!”邢霖州气得全身发抖,猛的一巴掌拍在了石桌上。结果手痛的他眼睛都瞪大了,不过嘛,他生生的忍着,面上依旧板着一张脸,心中在泪流,好痛,一定都红了。诸葛明月注意到了这些细节,心中偷笑。她现在确实看越靖川很不顺眼,对方狂妄至极,又气的自家师父拍痛了手。其实,人狂妄点没什么。但是你得有资本狂妄啊。

    “我?”诸葛明月眨巴着眼睛,“我打?”她好像是天空召唤师吧,对方是灵魂级的剑士啊。她才晋升天空级好不好?

    “叫你打就打!”邢霖州看着越靖川那鼻孔朝天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恨不得冲上去自己动手揍他!

    “也好,明月你就去试试吧。”清先生也点了点头说道,以他的身份,跟一个晚辈动手,输赢都没有意义,总之是丹陵国丢脸。而诸葛明月的实力他已经见过了,并不是太担心,就算打不过,有他在也不会出什么危险。

    “好!”本来还有点犹豫的诸葛明月听清先生这么说,毫不迟疑的站起身来。邢霖州见状心里难免又失落加哀怨了一把,到底谁是师父啊?怎么自己说那么多抵不过清云州的一句话啊!

    “我,诸葛明月,代清先生接受你的挑战,你敢吗?”诸葛明月上前几步来到越靖川的面前,冷冷的问道。

    “你?”越靖川的脸上明显浮现出轻视之色。这个少女居然敢出来应战?不过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职业?背上没有剑,不是剑士。没有弓,不是弓箭手。那就是召唤师了?这,如何打?要等她召唤出魔宠么?不!这可不是过家家的游戏!越靖川打定主意,要在诸葛明月召唤出魔宠之前打败她。然后向清先生挑战!虽然有些不光明磊落,但是,如果在和敌人对峙的时候,难道也要别人等你召唤出魔宠么?越靖川这么一想,就理直气壮了。

    “如果你输了,就向清先生道歉,然后滚出丹陵国。”诸葛明月掷地有声。

    见到诸葛明月眼中的自信,越靖川稍稍收起了轻视之心,郑重的说道:“如果我输了,从此不再踏入丹陵国半步,但如果我赢了,还请清先生指点。”越靖川说完望向清先生。

    清先生一言不发,缓缓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在这一刻,清先生对诸葛明月有着莫名的信任。他觉得,诸葛明也,不会输!即使对方的实力比她还强!

    越靖川缓缓抽出长剑向前走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实,那么的沉重,体内的力量,正在疯狂的凝聚,连手中的长剑都充满了劲气发出道道耀眼的光芒。

    而站在身前的不远处的诸葛明月,却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如果不是眼中的灵动和清澈,越靖川几乎要怀疑她是不是被自己的气势吓傻了。

    越靖川大喝一声,一剑斩出,风云雷动之间,一片清寒的光幕尽现眼前,这一剑,真有开天劈地之威。他是不会给诸葛明月念咒语的机会的。

    金光,耀眼的金光倏的闪现,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有如一把金色的利箭,刺破了那一片清寒的光幕。

    清脆的金鸣声中,半段长剑跌落在地,碰撞出点点火星,越靖川的手中握着半截长剑,看着那象是快刀切豆腐般的平滑断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是掺杂了陨铁精金名匠锻造的宝剑,还贯注着自己全身的劲气,怎么会被这么轻易的劈成了两段,对方用的到底是什么神兵利器?可是她没有长剑啊,唯独腰间有一把精致的匕首而已。那匕首,也没见她拔出来啊。

    诸葛明月,淡然自若的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只有嘴角挂着轻蔑的笑意?到底是怎么回事?越靖川的心中茫然了。

    直到飓风那神秘优雅的身形和那金光耀眼的利爪浮现眼前时,越靖川才明白,是诸葛明月的魔宠攻击了他,可是为什么没有听到咒语?而且,这是风豹吧?什么时候风豹居然有这么可怕的速度了?还有那金光耀眼的爪子又是怎么回事?

    越靖川面容扭曲,要多吓人有多吓人。游历各国未尝一败,谁想到,在丹陵国竟然败在了这样一名少女的手中,更可气的是,他还败得这么彻底这么莫名其妙,同时还败得这么彻底。假如刚才那只风豹的利爪不是抓向他的剑,而是直接攻击他本人的话,现在的他早已身首异处。

    没有听到诸葛明月念咒语,难道,她会传说中的默发?大意了,大意了!

    越靖川心中有太多的不甘,他的实力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发挥出来,甚至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如果早一点知道诸葛明月会默发,如果手中的剑再好一点,他自认为根本不可能会输。他可是东盛国百年难遇的天才,游历各国未尝一败的天才,就算输,也绝对不可能输在诸葛明月的手中。

    “我输了,没想到你会默发,更没想到你的魔宠会这么厉害。”越靖川不甘的低下头去。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用召唤术,你就不会输了?”诸葛明月听出他话中有话,嗤笑一声问道。

    “那是当然。”越靖川抬起头来,直视诸葛明月的眼睛,依然掩不住一身傲然之气。

    “我是召唤师,我不召唤魔宠,徒手和你这个剑士打,你赢了就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了?就觉得很光荣了?”诸葛明月说的话像犀利的刀子一般。

    越靖川的脸一红,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了多么蠢的话。召唤师本身就是依靠自己的魔宠战斗的。让召唤师徒手和剑士打,这是在欺负人!

    “我看你很不服,这样,我就不召唤魔宠和你打一场如何?”诸葛明月冷冷一笑,脸上尽是嘲笑,看的越靖川从羞愧变成了愤怒。这是*裸的羞辱了!

    “如何啊?打不打啊?”诸葛明月慢条斯理的说着。

    “你,你不要太狂妄了!”越靖川气的差点跳脚。

    “就许你狂妄,不许别人狂妄?”诸葛明月还是慢吞吞的口气,“少废话了。来打吧,不过,如果你还输了呢?”

    “如果那样我都不是你的对手,证明我还真是井底之蛙,从今以后,我越靖川任你差遣。”越靖川气的有些发抖,随后铿锵有力的说道。和一个不召唤魔宠的召唤师打还输了的话,他还有什么脸面?

    “好!”诸葛明月等的就是这句话。

    “明月!”听到诸葛明月的话,不止邢霖州急了,连清先生都忍不住担心,诸葛明月的实力他见过,而从刚才那一剑,他也看出了越靖川的实力,不用召唤术的诸葛明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万一不小心受了伤,他该怎么向两个老怪物交待。诸葛明月虽然身手是不错,但是,那也是不错。清先生并不认为诸葛明月不召唤魔宠会是越靖川的对手。

    诸葛明月回过头去,给了清先生一个放心的眼神,清先生不再多说,但心中还是不免担心,暗中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越靖川扔掉长剑,紧握双拳,一步步缓缓的朝诸葛明月走来,他的步伐中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韵律,看似普通却又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随着步子一步步的迈出,一股奇特的气机隐然而生,将眼前的一切都笼罩了起来,似乎不管怎么移动,都会被这股气机牢牢的笼罩其间,逃不出他的攻击。

    清先生暗暗皱眉,他当然也感觉到越靖川神奇步伐之中那隐藏的气机,诸葛明月的身法以快捷诡异见长,但是在这股气机的笼罩之下,她的长处根本发挥不出来,只能硬拼,对方可是灵魂级的剑士,诸葛明月拿什么去硬拼?

    但是诸葛明月的脸上,却看不到一点畏怯,反而充满了自信。隐隐间,她的身上似乎浮现出一丝七彩的光芒。

    一道潜藏在体内深处的力量正在悄然逸出,在诸葛明月的体内流转不息,然后如决堤的洪水一样朝她的拳头涌去,不断的凝聚,竟连她那洁白柔滑的拳面,似乎都流动起了一层若隐若现的光芒。

    掌握这股力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诸葛明月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强,也不敢轻易在凌飞扬或者万俟辰等人的身上做试验,今天正好有个个合适的对手可以试一试了。

    当这股力量凝聚到临界点时,诸葛明月的胸中再次涌起那股敢与天地争锋的强烈冲动,瞬步前移朝着迎面而来的越靖川一拳击出,拳风之中,竟有隆隆的风雷之声,流动在拳面的无形光芒透体而出。

    “这么强!”越靖川开始只以为诸葛明月的召唤实力很强,怎么都想不到她的武力也这么强,本来只使出了五分实力,这时却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压力十足的危机感,不敢大意,倾尽全力一拳迎面击去。

    “砰!”两只拳头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山崩石裂般的巨响,道道尘埃如沙暴般腾空而起,将两人的身影遮挡起来。

    仅仅过了不到一秒的时间,越靖川的身体就象断线的风筝一样,从沙暴中远远飞了出去,象一块沉重的石头一样落入湖水,溅起一道巨大的水花。

    尘埃落地,在越靖川刚才所站的地方,竟然被气流冲出了一个小小的土坑。

    诸葛明月望着自己的拳头,呆住了。知道这力量很强,但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强,那可是灵魂级剑士啊,居然被这一拳直接打飞,假如那力量完全释放出来,该有多强?

    清先生和邢霖州也完全呆住了,清先生望着诸葛明月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那家伙,不会被打死了吧?”许久,诸葛明月才收回拳头,见到清先生和邢霖州那惊讶的目光,不好意思的说道。

    “咳,咳!”身后,越靖川落汤鸡一样的爬上岸来,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捂着胸口艰难的喘着气。毕竟是灵魂级的高手,想一拳毙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输了。”越靖川的眼中再没有一丝不甘,光明磊落的说道,然后走到清先生的身前,深深的鞠了一躬道,“清先生,请恕晚辈无知,刚才冲撞您了。”

    清先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心中却道,这次这个越靖川其实是赚了。经过这一次的挫折,这个年轻人的心性有了巨大的改变。对他以后的成长只有莫大的好处。

    “诸葛小姐,从今以后,我越靖川任你差遣,绝无二话。”越靖川郑重的对诸葛明月说道,然后更认真的问道,“诸葛小姐的家在哪里?我以后都会跟着你了。”

    “哈?”诸葛明月愕然张大嘴巴。其实她就是说说,完全没有想差遣他的意思。

    “请诸葛小姐收留。”越靖川脸色坚决。

    “不用了。”诸葛明月想了想摇头,“这样吧,你还是回去吧。倘若以后我有事找你,你不要拒绝就行。留在我身边,不见得对你的成长有帮助。”

    越靖川不可思议的看着诸葛明月,眼里有着不可置信。就这样放自己走了?

    “当然,我还有个要求,你有生之年,不可做对丹陵国有害的事。”诸葛明月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

    “是!”越靖川答应的干脆。

    “那就行,你回去吧。”诸葛明月挥手。

    越靖川还有些犹豫。

    “去吧。今日之事,希望对你有帮助。”清先生开口了。清先生和邢霖州其实心中也是惊喜,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多年后,越靖川再怎么强大,东盛国和丹陵国再怎么冲突,因为他对诸葛明月的承诺,他真的从未做出过对丹陵国任何不利的事情。

    这回,越靖川不再犹豫了,而是深深的给清先生还有诸葛明月行了礼,这才转身离去。然后,当然是一眼也没看旁边的邢霖州啦。邢霖州老头自然又少不得一番咬牙切齿。

    “老变态,你说你那痴儿徒弟和这小子相比,谁更强一点?”过了一会儿,邢霖州有点好奇的问道。

    “如果是以前的话,难分伯仲,但是现在,越靖川经历这场大败,应该会悟出一些道理,可能会稍强一点,不过,再怎么强,恐怕都难以强过你这宝贝徒弟啊!”清先生不无感慨的说道。

    “老变态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你可别想跟我抢徒弟啊。”邢霖州见了清先生的感慨万千的神情一下子又警觉起来。

    “看你那小家子气。”清先生不屑的瞥了邢霖州一眼,然后笑意吟吟的对诸葛明月说道,“真没想到你的武技也提升得这么快,连我这个老家伙都看走眼了。”

    诸葛明月谦虚的笑了笑,道:“我还不够强,还需要提高。”

    “呵呵,以后武技上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来问我。”清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

    “多谢清先生!”诸葛明月连忙谢道。能随时得到护国剑圣的指点,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以后来,直接进来便是。无需通报,我随时都可以给你解答问题。”清先生乐呵呵的说道。

    邢霖州在一边猛翻白眼,这个老变态,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见他对人这么客气过。

    清先生无视邢霖州的白眼,继续和诸葛明月谈笑着。

    邢霖州总有种虽然清云州说不抢他的徒弟,但是比抢还要厉害的感觉啊。

    从清云州的宅院出来,诸葛明月没有再乘坐马车,而是自己召唤出了飓风,和邢霖州说了声,就骑着飓风往城里去了。在城里吃过晚饭,夜晚降临,京城一片灯火阑珊,只是今日凉风悠悠,抬头看天,却是乌云密布,月亮只在乌云后面露了半边脸。

    莫非要下雨了?诸葛明月看了看那害羞的月亮,想了想,还是在街道边停下来,买了一把伞。然后才去买各种糕点零食,打包回去。刚买好糕点,骑着飓风准备回去,路过一条巷子时,却在巷子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飞扬?

    诸葛明月正要给凌飞扬招手,却看到凌飞扬脸色深沉,正在和一个穿华服的中年男子对峙着。那中年男子面对着巷口,诸葛明月刚好能看清楚那人的脸。他的相貌,和凌飞扬有几分相似。诸葛明月瞬间猜测出,那是凌飞扬的父亲,凌兆天!

    诸葛明月召回了飓风,自己微微往后退了退,想等着凌飞扬。凌家和诸葛家一向不和,她还是不要出现在凌家家主的面前了。

    就在诸葛明月靠在巷子口等候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一个愤怒的大吼声:“逆子!你就不会为我想想?”

    “母亲为你想的挺多的。最后呢?她得到什么?”凌飞扬的口气里充满了讥诮和讽刺,甚至还有一抹淡淡的憎恨!

    啪——!

    诸葛明月心一惊,猛然转身看向巷子里。果然就看到了凌兆天还未放下去的右手。凌兆天似乎也被自己的举动惊住了,他没想过要动手的,他的眉间闪过懊恼,愧疚,微微启唇,想说什么。

    凌飞扬却是冷笑一声:“家主大人,您现在心情舒畅了么?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很忙。以后没事不要随意来打扰我。”诸葛明月却从凌飞扬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伤心,疏离。

    说完,凌飞扬直接从凌兆天的身边越了过去。凌兆天呆呆的放下了自己的手,转身看着凌飞扬的背影,想追上去,但是凌飞扬却已经跑的没了影子。

    凌兆天皱眉,用力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诸葛明月冷眼看了看凌兆天,转身,绕过这边,从另外的路去追凌飞扬去了。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 http://www.shuotxts.net

第67章 狂妄,那也得有狂妄的资本!-网游动漫章节出错
本作品《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无意宝宝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